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 儿时记忆,日本老游戏,炸弹人

上一期讲到了雅达利这个游戏厂商,这是一家美国的公司,在游戏行业,日本的公司是不容忽视的力量。雅达利有风光无限的过去,我只是没有挨着一个一个讲而已,比如他们家出过的著名的游戏数都数不过来,比如有《小行星》Asteroids、《坦克》Tank、登月者Lunar Lander。在1980年的时候,还有两个游戏叫《战争地带》Battle Zone,这是一个坦克对战游戏,还有一个游戏叫《导弹指挥官》Missile Command,这个游戏是在冷战时期,美国和苏联对打,苏联用核弹往美国扔,玩家要击落这些核弹,保卫美国的文明。

后来出现了一次危机以后,日本厂商逐渐成为了市场的主角,不但拯救了游戏,也推动了电脑的普及。同期,日本的游戏有南梦宫的《吃豆人》Pac-Man(这个已经拍成了电影)、科乐美的《青蛙过河》、Hudson Soft的《炸弹人》Bomberman、Taito公司的《太空侵略者》Space Invader。当然,还有我最喜欢玩的马里奥游戏。与当时美国的游戏相比,日本的游戏有个特点是有简单的角色。美国游戏的特点是像雅达利的《打砖块》和《狂风暴雪》那样,用个抽象的图形就能做主角。

我得先声明一点,我玩的游戏是盗版,当年的小霸王游戏机和裕兴游戏机都是盗版任天堂的。小霸王的广告是李阳,教英语的那个老师录的,叫“小霸王其乐无穷”,裕兴游戏机的广告是:“学习上网加游戏,裕兴电脑VCD”。

跟我同龄的人,托成龙的福,很多家长听信了成龙的广告,买回来一台学习机,小霸王学习机会随机附赠一个「学习卡」,在这个卡带中包含了键盘练习、五笔学习、中英文编辑、BASIC 编码等功能。但是,这个学习卡没什么人用,大家主要还是玩游戏。小霸王完全能够「兼容」FC 的游戏,主机可以盗版,游戏卡带同样是盗版的重灾区。我相信那时候消费者对于「盗版」二字并没有太多认知,毕竟我们很难从普通渠道买到正版的游戏主机以及卡带,即使有我相信大部分也无法接受其高昂的价格。

从那时候开始,中国的山寨能力就已经很NB了,什么99合1,199合1,相信大家都有所了解,经过压缩后国内售卖的盗版卡带大部分都是几十甚至上百个游戏的合集,尽管这些卡带的价格也达到了百元级别,但对于单一游戏的卡带,显然这种游戏合集卡带更具性价比。但是中国游戏的外壳的质量有问题,插拔多了,就裂开了,因此大部分卡带的外壳都是坏的,直接拆掉,只留下卡芯,就像是个内存条一样。当时每个小朋友家里都有几根卡芯,在外壳坏的情况下,只根据卡芯的走线,新旧,就能分辨出是哪个游戏出来,比现在的人工智能图像识别要厉害的多。

游戏卡带本身的连接方式是插入卡槽,PCB上金属触点容易氧化,经常是卡带插进去了,游戏机没反应,所以我们经常拿着一块橡皮在金属触点上拼命的摩擦,学习机的插卡处是没法擦的,只要憋红了脸向卡槽里吹气。也多亏了当年我们上学的时候没有素质教育,也没碰上太负责任的老师,作业抄一抄,因为我在农村,比城里的孩子还多一个假期,大概是2周吧,农忙的时候老师也要去干活,割麦子,我们有大量的时候玩这些99合1的游戏。所以,只要是任天堂上有的游戏,做盗版的人又卖过合集,我们基本上都玩过。

