我在网易云课堂上的收费课程购买链接

我在网易云课堂的课程终于上线了,价格是100元人民币,网易提供了平台,会分成30%。如果通过我的推广链接购买的话,我能多拿一些钱。

如果你是通过我的电台,公众号或者网站知道的话,希望你能通过这个网易推广链接去购买。

网易推广链接:https://study.163.com/course/courseMain.htm?courseId=1005687008&share=2&shareId=1019590015

购买以后,可以加答疑QQ群,群号是838202226。我的个人微信是 liuyandong00 。

项目一边做,一边录视频,一边布署,项目的布署地址为 lmzdx.net

编程视频的讲义在这里:讲义链接


来这里的人喜欢大部分喜欢学编程,但是并非所有人喜欢学Ruby编程,所以我最近我开了一个收费的知识星球,如果有其它编程问题,我会回答问题,没有问题,我就会在里面写一些软件的故事,这些故事的素材做一期电台会显得不够,但是我觉得仍然很有趣。我希望能做成一个“软件八卦知识星球”。

这里有一些我从知识星球复制出来的答案: 软件那些事儿的知识星球

如果你也部署项目,上国际互联网,想购买vultr.com主机来,可以用这个推广链接,这样你我可能都能节省25美元。

198. Google的AdWords商业模式

上一期我讲了以后不会再加BGM了,有些人觉得不好,希望我能再加上。我考虑了一下,决定不加了,如果有人想听着背景音乐睡觉的话,可以在YouTube上搜索Background Music,排名第一的就是这个了。有些人留言说不加BGM就不听了,我并不是不顾及这些听众的感受,这个问题其实也比较好解释,我做这个电台平均每期赚60-80块钱,我能坚持下去的动力是将来有一天我能自己听听,但是如果我加了BGM,然后被听觉中国这样的公司搞一下,然后在YouTube或者哪里不能上播放了,我的收益就真的成了一期80块钱了。所以,我不会再加BGM了。

还有些人说如果不加BGM,就取消关注。其实,我已经很淡定了,我发现根本不可能通过做电台赚到钱,对赚钱来说,这是一条失败之路。所以,取消关注就取消吧,我要按照我自己的想法做,尽量避免出现被听觉中国类似的公司勒索比每期少赚20块钱更重要。假设有1/3取关,我的收入可能从每期60下降到每期40。

继续阅读“198. Google的AdWords商业模式”

197. 人生苦短,请用python

python语言是目前来说应用最广泛的语言之一,python的作者最近也用高尚的人格征服了我。所以,我觉得我有必要做一期python的历史,表达对python作者的敬意。虽然说最近我一直做Google的电台,但是,在我心中,Google和python比起来,又算什么东西呢?所以,这一期做python。

说python的时候,经常会引用“人生苦短,请用python”,从某个方面也说明了python的优点,我上大学的那会儿,我有个编程非常好的同学曾经经常给我们宣传python,他说python就是懒人的C++,虽然我并不认同他的任何话,但是这句话我记住了,也正是因为他的介绍,我才入了python的坑,买了一本封面是小老鼠的python的书。

继续阅读“197. 人生苦短,请用python”

经典面试题

最近经济不景气,因为年龄太大了,刘栋梁被公司裁员后,一直开滴滴为生。

这三个月来,除了每天能拉几单客人,倒也闲得无聊,甚至脑门上还多留下了几根头发。因为回家难免又被老婆抱怨,刘栋梁宁愿晚上在路边打盹,也不想早回家。前几天凌晨3点还接了一单生意,是从郊区拉客人到城市另一边的郊区。在郊区的机房外面等了半个多小时,出来的是两个年轻人,一看就是程序员的模样,上车后万分抱歉。

继续阅读“经典面试题”

196. Google商业化初期也有不少痛苦的抉择与挣扎

这一期还是讲Google,当用Google的人越来越多,Google从VC拿到的钱也越来越多,有一个特别重要的事情就浮出水面了,如何才能赚钱。虽然这看起来有点不够理想主义,但是那些VC之所以投钱给Google,有些人就是为了想赚钱。当花的钱越来越多,钱却没赚到的时候,VC是不高兴的,他们就会给Google的两个创始人压力,让他们想赚钱的事情。

继续阅读“196. Google商业化初期也有不少痛苦的抉择与挣扎”

盘点两个我所遇到的“愚人节式”笑话

1

外国人生造出来的那些愚人节笑话一点也不好笑!

