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公司没说强制实行996工作制,但是也没说不实行996工作制,只说要心系公司。就像变色龙一样,什么样的环境要什么样的演员,为了演好上班这出戏,刘栋梁的睡眠和工作颠倒了。每天早上9点坐到办公室,脑子就晕乎乎的想睡觉,到了晚上9点下班,这晕乎乎的状态一下子就若无其事的走了,精神的像刚充满了电。

因为不是996,所以刘栋梁很少熬到晚上9点下班,从下午6点,他的手已经敲不动键盘了,不管是咖啡也好,还是茶叶也好,都没有办法提供继续工作的动力,两个眼皮不住的打架,有时候强忍着精神喝两杯咖啡,那效果就像是想吸烟的人找到了一根棒棒糖,只是让嘴里有个事做。

这两杯咖啡的作用,只是不让刘栋梁不要睡着了,否则就感受不到困的痛苦了。屏幕上的文字忽大忽小,时明时暗。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要回家睡一会,实在是熬不住了,屁股会自动的从坐位上起来,眼睛看看周围的同事还在聚精会神的加班,远处的领导也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只好又坐下。这样起来坐下,坐下起来2个多小时,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得了痔疮呢。

只要领导一走,刘栋梁下一秒就走,因此,他在公司里得了一个外号叫领导加一秒。只肯比领导多加班一秒的意思。

总比领导多加班一秒还能忍,不能忍的是开会的时候不能比领导少说一句话。都说国民党税多,共产党会多,但是比起栋梁现在的公司,不管是杂七杂八的税,还是大大小小的会,都要比这两个对中国有深远影响的政党要多的多,税多会也多,虽然刘栋梁一直是无党派人士,真是无党胜有党,不仅没资格表现出一个真正党员的荣誉感,还不能表现出一个普通群众对开会的厌恶,既不能端起碗来吃肉,也不能放下筷子骂娘,这两种相反相承的心态,刘栋梁竟然一举两得的掌握了。更要命的是,这个会,不是一年两会,是一日三会:早会,午会和晚上的总结会。

古人说功名富贵无凭据,那是古代传媒不够发达,现在功名富贵有的是凭据!只要你的功名富贵足够多,凭据要多少就有多少,官位分了二十三等,房产分了五十六级,名表豪车更是数不胜数,可谓是万事万物都能成为凭据,女友老婆也不例外。

所以,功名富贵有凭据,费尽心思,别把赚钱误。刘栋梁的老板王先生就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王老板——不,他喜欢别人称他为王教授——经商三十年,富贵的凭据已经积累了不少,除了这满满当当花钱买来的——不,雇来的几栋楼的员工,他还有诸多的地产以及常换常新的秘书。

刘栋梁也是雇来的人之一,就像养猪场的老板只记得有多少头猪,断然是记不住每头猪的长相的,王教授也不知道刘栋梁这个人。刘栋梁不能直接联系王教授,不要说打电话,发邮件也不行,更不要说能在一起吃饭了,那就是白日做梦。刘栋梁并没有做和老板吃饭的梦,但是,回来的那天晚上,半睡半醒之间,倒是真的梦到过宋星辰几次。 这个王老板——不,王教授——可谓是商海的弄潮儿,改革开放之初开工厂给世界名牌做鞋子衣服,后转战房地产又成一个大地产商,再后来开了软件公司,还是一个民办大学的副校长,名正言顺的成了教授,比他的父亲要进取了许多,他的父亲只在政界有影响力,不像王教授,政商教育三界都做的风生水起。

王教授经商三十年,有自己的一套理论,他的父亲是军人出身,小时候难免不耳濡目染,学会了不少军队上手段和方法。在做工厂的时候,用军事化方法管理,人被改造成了流水线上一个机器零件;做房地产的时候,不管是营销人员还是建筑工人,用的是也是军事化管理方法,让员工变成了一块砖,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搬。再后来政务电子化的春风吹遍了大江南北,当然也吹得到了他王教授,于是就组建了一班人马像盖楼一样做软件,十几年下来,由于不用管销路,只靠政府采购一项,年年是所在城市的高科技企业标兵,纳税大户。

但是还有两个不完美的地方,一个是工厂可以军事化管理,房产公司可以军事化管理,科技公司也应该军事化管理,但是现在,公司里的员工,主要是程序员,没有像样的工装,着装太随便,这挑战了从小就在军队大院长大的王教授的审美观。这都是要改的,也必须要改的。

另一个不完美的地方是高处不胜寒,市场份额超过了50%的企业,是不能再让份额翻倍的,要想发展,国外是唯一的一个方向。一来往国外发展是趋势,可以长国家的面子,二来也可以实现自己年轻时的抱负,拯救国外水深火热的人。

这两件事,王教授希望合二为一,一石二鸟的解决掉,去年年会,一年只露一两次面的王教授破天荒的发表了年会感言,往常,他都是一年让秘书写一两份文件,当成红头文件下发全公司学习。

在年会上他说:“在国内,我们公司已经做到第一了,这说明我们的软件得到了认可,质量上有保证。同时,我们要看到,还有更多的国家需要我们的软件,我们要以最开放的胸怀拥抱世界。明天起,公司决定开拓国际市场,明年是关键的一年,能不能攻下美国这个山头,决定了公司能不能取得更大的成功。明天是我们公司开拓海外市场的第一天,我在这里祝愿大家马到成功。”

年会上的刘栋梁是坐在角落的人,往年都是只管吃喝,第一次听到大老板讲的这几句气势磅礴的话,颇有一种给农业不发达的非洲送金坷垃的国际共产主义精神,有点感动,嗓子有点发干,禁不住把酒杯里的红酒一饮而尽。 老板讲完这句话,大家开始起立鼓掌,这已经是第五次起立鼓掌了。这时候老板做了个手势示意大家小声点,他还有话要讲,这个掌声又持续了30多秒,终于停了下来。栋梁看到自己的同事和主管正偷偷的在腿上上擦手,刚才这1分钟热烈的鼓掌已经把手都拍麻了。

