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 波澜壮阔的集成电路与芯片的故事(3)–仙童公司

这是最后一期讲仙童公司了,仙童公司是一个伟大的公司,如果仔细讲的话,关于他的故事能写出好几本书来,实际上,我手头上就有这本书,书的名字叫《Makers of the Microchip: A Documentary History of Fairchild Semiconductor》,我只讲了这本书上5%的内容吧,这本书没有电子版,我是十年前买的纸质版本的书,大概30美元吧,我买的最贵的书之一,虽然四处奔波了好多年,丢了好多书,但是这一本一直没舍得扔,当时我买这本书的时候,出差在异国他乡,站在人家的书店里看书,300多页不太可能站着看完,30美元,我还是狠了狠心把这本书买回来了。

当我们看童话故事的时候,一般到王子和公主在一起了,就很知趣的结束了,因为后面不能再写了,如果接着写下去,故事就和所有世俗中的男女一样,要么平淡而乏味,要么鸡飞狗跳。仙童公司也一样,如果这个公司是童话中的公司,我会做到第二期就不做了,给人类一个美好的想象。现实总是残酷的,和爱情差不多,在得手的那一刻,幸福感达到最高峰,仙童公司也是如此,上一期仙童公司那八个兄弟在办了公司,给IBM供了100个晶体管,又给军方供货,很快就达到了顶点。随之而来的并不是兄弟八人同甘共苦,而是分崩离析。

仙童公司才把造晶体管的的良品率从5%提高到40%,公司的总经理连几个掌握了造晶体管核心技术的员工,就被Rheem瑞美公司挖走了。仙童公司开张没多久,总经理没了,这事闹的,肯定咽不下这口气,他们的第一任总经理叫鲍德温,开始打官司。最后也是不了了之,鲍德温和公司的资深员工一口咬定在仙童啥也没学会,法官也没法判决。

在第一任总经理走了以后,诺伊斯上任,其实他是第二任总经理,第一任都不怎么提。他上任以后,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重新塑造了硅谷文化。他受够了肖克利的苦,因此他在公司塑造一种非常随意的工作氛围,团队成员之间要充分信任。这是一种不切实际的幻想,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最先爆出矛盾的两个人是八兄弟中的摩尔和拉斯特。拉斯特是公司的芯片组组长,他负责公司逻辑电路的研发,他也是世界上第一个造出有四个晶体管的商用逻辑芯片的人。摩尔负责公司的预算,摩尔起初并不看好逻辑电路,而是要大量生产二极管,他管钱,相当于户部尚书,他告诉这个拉斯特说先别研究逻辑芯片了,公司要把钱都花在刀刃上,全力投入到二极管上,所以,逻辑芯片的投入要减少。诺伊斯是总经理,他也无法协调两人的矛盾,其中的拉斯特也本着不给公司添麻烦的态度,能少花钱就少花钱,直接从公司离职了。这种人一出去,就跟梅西进入转会市场一样,马上被疯抢,有人出钱,有人出厂房。

每个人都有朋友,这八个人中和拉斯特关系更亲的有赫尔尼和罗伯茨,这两人说你如果走,我们也走。于是八兄弟里一下子走了三个人。这三个人出去创办了一家叫Amelco阿梅尔科的公司。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当看到和自己一起上班的哥们一出去就成了老板赚了大钱,稍微有点心思的人也会动动脑筋的。如果外面有诱惑,那就更不要说了。2008年有个叫雷曼兄弟的银行倒闭了,在1960年的时候,这个公司离倒闭还有50年,那时候风头正盛,哪知道2008年轰然倒地呢?雷曼兄弟当时给出的价格是,只要你是仙童的人,大门永远向你打开,只要谈好了,最少给你投100万美元。咱们中国有句话叫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看看这最少100万美元挖到了哪些人,这次没挖到八兄弟,但是把八兄弟的助手挖了好几个,其中最搞笑的是摩尔的助手叫Jim Nall,拉斯特的助手叫Spittle House,虽然这两个人的的Boss关系不好,但是这两个人的关系好的不得了,他们俩人拿了雷曼200万美元,成立了一个叫摩尔电子公司的芯片公司,不知道摩尔的内心有什么想法没有。还有一些像Signetics公司,也是雷曼给钱从仙童挖走的人建立的公司。

还是那句话,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八兄弟之一的尤金•克莱纳(Eugene Kleiner),就是上上期讲的给八兄弟拉投资的那个家伙,他爸爸是个投资商,他也子承父业,做起了投资的生意。至此,八兄弟已经是一款游戏的名字了,半条命,一半哥们已经走了。公司成立4年不到,走了四个创始人,平均一年一个。

从仙童出走的人还有总经理斯波克,他带走了仙童四个手下,去了国家半导体公司,当时的国家半导体是个小公司,斯波克去了以后,对公司进行了全方位的改造,包括把公司从另一个地方迁到硅谷。国家半导体公司在2011年被德州仪器以65亿美元收购,在收购之前,这个公司长期是世界第四到第六的半导体公司。