比起“现实”,他们那点贫瘠的想象力真是不值一提。愚人节最高的境界是要么一天也不过,要么天天都过。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我想盘点一下我这快40年来过的“愚人节”,都说“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我反而过成了“三十而惑,四十而不立”,也是悲伤啊!

2

我上初中时候,经常要学雷锋,一学雷锋我就引用下面这个故事:美国最高军事学府西点军校的校歌是《学习雷锋好榜样》。

大学都引用,我就引用了,结果在2015年的时候,新华社退休记者李竹润在新浪微博上说,这故事子虚乌有,这是西方媒体的“愚人节笑话”,他在1981年在新华社当记者的时候,通过新华社把这篇文章刊发了 🙂

我在1995年就已经在作文里当素材,直到2015年,知道了真相。

3

小学课本刘厚明先生写的《长城砖》,相信很多地方的人都用过,上面讲了长城是唯二可以被看到的人造建筑,另一个是荷兰的大坝。

小学课本的文章不长,我又重读了一次,很感动,我至今也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我全文引用一下:

绵延万里的古长城,作为军事防御工程,在武器高度发展的今天,已经失去它的作用。于是,长城砖觉得它们是世界上最低下、最无能、最可怜的砖了!它们十分羡慕那些盖起了一幢幢高楼的红砖,也羡慕那些筑成了一座座厂房的青砖,甚至对农民盖围墙用的那些碎砖,也有点羡慕呢!

这天,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有一块普普通通的长城砖,忽然被人们掀下来,送上飞机,运到美国一座大城市去展览。这块自惭形秽的砖,居然被送进一个垫着软缎的玻璃匣里,陈列在展览大厅的镀金架上!

从美国各地赶来参观的人,排成一条望不到头的长龙,经过那个镀金架子,每人只允许停留7秒钟,他们急忙发表着各自的感想——
  
“啊,我终于看到了伟大的长城砖了!”一位大学教授激动地说,“它已经有2000多年的历史,比我们美国的历史要长10倍呢!”

“确实了不起!”一位宇航员神采飞扬地说,“我在宇宙飞船上,从天外观察我们的星球,用肉眼只能辨认出两个工程:一个是荷兰的围海大堤,另一个就是中国的万里长城!”

“但是,这两者是不能相比的!”一位金发女郎接着宇航员的话说,“万里长城是2000多年以前的人类,用相当原始的工具建造起来的——我不说中国人而说人类,因为这项伟大工程是全人类的骄傲!”

“是的,是的!”一位尖嗓子的男孩兴奋地喊道,“我们的历史老师也说过,万里长城是人类智慧和创造力的里程碑!”

“长城砖啊!我们看到了你,就仿佛看到了祖国!”一对华侨老夫妻互相搀扶着走过来,热泪盈眶地说,“你坚强、刚毅、庄重,包藏着我们中华民族的伟大灵魂!你是世界上最宝贵的砖啊!”
  
……

匣子里的长城砖,听着人们热烈的赞美,由惊讶而深思:“啊——我们往往只是因为不知道自己的真正价值,才妄自菲薄;只是因为不知道自尊,才失去自信啊!”

这事情到现在并没有定论,反正有人分析了能看到,要仔细看。有人分析了不能看到。反正我也上不了太空,就算上了,我也看不到,我700度近视….矫正视力0.8。

4

不过,我倒是觉得西点军校应该学雷锋,我也希望太空上能看到长城,这是我——一个共产主义接班人——的希望。

谈谈我认为的“国学”和“成功学”

1

本来想在我的“知识星球”里发表我的奇谈怪论的,但是今天“知识星球”维护了,不让zhuangbility了,我就写在我的网站上吧。

什么是国学?这个没法定义。目前来看,只要是年龄大点,留着个胡子,最好是白的,再识字,不管你研究的是印度文学,还是欧洲历史,统一叫“国学大师”。

现在国学热,家长也热衷这个,学校也弘扬这个,书呢,都是这几本:《弟子规》《三字经》《女诫》…… 书印的倒是挺复古的。

我认为这只能算是古代的——其实弟子规也不算很古,大清的——书,思想也极为陈腐,如果这算国学,不学也罢。

2

我随便从《弟子规》上选一段话:父母教,须敬听,父母责,须顺承……谏不入,悦复谏,号泣随,挞无怨……

上面这句话的意思比较明显了:父母是天,如果骂你,你听着,如果打你,你挨着。(如果你上网惹父母不高兴了,还可以电一电,大家要活学活用,毕竟在大清,还没法上网。)