掌声安静下来以后,大老板用带头喊口号的声音叫着“干了手中这杯酒!”,大家都一饮而尽,栋梁也想,只是两分钟前,他已经把酒喝光了,大家喝酒的时候,他象征性的喝了一口空气。

中国人现在也开始喝红酒了。听说西洋人做弥撒时候喝红酒吃面包,红酒代表上帝的血,面包代表上帝的肉。但是中国不像西洋人,没有上帝的血可以喝,更没有上帝的肉可以吃。这杯红酒如果非要有什么出处,最接近的应该是《国际歌》里的血肉,“最可恨那些毒蛇猛兽,吃尽了我们的血肉!”的血肉,仔细想来,是资本家吃员工自己的血肉。或者按照中国传统,也有舍身喂虎,割肉喂鹰的,不管怎么说,这些血和肉都是从自己身上下来的。刘栋梁赶紧自己又满上了一杯。

喝完这杯酒后,就像新娘新郎喝了交杯酒,就得和以前的自己说永别,从今以后不能再乱来了。王教授也是这个想法,公司里不能再乱来了,开始整顿纪律和风气。要攻占海外市场,海外市场是洋人,连大灰狼吃小羊都知道要披着羊皮,中国人要去海外市场吃洋人了,当然也得披着“洋”皮。

硅谷是洋人电脑的发源地,王教授是这个公司的创始人,硅谷崇尚的是自由创新,王教授信仰的是军事化管理,于是,一场有军事化特色的自由创新改革自上而下的在公司推广开了。

负责推进公司改革的是王教授的朋友推荐过来的专家团队,领头的英文名叫kindle,各种头衔有一堆,刘栋梁只记住了一个,是什么硅谷创新研究院院长。这人平头圆脸圆肚子,膀大腰圆,四肢象安上了四块刚从淤泥里挖出来的藕,出淤泥而不染的是荷花,藕出淤泥而染,黑的又不太彻底,白里透黑,黑里又透白,那两根白中带黑的藕一样的胳膊从一件深蓝色的半袖汗衫里伸出来,活像日本动画片里的胖虎来到了人间,一股子狠劲从他的椭圆形眼镜里透出来,镜片的咖啡色都无法阻挡那奥运火炬般富有穿透性的眼神,也许是从小眼神就有火炬般的光芒,故取中文名单字一个炬,刘栋梁从他的名片上,那行居中的Kindle Yang下面紧临的一行中文小字里,得知了他的中文名叫杨炬。

从开完年会的第二天,春节当然包括在内,要大干特干60天,完成公司有军事化特色的自由创新改革。其中的措施包括借鉴硅谷灵活的上下班制度,融合王教授军事化的思想,就成了可以在早晨9点以前,晚上7点以后自由的上下班的制度。

硅谷的结对编程在这里也经过了改良,硅谷的结对编程是两个人共同编一个程,在这里改成了两个人像以前一样分别编程,但是,要把彼此的代码再看一遍,刘栋梁和小潘分成了一对,他俩是公司里最要好的朋友。

还有要打破公司内部隔阂,午饭时间,可以多在内部走动,联络同事感情。这个提议,栋梁和小潘特别支持,一到中午就去找新来的女同事聊天,不管这个女同事分在哪个组,都要去说上几句,这让别的组的老大以为是来窃听内部信息,私下里警告自己的员工不要和这两个人走的太近。

市场经济,讲的是竞争,这个竞争,分为外部竞争和内部竞争,公司大了,难免有两个甚至几个团队同时做类似的项目,这就像古代皇帝的儿子有许多,但是皇帝的位子却只有一个,因此皇子内部的竞争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自己人杀起自己人来,往往更狠。有些信息,对手公司知道了,自己还可以拿来跟公司博弈讨价还价,要是被自己公司竞争的团队知道了,就像二太子知道了三太子的秘密,保不准以后会背后来一刀子。

在动物世界里,听说老鹰会孵一窝小鹰,放任这些小鹰自相残杀,最后会有唯一的一只鹰存活下来。这只鹰在鹰妈妈的注视下杀死并吃掉了自己的兄弟姐妹,自然会成为一只战斗力生存力爆表的鹰。人类也学会了这种方法,可谓是真正的仿生学,因此在公司内部会有几个项目组同时做一个项目,只有一个胜出者来和其它公司竞争。公司的资源就这些,几个叫化子,一个大馒头,你多咬一口,我就少吃一口,不竞争怎么能行啊?!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按项目组,按地区,按校友,这几千人的公司形成了大大小小的门派,混成一个一个的大圈子小圈子,有时想来,还不如当官来的痛快。连皇帝老子都不能让自己的10个孩子成为亲密的兄弟,你一个Kindle Yang能让公司几千人成为兄弟?因此在公司内部互相走动这个事,没实行几天就无疾而终了。这让栋梁和小潘很失望。

这一个多月的超英赶美下来,最明显的变化是公司多了许多标语,贴在墙上,成双成对的还挺好看。什么“行动是成功的开始,等待是失败的源头”“ 没有完美的个人,只有完善的团队”“ 同心才能走得更远,同德才能走的更近”。这些标语都是征集上去的,刘栋梁也提交了一个“狼的精神,鹰的眼睛,豹的速度,熊的力量”,但是没有入选。 前戏做足了,攻坚站的冲锋号已经吹响,统一公司的价值观的时候到了。王教授认为西方的那套只是花架子,并不完全适合中国的环境,尤其是看到西方公司有员工会因为价值观不同,反过来咬公司一口,这种吃公司的饭,砸公司锅的行为实在是可忍,孰不能忍?

