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3. 苹果电脑名字里的苹果园是什么样子的?

前两期的时候,我讲了乔布斯年轻时候去过一家苹果园修行,就有一个听众来和我讨论苹果园的问题。说实在的,我很喜欢跟这种人讨论问题,因为一方面对方读书很多,思路很清晰,也了解很多,也不骂人。有很多听众脑子有问题,就跟新闻联播一样,靠口号来交流,一会儿清算,一会儿汉奸,一会儿理想主义,一会儿工匠精神,交流半天,就像看了半天新闻联播。但是这个听众不一样,他了解的东西很多,交流的很顺畅,甚至我还打破了规则,一般情况下,我和男的根本不会说超过10句话,这个哥们很NB,我甚至还语音和他聊了一下。只有女的,我才会比较热情,如果大家在微信上联系我,发现我比较冷淡的话,可以把性别改成女的,我就会变了一个人一样。我们讨论了一下乔布斯年轻时候在苹果园的事情,以及为什么美国会有那种苹果园。

我先来说一下这个苹果园的事情。乔布斯去大学以后,碰到了一个因为贩毒被判两年的学长,这个学长有2.4万片迷幻药,价值高达12.5万美元,结果被条子抓了。坐了两年监狱,这个学长,他的名字叫弗里德兰,从监狱出来后又来上学了。从小就贩毒的,肯定不是一般人,这个家伙去过印度,后来乔布斯也去过印度。这个弗里德兰一头金色的锡纸烫,(不是说渣男锡纸烫,渣女大波浪么,也不能一概而论,我认识一个朋友叫城哥,就是锡纸烫,他就不是渣男。)但是,这个弗里德兰是个渣男。乔布斯很崇拜这个学长,他在传记里说弗里德兰是个真正有气场的人,他只要进入房间,就是所有人的焦点。我起初不太相信,后来我相信了,因为弗里德兰从印度回来以后,光着脚,穿着印度长袍,还是学生会主席,一张口就是:”哥被美国司法部门坑了,在里面蹲了两年,他的目标是推翻美国的司法制度,建立自己的王国”。说实在的,坐过牢,穿长袍,气场肯定是足的,再加上贩毒,父亲是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幸存者,叔叔是瑞士的大螺丝商人,马塞尔穆勒,是个有故事的人。

他叔叔虽然人在瑞士,但是在美国买地,就像很多中国富人一样,在美国买公园,买湿地,然后说是做研究。他叔叔在美国有1500亩的一片土地,种上苹果了。因为他也不经常来美国,就让这个弗里德兰在这1500亩地里折腾。他就把这1500亩苹果园改造成了一个叫All One Farm的地方。在那里,没有什么记录,他们也没说,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他们在那里,每天学习,背单词,做数学,画画,陶冶自己的情操,另一种可能是那群男男女女过着没羞没臊的生活。这两种生活到底是哪种,没人说,我们只能通过一些猜测,比如,乔布斯两次让他的女朋友布伦男怀孕,第一次流产了,第二次没流产生了一个私生女。同期,乔布斯还读了一本营养学的书,书名叫《非粘液饮食治疗学》,作者是个德国人,名字叫阿诺德埃德雷。这本书里讲,人只能吃一些苹果什么的,这样身体就不会产生粘液,而且还要定期的绝食来清理身体,乔布斯在苹果园里,整天啃苹果,苹果没熟的时候就生吃芹菜。中国也有,很多有钱人目前也喜欢这么做,中国古代就有辟谷了,像张良就是,史记中说张良差点把自己饿死,最后吕后干预后才开始吃东西,后来救回来后,又活了8年去世了。像那些活了800岁的彭祖,基本上是不太可能的我觉得。还有李少君,向汉武帝推销辟谷的那个家伙,把汉武帝给忽悠了,可惜的是,他把自己也忽悠了,李少君死的早。这个德国人,乔布斯曾经的偶像,在一次辟谷后,走路飘了,结果摔倒后去世,去世的时候和乔布斯一样大,56岁,这都是命啊!(对了,我不辟谷,我也不认为辟谷有用,我喜欢吃肉,吃烧烤,喝可乐,我是司机,工作很累,如果不吃饭,会低血糖,开车不安全,所以,不要劝我试试辟谷,真不能试。)