这种垃圾东西…….还挺有市场的。

像《弟子规》还算好的了,如果大家有兴趣,看看《女诫》,反正我刚开始是愤怒,后来都气的笑了,如果一个女人怕男人,怕婆家怕成那样,那活着干屁啊……但是历史的搞笑之处在于,现在又有女德班了,书就是班昭写的这本《女诫》……

3

姑且不论《论语》这些书和《弟子规》《女诫》是多么的南辕北辙,我就直接来说论语好了。不是中国有句话叫:“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通过央视,这句话应该是深入人心了。孔子老先生我是不敢说,说说什么时候孔老夫子开始成为中国正统思想的吧。

在先秦的时候,那时候还是百花齐放,到了汉武帝的时候,才开始“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那汉武帝相信孔子的这一套么?

虽然我不是汉武帝,我认为他是不信的。

武帝上位以后,和其它所有皇帝一样,要先清理一下不是“自己的人”,给自己找个统治的理由,虽然汉朝的统治理由是“杀人多,干掉了秦和项羽”,但是,这个理由不太好听吧,于是武帝想找个更好听的理由,就征召贤良,来写文章论证一下吧。

这时候出了个董仲舒,他写了一篇文章叫《天人三策》,这篇文章破天荒的引入了“君权天授”的理论,就是你当皇帝是老天爷给你的,如果你不爱百姓,老天爷会换人。

武帝看了以后,喜忧参半,喜的是他喜欢有人说他当皇帝是老天爷给的,忧的是,他不喜欢如果他不爱百姓,老天爷就换人,如果不管他爱不爱百姓,都不换人就好了…

后来武帝找了个理由把董仲舒扔监狱里了,但是有选择的采纳了一些董仲舒这个大儒的建议,主要采纳的是“老刘家获得江山,是民心所向,是老天爷给的,都是有祥瑞的!”

祥瑞这个东西,出个彩虹,哪里发现了个胖鸟,这都是祥瑞。谁发现了就告诉皇帝,肯定是祥瑞。但是,也有山体滑坡什么的不祥瑞。有些知识分子(也是大儒)管不住自己的嘴,就说这事,是皇帝无道,所以山体滑坡了,这种人怎么办呢,当然是杀了,于是董仲舒的学生,就被砍了,后来还有一些因为乌鸦嘴被砍的。

听话的大儒能升官,乌鸦嘴的大儒掉脑袋。我相信没多少人想掉脑袋,直到出现了一个超大的有本事有手段的大儒王莽,汉朝就挂了。

王莽就是靠儒家粉丝形象上台,上台以后当然推行儒家思想了,直到民不聊生,自己也被推翻了。

4

想成功,还是得靠嘴里说儒家的思想,心里用法家的手段。

像成功学大师曾国藩一样,要一手写锦绣文章做内圣外王的人,另一手草菅人命做心狠手辣的人。书店里的成功学第一人。

只学一样,要么名声不好,要么下场不好。不要傻呵呵的学《弟子规》《曾国藩家书》了,让人家洗脑还特别开心。

我不想把节目做成访谈

1

我的电台《软件那些事儿》是我自己的“单口相声”节目,就是我从书上找来一些故事,一些传闻,然后我转换成自己的话,说一遍,我已经这样做了快200期了。

但是最近,有人建议我做成“访谈”节目,而且好像是组团来的,也许有20多个人这么建议我了,于是,昨天我就发了这样一句话,表明一下,我不打算做“访谈”。

昨天我的公众号里发的一句话

有些(感觉已经大于20个了,今天又有1个)听众建议我能不能做一些访谈,就是找国内哪些IT的名人来采访一下,做一些类似的节目。我想说的是,除了我本人性格不合适以外,我对这些IT界的名人都是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的状态。根本说不上话,所以,感谢大家提意见,非不为也,实不能也。

我当时的想法是,我说了,也许就没人再建议我做访谈了。但是我发现我搞错了,我把强调的点隐藏了,我不太想说“是我性格的原因”做不了,所以,我只稍微提了一句我的性格不合适,然后甩锅给“我不认识IT界的名人”。

