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6. Intel曾经差点就放弃了CPU

上一期讲到了日本计算器公司的Masatoshi Shima来Intel催一下CPU的进度。Intel说没完成,Shima同学就火大了,Intel最后还是妥协了,因为工程的延期,退还了60%的定金。那个在意大利只上过中专的费德里哥·费格金(Federico Faggin)出马了。从日本来的这个Shima同学也是工程师,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给Shima解释了为什么你们公司的设计不合理,按照原来的设计,要12-15块芯片,每块芯片大概有1000个晶体管,成本是155美元,这样的话,是不可能造出3000美元的计算器还能赚钱的。

但是,我们的方案可以改一下,用4块芯片,块芯片里放进2500个晶体管,这样的话可以把成本做到每块200美元,总成本800美元以下,这样话,还能以3000美元卖,说不好能赚钱。这是有理有据,令人信服的事情,于是,Shima同学果断从日本计算器公司辞职,加入了Intel。这挖墙角的水平是真不一般。

这两个年轻人共同合作,重新设计了芯片,用了三个月时间,四种芯片都已经可以投产了。这四种芯片是世界上第一种微处理器芯片,其中最主要的那个芯片叫4004,除了给日本计算器公司供货以外,还给一家做血压测量的公司供货,只有两家公司,实际上没赚到什么钱。日本计算器公司也没用4004赚到太多钱,公司在1974年倒闭了,倒闭之前,Intel以退还部分钱为代价,要回了4004的专利。

如果大家参加了工作就会知道,当一个产品不能赚钱的时候,在公司是没有话语权的。Intel的4004就碰到了这个情况,一个4004的芯片是60美元,在日本计算器公司倒闭以后,只剩下那个造血压计的公司还在买这个芯片,Intel在一年内卖了1000片芯片,每片200美元,总共卖了20万块。根本不够研发的费用的零头。当年Intel存储器部门的收是5000万。5000万和20万块一比,实在是有点不好意思。这个部门有四个微处理器的铁杆支持者,这四个人分别是上期讲的,也被称之为微处理器之父的霍夫,还有一个从仙童挖来当助手的斯坦·马佐尔(Stan Mazor),再就是意大利小伙费德里格·费格金,还有从日本计算器公司策反的Shima同学。

Intel公司内部一直就想把这个不赚钱的部门解散了。霍夫去找诺伊尔,看看能不能再给点时间,诺伊尔说这个可以有,但是摩尔的意思是,给一秒钟都是浪费,你们设计的这个4004是啥玩意,没市场,也没用处。霍夫说,现在这个4004确实有不完善的地方。4004中的4是英特尔做的第4个芯片,这一系列芯片叫MCS-4,总共4块。其中4001是存储数据的,4002是只读存储器,保存用户的指令,4003是处理I/O接口的,也就是寄存器,4004是最关键的中央处理器。如果想改变整个电路的功能,只需要改变4002这个芯片中存储的用户指令,其它三块芯片不动,就可以了。

4004当时用的是10微米工艺,74kHZ,每秒可以计算6万次。看在诺伊尔在面子上,公司还是决定让这几个人去改进4004,以意大利小伙和日本小哥为主力的两人团队,在4004的基础之上,很快搞出来了8008.在1972年4月,8008上市,时钟频率是200KHZ,用的技术还是10微米技术,晶体管增加到3500个,内存是160K,能执行45种指令。虽然8008上市了,但是没多少人来买,诺伊斯也不能总扛压力,也开始动摇了,保留了这个项目,但是不允许再进一步研发新的芯片。意大利小哥还是心有不甘,他觉得这事应该能成功,他私下里说服老板,让他再试试,他不用别人来推销了,他自己去推销。

4004和8008的销量都不是很高,但是8008确实还是比较有意义的。西雅图两个年轻人买了一块8008芯片,然后用这个芯片做了一个可以计算路上车流量的软件卖给了公路局,这两个小哥把这个东西卖了以后。很快成立了他们的第二家公司,给8008写个操作系统,但是他们没写出来,就收购了一个叫DOS的操作系统,这个公司的名字叫微软。

在2011年11月15日的时候,那天是4004上市30周年纪念日。前几期讲的那个格鲁夫,从匈牙利跑出来的家伙,曾经这样评价过这个CPU,他说:“这个CPU代表了Intel的未来,但是是最初的15年中,我们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最终,这个CPU却成了Intel商业领域的标志性产品。”他说的这句话非常正确,因为当年他是力主取消CPU研发的主力,他当时拍着桌子喊,我格鲁夫为存储器而生,也要为存储器而死。

在公司的这种气氛下,没人敢再提4004,8008的事情。除了意大利小哥,意大利小哥和他的上司瓦德斯兹说他还是想研究CPU,然后被瓦德斯兹一顿嘲讽,最后说如果你想干,只能在工作之余干,不要耽误了正事。在8008上市后的9个月后,也就是1973年,意大利小哥又开启了8008芯片的后续工作,这次,他没有上来就研究芯片,而是先去跑市场了。随后的几个月,他天天去客户那里,调研4004和8008芯片为什么不用。跑了几个月之后,得到了用户大量的反馈,他和日本小哥,还有霍夫重新合理化了指令集,在1974年4月的时候,发布了广为人知的8080芯片。

