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大家都走进了会议室,今天是周一,周一的会比往常要久一点,所有的人都要汇报一下这周的工作安排和上一周工作完成的情况,即使那些不用一日三汇报的人也要来参加这次会议。刘栋梁选了一个位置和小潘坐在一起,大家自觉的把手机调成静音,照例让团队的老大海石先讲。

海石的原名叫孔磊,是公司的老员工,公司有个规矩,对外可以有自己的名字,但是对内都是叫化名,孔磊的化名叫海石,这是一颗天上的星星,大概在南极附近,现在城市的灯光污染这么严重,别说星星看不见了,就是月亮也经常看不见。在公司里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能用了,这是公司长久以来就有的传统,成了公司文化,外人看来,还挺时髦的,很多公司还想学呢。

按照中国的传统,起名字是一个了不起的大事,多少父母为了自己孩子的名字,都快要把一本字典翻烂了。这个名字寄托了多少期望和希许,从父母怀中开始,一直到从学校里走向社会,这几个字可以说是自己的标志。但是从学校一个跟头到了公司,为了融入公司的文化,就像用糯米做粘糕一样,先要经过千锤百炼,幸好人不像糯米那样坚强,只需要几次团建,再改个名字,就已经和以前的自己说再见了。生是父母的人,死是子女的鬼,只是在这生死之间,所有人就都是公司的人。于是孔磊成了海石,王教授成了太阳。

刘栋梁刚来公司,新员工入职培训时候,第一次团建,就规定每个人都必须选一颗天上星星作为在公司内部的化名。这说起来还是挺民主的,可以自由的在漫天的繁星中随意的选择,天上可以有几亿颗星呢。在私底下,大家都说,王教授是个天文爱好者,他开的第一家工厂是给别人做代工,在请高僧给工厂选置的时候,买一送一的给工厂起了个很响亮的名字叫太阳系有限公司,王教授当仁不让的当了太阳系里的太阳,最核心的9个人,分别叫火星,金星土星什么的。这个工厂算是王教授的龙兴之地。在公司里,只要看到这9个行星出现,大家自然就知道了尊卑了,像和刘栋梁谈话的甘总,虽然不够资格称9大行星,她的化名为土卫2,也是太阳系里有名有姓的一颗星了,毕竟是太阳的嫡系,土星都围着太阳转,围着土星转的卫星当然也围着太阳转了,可以说是二人转了,因为转的好,当然就可以呼风唤雨了。

王教授因为做工厂发了财,更加觉得自己能力出众,成功并不是靠祖上的威名,反而觉得祖上的威名埋没了他的能力,公司的墙上贴了他的墨宝——能力以外,一切为零,这样的标语无时无刻的不在宣传着公司的用人策略,只要有能力,在公司里没有天花板。再后来春江水暖的又开了房地产公司,开公司自然名字要越叫越响亮才够好,太阳系有限公司已经叫过了,于是就想把房子卖到银河系,在一个风水大师的建议下,房产公司的名字就叫银河地产。这个地产公司又恰好赶上一波大潮,赚的都快能买下银河系了,因为叫银河地产,再加上开这个公司的时候,从太阳第公司带过去了几个围着他转的行星,自然而然的,这个公司里多了许多银河系里的星。让自己的员工起一个天上的星星作为化名,这成了传统,到了王教授开软件公司,名字就开始犯难了,因为银河系已经用过了,幸好宇宙够大,暂时容得下王教授的雄心,银河系有个邻居叫仙女座,因此这个软件公司叫仙女软件。

刘栋梁当然也是天上的一颗星,在入职的时候就报上去了,公司这一点很好,起化名就像注册域名一样,谁先注册,谁就拥有,只要不重复即可,离职的员工,化名还可以抢注。只是,在人微言轻的时候,公司里是没人叫你化名的,所以刘栋梁还是刘栋梁,只有这十来个人的小团队里有时候会喊他伽利略9527,这是刘栋梁自己乱编的一颗星,毕竟天上有无数颗星,你只要报上去一个不重复的就行,人力资源部的同事并不去真的去查一下是不是有这么一颗星。像刘栋梁的老大,化名海石的孔磊已经被人在公司里喊化名了。能被喊化名,在公司里也是有地位的象征之一,刘栋梁,小潘,小郑这些人,都还是被喊成自己的名字。
海石首先说:“这一周好像是公司推进一日三汇报的第6周吧,大家被打乱的工作节奏应该能适应了,这个计划肯定要继续执行下去。下面,大家分别来说一下上周的工作完成的情况和这一周的计划,先从小郑开始吧。”

小郑说:“上一周我还是跟进电脑更新后我们的系统不能正常显示的情况。我已经给技术部说了,他们给了一个方案,我继续跟进。”

海石问:“还是在只能在IE6上才能正确显示信息么?技术部怎么改的,现在能支持新版浏览器了么?”

