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 Intel转型造CPU以及诺伊斯的去世

上一期的AMD里讲了AMD在获得了Intel的授权以后,成功的狙击了Zilog公司的Z80 CPU,Z80的CPU一块是200美元,AMD授权的CPU也是200美元,但是Intel的亲自制造的CPU一块是369美元,比别人家的CPU贵了85%。感觉今天Intel的CPU还是这个策略,就是比别人家的贵。当然了,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Intel没把CPU当回事,做着玩玩,主要是做内存,他们当时已经在造智能手表,但是智能手表让他们亏了不少钱。在这时候,靠内存赚的钱也被日本的厂商咬去了一大块,这个智能手表的项目一直是个拿银子打水漂的项目。终于,在1976年,Intel年收入达到2.25亿,其中的3亿是靠内存赚的,0.75亿是靠手表赔的,在残酷的现实面前,Intel只能放弃了手表项目,在1977年,把手表业务停掉了,交了2.5亿美元的学费。

更残酷的是,Intel在造手表的时候,还忽视了内存市场,结果让德州仪器和几个日本厂商超车了,不是变道超车,就是硬生生的超车,虽然Intel是第一家造出16K内存的公司,但是在关注手表市场后,内存也落后了。这时候,Zilog和AMD公司,靠卖CPU赚了不少钱,AMD一度把年收入做到了Intel的一半,Intel决定自己也搞CPU了。

再来说那个Intel的创始人之一诺伊斯的八卦故事,他已经是亿万富裕了,用中国特别出名的男演员的一句话来说就是:他犯了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误。实际上这句话是扯淡,因为我特别穷,根本没犯错的机会,但是诺伊斯很有钱。其实他也搞不清楚自己有多少钱了,然后他就在公司里和一个女工程师发生了纯洁的爱情,而且这个男人还被他老婆发现了,他的老婆叫伊丽莎白。(去年Amazon的CEO离婚了,他离婚之前也是有事没事的秀恩爱,什么不管时间多忙,都要下厨房,不管工作多累,都要陪孩子,结果最后大家也知道了,这种事以前发生,以后也会发生。)这个诺伊斯也是这样,之前天天秀自己是顾家有钱的好男人,结果最后发现,婚外恋了。

美国的媒体最喜欢报道的就是这种事,因为这是当时的世纪离婚,到1974为止,他和他老婆伊丽莎白已经结婚了21年,有4个孩子。结果这一离婚,咱不知道美国啥情况,反正他老婆分了一多半,随后他老婆带着孩子迁往缅因州。诺伊斯报复性的极度高调的包下了一个岛屿,请了数百位好友,参加了他和Intel人事部主任的第二婚礼。可谓是“眼前新妇新儿女,已是人生第二回”。这次世纪婚礼,让他老婆成了Intel的最大股东,以至于他老婆那边一有传闻说要把Intel的股票卖光,Intel的股价就会出现大幅波动。

诺伊斯生情还是比较洒脱的,他还是现在Intel最经典的广告词的发明者,广告词是Intel Inside。据说这句广告词是Intel和AMD闹了矛盾以后,上期我讲了,Intel和AMD之间分分合合很多次,Intel在圣何塞机场附近买了一块超级大的广告牌,上面写着Intel Inside,这句话最初是为了让AMD的老总生气,因为AMD老大桑德斯有自己的私人飞机,诺伊斯也有自己的私人飞机,在AMD和Intel闹掰之前,他俩还经常要在圣何塞机场起降,闹掰以后就不一起开飞机了,但是他知道广告牌放在什么位置,每次都要让桑德斯看到Intel Inside这两个单词,让他生气。

诺伊斯开创的公司在80年代碰到了来自日本的压力,因为日本生产的内存又便宜又好,他人生的第二件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和日本企业死磕,在1977年,他破天荒的和AMD老总又复合了,诺伊斯,仙童总裁弗雷德·柯瑞根(Wilfred Corrigan),AMD总裁杰瑞·桑德斯,国家半导体总裁查理·斯波克,及摩托罗拉副总裁约翰·沃尔特(John Welty)决定通过合作共同抵制日本对美国半导体行业的威胁,他们试图拉拢德州仪器,但是当时德州仪器还有能力碾压日本,所以最开始的时候没加入。他们成立了一个叫SIA,半导体行业协会来抗击日本。

