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 Intel公司的诞生(1)

Intel公司大家肯定都知道,说实在的,我和Intel公司还有一点点小小的缘分,当年中国有个比较Nb的公司叫盛大,就是出传奇的那个公司,他们和Intel合作了一个项目,我在那个项目组里呆了一年多,不过签署了保密协议,我就不说具体内容了,我在里面打杂,在给人倒水,捏肩膀,还有当程序员鼓励师之外,还深入研究了各种流媒体协议和BT下载协议,现在只能在开滴滴的时候告诉乘客我曾经是个程序员。

Intel公司已经前几期讲了两个人了,还有一个特别著名的人没讲,大家可能看过他写的一本书叫《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安迪·格鲁夫。他是Intel的第三名员工,前两名是诺伊斯和摩尔,这个已经讲过了,这个安迪·格鲁夫也是Intel的第一任COO,中文叫首席运营官,后来他也当了Intel的CEO,和他写的书一样,他是一名真正的偏执狂。

安迪·格鲁夫于1936年出生于匈牙利,和大多数牛人一样,他也是犹太人。在他20岁的时候,也就是1956年,正值热血青年的他,他参于了一场学生请愿,这个事件很著名,在历史上称之为匈牙利十月事件。简单来说就是这些学生以及数十万匈牙利人发起了对政府的抗议,主要是抗议苏联为首的派别,和大部分列宁党的反应一样,政府用子弹回应了这十万匈牙利人,数千人死在了苏联军队的枪口下。匈牙利当局把这次事件定义为严重的反革命事件,随后的日子里,又抓了数千人蹲监狱。当天参加流行的人又是害怕又是绝望,在接下来超过20万匈牙利人偷偷超过边境,到达了周围的非社会主义国家,主要是奥地利,这其中就有20岁的青年安迪·格鲁夫,他在游行时被苏联和匈牙利当局士兵殴打,在逃亡奥地利的时候,胳膊还处于骨折未愈的状态。毕竟伤筋动骨100天,他这个才几天,跑得慢了就进监狱了。

当他处于身体受伤,没钱没能力的时候,有一个同样是逃跑过来的难民Eva一直在帮助他,后来,他和这个Eva Kastan结婚,这个Eva同学是个餐厅服务员,如果从她从事的工作来看,应该也不是什么有钱姑娘,但是心地善良。两个人后来还生了两个女儿,两个女儿又生了8个孙辈,这两人一直都非常的恩爱,不像有些人有钱了,就劳燕分飞了。关于这一段,他有这样一段回忆,我就不翻译了,因为翻译出来可能会发不出来,如果有人喜欢看的话,就在公众号或者网站上自己看吧,英文的:“By the time I was twenty, I had lived through a Hungarian Fascist dictatorship, German military occupation, the Nazis’ “Final Solution,” the siege of Budapest by the Soviet Red Army, a period of chaotic democracy in the years immediately after the war, a variety of repressive Communist regimes, and a popular uprising that was put down at gunpoint… [where] many young people were killed; countless others were interned. Some two hundred thousand Hungarians escaped to the West. I was one of them.”

在奥地利当了快一年难民之后,他辗转来到了美国纽约,因为他是难民,还不会说英语,美国政府就给他免费学语言,还提供免费的食物给他吃,他学习很快就成了当时最好的之一,考到了纽约市学院(City College of New York),专业是化学。后来又考到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学院(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的博士,专业还是化学。我之所以强调他的化学专业,是因为他NB的起点就是他的化学专业。

再来讲点技术了,我最近录的视频里已经详细讲了晶体管,我吹牛说我要从晶体管的原理做出一台电脑出来,结果没几个人相信,其实我已经做完成触发器了,下一步就是用555来做震荡器。只是录视频会延迟一些。我讲的晶体管原理是一种叫双极晶体管,bipolar junction transistor,也就是俗称的三极管。这种晶体管有个缺点是很大,所以在当年,也不被人所重视,想出一种新的方案来代替。在60年代中期,这个概念叫MOS(Metal-Oxide-Semiconductor),中文名叫金属-氧化物-半导体。原理是不用NPN这种结构,也就不用一层一层的在表面蚀刻半导体,而是通过为半导体只搞一个极性,电流可能通过在金属上的电压来控制。这样的晶体管,也叫场效应管。