我认为我小时候城乡差距没现在这么大,那个时候改革开放没几年,大家是一样穷,你在城里的和在乡下的,基本上差别是不太大的,大家都比较穷。属于城里的骑自行车,农村的也骑自行车,没多少私家车。我们也有小城里的亲戚,每当农村收获的季节,我们会带上农产品,坐车去城里,送点东西,当时大家都是赤贫的状态。他玩小霸王,我们也是玩小霸王。现在真的是贫富的差距实在太大了,有人生来有钱包,有人一生没吃饱,农村这些年来没什么变化,城里发展的速度远远超过了农村。接下来几期我讲的游戏,主要是我小时候玩的这些游戏,都是日本的游戏,以任天堂为主,因为当时我只有一个小霸王学习机,也会讲讲街机,当年我也经常偷点钱,去游戏厅爽爽,没玩过的就不太了解也就不讲了。

游戏主要可以分为街机,掌机,电视游戏和电脑游戏。这几个平台实际上界线越来越模糊,只要有钱赚,游戏厂家也不坚持,有足够的利益,肯定是会移植到不同平台的。像Hudson soft公司的《炸弹人》,就是给任天堂的游戏机上卖,然后被小霸王盗版了,花费了我大量的时间玩这个游戏。既然讲到了Hudson Soft,这家任天堂资历最老的公司之一,那就从这里开始讲起吧。

Hudson soft给任天堂的游戏机做了很多游戏,但是游戏日新月异,任天堂也有点不思进取,FC的性能逐渐落后。会做硬件的公司都想做自己的软件,会做软件的公司也会想做自己的硬件。造出了《炸弹人》的Hudson soft就开始探索自己的家用游戏机之路了,然后开始和Sharp、索尼这些公司谈合作,最终和NEC成为了最终的合作伙伴,两家负责生产的主机名为PC Engine。当时像南梦宫,科乐美这些公司都有自己的游戏和游戏机,NEC没有,但是NEC有强大的销售渠道和售后服务体系,Hudson有自己的杀手锏,一年至少15款游戏,其强大的游戏开发实力让其它厂商羡慕不已。再加上Hudson soft一贯以来和任何硬件厂商的合作态度,只要有平台,我们就移植游戏。

在1987年10月30日,PC Engine上市。这个游戏机软件方面不必多说,有Hudson Soft背书,质量一点问题没有。硬件上也做到了任天堂的升级版,规格比任天堂都高一点,比如CPU采用了和FC一样系列,但是频率更高的MOS
Technology公司的6502系列,提高了其运算和图形处理能力。之所以采用FC相同系列的CPU,主要是方便市场上的程序员,毕竟任天堂是当时的老大。1975年,一家名为MOS科技的公司推出一块售价25美元的微处理器,此后,这块CPU被广泛的应用于苹果电脑、任天堂FC及兼容机、学习机等。到了90年代,当时中国学生几乎人手一台的文曲星也用了这块CPU,培养了整整一代中国玩家。6502的发明人是电子工程师Chuck Peddle。1973年,35岁的Peddle加入摩托罗拉公司,负责向客户兜售6800 CPU。这是当时的一款性能优秀的CPU,但就是太贵了,售价300多美元。于是Peddle试图说服摩托罗拉的管理层设计一种廉价CPU,然而管理层觉得既然6800这么赚钱,为何要去弄个廉价CPU来争夺自己的市场,理所当然的否决了Peddle的建议。

但Peddle仍念念不忘自己的想法,于次年带领Bill Mensch等六位工程师投奔了Mos科技,开始了6502 CPU的研发。1975年下半年,6502开始发售,售价25美元起,价格只有摩托罗拉6800和英特尔8080的1/15。低廉的价格和更好的性能使得6502在CPU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

图形处理能力也比FC有了很大的提升,FC只能同时显示54种颜色,但是PC Engine直接提升到了512种颜色。FC是8×8像素,4色。PC Engine是32×64,16色。这样一来,在PC Engine上可以显示更多的颜色,游戏角色也更加在丰富多彩。