和大部分人不同的是,乔布斯在这个公社里呆了两年,他顿悟了,他意识到天堂根本不可能实现,无论谁宣传,他以后再也不相信公社经济。他说:“事情开始变得非常物质主义,每个人都在农场工作,但是只有弗里德兰获得利益”。很多年后,弗里德兰也成了亿万富翁,从事铜矿和金矿的事业。后来乔布斯成了富翁以后,他还曾经电话联系过乔布斯,想让乔布斯安排他和吸雪茄的克林顿交涉一下,但是乔布斯没回应他的这个要求。乔布斯这样评价弗里德兰:他总是标榜自己是个精神至上的人,但是他超过了魅力到欺骗的界限,你年轻时候认识的某个号称精神至上的人最后变成了彻头彻尾的大忽悠,这真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

我想很多人都有自己的偶像吧,连乔布斯也有。乔布斯从他偶像身上看到了丑恶的一面。我不由的想起了我做了一期电台,第154期,那一期我讲了OpenBSD,电台里提到了锤子手机,然后被一个罗永浩先生的粉丝听到了,就帮我传播了一下,那期电台被收听了5万次,大部分电台都是收听个几千次,结果那期被收听了5万次,大家也能猜到是什么人在听,然后,我就被拉了好多锤子科技的群,把我吓坏了。以至于我现在还有些阴影,有些狂热的老罗粉丝会把老罗的视频一段一段的截出来,做成抖音或者快手,来解读其中的意思,还要发到群里,大家来评价。后来比较狂热的有个叫小蘑菇的,我现在想起来还有点不适,他在群里只发三种内容,一种是老罗的视频,一种是5岁左右的小姑娘,还有一种是卖鞋,我已经把他拉黑了,听说他现在卖鞋子了。我有个错觉,罗永浩先生的粉丝更容易做微商,除了那个卖鞋子的,还有卖鸭蛋的,枸杞的,菊花茶的…做的风格和老罗都非常相似(听懂了么,我这鞋子为什么好?因为是鲨鱼皮技术,知道鲨鱼皮么?….我感觉拼多多上顶多20块,被他卖360一双双),我也不知道他们能卖多少。以前在我的群里卖过,后来我实在受不了了,就踢了,天天卖东西算怎么肥事?

我觉得像乔布斯这样,只用了一年多时间就明白怎么回事的人已经是天才了,有些人一生都不会懂。有两件事情我是特别服乔布斯,一件事情是他中学时候,当年他才13岁,他拿了1968年的一份生活杂志,杂志的封面上是一些快饿死的尼日利亚比夫拉地区的小孩。乔布斯站起来问主教,上帝知道这些小孩要饿死了么?直接把主教问懵了,这个主教说:上帝知道的。乔布斯说,既然知道,上帝怎么不去救他们?然后他就再也没去过教堂。

另一件事情就是在All One Farm,他说All One Farm这个苹果园里,去的人都是想建立一个公平的像伊甸园一样的世界,结果去了以后,最后成了物质主义。在他出走的那天晚上,他睡在厨房的桌子底下,结果他发现有人进来了,他就躺在下面偷看,结果他发现平时讲的最光明正大的两三个人,进厨房来吃东西。这两三个人平日里都是讲爱,平等什么的,还鼓励别人不吃东西,不要报酬,结果一旦有了好吃的,他们晚上就来吃东西,苹果园里还生产柴火炉子和榨汁机,这些利润也被这几个分了,只是没有给别人,那些在苹果园里的信徒,最吃亏,只干活,不拿钱。乔布斯起来后,就离开了这个苹果园,这一切让他觉得恶心,他从此不再相信共产主义。

这让我想起了另外一个公社,我不知道现在历史书上还写不写,叫空想社会主义。这个团体有个想法是基于《乌托邦》这本流行于19世纪初期的西欧,著名代表人物为欧文、圣西门和傅立叶,主张建立一个没有资本主义弊端的理想社会。 然后,这些人敢想敢干,真就搞了一个又一个的公社,其中最著名的之一有欧文在美国印第安纳建立的新和谐社会(对,他们真叫和谐社会,有点重名了。英文叫New Harmony Society)。这个新和谐社会之所以叫新,是因为以前有个社会叫和谐社会(Harmony Society),这个是德国建立的。在美国经常这样起名,比如New York,肯定是因为有York。这个新和谐社会我就不讲了,大家都知道。我来讲另一个吧,也是美国的,叫The Oneida Community,翻译成中叫奥奈达社区。