日本那边是六巨头,分别是日本电器、富士通、日立、东芝、三菱电机、和冲电气,这几个公司联合起来和美国公司在半导体行业竞争,一度让美国这边差点挂了。1981年的时候,AMD的收入只达到了1980年的1/3,在1982年的时候,Intel解雇了2000名员工,国家半导体从盈利5千多万美元到亏损1千多万。但是日本那六巨头越打越欢乐,在1985年的时候,市场份额超过了50%,碾压了美国企业,媒体都惊呼这就是第二次珍珠港事件。

这些公司也去求助过美国政府,但是美国政府一般情况下是见死不救的,自己的财政赤字还越来越多,哪有空管你们,你们搞不过日本就不搞了,让日本造内存又不是不能用。万般无奈之下,在1985年,intel宣布放弃存储器业务,转型CPU。在1986年,Intel亏了1.73亿美元,AMD亏了4千万美元,国家半导体更惨,亏了2亿,还要裁员7200人。美国政府当时的总统是共和党的里根,里根在政治上是比较保守的,他认为你公司办不好是你自己的事,别来烦我。

但是诺伊斯还是比较努力的,他把公司交给摩尔管理,自己去华盛顿游说,他说服了美国,至少让美国军方的产品上不能依赖日本的芯片,不能刚过去30-40年就忘了珍珠港事件,美国军方同意了,后来里根政府和日本签署了美日半导体协议,协议规定,日本也要开放半导体市场,不能光你自己来美国卖,不让美国的公司去日本卖。这种协议一签订,美国公司也开始能在日本卖芯片了,后来的结果我们也知道了,美国大胜,论创新,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能和美国比。日本最后在CPU上完全不是美国的对手,输的很惨。

诺伊斯总结他成功的第一原则是:努力工作,存钱,接受教育,继续努力。他说这是美国精神,也是他的精神。

诺伊斯还有一个与中国有关的事情,在1984年的时候,他随着Intel代表团访问了中国,与中国总理赵先生接见,并且他还是北航第一位荣誉教授。

苹果的乔布斯就非常的崇拜诺伊斯,他听说诺伊斯要来,就会请他一起吃饭。坊间传闻说,乔布斯主动邀请的人只有四个,一个是诺伊斯,另外两人是HP的创始人,还有一个是Oracle的创始人。

在1990年6月3日,诺伊斯在游泳结束以后,突发心脏病去世,享年62岁。他的去世震惊了全球,在奥斯汀有一千多商业领袖参加了他的追悼会,在圣何塞,他哥发起的悼念仪式也有数千人参加。硅谷将6月的最后一天定为官方的“诺伊斯日”。美国总统布什致电诺伊斯的妻子鲍尔斯表示哀悼。乔布斯对他的评价是“他是硅谷的伟人之一,在所有事情上,他是我们的榜样,他点燃了我们的激情。他是一位了不起的发明家,一位了不起的改革者,一位了不起的企业家。”说实在的,很少见乔布斯夸除了他以外的人。一般情况下,他要夸人的时候,总是照照镜子。

格林纳尔学院将它的科学中心和计算机科学奖以诺伊斯命名。英特尔总部大楼也被命名为诺伊斯大楼,并以他的名字设立了三个大学奖学金。IEEE有一个诺伊斯奖章,奖励那些对微电子产业做出杰出贡献的人。圣何塞的科技创新博物馆里有一座诺伊斯大楼。国家科学基金40周年座谈会以纪念他为主题,并在2002年启动了诺伊斯奖学金项目以“鼓励那些在自然科学、技术、工程学和数学专业有天分的学生成为初、中级教育中的数学和自然科学教师”。诺伊斯是美国科学院、美国工程院、美国艺术和科学院的三院院士,美国国际竞争力总统顾问委员会的委员。

最后,再重复一下他的话,他说自己宁愿被别人指责为老古董,也要鼓励美国返回到使他取得成功的“第一原则”中:“努力工作,存钱,接受教育,继续努力”。这是他的精神,也是美国的精神。

《228. Intel转型造CPU以及诺伊斯的去世》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