除了视频,在音频上也有很大的强化。FC的音源是3和弦单声道。这里也有个故事,我们玩马里奥的音乐,只有3个和弦。PCE则有6个和弦,还能通过声音编辑器来模拟真人的声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PC Engine就是在高仿任天堂的FC。再加上NEC强大的设计能力,让这个主机非常的小巧,还拉了三菱树脂来做了一个存储卡,这种卡片叫Hu Card,用来存储游戏软件媒体。这个游戏机只有一个大问题,就是价格比任天堂的游戏机贵了40%,任天堂的14800日元,他家的24800日元。日本人虽然比较富,但是也没那么富,他们还是牺牲品质去买FC。上市以后,这个产品没有大卖,让Hudson Soft有点慌,NEC也开始反思,于是,各种减配机型开始上市,各种各样的机型达到了13种,有比较便宜的PC Engline Shuttle,这种机型取消了CD-ROM。中间的有PC Engine Core Graphics,这个增加了视频输出接口。比较高档的有PC Engine Super Graphics,这个39800日元,这个机型可以买2台半任天堂的FC。还有一个最昂贵的机型PC Engline LT在1991年12月13日发布,价格高达99800日元,可以买接近7台任天堂的FC。

结果一点也不美好,太贵了。但是这也不能说没贡献,虽然作为主机不成功,但是这个游戏拼命的堆硬件,也有不少用户买回去当一台电脑来用。日本的Sharp公司也发现了这个情况,就和这PC Engine商量一下,要不搞个电脑游戏机二合一得了,反正你性能这么强大。NEC,Hudson Soft还有Sharp一拍即合,得,出一台叫X1 Twin的机器,Twin就有双胞胎的意思,游戏机电脑二合一。我觉得这个理念是对的,游戏机就是应该和电脑二合一,像现在的电脑就应该能玩游戏,希望以后的游戏机也能安装办公软件。这种理念,在1990年左右的时候就在执行了。

Hudson Soft的故事还远没有结束,这个公司在2012年才被Konami公司收购。这个公司和NEC合作还出了一个游戏机叫PC Engine GT,是在1990年12月1日发布的,价格高达44800日元,这个公司的产品一直不便宜,做的游戏一直质量很OK。我讲这个游戏机的原因是,他是世界上第一个能直接接电视,也能直接手持玩游戏的主机。现在任天堂才出了一个游戏机叫switch,就是能接电视能玩手持,实际上,在1990年,这种游戏机就有了。而且这个游戏机卖的还不错,NEC高超的技术实力,在当时一台手持设备上直接运行主机游戏,这绝对是个创举,而且也能再接电视,成为一个电视游戏。

Hudson Soft这个公司可能很多人不了解,但是这个公司做了很多游戏,最出名的可能就是《炸弹人》《挖金子》《高桥名人冒险岛》吧,如果大家小时候玩过游戏小霸王或者红白机,应该至少玩过其中的一个。说起《炸弹人》,我总是忍不住想起我一个发小,他是唐氏综合症患者,他没办法上学,但是他能简单的交流,认识我们小伙伴,他能玩的唯一的游戏就是《炸弹人》,但是他只会放炸弹,然后把自己炸死几次,就没法再玩了。当他玩这个游戏的时候,真的是很高兴,我们轮流玩,每次也让他多玩几次,因为他放了炸弹就不会跑了。然后他就会和我们喊,我会放炸弹!

我们几个小伙伴很爱他,没人欺负他,也会带他玩,如果我们去果园偷水果,都会分他一些劳动成果。说实在的,我玩《炸弹人》玩了多少个日日夜夜搞不清了,现在唯一能记住就是这家伙在我耳边喊:“放炸弹”。每当我看到这个游戏画面,就想起我这个小伙伴。我这个小伙伴的问题是,因为他天生的基因缺陷,他无法理解这个游戏并不是为了放炸弹,实际上我们都会放炸弹,但是游戏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放炸弹。他看到我们跑来跑去的,不放炸弹,就会很好心的提醒我们,快放炸弹。后来,我发现自己也经常当那种提醒别人“快放炸弹”的人。

