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1. 无线电广播之父:雷金纳德•费登森

这一期还是接以前的节目,继续讲无线通信的话题,这一期讲的人物是一个非常不知明的人物,虽然他不出名,但是我相信大部分人都用过他发明的东西:无线电。比如在出租车的时候,总能听到车上的司机放收音机,至少我开出租车的时候,经常听收音机。

这个人一生有众多发明,个人拥有超过500项专利,最出名的发明是无线电和声纳。先来介绍一下这个人吧。

雷金纳德•费登森出生在加拿大,出生于1866年,他和中国的孙中山同年出生,都是属虎的。他的父亲是一个美国出生的牧师,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后来他加入了美国国籍。没有什么疑问,他是个天才,在14岁的时候就在加拿大魁北克的主教大学读完了数学硕士学位,然后留在学校给比他大几岁的人当数学老师。当老师期间,他的心思都放在美国,是爱迪生的粉丝,他在18岁的时候去纽约找爱迪生,想在他的公司找个工作,但是爱迪生认为这个小孩是受过正统教育的人,脑子应该不是很有创新的精神,不像他,是野路子学的,就拒绝了他。

但是费登森没有放弃,几次找爱迪生,说自己什么都能干,干啥都行。爱迪生就给了他一个级别非常低的职位,在一家公司里担任测试员,测试生产的电灯能不能亮,如果能亮,就装箱子,这个工作我也能干 。我当年找工作的时候也是如此,借鉴了费登森的态度,干啥都行。我还记得当年找工作时候面试的情景,面试官问我:“你为什么选择我们公司?”我回复说:“因为你们公司在招人。”面试官又问我:“你能给我们公司带来什么?”我回复说:“我能给贵公司带来一个新员工。”面试官最后一个问题:“你想来公司应聘哪个职位?”我学费登森说:“干啥都行!”在我完美的面试通过以后,就被公司安排了一个适合我这种什么都不会的人的职位:当上了公司的项目经理。

我当了几年项目经理以后,给公司干黄了好几个项目以后,公司也黄了,现在和老板一起在开出租车,他说我是改变了他命运的人。但是费森登没我这么优秀,他在接下来的4年中,他从测试灯泡亮不亮的测试员,一路干到了公司的首席化学家,一直到1890年,羽翼丰满的费森登觉得可以追求更大的世界了,他离开了爱迪生的公司,又回到了学校,去了匹兹堡大学当电气工程系的系主任。说起匹兹堡大学,中国有个我最喜欢的作家叫王小波的就在那里读书,毕竟王小波陪伴我度过了初中,高中时代,所以我对University of Pittsburgh非常有好感,在大学快毕业的时候,我就申请了这个学校,这就是榜样的力量,然后,很快我就收到了P大的拒绝信。

这封信我现在还留着,和拒绝我的那几十个女生的信放在一起,没事就拿出来看看:

Dear Yandong Liu

The members of the Graduate Committee of the Department(这个单词他们还拼错了,写成了 Deparment ) of Electrical and Computer Engineering have reviewed your academic records, and I regret to inform you that they have not recommended favorable action on your application for admission to the graduate school.

Although this decision is regrettable, I feel certain of your undertaking of our action. I wish you success in your future plans.

在匹兹堡大学里,他几乎和马可尼同时发明了无线电报,马可尼这个人在前几期里讲了,但是马可尼先演示了,占了先机就没得玩了。马可尼演示的是无线电,仅仅是无线传播电报,于是费森登想用无线传播声音。于是接下来的几年,他开始研究无线电声音的传输。

他的第一笔生意是和美国气象局签的合同,合同的内容是用无线电代替电报来传输气象局的天气预报。看起来美国的国家部门一直以来都比较大方,给钱,只要你提供足够的服务,专利一点都不要。有了美国气象局的这笔钱以后,他保留了所有的专利,在1900年成功的使用无线电传播了声音,美国气象局很开心,终于可以用声音而不是摩尔斯码来传播信号了。

前面几期中,我提到了马可尼在1901年横跨大西洋进行了无线电播报,当时是单向的。在1906年,费登森就搞了双向通信。而且,他是第一个意识到可以用地球的电离层来反射电磁波的人之一,并且他掌握了每天哪个时段电离层会有变化,什么时间段传输信号最好。而且他还发现了外差原理,直到今天,超外差接收机仍然广泛的在使用。