结果有不少听众认为原来你不认识名人啊,我可以帮你联系……于是昨天后台留言里,有更多的人说如果可能采访xxx的话,他可以帮我牵线,因为他买过某个大牛的课,或者在一个QQ群,微信群里…

所以,我有必要出来感谢一下,并且再次声明一下,主要还是我性格的原因,我做不了访谈,别说我去访谈别人了,就是别人来访谈我,我也不情愿讲一些“心里话”。

2

我看过很多的传记,我早就发现了一个问题,这些传记的作者会“说谎”,这些“谎话”无一例外的都是美化了自己,甚至很多人会造一些不存在的事情出来。这些人包括但是不限于费曼,温伯格这样神级的科学家,就更不用说一些致力于改变世界,顺便赚钱的“企业家”了。

所以,我长期以来的观点是:任何人只要面对麦克风和摄像机,都是一个演员。

3

至于建议我投稿,抽奖,互推,转发送礼物的朋友,在此感谢,同样是性格原因,也做不了。

我仅举一个例子吧,比如投稿,先不说我写的好不好,先被人家网站/公众号的编辑一顿改,还有可能退稿,就算接受了吧,还得求着别人放在一个好一点的位置上,比如放在首页,或者第一条,或者做个推荐什么的,我想到这个就头大了。

所以,我有自己的网站,我想放哪里就放哪里。我的电台和公众号也算私人地盘,不用去求编辑放个好位置什么的。

我觉得这样就OK了,出名这事,靠经营。我不想太费神去经营,那就这样吧。

最后还是感谢各位的建议,如果想听访谈的话,有很多访谈了,以下是我“无责任”的推荐几个。

打开网易云音乐–>情感电台,这里面有大量的访谈,比如故事FM就是只做访谈。如果不想听情感类的,打开科技科学类的电台,至少有“代码时间”这个节目,就是找一些IT的名人来做访谈的。还有“黑水公园”“机核网”这些也是经常能请到各路嘉宾的。

实在想听访谈的话,大家可以去听听我上面推荐的这些电台。栋哥搞不了访谈,我能脑补一下这个画面,就算是大家帮我联系了一个名人并且人家还肯来,大概我也问不出什么问题,然后两个沉默了半小时,问了点姓名,你做过什么项目之类的话,连想一下,我都觉得压力山大。

195. Google真是抄袭的百度的专利么?

这几期节目我都是做的Google的东西,前两天有个听众发给我几篇文章,文章说的内容是,在某一次互联网大会的时候,谷歌的两个创始人也参加了,当时还没有回国创业的李百度是在会上发言的,发言的内容就是搜索引擎,然后李百度像天神一样,一下子启发了这两个家伙,在会后,两个Google的创始人还屁颠屁颠的来找李百度请教互联网搜索的问题,李百度给这两个崇拜者指点了一下,这两个人就回去做出了Google。这个也不是空口说白话,还发给我了两个专利文件,一个是李百度的,一个是Google的大学的。

继续阅读“195. Google真是抄袭的百度的专利么?”

人世间最难的两件事:一件事是如何把你的想法放进别人的脑子;另一件事是如何把别人的钱放进自己的口袋。

1

鲁迅写过一篇文章里有一句话我记忆深刻: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

这句话当时出现在初中的一次期末考试中,让我们分析其中的意思,说明了什么?我忘记了我当时如何回答的,但是我记住了标准答案。标准答案是:这说明了鲁迅对家乡的热爱,侧面表达了国民党政府对百姓的迫害,通过鲁迅记忆中的两棵枣树,一棵代表了对国民党反动派的痛恨,一棵代表了对新生活的美好向往。

当时还是90年代,我们还能偶尔收到台湾同胞用气球发过来的“三民主义统一中国”的宣传卡片。在当时那种氛围之下,我看到枣树,就更痛恨国民党了!

你说奇怪不奇怪,现在看到枣树我首先想到的就是国民党对老百姓的压榨。好牛逼的枣树是不是?

这被别人放进了我的脑子里!