8080芯片学过计算机的肯定都非常熟悉,我们学的汇编语言,觉得计算机组成原理,都是基于8080的,也就是X86架构的。这个架构与意大利小哥还有日本小哥的关系最大,就是他们俩个,顶住压力,为中国计算机系的学生提供了两门挂科大户,如果不是这两个家伙,说不定我们能少受不少折磨。

那意大利小哥和日本小哥造出了让公司CPU得以延续下去的8080芯片,按道理说,Intel应该很器重他们吧。实际上并不,当他们俩个把芯片推向市场以后,转回头来要申请专利的时候,发现专利已经被曾经嘲笑他们的上司瓦德斯兹注册了,当他们两个去找诺伊斯理论的时候,诺伊斯说年轻人,不要这么激动,Intel已经并不太看重CPU了,我们决定进军手表产业。当年Intel就买了一个智能手表公司,名字叫Microma。也就是说,虽然现在看起来苹果的iWatch比较火,但是很早之前,Intel就打算这么干了,只是不知道Intel当年的Microma能干点什么。如果大家搜Microma和Intel的话,网页上还能看到当年的手表,就像一块电子表一样,具体什么功能不清楚。

当Intel决定把资源投到智能手表领域的时候,意大利小哥和日本小哥在公司彻底被孤立了。以前的诺伊尔还支持CPU项目,现在去搞手表了。他们的顶头上司直接把CPU的专利给抢注了,另外两个大上司,格鲁夫说要为存储器而生,也要为存储器而死。最后的希望只有莫尔了,莫尔这个人早就不支持CPU,他直接断绝了两人最后的希望,在一次会议上,在会场喧哗的声音中,摩尔用拳头敲打桌子,让大家安静下来,他重复两遍这句话:Intel是一家存储器公司,我们永远不卖CPU。Intel是一家存储器公司,我们永远不卖CPU。

会后第二天,意大利小哥和日本小哥同时辞职,开创了自己新的公司。这个公司的名字叫ZiLog,现在这家公司还在,今天我们仍然可以买到意大利小哥设计的CPU,这个CPU是有史以来销量最大的CPU,Z80现在仍然可以买到,而且很多公司都会出与z80完全兼容的CPU,所以,根本没办法统计这个CPU卖出了多少。

如果你曾经玩过任天堂的Gameboy,用过Apple II电脑,用过山寨任天堂的早期的小霸王学习机,用过游戏厅里的Namco的街机,如果你是工程或者数学人员,可能会用到德州仪器的像TI-86,TI-85的计算器,或者一些型号的卡西欧计算器,都可能在用z80这个CPU。还有工业控制和电梯这些东西上面,都有可能有Z80 CPU。有一句开玩笑的话是,如果你能统计有多少份俄罗斯方块游戏,就能统计出卖了多少Z80CPU。现在一些高档玩具上,就有一块Z80的CPU。

除了Z80这个CPU,值得大家研究以外,我觉得还有个值得研究的地方是意大利小哥被公司排挤出公司更值得研究。

我做电台好久了,已经3年多了,226期了。我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其实我早就发现了,但是我没想到这么严重,我是永远不会在电台里讲中国公司的,为什么呢?因为中国有很多人是中国公司的股东,如果没投钱的话,也是精神股东。只要稍微的讲到了中国公司,只能有一个态度,就是表扬,无限的表扬,只要稍微的表现出一点厌恶,那就惨了。比如我这个电台每期可能有1000人收听,大概会有4-5人,也就是说千分之四五的人会来教育我。什么要宽容啊,中国公司不容易什么的。

我就想起了一个故事,明朝有个辅佐朱元璋的谋士叫刘基,他比较聪明,虽然最后被老朱折磨的够戗,但是起码最后是善终了。大家可能在初中学过他的文言文,他写过一些比较著名的文章,有一篇收录到《古文观止》这本书里了,叫《卖柑者言》,我上初中的时候,是有这个文章的,现在不知道还有没有,这是要背诵的文章,大家有兴趣可以找来读一下。这次我讲的是他写的另一篇文章叫《狙公》。狙是猴子的意思,讲了一个楚国人,楚国很大,不知道具体哪里,湖南湖北江浙都有可能。这里有个家伙以养猴子为生,他让猴子上山摘果子,然后霸占一部分果实,然后天天说,是我养活了你们这群猴子,要懂得感恩。然后有一天,有个小猴子就问了一个问题,山上的果子是这个楚国人种的么?没有这个楚国人,咱们就吃不到果子么?那些猴子一想,不对啊,是我们养活了他。于是这些猴子就跑了,楚国人饿死了。最后刘基出来说,世间上的那些“术”都是用来控制百姓的,等到猴子醒悟了,养猴的人就要饿死了。当然了,猴子是永远不会醒悟的,所以养猴子永远是最好的生意。

这个故事还是挺有趣的,我觉得有些公司就是把用户当猴子耍,但是,这就不能往深了说了,猴子会发怒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