还有仙童公司销售部的经理叫Jerry Sanders,他在1969年带着七个兄弟从仙童离开,创办了AMD公司,现在AMD公司大家应该都知道吧,在个人电脑领域,AMD占20%左右,Intel占80%左右,这两个哥们加起来占接近100%的个人电脑市场。基本上,像龙芯什么的,市场占有率在0%左右。

在1967年,诺伊斯和摩尔也要离开仙童了,他们想办一家生产半导体内存的公司,当时并不是想造CPU。诺伊斯和摩尔当时的声望已经太大了,他们只是在一个下午,去了洛克那里说能不能搞点钱办公司,洛克说我打个电话,一个电话之后,250万美元就谈妥了,当时公司还没有名字,也没有商业计划书。这比国内那些PPT大师还NB,两个人在收到了钱以后,才想了个名字叫Intel,也就是80%的电脑里都有的那个东西,一般是主板芯片和CPU都是Intel的。

在八兄弟都相继离开之后,仙童公司的拥有者,同时也是IBM最大的股东费尔柴尔德有点慌了,他想再找些奇才来重新振兴公司,他就找到了上一期讲的那个莱斯特霍根博士,以每年100万美元的价格让他来当CEO,他在这里工作了6年,让仙童垂死挣扎了6年没倒闭,顽强的保持了第二的位置,当霍根离开以后,仙童半导体就闪崩了,从第二一下子到了第八。在20世纪70年代,法国石油巨头把仙童以4.25亿买了下来。法国也没能拯救,后来仙童又多次被转卖,慢慢的就退出了舞台中央,慢慢的也就退出了人们的视线……

仙童是个伟大的公司,虽然已经过去多年了,但是仙童依然经常被媒体提起,很多的公司都被冠以“下一个仙童”来怀念,像网景公司就是用的仙童曾经的办公室,所以,很长一段时间,网景公司都被称之为“下一个仙童”。

我们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的受益于仙童,对人类来说,每一点进步都是一将功成万骨枯的事业。在整个信息行业的进步中,现实中的仙童可能已经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但是历史中的仙童将像一座丰碑,永远的矗立在历史的深处。

有很多人问过我,讲这些没人在意的故事有什么用?我总是会回复一句随便听听,打发时间。其实,我真正想说的是,我们人的一生,注定要经历永远都无法满足的欲望,就像仙童的故事里讲的这些人,他们是辉煌的,他们也是痛苦的,他们追逐名声与金钱,追逐为人类服务。可惜人类的幸福总是短暂的,而痛苦则是伴随一生的,这八兄弟现在已经非常高龄了大部分90来岁了,还有几位在已经离开了人世。当人们认为经历了千辛万苦,到达了人生之巅,实际上又要带着巨大的恐惧被死神无情的收割,好消息是,这是我们人生最后一个痛苦。

仙童的这些亿万富翁,在功成名就以后,他们又投入了大量的金钱来研究如何让人长生不老,来解决他们自己的痛苦。虽然我不抱任何希望,但是如果他们能研究出长生不老的方法,我也想尝试一下。

有一些听众会向我咨询一些生活,工作或者感情上的痛苦,其实我根本帮不了任何人。

我很能理解有些听众的痛苦,可能是失恋了,可能是找不到工作,可能是自己仅有的一点钱爆雷了,我们生而为人,行走在这个世间,经历痛苦几乎是必然的现象,你的失恋只是千千万万再普通不过的失恋,你找不到工作可能只是千千万万最普通不过的失业,你的爆雷可能也只是千千万万最普通不过的爆雷,只是我们把这件事太过看重了,认为是老天故意惩罚我们。2000多年前的《道德经》里说过:“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chu)狗; 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人类在这个孤独的星球上已经有了几百万年,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我们每天担心每天痛苦的事情,已经重复了千万遍,老天爷已经把我们当成草扎的狗,我们又何必自己天天暗自神伤呢?

如果你说你辉煌,你有仙童辉煌么?你说你冤枉,你有岳飞冤枉么?新闻上报道,仙童有位身价数十亿美元的人,现在正在投资长生不老的项目,我在看那篇文章的时候,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我不能想象一个年愈90的老人是怎样的心态,他愿意花光他所有的钱去追求长生不老,想必他内心也有一点痛苦吧。

我觉得,我做这个电台的意义,也许有一点是了解这些历史,看看别人的人生,希望大家能明白一个道理,每个人的幸福都是如此短暂,每个公司的辉煌也是如此短暂,在自己碰到伤心欲绝的事情之后,能想一想,既然那些每个人都在心中怀着巨大的痛苦,那么,我们又何必追求自己不能被伤害呢?

公司,何曾完美过?人的心,何曾完整过?又何必去追求不可能存在的事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