就像古代打大仗,皇帝要御驾亲征。现在攻坚站前,王教授的大驾自然是要出面的。于是下面的人就安排了一场饭局。

中国的文化很有趣,好像所有的事情都是吃饭引出来的,大人物办事要吃饭,古代有吴国的公子嘴馋想吃烤鱼,结果被藏鱼肚子里的一把刀子割了脖子,更不要提众人皆知的鸿门宴了。小人物想办事也得吃饭,追个女朋友都要从请吃饭开始,君不见多少爱情故事都是大学食堂里发生的?王教授请Kindle Yang吃饭也不只是为了填饱肚子。 在王教授亲自接见Kindle Yang的饭局上,素菜荤菜各上了10道。王教授说话了:“杨总,这事怪我,都快一个月了,我才有时间见你,这段时间真是没时间,部里要出国考察,我今天刚回国,推掉了所有应酬,你是贵客,我一定要先来见你。”

Kindle Yang满面堆笑道: “我们都知道王教授是大忙人,公司里有李秘书王秘书和我们接洽,工作进行的非常顺利。我老早就听说了王教授的事迹,大家都说王教授人容易接进,真是百闻不如一见,看王教授的面相,真是大福大贵之人。”

王教授听这一番恭维,心里舒服,但是嘴里还是说道:“哪里谈的上大福大贵,是受罪的命,几万人就是几万张嘴啊,跟着我要饭吃”说这句话的时候,用手指了指身边的李秘书她们,接着说:“我早就想退休了,谁不希望整天吃喝玩乐,但是,这些人的饭谁管?责任大啊!要是我不干了,他们这些年轻人——”说完这句,顿了一下,并没有继续说他们这些年轻人怎么样,好像这个世界上的词汇都无法表达对年轻人的失望。接着又说:“菜已经全了,我听他们说你们杨总的公司,从上到下都是信教的,一口荤也不吃,我特意叫人做了10个素菜。”

Kindle Yang说: “不瞒王教授您说,年幼时,家父在战场上受了伤,信不得国内的医生,托人去香港找西医治疗,多久不见好转,差点被西医所误,后来遇到一位高僧点化。家父就入了高僧的门,在家当了修行的居士。身体一天好似一天,最后痊愈了,因此全家就吃了素,信了佛。后来出来做了公司,招聘第一个硬性要求就是,必须是佛教徒。这样一来在饮食上方便,二来都是清心寡欲之人,公司没有什么纷争,也就少了不少口舌上的是非。”

王教授说道:“原来杨总是信佛之人啊,幸会幸会。我对佛教道教都非常感兴趣,杨总可知道咱们这边的王大师,王大师和我是至交。”

两人又各自寒暄几句,还没动筷子,就已经彼此引为了至交,颇有相见恨晚之意。旁人只是一边听着,主人不先动筷子,自己当然也不敢动筷子。陪着领导专心的呵呵笑几声。

王教授说:“这些青菜,都是公司在山里自己种的,现在的食品,不安全,我这些青菜,不要看颜色上比不上大棚里的,但是,纯天然的,绝对不加任何添加剂。这些肉啊,米啊,都是自己养的。这些米,是云南的八宝贡米,以前都是给宫里的皇帝吃的,我包了几千亩地,一年的产量也就够几百人吃,我都分给咱们自己人了,这些米市场上花多少钱也买不到的,田里的水,都是可以直接喝的矿泉水。”

Kindle Yang说: “这都是应该的,只有领导吃好了,身体健康了,才能带领公司前进,照顾好自己,就是照顾好员工啊。”

王教授又说: “这些鸡蛋,也是自己养的。他们说是先买了肉,让苍蝇在上面下了仔,这些肉芽再拿去喂鸡,鸡吃了再下的蛋。这个不要紧的,吃素的可以吃,我以人格保证,只有母鸡,没有公鸡,前些日子,我让他们给王大师送了一些去吃。”

Kindle Yang说: “吃素之人是可以吃鸡蛋的。” 于是,但出自己的那截黑藕,夹了一口放进嘴里。王教授才放了心,招呼众人吃饭。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众人微微脸红,更是无话不谈。

王教授发表了这样一番议论: “我以前开过工厂,盖过房子,现在又做软件公司。我做公司的方针是一贯的,就是要有舵手,这几千号人,你一言我一语,听谁的?必须要有主旋律,要有主心骨。下面的人可以说话,但是要知道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我也去过美国,也去他们的学校考察过。” 说到这句话的时候,旁边一直虚心听讲的李秘书柔声说:“我们的王教授曾经应邀去美国的哈佛大学讲过学。”这时候王教授手轻轻一挥说:“这种小事不必提,美国有美国的的好处,但是中国有中国的好处,把美国的那一套完全搬到中国来,是行不通的。美国人太自以为是,不顾大局,前段时间不是有个大公司,叫河畔公司吧,一个市值几百亿的大公司,可谓是美国的门面,在世界上就代表了美国。怎么着,一个小小的秘书,竟然反咬一口,说公司的CEO骚扰她,竟然把CEO搞辞职了!真是岂有此理!这个秘书,一点大局观都没有,吃公司的饭,砸公司的锅!就算是真的骚扰,又能如何?”这段议论,让一旁的李秘书听的红了脸,但还是看着王教授暗暗的点头。

王教授话正说到兴头上,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要我看,美国再这么搞下去,早晚是要落后的,现在已经出现了落后的趋势。我做软件生意这些年,我看软件和其它生意没什么两样么?主要是让客户满意。杨总,这次我请你来我们公司,也是传达一下这个意思,让客户满意是一个公司的最终目的。”

这时一直在一旁连声说对对对的Kindle Yang不顾口干舌燥的连声称 赞:“王教授说的太对了!你这个观点真是领先美国,最近我们硅谷创新研究院出了一个新的成果,这次研究的对象是美国最大的网络公司——尼罗河公司——这家公司最近才意识到你今天说的话,客户第一。没有客户,一切白费。美国也不再是以前的美国了,以前咱们中国要向他们学,现在,他们要向咱们学。我看这次咱们公司要进入美国市场,正是最好的时机,美国人太散漫了,不少美国公司找我反映,他们急切的需要这么一套理念将员工管起来。很多的美国公司都已经在学习《36计》和《孙子兵法》了。在软件行业,美国公司可以说是领跑了30年,按照咱们中国的古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现在,要轮到咱们中国领跑世界了。”