小郑无奈的边摇头边说:“怎么可能呢,技术部的人就是不改,已经说了几周了,他们总是踢皮球,开发这个软件的人早就离职了,代码没人想看,就这样一直拖着,上周他们说可以在虚拟机里再装个Windows XP就能正常使用我们的软件了。“听到这里,大家哄堂大笑,连一向不苟言笑的小孟也笑了起来。

笑完了以后,海石问:“客户那边说什么了?”

小郑说:“他们没有说什么,因为公司在卖这份软件的时候,就签了合同,合同里说了只支持Windows XP下的IE6,这份软件他们用的也不多,就是管理档案,这些档案几十年不动,晚个一年两年,也没什么关系。里面的员工有不少,都是坐在那里领工资的,本来没什么事情,结果上面不知怎么想的,要注重安全,统一换成国产的有自主知识产权的Linux操作系统,这样一来,这个清闲的部门,工作一下子多了起来,因为要学习如何使用Linux了,让用了多年的Windows突然用起了Linux,就没有几个软件可以用。再说了,别看他们管的事情不多,阵势还挺大的,光业务支持系统就有四套,全国性的一套,省里的一套,市里的一套,他们自己还有一套,我们只是省里的这套,还是最不麻烦的,因为我们这套是通过网页来操作的,其它的三套,都有Windows客户端,在Linux直接不能运行,需要重新做。我们这套,别看只支持IE6这个浏览器,起码还能显示点什么东西,算是比较好的了。”

海石说:“是咱们那个技术部提出要装个虚拟机的么?”

小郑回答:“不是,是这个部门组织了三家供应商,除了全国那套系统,那家供应商,谁都不敢动人家,咱们三家都参加了,讨论了三天,搞出来了这么个解决方案,在国产Linux上安装虚拟机,然后在虚拟机里再运行Windows XP,这样,三家的软件都不用再重新做一遍了。”

小潘半笑半骂的说:“WOW,这肯定是个天才,三天就想出了这么个方案,为了安全,换成了Linux,再装个虚拟机里装Windows,这不是又回去了么?除了运行的更慢了!”
小郑和小潘说:“这你就不懂了,这样才是皆大欢喜的结果。因为虚拟机里运行速度慢了,所以,几家公司又拿了一笔订单,升级他们的硬件,走的是采购,采购完成以后,咱们再去部署一下,又是一笔订单,他们采购部门还问要升级成什么样的电脑呢。

海石对小郑说:“升级电脑配置这事,你不要回答,你发个邮件给采购部的危宿一,抄送给我一份,不要自作主张,只有采购部同意了,才能回答。“

小郑回答说:”我已经发了,我知道他们毛病多,就喜欢鸡蛋里面挑骨头,我只是还没有抄送给你,那个危宿一(这也是天上的一颗星)去外地考察了,说下周才会回公司,这事不能急。他在邮件里说他也是为了能降低公司和客户的运营成本,不能随意给出采购要求,要通知相关厂商来一次竞标,质量最好,价格最低的才行。

海石无奈的笑了笑说:”一直都是如此,采购部是公司油水最大的部门,咱们可不要去惹他们,尤其是这个危宿一,千万记住不要惹他,如果他发了火,我可保不住你们,都记住了吧。”大家异口同声的回答说:“记住了。

接下来就轮到小潘发言了,小潘说:“我的工作一是和刘栋梁一起做那个报表的项目,报表项目进展的还算顺利,如果领导们觉得可以了,我们可以随时展示了。另一个项目是公司分配给咱们的专利申请,这个做的真是无理头,咱们组今年有10个名额,如果申请不到10个专利,咱们的考核就好看了!

海石问:“那现在怎么样了?

小潘说:“这个也和小郑那个虚拟机有关系,公司决定要和客户共同申请一系列组合专利,不是现在他们是想在Linux上运行Windows么,其实也可以在Windows上运行Linux,就是装一个虚拟机的事儿,但是,这么个事,已经发现了不少可以申请专利的点。名字已经起好了,叫透明计算。这个事王教授也非常重视,毕竟咱们公司今年要申请1200项专利,这是上头压下来的任务,如果完不成,面子上也挂不住。这个透明计算申报上去以后,王教授是学佛的,觉得名字起的不好,就给改了一个名字,叫无一物计算。”

刘栋梁问:“无一物是什么意思?还不如叫透明计算呢!”