当他有了这些开创性的工作,为了能在市场中取胜,他把自己的一部分专利拿出来,从别人手中又拿了一些钱,组建了一个叫NESCO(美国国家电力信号公司)的公司,这个公司在前几期里也讲过,作为反面典型讲的。这个公司打爱美国牌,说美国人要买美国货,结果被美国海军在报纸上直播做测试,证明了德国货,法国货都比美国货要好,因此这个公司并没有靠打爱国牌做大,而是证明了这是很愚蠢的做法。

费登森合资的这个公司一看靠打爱国牌不行,还是得靠产品的质量,于是就开始改进公司的产品,想用火花隙式发射机来让信号传播的更远,但是这项发明实在是太难了。于是他想到了他的老东家,也就是当时最伟大的发明家爱迪生,看看能不能帮忙搞出个功率极为强劲的发射机出来。于是NESCO和爱迪生的公司,也就是后来的通用电气签了一个合同,合作发明功率强大的发射机,爱迪生本人并没有专门负责这个项目,而是让一个员亚力山德森的人来负责,这个人也很厉害,只是在合同到期了,他没有把产品做完,因此产品没有派上用场。

题外话,合同结束以后,亚力山德森继续研究这个项目,最终做出了另一个产品:亚力山德森交流发电。这个亚力山德森以后的节目可能还会讲他,他的专利也超级多,除了交流发电机,还有400多项其它的。其中在电视机方面,他也参与了电视机专利的争夺,最后在一些欧洲国家里,他拥有电视机专利。(和电台,电脑,互联网一样,电视机之父也有很多。) 在当时,没有石英振荡器与电子管放大器,为了发射大功率广播信号,他设计了一部转速非常非常快的交流发电机,快到足以产生频射信号。 据说目前世界上只剩下一台亚力山德森交流发电,在 瑞典,当庆祝什么亚力山德森诞辰多少周年的时候,会启动一下。人活到这份上,我觉得已经成功了。

费森登的演示水准是一流的,在1906年的圣诞节,他举行了世界上第一次无线电波演示,期间他亲自现场直播了小提琴独奏。也正是因为这次演奏。他被视为广播(向听众单方向传播节目)的第一人,也被称之为广播之父,他是世界上第一个电台节目主持人。唯一的遗憾是NESCO在美国打爱国牌失败了,NESCO公司没有从美国海军拿到任何订单,公司虽然做出了一些有意义的东西,但是还是因为财政陷入困境而不得不宣布破产。但是公司破产并不意味着创始人破产,就像写《穷爸爸富爸爸》的作者,有个公司破产了,但是不意味着创始人也破产。

NESCO公司破产以后,费森登又把自己的专利卖了一些给西屋电气,后来又让美国无线电(RCA,Radio Corporation of America)收购,他本人获得了非常多的物质回报。RCA公司是20世界不可忽视的公司,这个公司可以说影响力遍布全球,比如说现在的NBC环球就是RCA公司的,像梦工厂什么的,也是与RCA公司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可以说是引领无线通讯的老大。再来说一说这个RCA公司,这个公司也是个传奇公司。

其实美国的很多大公司都是私人公司,建在车库里或者一个破房子里,因为美国尊重私人产权,越努力就能赚更多的钱,这些钱一般情况下是自己的,政府抢不走,所以这些人也比较用心的做事情,这个RCA也是如此。在当时带领RCA乘风破浪前行的人叫戴维萨尔诺夫,一听男的叫什么诺夫,女的叫什么什么娃,就觉得是俄罗斯人。现实也确实是。他是俄罗斯移民到美国去的,他找了个电报操作员的工作,在马可尼的公司里。这个家伙是第一个收到泰坦尼克号撞冰山的人,他收到以后,就开始连续工作了72个小时,在他的协调下,减少了泰坦尼克号上的人员伤亡。他就成了名人。

在其后的岁月里,他于1916年提交了一份“无线电音乐盒”的备忘录,希望能开通民间音乐电台,但是公司没有回应他这种“异想天开”的请求,当时没有人认为会用无线电这么重要的设备来听歌。就像是50年前肯定没有人认为可以用这么快的能装在口袋里的电脑人们用来看别人吃东西一样。但是显然这个诺夫走在了时代的前列。