王教授微微点头,笑道:“我正是看中了这个机会,才下决心进入美国市场。美国公司战斗力不行,我看最主要的是思想不统一,我们中国能成功,很大原因是思想统一,在抗战时期,就把支部建在连上,就是靠着铁一般的思想和凝聚力,打嬴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我觉得这个经验很重要,我们也要把支部建在连上,对于我的想法——不,我们管理层的想法,一定要一杆子到底,传达到公司的每一个人。所以,这次请杨总过来,一方面是传播西方先进文化,更重要的是加强中国文化。别人的糟粕我们不能要,但是我们的精华一定不能丢!所以,客户第一这一条一定要写在公司章程里,谁要是和客户过不去,就是和公司过不去,就是要砸我们的饭碗,谁敢砸我们的饭碗,我就砸他的饭碗!还有一条就是要建立长期有效的考核机制,我觉得早请示,晚汇报这一条不错,有什么不满要提前发现,不要等酿成大祸了才开始亡羊补牢,为时已晚。但是,生活上也不要太死板,那是老一套了,现在的年轻人,不服管教了,不像以前那么好带了,可以让他们玩,让他们闹,年轻人么,放纵点没什么,公司不能提供的,可以让他们自己互相提供么,这样显得公司文化也好,传出去,招人也好招。但是,高压线一定要有,什么该拿,什么该说,还是要让他们学会的,抓几个违反公司规定的典型,二话不说,直接开除。像去年,公司要发给客户苹果,我听说几个客户部的员工用自己发的小苹果换给客户的大苹果,这就违反了客户第一的原则,去年这事情我们大事化小,只是记过了事。今年不一样了,再有类似的事情,一定要一查到底,有多少人犯错就开除多少人,不管他们是什么级别的员工,就算最资深的员工,也要开除,不要长了他们的威风,尤其是一些技术核心,恃才傲物,更要打断他们的脊梁,要让他们知道,不止他们这片云彩会下雨,公司离开了谁,也能转下去。我能给的,我也能要回来!不要以为几个苹果是小事,这是关系诚信的大事。从今以后,谁多拿了几个苹果,多抢了几块饼干,多咬了几口面包,都是要开除了,我们要在小事上抓起。客户是我们的天,诚信就是我们高压线!”

说完这段话,这一席人又站起来鼓掌。Kindle Yang又首先发话了:“真是听王教授一席话,胜读百年书啊!我最近的研究成果显示,美国不少公司也在推行这个早请示晚汇报的机制,王教授的思想真是走在世界的前列,这个叫什么会议来着?”他说完就转头看向他身边的几个助手,照例,靠他最近的两位女秘书一直是一脸茫然的微笑,幸好靠的比较远的一位回答说叫:“SCRUM会议,是敏捷开发的一种会议。”

“对对对对对”高兴的Kindle Yang一连说了5个对,又开始介绍了:“这个SCRUM会议是美国最新的成果,尼罗河公司都在用。具体的好处就不细说了,可以让员工统一思想,一天三次会议,早晨中午晚上各一次,有什么思想的问题,可以一目了然。这有点像中国的……呃……古代的皇帝上朝听大臣汇报情况,不过现在咱们中国没有皇帝了,叫上朝不好听,所以,现在还统一叫英文名,就叫SCRUM会议,不过,这个有点难……”

说完这句话,他目光转向王教授,王教授正在吃李秘书给他剥好的龙虾,听到这里,放下了筷子,问: “有什么难度?不妨说来听听。”

Kindle Yang说: “贵公司的人,好像对这个SCRUM比较抵触。”

这话说的一点错没有,公司上下确实对SCRUM会议比较抵触。在中国,人人都有天生的中国为人处事哲学:敌人的敌人是朋友。支持一件事,是因为支持一个人,反对一个人,自然反对他提出的任何事。嘴上说着对事不对人,实际上是对人不对事。在这个大几千人的公司里,要理顺一件事,就像是从乱成一团麻网线里,拉出一根出来,自然这里紧那里松,完全理不出个头绪。

Kindle Yang的厉害之处就在这里,这个公司,除了领导拍板,从来就没有因为任何事达成过一致意见,总是50%的同意,50%的不同意,这事一直让王教授很头痛,但是Kindle Yang一来提出这个要在全公司推行SCRUM会议,这个从未达成过一致意见的公司,竟然一致同意不能推行SCRUM会议,甚至公司里同时做社交软件,内部存在激烈的立储之争的三个团队之间这次也没有互相拆台。如果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知道了,肯定会发给Kindle Yang一个诺贝尔和平奖。

虽然都不同意在公司推行SCRUM会议,但是不同意的理由却是不尽相同。像栋梁小潘这种的,属于最底层员工,考虑的是上班没有时间摸鱼了。像栋梁的小主管,考虑的则是向谁报告的问题,公司的组织结构并不清晰,并无明显的层级关系,说等级森严的确等级森严,说扁平化,也有扁平化的意思。公司搞这么多人,做的又都是政府国企的项目,除了真正打工做事的,还有许多其它的相关人员安排进来,合同工要不要早请示晚汇报,派遣工要不要早请示晚汇报,这都是说不清道不明的问题,也没有人真正来拍板做决定,公司的小头目不要看平时对手下的员工吹胡子瞪眼,但是这种事也不敢拍板做决定。因为有些政府来的人名义上是协助你工作的员工,实际上是你的监工,想让他们汇报也是万万不能的。

王教授深思片刻,扭头对身边给他剥龙虾的李秘书说:“你安排一下,明天举行全公司的会议。”

李秘书小声说:“教授,明天不行,你不是安排了高尔夫么。”

“那后天呢?”

“后天也不行,后天是学校的校庆,你要出席的。”

“那哪天有空?”