这个社区存在的时间比较长,有40多年吧。里面实现的是共产共妻,有公用食堂,没有私人财产(除了领导约翰诺伊斯帮大家代管),大家可以把名字搜一下,这个公社研究的相对比较多,与乔布斯的All One Farm有几分相似我也不清楚,但是我觉得有一些相似之处。在这个公社里,因为共产共妻,所以谁的孩子也搞不太清楚,妈妈能搞清楚,爸爸搞不清楚,这导致父亲根本就不负责任,妈妈肯定能搞清楚,由公社统一养。小孩子一周只能与生母见面一两次。因为男女都是领导分配的,这导致漂亮的女的总是分给领导,年老的男人能分到一些可以生育的女人,年轻的男人总是分到一些年老的女人,教主把这个称之为“ ascending ” and “ descending ”fellowship ,勉强可以译为“升华之交”或“忘年之交”。人为的导致除了领导,其它人很难有后代,因为这样配对,没有职位的100多男人只生出了12个孩子。领导层有27人生出了58个孩子,人均两个。教主诺伊斯本人一个人就生了15个孩子。这就很搞了,这很符合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领导总是拿最大头的,连孩子也是领导生的多。

钱仍然是这个社区最渴求的东西,他们就造东西来卖给社区外的人,他们水平还行,造出了美国质量很OK的捕捉器,抓老鼠松鼠什么的,还有造一些餐具,这也是奥奈达的特色产品。有了钱呢,就买土地什么的,然后继续有新人加入。到了1874年,这个社区有了900多英亩土地,社员有370人,男女比例相当。最后总共有38名男人获得了生育权。其它的男人必须要采取措施,或者只能找年老的不能生育的妇女睡觉。这个社区存在了30多年,最后还是干不下去了,原因也不难,主要出在那些孩子身上。这些小孩是可以公费出来留学的,结果一出来后发现,好像外面的世界比较OK,非常的amazing。当这些小孩见过外面的风景,也不想再每天跟教主汇报思想以后,就开始反叛了。这些家伙还研究了法律,认定教主有通奸罪,就偷偷向美国政府报警了。美国政府早就有点受不了了,在自己的国家里有这么个团体,这相当于瞌睡遇见枕头,就用通奸来逮捕奥奈达,结果在1879年,这个家伙带着细软和女人,还有他自己的孩子,逃跑到了加拿大,并且在1886年去世。他去世之前,还要把教主的位子传给他的大儿子,结果有人不同意,该社团内部分裂。

这个社团最后怎么样了呢?并没有消失,如果消失了就不刺激了。这个以共产共妻闻名,实行了他们称之为圣经共产主义的制度,其内容包括相互占有财产、共同生活、生产互助和奇怪的杂婚理论。他们声称圣经为所有这些活动提供了辩护的社团,最后钱有点太多了。在公社解散的时候,已经拥有了大量的现金和土地,于是,这些人开始了疯狂的占有与争夺,有个叫约翰·陶纳的家伙把把教主的儿子赶走,把教主的那些人整编,成立了一个资本主义公司,并且在美国上市了。现在这个公司叫欧奈达有限公司,一家经营非常成功的餐具公司,唯一值得惋惜的是,这个公司的员工放弃了相互睡觉的权利,融入了万恶的资本主义,每年还要发几次财报,还要在圣诞节黑色星期五的时候疯狂打折,完全违背了共产主义不要物质享受的承诺。

以后,很多社团效仿这个社团,但是都没有这个社团成功。乔布斯的离开以后,弗里德兰的All One Farm又存在了好几年,结局也有点逗逼,弗里德兰在里面是教主,后来被信徒赶出来了。后来他叔叔回来,才把信徒赶走,差点被共产了。现在他拥有铜矿,是个亿万富翁,拥有美国,加拿大还有新加坡国籍,有三个孩子,和老婆幸福的生活在美国,还比较热衷公益事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