2

我之所以讲这些,是因为前两天有人问我,你怎么不写运营日志了?我当年做这个公众号的时候,还处于新鲜的蜜月期,经常统计一下一周的运营情况,现在看起来很矫情。

后来我觉得每周统计一下这一周增加了几个关注,赚了几个打赏,对任何人都毫无意义,甚至连我自己都不能感动了,就不写了。

于是,我就截了这几个平台的后台图,直接发了几张图。我正经写文章的时候,没这么多人看,也没几个人留言,结果这次几张图搞了1600多次观看(1600次对我就很多了 :),然后有70多条留言(70条对我也是最多的之一了)。

其它的倒还好,主要是里面透露了一个信息,在喜马拉雅上,3个月赚的广告费不到15块钱,一个月5块。

首先我要声明一下,正如前面我说的,我做了这个公众号和电台超过了1000天,已经过了蜜月期。所以我的心态已经不是那么矫情了,也不会自我感动了。

那70条留言,我只放出来了30来条比较温和的。里面有的说我很有“情怀”的,有嘲笑我“弱鸡”的,有建议我“别做了,看着难受的”,有人建议我学习xxx的……这些我都没有放出来……这说明我已经度过了“蜜月期”,刚谈恋爱的时候情人容易一个语气不对这吵一架,结婚20年后,就不会因为这种事情打一架了。

3

我觉得我要解释一下,通过那些留言,我觉得很多人还是误解了我这个人。

有些人认为我是很有“情怀”的(姑且认为这个词还是褒义词)。这些读者误解了我,其实我做这个电台和公众号的初衷并不是为了让这个世界变的好一点,我也没那个能力。就好像我经常去踢球并不是为了让中国队更NB一样。

我做这个电台和公众号,已经夹杂着我也讲不清的目的,我想通过这个出名,想找点事做,如果有年轻漂亮的妹子我也想约个炮,如果我这个公众号做广告能给很多钱的话我也没底线的做广告,只是现在做一次广告只有150块,我觉得太少了,如果再多了人家就觉得太多了……双方只能达成做广告这事是“广告主浪费钱,我浪费精力,读者浪费时间”的三浪费。目前这个铁三角很稳定,所以不做广告。只要给我钱很拼多多了,我并不介意广告主浪费钱,也不介意读者浪费时间。

我说这些,是希望大家不要把我当成“有情怀”的人,如果大家想追随有情怀的人,我倒是可以推荐几个……还能推荐几部手机。

还有一部分是来“嘲笑”我的,大体内容是我是个“弱逼”,人家xxx比我强很多。本着不卑不亢的原则,我也要解释一下,我也不是这些人认为的这么不堪。

按照现在的话来说(20来年前我读的大学,还没现在这么分类,我们只分一批和二批),我读本科的学校是211,我读研究生的学校是top 2(感觉这个叫法很二…)虽然说当年的大学生不比现在的学生先进,但是你这上来就来对我谩骂也实在是有辱当年大学生的斯文。虽然我不能保证明天会如何,至少今天我还有老婆,有孩子,有车子也有房子……也没那么焦虑,谁能保证今天闭眼了,明天能睁开眼?

我也很难像其它的播客或者公众号主一样,办线下交流什么的。性格原因,我有些猫科动物一样的性格,独处会更好一点。我不太好意思说听过我电台的人就是朋友,看过我公众号的人就是粉丝。

我是一个传统的人,朋友只从以下四类人中找:一起踢过球,一起同过窗,一起嫖过娼,一起分过赃。

我希望你不要崇拜我让我当圣人,不要诋毁我让我当小人,只要尊重我就好了。

你肯定坐过出租车,你可以想象一下,我就是那个出租车司机,可能有点烦,但是你觉得烦可以下车。这个出租车司机可能比较嘴碎,给你吹了很多你不相信,其实他也不太相信的事情。旅途结束,这件事情也就结束了。这个司机并不期望他讲的东西你相信,你也不期望一个司机讲的段子能让你有什么收获,只不过,在那段旅途中,只是有个人在讲讲话,解解闷而已。

我希望我在你的心目中就是这样的一个萍水相逢的司机。

4

还有一些想做或者正在做电台,公众号的人看到了绝望,我觉得也大可不必。

还记得最开始我说的那棵枣树么?你是不是也记住了,枣树象征了国民党对中国百姓的压榨?

把枣树放进人的脑子里是非常困难的,把别人的钱放进你的口袋里也是很难的。这两件事情是相辅相承的,做到了一件,就能做到另一件。

我做不到,并不意味着你做不到,不要让我的数据吓坏了想做电台的人。

有的人通过做胰岛素让人受益赚钱,有的人通过洗脑让人买一些假药赚钱。我希望,如果有一天你做公众号或者电台的时候,当你功成名就,能更靠近胰岛素一点,而不是把人误导成魏则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