“大后天吧,大后天的企业创新会议你不用亲自参加,我安排人去,咱们可以大后天开公司的会议,把这个事情推动一下。”

王教授是日理万机的人,所有的日程包括和谁吃饭,和谁见面,讲什么话都有人安排,他只要按照日程,念几份演讲稿,握几下手,拍几张照片,就可以了。当然,和谁睡觉他还是有发言权的,这时候李秘书有时候会和他闹点小情绪,但是,大局为重,每次都能雨过天晴。

王教授是个面相和蔼,讲话办事干净利索的人。刘栋梁虽然没权限和他说话,也没机会近距离瞻仰,但是这个公司创始人的传奇故事却是耳熟能详。说在多年前,他办工厂生产运动鞋,他看到球鞋的设计有缺陷,马上停掉生产线,向下订单的国际大公司反映问题,让这个公司最大牌的设计师对他刮目相看,连夜将生产短裤的订单也给了王教授——不,王老板,当时还没有办私立大学,不是教授。

再后来做房地产的时候,公司资金链吃紧,他独自一人找到行长,只用了上洗手间一分钟的时间,就谈了几十个亿的贷款。虽然后来办了软件公司,还没有听说王教授有修bug的能力,但是,他参与了软件界面的设计,界面用的是很喜庆的西红柿炒鸡蛋的搭配,一看就有好心情。一句话用在王教授身上很合适:无传奇,不人生。

会议安排到大后天,地点在城市的足球场里,这个足球场,本来是给国家队打比赛用的,但是球场修好了以后,可能建设球场的时候请的风水先生道行不够,盖球场的时候就出了事,费尽心思给瞒了下来,第一场正式比赛,就在3分钟内丢了2球,国家足球队从此越踢越差,除了友谊赛,一年没几场正式比赛可踢。有球的时候踢球,没球的时候听歌,幸好是没球的时候比较多,足球队一年踢不了几场,所以这个大体育场,都是租给歌星举办演唱会,反而赚到了不少钱,也可以说是发国难财了。只要肯给钱,租给公司办年会,扭秧歌都可以。踢球的国家队,只管传球,不管传的到不到位;办活动的人,只管打钱,钱是必须要到位的,球场不管你是唱歌还是歌唱,也不管你说的比唱的好听还是唱的比说的好听,给钱就好了。

当天晚上,会议的时间地点就发了红头文件,栋梁不但收到了电子邮件,自己主管也来口头通知了一声,特意强调,这是大事。收到的电子邮件也是大红的标题,内容里是一大堆感叹号,在这些感叹号里穿插着会议的时间,地点,最后还警告说必须参加,不得请假,要记入年终考核。还有两天就开会了。

过了一天,王教授去参加高尔夫球,在球场上,王教授对国家养老计划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同意参与拿地建养老院的事,具体事项交给手下去做,自己和别人吃了顿饭。打球劳累,晚上一起洗了个热水浴,按的浑身通红,睡觉。 又过了一天,学校的庆典,王教授又如约而至,给学生做了简短的讲话,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和希望。希望同学们学好文化知识,学生是祖国的未来,国家的竞争,归根到底是教育的竞争,知识是就是力量。还对在校的老师提出了表扬,说知识分子是国家的灵魂,是园丁,是灵魂的工程师。讲完话后,又照例阅兵,挺带劲的,找了几个老师学生,亲切的吃了饭,又按的浑身通红,睡觉。

大后天的早晨,李秘书提醒他公司大会,演讲稿已经写好了,请教授过目一下。吃完早饭开车去会场的路上,王教授看了几眼稿子,就开始闭目养神,按照中华道家的心法吐纳。王教授这些年结识了不少武林高手,有人是佛门高徒,有的是道家隐士,每年总要抽几周时间去闭门修炼。

这几年,他学会了中华道家吐纳之法,经过自己的修练,什么采阴补阳之法都学的精通,觉得管用,就更相信中华的文化了。在公司里,还组建了一个道家研究会,让公司的高层都来学习,定期会从这仙山那道观请来一些高人传道,公司的人都觉得比以前更精神更气爽了。刘栋梁还不够级别参加。

王教授在车里做的是吐纳心法,所谓“气聚则生,气亡则死”,人间万物,都是一口真气。《九阳真经》讲:“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冈。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他自狠来他自恶,我自一口真气足。”车子到了体育场门口,王教授的这口真气还没有足,司机和李秘书不敢出声,他最忌讳别人在他修练的时候出声。

《庄子》云:“无听之于耳,而听之于心,而听之于气。”要修练,两耳须屏却外界的一切干扰,如万籁俱寂之境,凝韵听息。但是,王教授是里日理万机的人,没法天天去仙山那种万籁俱寂之地。只好闹中取静,把自己的这张富贵的凭据——一台500多万的宾利——做了静音的处理,还用上好的真皮做了一个八卦图的座椅,八卦图的中心正好对准自己屁股中心的位置。让这台西方制造的,会跑的钢铁里拥有了东方的灵魂,凡是见过的人,无一不称赞这个八卦图的精致。

又吐纳了6分钟,真气足了以后,秘书开门,教授下车,司机将车开走,王教授健步走入体育馆,准时的出现在主席台上。全场的人起立鼓掌,栋梁和小潘正在争论公司到底分了几级,栋梁认为至少6级,小潘认为至少9级,在争论不休要准备赌上100元的时候,掌声打断了他俩,也急忙站起来鼓掌。

会议倒是开的平常,总经理开幕式致辞,随后王教授抑扬顿挫的念完演讲稿,Kindle Yang又一次阐明SCRUM会议的利害,各大部门的负责人轮番上去表态。这会议开的热火朝天,太阳也来凑热闹,格外的毒辣。体育场馆场地不像主席台有天棚,刘栋梁又不像女生有防晒霜有帽子,只能靠自己的厚脸皮来对抗太阳。在手拍的就要失去知觉之前,这会终于完了,这几天要写感想,表决心,每人至少3000字,还不能用打印的,只能手写。刘栋梁自从高考以后,高中语文练就那套看见作文题目就能写800字的本领早就还给老师了,到了大学,除了朋友圈打几个字外,就没写过超过300字的文章,更不要说3000字了。

刘栋梁回去坐了一下午憋出来了600字,就想问小潘抄点,小潘回答说:“我没有钢笔,你这用打印线写,肯定不行,不是后天才交么?明天再说。”不过,凭借着网络和大学里的哲学功底,这3000字总算对付过去了。最大的心得是:发现大量的汉字都不会写了,提笔忘字。