下棋的时候有句话叫“观棋不语真君子,落子无悔大丈夫”,不要有事没事的当别人的导师,很让人讨厌。我曾经干过不少这种事情,像个傻子一样提醒别人“快放炸弹”。当我还是学生,去南洋一个大学做了一年交换学生,曾经有个室友,他是个有印度血统的英国人,他的名字叫Yadav,看起来他人很不错。我是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人,对中国文化有文化自信,再加上他对中国文化有那么点兴趣,我就来劲了,就和他讲中国文化,而且自信很足。我给他讲忠,孝,仁,义,礼,智,信。结果他总觉得我讲的是人类共有的常识,是人都这样啊,人家英国人也孝敬父母,也讲诚信,也有礼貌,也对国家比较忠诚,比如二战时候也很勇敢。他这么一说,搞的我有点上火,想喝点中药降降火,可惜新加坡不容易买到板蓝根,不然的话,我得喝好几斤,要不压不住火。

但是也没办法,我和他是室友,抬头不见低头见,后来在交流中,我认为他说的是对的,中国的忠,孝,仁,义,礼,智,信他们英国人也能做到,中国文化里的东西,他们也有,可能人家不会写几本书来反复宣传反复研究,中国文化实际上是反复研究中国传统文化,然后形成自己的一套宏大的判断体系,最后,每个中国人基本上都达到的一个境界接近孔子的境界,那就是:“从心所欲不逾矩”。翻译成白话文就是“随心所欲而不越出规矩”。这句话是孔子说的,所以很多中国人会写个字画挂在家里或者办公室里,就这四个字“从心所欲”。这是人生的最高境界。如果你是年轻人,完全不用听年长者的经验,虽然年长者最喜欢谈的就是人生经验,其实大部分挺着个大肚子,腰包可能还没肚子鼓的中老年男子,没什么人生经验。他们的人生经验不过就是“从心所欲不逾矩”,主要的不是从心所欲,重要的是“不逾矩”。在年轻的时候,这些人也曾经有过好奇心,也有过一些冲动,但是他超越了规矩以后,就没法从心所欲了,这个规矩可能是一些社会的规则,可能是一些男尊女卑的教条,也可能是解析几何,微积分或者微分几何,甚至是C语言编程。这些东西让他碰了壁,他就再也不碰了,于是给自己建了一圈墙,只有在墙里才能“从心所欲”。

我现在已经是家长了,经常在家长群里看家长们的表演,这些家长其实和我那个不幸得了唐氏综合症的小伙伴差不多,在小学的时候,这些家长能的上天,因为他的孩子是小学生,自己还会点。然后随着年龄的增大,小孩上初中了,那些天天嚷着“放炸弹”的家长就慢慢不讲话了,因为数学要解方程了,英语要学时态了,自己那点“放炸弹”的水平,已经不足以“从心所欲”了,所以初中的家长群里喊“放炸弹”的越来越少,等到了高中,我去,数学要上微积分,物理要上电磁学,自己当年学的早忘记了,所以喊“放炸弹”的家长都不知道怎么喊,只能做做饭给孩子送点饭,完全没法“从心所欲”了。但是比较可惜的是,这些孩子,将来也会成为这样的家长,迷一样的轮回。

多说一句,我那个喊放炸弹的发小,后来他也不认识我了,我回老家的时候,碰到他,他完全忘记了我是谁,我喊他的名字,他只是笑笑,只有当我说你还记得放炸弹么?他脸上会有笑容,反复的说放炸弹,放炸弹。因为基因缺陷,唐氏综合症患者的寿命大多不长,他已经去世十几年了。如果有天堂的话,等我也去世的那一天,如果我能碰到他,我希望能和他解释一下,为什么不能一上来就放炸弹。希望大家也不要做那种自以为是,天天喊放炸弹的人。这种人特别多,什么都不懂,就会大喊放炸弹,好为人师,心理上的“唐氏综合症”。

《236. 儿时记忆,日本老游戏,炸弹人》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