小潘说:“总裁办里的人在邮件里写了,王教授引用了一首佛祖的诗——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他说,透明这个词没什么内涵,不如叫无一物,因为透明计算么,无一物最透明了。然后下面的人一片叫好,这个专利就成了公司的头等大事,要和政府联合申请专利,大家都非常重视这个事情。我现在就在写透明计算,不,无一物计算的专利文件。”

刘栋梁又问:“这个无一物计算到底是什么东西?公司花这么多人力物力来弄这个,有意义么?”

“当然有意义了,”小潘说:“意义就是我们这些人有个工作可以做了。这个无一物计算,说白了就是为了满足申请专利才开启的项目,你说原理是什么,我还真能给你编出不少来呢,现在你说是不是软件有安全方面的考虑,不管是Windows还是Linux,都不是国产的吧,那上面的人肯定会担心啊,但是,咱们可以在Linux上跑Windows,在Windows上跑Linux,而这一牵扯到国产,经费也好,专利也好,就容易申请了,你不同意,专利局是不是卖国?所以,咱们公司这1200项专利大部分都要通过”自主知识产权“和”自主研发“这两个途径,一方面容易申请经费,另一方面专利局也不能卡咱,只要专利局讲政治,这1200项专利基本就没什么问题了。

“专利好申请么?”小郑对此又有好奇。

小潘说:”专利这事,可以分四层,第一层是开天辟地的,比如说大家都知道的晶体管,大家都认可解决了大问题。第二层就是发现一些小错误,进行一些小改进,比如空调上加个传感器,温度高了就自动启动,这种小打小闹,起码是可用的。还有第三层,就是没有问题,自己创造问题也要解决的,这种就多了,比如说只能在白天使用的太阳能手电筒,这种虽然没用,但是起码把自己创造的问题解决了。还有就是第四层了,什么也没做,先作假一个问题,再瞎编一套解决方案,然后就可以了。我们做的这个,是第三个层次的吧,起码我们要安虚拟机,还是有点东西的。“

后来大家又林林总总的讲了一些有用的没用的,主要就是等着中午吃饭。自从人类进入了这种高科技企业以后,已经进化出了一种能力,也算是达尔文进化论的证明,不论开什么会,有多少争议,都能在吃饭以前达成共识,并且能准确的留出一段时间来让领导一锤子定音。这次当然也不例外,还有半个小时留给海石做总结发言。

海石是学生物的,当初宣传21世纪是生物的世纪,这着实让学生物的多了不少。因为是学生物的,本来和这个IT行业有很大的距离,但是公司的宗旨是能力以外,一切为零,绝对不存在什么天花板。在这么开明的公司理念下,肯定是外举不避仇,内举不避亲,海石是王教授的亲戚这件事并没有被避讳,以海石的能力,他顺利的当上了一个部门的老大。

海石本人也对自己的能力颇为自负,21世纪虽然没有成为生物的世纪,但是人肯定是生物,自然要“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海石的这个能力特别的历害,不知是不是和学生物有关系,在什么样的环境下,和什么样的人打交道应该说什么样的话,海石颇有心法。曾几何时,在IT行业中有一个工种叫全栈工程师,说的就是什么都会,从前端到后端,都能独立完成工作,可谓是样样精通。海石也是样样精通,只是这个通并不是写代码,他是一行代码也不会写的,但是,仍然很“精通”各种编程语言。这种通就像是从网络联通的通,一串串的数据包从这个网卡到那个网卡,但是网线和网卡又没留下任何痕迹,说了像没说一样。

当海石和程序员讲话的时候,他会大谈各种编程语言的优劣,什么PHP的易用,C语言的快速,Java的严谨,最后总结为不同的项目要用不同的编程语言。如果海石和王教授的地产公司里的人谈话,也不会冷场,他会谈房地产的支柱作用,是资金的蓄水池,没有房地产,物价定会暴涨,人民的生活会更艰难,归根到底是现在的房地产政策最好。和公司的市场部开会,海石也有许多的理论,说品质是“产品的灵魂”,推广是“商业的良心”,还会对市场部写的文案大加赞赏,说文案如实的反映了公司产品的亮点,一劳永逸的解决了用户的痛点,那口气,就像用户得了多年的风湿病,而这个产品,如同祖传的膏药,一下子就解决了患者——不,用户多年的痛点。今天是团队里的会议,他自然更是有办法总结今天会议的重点。