最后,公司下了最后的决定,公司总共分23个等级,先从下到上依次执行,第一期先从18等级到23等级,以后看实行的效果分期推行一日三会的制度,根据这份正式的决定,SCRUM会议在公司有了中文名,就叫:一日三会。当刘栋梁和小潘听到公司有23级的时候,眼睛对视了一下,他俩在体育场争论的是6级还是9级,真是大开眼界。 18级是有外国硕士学位工作不满5年,19级是有国内硕士学位工作不满5年,20级是有国内重点本科工作不满5年,21级是有国内非重点本科工作不满5年,22级是有国内专科学历工作不满5年,23级是没有任何学历的肄业生且工作不满5年。刘栋梁是19级,小潘是20级,小潘上过一年研究生,受不了他的导师退学了,这次终于知道了学历的重要性。刘栋梁心理平衡了一些,给小潘发了一条微信说我比你高一级,小潘更不平衡了,转头冲着刘栋梁说了一声呸。

公司有23级是小潘和栋梁始料不及的。就像我们只会区分一个人是哪里人,但是这个哪里人,里面的门道可就多了。有城里户口,有农村户口,自理口粮户口,城市户口又分为红印户口和蓝印户口,没几个人能真正搞清楚,但是一旦用的到,比如到了高考或者发退休金的时候,户口的威力就出来了。刘栋梁在公司里比小潘高一级,虽然都是最低层的虫子,但是虫子不也有详细的分类么?鳃足纲,桨足纲,头虾纲,唇足纲,倍足纲,少脚纲,结合纲,昆虫纲,内足纲。人可比臭虫高贵多了,分23个等级有什么关系?

刘栋梁这个团队里有13个人,有4个人超过了18级,两个外国的博士包括在内,不用一日三汇报了,看来不止外国的月亮圆,外国的学位也香。还有两个工作超过5年的国内硕士,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工龄在这时候发挥了作用,只要混的够久,还是有肉吃的。

在虫子级别的员工里,工龄是最有权威也最赤裸裸的。就像是古代的官员,看级别,只要看看胸前的图案就可知是文官还是武官,文官是各式各样的飞禽,一品仙鹤,二品锦鸡,三品孔雀,四品云雁。武官则是各种走兽,一品麒麟,二品獅,三品獵豹,四品虎。所以,百姓把官员叫作禽兽是没任何问题的。

时代不同了,用不着在衣服上做文章,用一块半个巴掌大的牌子,就可以区分了,这个牌子叫工牌。合同工有合同工的颜色,正式工有正式工的颜色。一眼望过去,颜色就已经打了第一回合,就像是妾和妻一样,合同工和正式工尊卑不同。如果是相同颜色的工牌,就要看号码的大小了。工龄直接对应的是工号,每个人进入公司,牌子上都标着一串号码,这串号码的大小代表着你进入公司的长短。号码的越小,腰杆越硬。

按理说,是人都有缺点,但是在职场上,却不是这样。工龄越久,说话越硬气。刘栋梁这个公司里,工号是前100名的,已经成了永不犯错的人。在任何时候,工号在前100名的人,只要出现,就是做总结发言。无论这些人说了什么,其它人都只有一种回应:“领导说的太对了!”

听说在非洲,有一种红鹿,这种鹿等级森严,公鹿严格的按照打架排出来的座次来获得交配的权力,也不知道这些公鹿是如何辨别彼此的等级,不会也是通过工牌吧。等到了交配的季节,打架的最猛的公鹿领导将会获得第一交配权,每天忙于播种,连饭都吃不上,再加上工作劳累,往往身体会变的很虚弱。交配季节一过去,下一轮的比武中,这些曾经的公鹿领导十有八九会被没有交配权,在一旁养精蓄锐的公鹿打打败。动物界就用这种残酷的方式保持着基因的多样性。

人不是鹿,没有淘汰机制,无论领导多么虚弱,也拥有第一交配权,这种权力只要不犯十恶不赦的错误,比如说抢了领导的交配权被领导扫地出门,是可以一直保持到死的。工龄越长就越不会犯错,越不会犯错就越不会从公司离职,越不会离职工龄就会越长,怪不得说爱情,终究会输给时间,哪知道真理,也会输给时间。

上班可以不带工牌么?上朝可以不穿官服么?在刘栋梁的公司里,丢一个工牌罚1000,被抓一次不戴罚200。刘栋梁的工号是3万多,是虫子中的虫子,为了不被罚款,他天天戴着。唯一的好处是,因为不认识的员工都要瞄一眼工牌,这是默认的规则,所以,给了刘栋梁看女同事胸部的借口,别人以为他在看工牌,实际上他在看胸部。 先经过一轮学历筛选,再经过一轮工龄筛选,刘栋梁的小组里,只剩下了9个人要每天一日三汇报。

在推行一日三汇报以后,公司理所当然的又加了一层。不愧是软件公司,非常有网络和软件开发的经验,当一层搞不定的时候,再加一层,所以软件越做越大,网络也是越做越厚。公司新加的这一层是个人自律委员会,这个新成立的部门刚过三天,人数就达到了20多人,大部分是进入公司不到半年的学生,工号比栋梁还要大,但是,工牌的颜色变成独特的紫色,领导说,学生可塑性强,更能贯彻公司的价值观。这个部门主要负责推进督查公司一日三汇报的工作。

刚毕业的大学生,工作都很积极,这个部门发了一个问卷,问题只有一个:你对公司有什么意见?这是一个绵里藏针的问题,就像是太太出门,走到衣服店,问老公这件衣服我穿上好看么?如果回答好看,钱会受伤,要是回答不好看,人会受伤。但是刘栋梁还没有结婚,眼睛还没有睁开,不知道这个问题的歹毒,回答了有意见。被喊过去问问有什么意见。

一进自律委员会的会议室,8个女生已经在等着了,有2个熟人,前些日子公司鼓励四处走动的时候栋梁找她俩吃过饭,是新大学生,在学生会做过事的,说话做事很干练。刘栋梁从小到大,没想到会有人听他讲话,心里不禁有点飘。刚刚在路上还在寻思,说话要小心,有点分寸,结果一进门就被这8个女生的阵式冲散了,就像一滴墨水落入一桶水中,不剩半点颜色。