当时的仙童公司和德州仪器都做出了原理图,但是造出来的晶体管就是不能用。图是好的,但是就是不工作。德州仪器和仙童公司先后声称,MOS方案是不搞了。

在1963的年的时候,摩尔去加州大学招人,就把新鲜出炉的化学博士安迪·格鲁夫招来了,虽然德州仪器和仙童都放弃了MOS的研究,但是摩尔认为这事还可以再抢救一下,因此他就只招了一个人,让他自己秘密研究MOS的生产工艺,化学这时候就有用途了。这个从匈牙利难民来的安迪·格鲁夫有洁癖,他是化学博士,这是个好事,然后他就按照公司的流程研究了一下,他认为也能搞定。于是,他就自己做了一下,就成功了。大家就崩溃了,为啥同样的流程,别人做了好几年没成功,这个家伙搞一搞就成功了?后来分析原因是,这个家伙有洁癖,他做实验的流程和这些工程师有本质的区别,这些工程师做东西太毛糟。他来的第一件事情是,把所有的仪器都清洗一次,那些加工硅片的仪器,已经掺杂了太多杂质,他还发现了那种干扰实验结果的物质是钠。

他还改进了工艺,这种MOS后来被称之为MOSFET(Metal Oxide Silicon Field Effect Transistor)金属氧化物硅场效应晶体管。但是发现这个工艺也没办法阻止仙童堕落。当时只有摩尔和诺伊斯认识到这其中巨大的价值,他们决定创业以后,第三个人就是把安迪·格鲁夫拉过去了。

上一期我讲到摩尔和诺伊斯去创建公司,一下午就搞到了不少钱,名字还没想好。实际上,他们公司的名字一开始叫Noyce-Moore,这个读音读起来像是Noise more,有更多噪音的意思,大家都觉得不好,不管是Noyce-Moore还是Moore-Noyce,都不是个好名字。后来诺伊斯的女儿说叫Integrated Electronics也比你们这个名字好,这个名字叫集成电子。两人觉得这个名字还行吧,就叫Intel,然后两人去注册公司的时候发现,名字已经被俄亥俄的一家连锁酒店注册了。虽然我一点也不了解美国,但是我对俄亥俄这个名字特别有好感,感觉美国好多的英雄人物都是出生在俄亥俄,比如说绿巨人。后来他们花了一些钱把这个名字买了下来。

这三个人被称为Intel的三驾马车。

Intel成立公司还有一点,也是关于技术的,上面讲是MOS管,也叫Metal Oxide Silicon的东西,必须要有一块金属,这对MOS管来说是一大缺点,因为金属和硅的融点不同,如果一个复杂的电路有许多的晶体管,这些晶体管就不能使用MOS管来制造,因为热量很大的话,金属会比硅先融化,然后就没法用了。如果能不用这些金属就可以了。

这时候,又显示出美国的伟大了,美国有大量的移民,能吸引全球的人去给他干活,一个意大利移民,他的名字叫费德里格·费格金,他加入的也是仙童公司,他自己一个人,用了半年的时间,把MOS管里必须用到的金属铝,替换成了完全用硅就可以替代的技术。这种工艺叫硅门电路工艺,如果喜欢研究电子技术的人,肯定经常见CMOS这个缩写词,它的全称是Complements Metal Oxide Semiconductor, 互补金属氧化物半导体,比如在数码相机上,CCD和CMOS是最常见的两种光电传感器,CMOS实际的应用极其广泛,远不止这几十种应用,可以说,有硅片的地方,就可能有CMOS。

下一期就讲讲这个意大利人传奇的故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的工作,改变了Intel,也改变了世界,我说的改变了世界,是真的改变了世界,不是那种宣传口号。只要大家用电子设备,几乎可以肯定100%用到了CMOS,只是大家可能不知道而已,比如手机的相机,这一切都源于1968年,一个来自意大利的26岁的小伙子,在加州一个炎热的制造车间里,他花了6个多月的时间,实验了100多种方案的结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