一战结束以后,美国马可尼的公司资产已经在竞争中失败了,就要拍卖掉,这里的资产包括员工,员工里就包括这个诺夫同学。萨尔诺夫有个梦想,他要做的事情是用无线电向大众传播娱乐信息、新闻和音乐,这种人是时代的开拓者。他到处找人,找钱,慢慢的推广。在当时人们普遍不清楚无线电还能这样玩的时候,他是不被人理解的。

在1921年,他用无线电直播了一场拳击比赛,那次的听众超过了数十万,这远远超过去现场的人,这说明了这个行业肯定是有市场的。说起直播来,如果用无线电来看现在的直播,那肯定是有市场的,现在的直播要比以前好多了,人类总是要追求感观刺激的。主要是现在国内管控的比较严格,如果没有管控,听说国外有什么O站,P站,Q站的,我也不懂他们NB个啥,如果没有管控,以国人的创新能力,3个月就能打的P站找不到北。

这个事情真不吹牛,我真的是这么认为的。

我读过一点点历史书,我发现了一个小规律,在经济和文化上,只要政府不管,那就是文化灿烂的时代,我认为这个时代最巅峰的时期是宋朝,我们所知道的文化名人,至少有一半是宋朝的,到了明朝,清朝就没有了。宋朝最多,比如范仲淹,欧阳修,柳永,曾巩,司马光,王安石,苏东坡,苏辙,黄庭坚,李清照,陆游……大宋帝国是星光灿烂,是中国文化的最高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我觉得最主要的原因是宋朝的王权受到严格的限制,举个例子吧,老赵当了皇帝,按理说谁敢不听他的话?他讨厌一个人,就是不给他封官,宰相不高兴了,说你是皇帝,怎么能由着自己的喜好来呢?人家的功劳够了,你就应该封官。皇帝说,你可滚远点吧,当场就把他的奏折压下了。到了第二天,他又写了一个一样的奏折。皇帝一看,这家伙,还是不理。第三天,还是一样的奏折,事不过三,你这就是不把我老赵当赵家人啊!当场就把奏折给撕了,这时候,宰相面不改色的把奏折拿回去,第四天,把奏折用透明胶粘了一下,又交上去了。宋太祖唉叹一声,还是依法办事,把这个人给升官了。

当然宰相这事吧,可能官比较大,大家觉得皇帝会让着宰相,实际上,在大宋,皇帝的权力被限制的特别死,小官也不怕皇帝。如果要见皇帝的话,不太容易,要经过宦官的指引。这件事是宋朝司马光所著的《涑su水記聞》。有一天,老赵在宫里玩鸟,说是打麻雀,不是你想的那个鸟,有个臣子来见他,说有急事。老赵一听,急事就赶紧说来听听吧,结果来的人没什么急事,就是东拉西扯的。老赵有一根打人的棍子,叫柱斧。把老赵给气死了,你这点P事,耽误我玩鸟。结果这个人还顶嘴,说:“到少比你玩鸟着急!”老赵当场爆炸,然后用这根柱斧把来人打下来两颗牙齿。老赵是当兵的,比较有力气。来的人官不如你大,你是皇帝你NB,就把牙齿捡起来,装口袋里了。老赵一看,还保留证据,更气了,就骂他:“你能怎么样?你还想告我不成?”这个臣子说:“你最大,肯定告是告不了你,没地方上访了,但是,史书上肯定把这件事记下来。”老赵当场就愣了,事后亲自给这个臣子道歉。只要对白纸黑字有一点点敬畏的,这种人往往不会坏到特别坏。

对美国是不是这样呢?至少在广播早期的时候就这样,虽然用电台直播拳击不错,但是不可能人人听歌听拳击啊,还是得直播点人们“喜闻乐见”的节目,就是有点“下三路”的广播剧开始被大量制作出来,这极大的促进了这个行业的发展。也就现在所谓的“炒作”,幸好美国政府不能对“炒作”进行限制,有了足够的基数,节目的质量才会越来越好,光靠“下三路”其实并不能做成大公司。

下一期,讲点当年美国电台市场是如何的混乱,以及即使是如此的混乱,也没人没政府没公司愿意管这个事,最后慢慢变有序的过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