一人用纸杯泡了一包茶端给刘栋梁。上个月才吃过饭的学生会女生说话了:“你说你对公司有意见?”刘栋梁道:“是的,有点意见。”那些女生开始准备记笔记,刘栋梁突然有了一种当领导的感觉,怪不得隔壁家三胖每次讲话,都有一群人记录,就像阿Q想要把圆画得圆一点一样,刘栋梁也想把话说的丰满一点。他对公司的不满,像水库放水一样全从这张嘴里冲了出来。水太大了,差点把会议室给淹了。

冯梦龙这样描写过没经验的男女:一个初侵女色,犹如饿虎吞羊;一个乍遇男儿,好似渴龙得水。刘栋梁是没多少职场经验的员工,学校也没进过学生会,不懂得为人处事,可惜牢骚满腹水,倾入众人笔记中,留了案底。这个事引起了公司的震动,没想到在公司内部还有如此对公司不满的人,就像是抓到了打入内部的叛徒。

毛主席在整风运动时候说过:“对以前的错误一定要揭发,不讲情面,要以科学的态度来分析批判过去的坏东西,以便使后来的工作慎重些,做得好些。这就是‘惩前毖后’的意思。但是我们揭发错误、批判缺点的目的,好像医生治病一样,完全是为了救人,而不是为了把人整死。”想必公司也是这个态度吧,栋梁是这样希望的。

刘栋梁在公司里,能说的上话的,只有同事小潘。其它的人,都只是泛泛的点头之交。这次刘栋梁没管住自己的嘴,小潘也很着急,认为栋梁最好想办法离开,这个地方估计呆不下去了,反正都是做程序员打工,找个这么低级活并不难,不用在这个地方受气。刘栋梁也这样认为,就开始留意网上的招聘信息,准备找个合适的机会离职。 自律委员会那头就不必说了,整天软钉子硬钉子碰了不少,还有一件事情让他稍稍心安了一些,自律委员会的老大是个女的,名曰甘露,英文名叫Lucy,工号是18,公司里除了王教授,就是她的影响力最大,是公司的资深副总裁,在公司是是除了王教授外影响力最大的人,是包括人力资源在内的多个部门的老大。年龄不详,但是从眼角无法隐藏的鱼尾纹来看,到少40岁,婚否不详,爱穿紧身的旗袍,丰腴的身体被捆的是凹凸不平,旗袍上有鲜亮而斑斓的图案,像现代艺术家画的抽象画。刘栋梁和她的关系是毫无关系,但是她竟打电话来找刘栋梁谈话。刘栋梁心想,难道自己犯了如此严重的错误,要大领导来谈话?

领导让去,还能不去么?刘栋梁就去了她的办公室。她的办公室可不好找,电话里讲,她的办公室在6楼,可是电梯在6楼是不停的。他只好去了7楼,想从7楼走下去,发现7楼到6楼的楼梯是不通的,他又去了5楼,发现5楼到6楼的楼梯也是不通的。

无奈之下,只好打电话给甘露Lucy说不知道怎么去6楼。甘总说下一楼,到行政处里面,有一个电梯直达6楼。坐这个电梯的时候,才知道原来6楼和8楼是给领导用的,以前还真不知道有这么豪华的一个电梯。电梯的工作人员用两根手指头拿起刘栋梁的工牌的一角,像拣一片垃圾一样怕脏了自己的手,先登记,再签名,最后打电话找甘总的秘书确认,才肯让刘栋梁上电梯,那表情好像这个电梯是皇帝的龙椅,刘栋梁的屁股不配坐,坐一次就会把电梯弄脏一样。

下了电梯,金壁辉煌,深红的地毯,金黄的墙壁,就像凡尔赛宫一样辉煌。都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楼差一层,就已经刮目相看了。电梯正对面是个前台,前台里坐着两位漂亮的小姐姐在玩手机,刘栋梁走到前台那里,轻声问甘总的办公室在哪里,其中一位前台小姐用最简洁的方法,头微微转了10度,嘴向左一撇,说了一句:“左边第二个”,说完又迅速的低头玩自己的手机,另一个小姐姐更是镇定,连头都没有抬,活像一尊会玩手机的蜡像。

公司的前台,见多识广,不用眼睛就能感觉出来者的气场。如果是够大的领导,是不会上楼来的,公司的这些领导下楼迎接还来不及呢。如果是公司的领导,像王教授,也是不常来的,都是甘总去见他,就算偶而来几次,甘总也会早早的站在楼梯口迎接,满脸都是笑容,根本用不到前台。还有一种是同级别的,这种人不会来前台问,直接推门进去。最多的就是今天刘栋梁这种,低三下四来问的,这种人一看就不是当官的,当官的口气不会这般软,准又是哪里犯了错误来找领导道谦的。这两位姑娘在前台做了几年,就长了经验,大领导是春风不度玉门关,那些有潜力的小领导也是日日思君不见君,不肯来找她们,来找的全是一些虾兵虾将,心里烦的不行,久而久之,就有了一种导游的心态,看每天谈的说的都是王候将相,见的却是无权无势的平头百姓。胡乱打法一下了事。

敲门,开门的是应该是甘总的秘书,一个阳光帅气的大男孩,满脸是笑,说甘总等你好久了,我带你进去。原来甘总的办公室是一个大套房,前面秘书的房间有50-60平那么大,有两个大的窗户。里面才是甘总的办公室,有至少200平那么大。满满当当的两个大书柜装满了书,一面墙上挂的是中国的山水画,粗看起来像《万里江山图》,前面摆放着几盆盛开的花,一个小型会议桌周围摆了7-8张椅子,一大块一人多高的玉石站在红木盒子里,像一座玉石状的山,靠山的大办公桌里的女人应该就是甘总了,只见她快速的把手里的香烟熄在烟灰缸里,满面笑容的从办公桌后站起来,一边说欢迎,一边跟秘书说倒水来。拉着刘栋梁的手就坐在了旁边的两个沙发上。

刘栋梁看惯了高冷的女人,从来没想到甘总是如此的平易近人,怪不得都说:“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心里的紧张立刻减少了大半。

甘总先发话了:“我看过你的事,其实都是小事,谁还不能对公司有个抱怨么?连我都有抱怨,我觉得公司给我的任务太多了,那么多事,我哪能抽的出时间面面俱到啊?”

