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 Twitter创始人告诉你如何成为亿万富翁?

在2013年的时候,wired杂志采访了Twitter的创始人之一Ev Williams,在2013年的时候,他已经非常的有钱了,毕竟是把Blog卖给了Google公司的人,也是个IT界响当当的人物了,所以,被媒体采访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这篇文章的链接我先放上来, https://www.wired.com/2013/09/ev-williams-xoxo/ ,如果大家也对国外的IT这些比Jobs,Bill Gates弱很多的人也感兴趣的话,可能对这个哥哥有所耳闻。和大部分口若悬河的创始人不同,Ev的口才让人非常的尴尬。大家可以到YouTube上找找,实在是特别的不厉害。现在他的口才要好了很多,看来这个东西也可能锻炼出来,如果有机会我也去广场上给跳舞的大妈去交流一下,做个演讲,谈谈软件的故事,因为我非常的害怕在公共场合讲话。在早期的时候,Ev接受采访,能让人明显的感觉到他的目光是飘移的,给人一种没太多自信的感觉。包括我发的这篇文章,写这个文章的记者也说了,Ev不是一个好的公开演讲者。

在演讲方面,Ev会有很多停顿,让人感觉他在思考东西,又好像没有思考清楚,这是早期的Ev给我的一个感觉。现在他已经是个演员了,也比较会喊口号了,但是比起国内国外很多的演讲达人,可能还是不太行,但是,已经比以前好多了。写这篇采访的记者也说了这个情况,虽然这个Ev不是个演讲达人,但是,他的观点还是清晰的表达了出来。我强力推荐大家看看这篇文章,这是一个冉冉升起的企业家说出的真心话,他没有讲改变世界这种话,只是从人性的角度去谈了他对如何通过互联网赚钱。现在他已经是Medium的CEO了,最近,Medium可能是迫于投资方的压力,风格已经改变了一些,现在Ev也已经开始说改变世界什么的了,没办法,可能大部分人就是喜欢听这个。做事情,你不改变个世界,不让世界变的更美好一点,那你还创个毛业啊!至于谁是谁非,我也不懂,我这期电台,不讲现在的Ev,只讲2013年接受采访时候的Ev。当然,我也不是Ev肚子里的蛔虫,不可能真正懂得他的意思,所以,我的观点,几乎100%是一种误解。

Ev在那个采访里说,互联网并没有改变人性,我们总是认为互联网让人们尝试新东西,其实,并没有。人性并没有发生什么改变,人们只是借助互联网做以前他们就经常做的事情。对这个观点,我还是非常认同的,人类的进化速度决定了不可能非常迅速的适应这种技术,而是让这种技术适应自己。在互联网上做的事情,都是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喜欢做的。如果你仔细想想的话,并没有什么太强烈的变化,在互联网之前,人们做的事情,只是用网络重新做了一遍,只是更迅速更方便了。

我个人的意见,人类社会的支柱有三个,一个是权力,一个是色情,一个是金钱。当然,肯定有人不同意我这种说法,他们会反驳我说人类世界的支柱是真善美,当然,这是每个人的看法不同。我也认为真善美也是支柱,但不是最主要的支柱,我认为决定人类社会走向的是权力,两性和金钱。其它的都是次要因素,更多的是扮演一个点缀的角色。权力是处于最核心的地位。所以,有志于在历史上留下自己名字的人,最好还是在权力的游戏中玩,虽然说成功的机会不大,但是,远比其它的行业要大的多。只要你拥有了权力,基本上,性和金钱会随之而来。

这也是我为什么非常认同Ev的这个观点,互联网并没有让人们做与众不同的事,人只是用互联网做早就熟悉的事。人类进化了这么多年,最精通的无非就是如何能让自己的权力保存持久,如果大家看过动物世界的一些节目的话,应该有感觉。那些雄性动物为了保持自己的权力,真是六亲不认啊,这一点和人类有点一样,什么亲爹亲兄弟,砍起头来眼睛都不眨的。所以,我觉得,无论任何的技术,立足点都要以权力为中心。一个技术,无论是印刷术也好,还是蒸气机也好,如果能巩固权力,就推广,如果不能巩固权力,就不推广。比如我们都知道印刷术是个好东西,可以让人民的生活更幸福,但是,拥有权力的人不是这么考虑的。比如他们会修四库全书,把他们不希望看到的内容都删掉,如果谁不小心写了一首诗,灭九族是常见的事。更不要说秦始皇焚书坑儒了。