“经过这次会议,我了解了目前大家的工作情况,也对将来的工作重点有了一些认识。我们作为一个团队,最核心的就是追求持续的在实现个人成长的同时,更要持续的保障个人对企业的人均效益增长。个人的发展要以企业的发展为目标,在符合公司整体核心效力提升的条件下,不断的优化工作流程,提高个人对企业的贡献率。往大了说,是为人类服务,往小了说,是为个人服务,公司离不开国家,个人离不开企业。员工要对企业有敬业精神,献身精神,要有责任心,要有使命感,要奋斗不息,进取不止。”

“我们是不是一个好团队,要看公司对我们的评价。你们是不是个优秀的员工,要看我对你们的评价。是不是一个对公司忠诚的团队,是不是一个对团队忠诚的个人,标准有四个:第一,有没有敬业精神,工作是不是认真,是不是能百尺杆头,更进一步。第二,有没有奉献精神,是不是服从公司的领导,是不是对个人利益斤斤计较,公司不可能做到绝对的平均,在你认为自己遇到不公平待遇的时候,能不能以公司利益为重,能服从领导的安排。第三,要有责任心,在出现错误的时候,能不能勇敢的承担责任,用个人的小我,换团队和公司的大我。第四,要有使命感,做企业,尤其是咱们这种高科技企业,担负了历史的使命,现阶段,最重要的任务就是保证完成公司的专利申请计划,要保证数量的完成公司给咱们团队的指标,这个关系到咱们团队的年终考核。”

“周末的时候,公司给我们发了一封邮件,讨论了不少公司的计划安排,要我传达给各位。公司要进行变革,每个人都要以平常心来面对变革,以后着重考核员工各方面的素质,这个考核就是每个人的位置都可能会变动。利益要重新分配,这是大事,但是也是对公司的好事。这个流动,有的人会升职,有的人要降职,但是只要公司的竞争力强了,个人的升降不必放在心上,要做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以一颗爱国敬业的心态面对变革。如果在未来咱们的职位发生了变化,公司说会仔细听取各位的倾诉,但是,最重要的仍然是服从,否则公司的变革没法进行下去。”

“公司还着重强调了,在技术公司,技术是重要的,但是最重要的首先是品格,如果品格不好,技术越好越危险。品格就是前面所说的敬业精神,献身精神,责任心和使命感。以最宽广的胸怀迎接公司的变革。”

“最后,中国有个成语叫,祸从口出。希望大家以后要守口如瓶,能说的少说,不能说的绝对不说。绝对不能传播小道消息,严格的要求自己和自己的家属。乱说话的人,是肯定不能升职的。对外界的议论不要反驳,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这里,要着重的提醒一下刘栋梁,要管好自己的嘴,Lucy已经和我沟通过了,她说你写的检讨很有诚意,但是,公司里至少有一半的小道消息都是你传出来的。“

当说到这里的时候,其它人都哈哈大笑,刘栋梁苦笑了一下,小潘则不住的摇头,向刘栋梁挤了挤眼,好像在对刘栋梁说一起离职吧。海石在宣布散会的时候,小潘故意走在最后,刘栋梁看了小潘一眼,他知道小潘要和老大提出辞职了,如果顺利的话,他们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做同事。

刘栋梁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眼睛盯着会议室的门,他知道,在会议室里,小潘正在和海石提辞职的事情。同事们都一个接一个的下去吃午饭了,会议室的门还没有打开。刘栋梁想像往常一样等着小潘一起去吃饭,但是已经快半个小时了,会议室的门还是紧闭着。

刘栋梁不禁有些伤心起来,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年龄已经不小了,一直在单身,公司里又拿自己当反面的典型,在全公司做检讨,想来,公司里恐怕也是呆不久了。正想到这时候,心里的痛直逼上来,恰好这时,会议室的门开了,看到小潘从里面走出来,刘栋梁正要找话说,来分散自己的心痛,此时早已不再饥饿,但是还是没话找话的对小潘说:”一起吃饭去啊?”

《第三章》有5个想法

  1. 学rails 找资料无意间走进了这里,网主真是程序员中的作家,没当作家可惜了,为网主的才华点一千个赞。另外,零基础的小白学rails怎么骚扰你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