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 Intel形影不离的老对手:AMD

好多天没有更新了,并不是放弃了,过春节,又加上现在的肺炎,做电台这种小事实在是不值得一提。优先级并不是那么高的。希望大家都平安一点,不要天天看新闻,以为没事了,就出去跑。要爱自己的生命,不要像有些虎逼一样,对自己生命极度漠视,这种人最好离他远一点,因为不爱自己生命的人,一般情况下更不爱别人的生命。这个不是我说的,是苏轼说的。

苏轼有个朋友叫章惇dun,如果大家了解历史的话,就知道这个人特别出名,把他的名字输入到维基百科或者Google里,有很多资料的,是北宋新旧党争的C位。只要介绍他,几乎一定介绍我下面讲的故事,就跟司马光砸缸一样,他跟苏轼去终南山玩,那时候也要写至此一游什么的,只是得写个诗什么的,毕竟当时人家都是文化人。然后他和苏轼说,一起到悬崖上提个诗啊?苏轼说,我不敢,太高了。结果章惇就跟现在的玩极限运动的一样,爬上悬崖,在石壁上提字,而且还面不改色。苏轼并没有佩服他,而是说,你将来一定会杀人。你连自己的生命都不爱惜,更不要提别人的生命了。

实际上章惇后来确实非常的没人性,他后来当了首相,也可以叫尚书,基本上除了皇帝老大,他老二。在位期间,他创立了中国最早的言论审查机构之一,只要有人说他不喜欢的话,就要让删帖子,让别人的脑袋搬家,导致谁都不敢讲话。而且还把这套言论审查机制搬到了内宫,宫女,皇后都不敢乱讲话。当时的皇后孟皇后说了他的坏话,他都能把皇后换了,当然了,皇帝本人可能也想换,换个年轻的,皇帝也是男人啊。

总之,不要和连自己都不爱的人深交,比如现在还要约你出去喝酒的,还说你不去就不够哥们。当然了,他的下场也不好,毕竟天天审查言论,杀别人,一旦失势,下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接下来讲IT的故事了。

如果大家关注CPU市场,就知道世界上有两家主要的CPU厂商,当年我读书的时候算是三家吧,一家Intel,一家AMD,还有一家是台湾的威盛出的CPU。现在不行了,当年威盛不仅仅出CPU,还出主板上的南北桥芯片,在2000年左右,南北桥芯片威盛是老大,比Intel还要厉害,当然现在威盛已经不太行了。这一期不讲他,而是讲AMD,一家和Intel形影不离的公司。

最近AMD有点要把Intel打趴下的样子,实际上AMD几次都在某些方面超越过Intel,在我的记忆中,AMD比Intel要早一些时间把CPU的速度提高到1G,还早一点使用了64位架构,最近的架构让Intel比较难过一点。但是,我总觉得Intel还是能超过AMD,虽然我没什么证据,但是在我的印象中,Intel一般情况下要比AMD强一点。

其实我对AMD也是有感情的,当年买电脑都是自己组装,我有一台电脑的CPU就是AMD的,型号叫毒龙,我很纯洁,当他们和我说起毒龙这个词的时候,我第一感觉就是一块AMD的CPU。先从AMD的历史开始讲起吧。

和Intel一样,AMD也是仙童的员工创办的,只是AMD没有Intel那么出名,没有八叛徒一说,巧合的是,AMD也是仙童出去的八个人,最出名的就是仙童半导体销售部主任Jerry Sanders,在1969年的时候,他和七位仙童的员工,创办了AMD公司。和Intel差不多时间创办的,但是AMD的历史要比Intel坎坷的多。

杰瑞·桑德斯有硅谷牛仔之称,据说他声音大,性格刚烈,生死看淡,不服就干。他在1969年5月创办AMD,然后自己一直是CEO,当了30多年CEO,在2002年的时候才退休,在谈到创业史的时候,他说了一句很出名的话:“Intel只花了5分钟时间就筹集了500万美元,他花了500万分钟只筹集了5万美元”。这句话并没有特别夸大,是因为当时的AMD真的很痛苦,没人给钱。最后还是Intel的两位创始人给桑德斯用信用背书,才筹集到了一笔钱。所以AMD和Intel在绝大部分时间里,都是相当的友好,Intel也愿意帮助AMD,让自己有个竞争对手。在1982年的时候,Intel把8086芯片的授权给了AMD公司,AMD才有机公和Intel竞争。

按照惯例,先来讲讲AMD的精神支柱杰瑞·桑德斯,这个家伙在1936年出生于美国芝加哥,我们都看过乔丹,知道这个地方位于美国的美国中西部,他小时候是被他爷爷奶奶带大的。如果大家听我的电台的话,小时候父母不管的人,事业不见得很差,比如乔布斯亲生的父母不要了,做windows 2000的David,父亲不要他了,晶体管的发明者肖克利也是父亲拍拍屁股走人了,只参与了创造的过程,养育这种小事就不管了。还有不少名人,比如治疗AIDS鸡尾酒疗法的人,也是这样,爹不疼娘不爱。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的性格是:不服就干。