刘栋梁也只好附合的说:“我并没有太大不满,我提的意见也不偏激。”

甘总道:”这个我知道,我看了她们交上来的报告,没什么要紧的事。但是,公司最近不是要搞这个一日三汇报的事,就有点神经过敏,小事化大了。你的领导——”甘总讲到这里的时候停顿了一下,目光看着刘栋梁,如果刘栋梁是个有城府的人,这时候是断然不会开口的,可惜他不是,他接过话去说:“我的领导怎么了,他不认可我么?” “没有不认可,只是对你有点小意见。”

“对我有什么意见?他年前说非常认可我的工作能力,我提前完成了软件的移植工作。”

“这样啊,工作能力是一回事,工作态度又是另一回事。你也知道,王教授要力推公司的改革,我先提前给你透露你点信息,以后公司所有人都要补签一份合同,叫《公司合伙人计划》,在这份合同里,工作态度要占总考核的70%,工作能力占30%。你的工作能力再强,如果工作态度不好,考核也是不达标的。以后的考核,全部由我们来做,公司上上下下这么多人,都要我来负责,我对公司也有意见,这十来年,把公司从小做到大,员工有委屈要我来安抚,外面有麻烦要我去处理,这十几年来,我何尝睡过囫囵觉。这才能让公司有发展,你们也才能按时拿到工资。就说这个一日三汇报吧,知道的人就会说我,对内不丢公司的面子,对外不丢国家的面子。不知道的就会骂我借这个机会又专政弄权!谁能知道,我做的这一切哪个不是为了公司,为了你们,我这一片苦心,哎……” 这时候刘栋梁也知道应该说点什么恭维话,但是刘栋梁假装的本领和应酬的功力远远不到家,竟然一时想不出什么话来称赞Lucy总裁,只好呵呵笑了两声了事。

Lucy看到刘栋梁竟然连几句称赞自己的场面话都没有说,刚刚热情的态度不免收敛了一些,正言道: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我这也是按规矩办事,你要写深刻的检讨。这次我找你来,就是跟你说一下,你要重视起来,如果你能知错就改,对你也好,对公司也好,都是很重要的经验。我这次找你来,只是和你交换意见,你仔细考虑一下,这个检讨该怎么写。你尽快吧,三天后把初稿交给我。如果没有别的事情,你可以回去了。对了,我再强调一下,这只是交换意见。”

出门以后,刘栋梁在思考Lucy的这句话“只是交换意见”,这句经常出现在电视里的话,今天竟然用在了自己身上。这个交换意见真是厉害,本来刘栋梁来Lucy的办公室之前还有点意见,结果一交换,自己的意见交换没了。出门以后,带着Lucy的意见回到了工位上。

小潘关心的问:“那个老妖婆跟你说啥了?”

“让我写检讨。”

“写个屁检讨,直接写辞职信,找个写代码的又不是什么难事,受这个气干啥?”

“也不能这么说,听了她说的理由,好像我对公司真是有点过分了。”

“妈的,你被她洗脑了,怪不得都说那个老妖婆有两下子,看来说她连王教授都能搞定,不是传言啊。你不会真打算写吧?“

“这个,我再考虑一下,写一份试试,如果不行再走。“

“你写了就会后悔的,不如干脆走了算了,好公司找不到,找个和这个公司一样的,还不简单啊?“

刘栋梁没有听小潘的建议,真的写了一份检讨交给了Lucy的秘书,Lucy的秘书在那张打印纸上,密密麻麻的写了很多肉麻的修改,让刘栋梁按照修改意见再写一份。刘栋梁的底线一再突破,修改了四次,终于达到了Lucy的要求。

这件事把小潘气的够戗。

上周六,就是刘栋梁想去找夏女士的那个晚上,他的检讨被群发到全公司的邮箱里。周日时候,小潘在打电话的时候,本想和刘栋梁说一下这件事,但是还是没有说出口,再加上自己还有人面试,就没提这事。

和刘栋梁不同,自从公司开始推行一日三汇报,小潘就开始在网上投简历。在周日的下午,就是刘栋梁在吃汉堡的那天,他拿到了另一家公司的offer。

早上,小潘和往常一样来到公司,一会儿,刘栋梁也来了公司。小潘走到刘栋梁的旁边,照例一屁股坐刘栋梁的办公桌上,把手里的一页纸给刘栋梁看,小声说:“我的辞职报告,第一个告诉你,一会儿我就交给领导了,这个烂公司,一天都不能忍了。”

刘栋梁拿过来看了一眼,心中不禁感慨万千,他还记得小潘来的那天,手里拿着一个黄色的柠檬,现在两年过去了,那个柠檬已经变了颜色,成了棕色,还一直摆在小潘的桌子上。

刘栋梁有很多的话要说,就像今天他下地铁的时候,有很多的人想出来,结果同时挤到门口,却一句也说不出来。 小潘说:”晚上一起吃饭啊。我发现有个地方烧烤还不错。“

“好的。“刘栋梁不假思索的说。

现在早上9点钟,刘栋梁本打算7个小时以后,下午4点从公司提前离开,去和宋星辰吃饭。在路上的时候,他还在希望,也许能收获一份自己的爱情从此不再单身。而此时,他刚刚又答应了小潘下班后一起去吃饭。这是公司里唯一一个能和自己说话的朋友,今天却要决定离开了。真是奇怪的一天,希望收获的爱情还是八字没有一撇,最好的同事却真真切切的要离开了。

9点了,一日三汇报的早汇报时间到了,这几个人站起来,刘栋梁拍拍小潘的肩膀,一起走向了不远处的会议室。

《第二章》有4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