杰瑞·桑德斯在18岁的时候,和当地的黑帮杠上了,当年还没有互联网,只能线下交流,本着能动手绝不动口的务实态度,他一个人打四个,终于被打进了医院,昏迷了好几天。在昏迷的时候,口中还念念有词要把别人打死。这种性格贯穿了他的一生。在2001年,还有一年就退休的时候,当时Intel的市值是300多亿,AMD的市值30多亿,有记者问他,这好像比较危险,你有没有觉得AMD现在处于危险的境地。

杰瑞·桑德斯诧异的说,这有什么危险的?现在战斗还没有结束,我将是最后一个站着的人!这种性格,和他18岁的时候,以一打四,被打到昏迷一模一样。如果大家喜欢学英语的话,可以搜一篇文章叫《Jerry Sanders:Silicon Valley’s tough guy》,里面讲了他战斗的一生。

他后来上了大学,去的Illinois大学,靠奖学金拿了工程学的学位,然后在1958年的时候毕业了,毕业后去了道格拉斯飞行器公司设计客机,是一种民用线路的飞机。随后去了Motorola公司,然后去了仙童公司。

从仙童公司离职创办AMD的时候,他是被人喊去的,他不是主导,但是那七个人认为他能力很强,说如果他加入,CEO就是他的。他最后决定加入,作为一个参与设计过飞机,在Motorola当了副总又在仙童当了主管的人,他负责AMD的销售,与Intel不同,AMD最初的基调是市场要啥就设计啥。他们没有Intel有钱,所以很长时间都是他们八个人,公司注册的地点是其中一个叫John Carey(1936-2017)的员工家里,每天这八个人就在他家的客厅里办公,因为他们只有5万美元,所有人的报酬是公司管饭,保证饿不死,钱没有,但是每个人都有股份。就这样艰难的起步了。

别的公司还都有个车库什么的,AMD连车库也没有,老是在别人家里也不是长久之计,一段时间以后,人也多了,他们找了一个办公地点,有个生产地毯的店铺,他们有两间房子出租,于是,他们有了公司的一个地方,就是这两个地毯厂的屋子。再后来又去了一个更正式一点的地方,就是AMD经常说的Sunnyvale 901 Thompson Place,这是一个永久的办公地点。

AMD第一个商业化的产品是AM9300,是一个4位寄存器,和Intel当年不同,Intel搞的比较高大上,AMD第一年就推出了小20种产品,像碰运气一样,试试哪种产品好卖就卖哪种产品,结果运气不好,这小20种产品没有一个好卖的,都只能是有个事情做着不无聊。

转机出现在Intel推出了8080,我上一期讲过,虽然Intel自己不太在意CPU这事,他们专注于造内存。但是AMD挺上心的,毕竟AMD实在是没什么产品,而Intel已经有了赚钱的内存,又加上Intel那两个家伙出去办了一家公司专门做Z80,性能比Intel的还要好。所以AMD的杰瑞·桑德斯就找到Intel,想让Intel授权给AMD 8080的制造,Intel的心本来就不在这上面,就很爽快的答应了,你想造就造吧。

态度决定一切,虽然Intel首先发布了8080,但是8080那点销量与当家花旦比起来,那点钱根本不算钱,所以他们竟然去开发智能手表了。对从Intel出走的那意大利小哥和日本小哥,成立了zilog公司做z80,那是人家公司的全部,属于全部压上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z80曾经长期压着Intel的8080…现在AMD要出来帮忙抵抗一下z80的压力,Intel自然求之不得,还能抽时间去研究自己的智能手表。

AMD拿下这个授权以后,就和zilog一样了,这两个公司都只有这一个能赚钱的产品,输了就完蛋了,又加上硅谷斗士的性格,AMD和Zilog公司竞争的十分激烈,最后靠AMD把Zilog占领的市场抢夺了很大一部分,Intel也是一招好棋,自己没花什么兵力,就把Zilog拉下了马。中国有名古话叫”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 Zilog没那么大威胁之后,Intel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不能让AMD再成为竞争对手,于是,Intel就要不再授权AMD了,AMD一直和Intel商量8086的授权,Intel一直说咱们做朋友吧。

天算不如人算,Intel算不如IBM算,当时IBM决定进入PC产业,采购Intel的CPU,其中的一个附加条款是,除了Intel,必须有另外一家供应商,而第二家供应商又必须是AMD公司。Intel当场就傻眼了,而且还要把合同一签就要签12年,如果Intel不签,IBM就要去找Zilog当CPU的供应商。Intel没办法,只要签字,谁有钱谁是老大,我签还不行么?于是迫于IBM的压力,Intel不得不和AMD签署了协议。

所以IBM不仅仅是做大了微软,也做大了Intel,还做大了AMD,还做大了Oracle,IBM也是个人才,有好几个大公司都是他培养起来的,自己却差点把自己搞挂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