基于Ev的观点,互联网并没有让人做新鲜的事情,只是用互联网做早就熟悉的事情。反正我是非常的认同的。因为我发现,在互联网上,还是做前面说的三种事情,有权力的人忙着用互联网巩固权力,能赚到钱的就试图用互联网赚些钱,实在不行的就想看看在网上能不能约个炮。反正就这三类事情,权力,性,金钱。对Ev这样的牛人来说,他也没法从权力中获得太多东西,权力是高端玩家才能搞定的事,因为这个世界上其实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制定规则的人,还有一种是遵守规则的人,并没有破坏规则的人,从本质上来说,制定规则的人和破坏规则的人是一类人,他们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比如皇帝,皇宫平均有2–3万漂亮的姑娘,想想就腰痛!一般的人就想想如何通过后两种赚点钱吧。

Ev在文章中指出的其中一条赚钱的路子是社交关系,就是建立起人和人之间的联系。这并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人是社交动物,(或者说大部分人是社交动物,我属于想社交但是又不愿意和陌生人讲话的社交动物,半残废社交动物)。比如在Twitter上,Follow就是一种联系,点赞也是一种联系,基于你的位置发一条Tweet也是一种联系,这种联系可以用独特的方式被发现,只要你发现了,并且能很好的满足了这种需求,你就可以赚到钱了。按照Ev的话来说,互联网并不是utopia,他不会神奇的一下子改变了人类本身,而只是提供一个方便,让人更方便的做以前经常做的事情。如果说互联网让人有点什么改变的话,就是变的更加不耐烦。什么东西不但要,而且马上就要!在咱们中国,有一段时间,有一首流行歌曲比较火,叫《马上有钱》,里面有几句是这样唱的,马上马上马上有钱了,马上马上马上有房了,马上马上马上有对象。不但要有钱,而且是马上有钱!不但是有房,而且要马上有房!不但要有对象,而且要马上有对象!类似于和我要干货的那些人!

我做了这个电台,整天在电台里吹NB,结果就有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认为我可能编程水平和吹NB的水平一样高,实际上,这是完全错误的!从数学角度上来说,编程和吹牛是完全不相关的两件事,可以称之为独立事件,两者之间是没有什么联系的。就好像梅西虽然足球很厉害,但是五笔打字不见得比我快,这是两件不相关的事情。我在电台里的观点是,不要试图通过听电台学习编程,也不要试图通过看别人总结的干货来学编程,甚至你读别人的代码也不行,学编程唯一正确的路就是自己动手,找一个水平比你高一些,但是不能高太多的人来学习,读读人家的代码,自己调试一下,就和写字画画临摹一样。

为什么不能找比你水平高太多的人呢,举个例子,踢足球吧。比如你找的是梅西,他可能告诉你过人很简单啊,就是停下球,一个变向,一个加速,就能轻松过掉2–3个后卫,根喝水一样简单。然后他还给你展示了一下,确实是干货。然后你也学,结果人家梅西停球的时候,就停在脚上,你停球,停了3米多远,后来的动作根本没法再弄了。在编程中,人家DHH,Linus那种级别的高手告诉你,DRY,写代码的时候不要重复你自己。这是纯干货,而且可能也是80%的情况下正确。然后水平像我这样的人,写代码的时候,发现了两个函数是相似的操作,非常的兴奋,终于有机会重构代码了,DRY,不能重复自己,然后抽取出两个函数的共同点,做了一个基类,然后发现,妈的,这两个函数就用了一次,而且由于自己当时没考虑清楚,这两个函数等第2个版本的时候都删了,还不如当时不重构!因为水平不一样,非常非常容易出现这种情况,这不是说梅西,Linus,DHH这种大神说的干货正确或者错误,我只是想说,自己动动脑子,自己啥水平要心里有数。别一天到晚就想看半本谭浩强C语言的书,就想看懂Linux的源代码。中国古人有“半部论语治天下”,你也想“半本谭浩强治天下”,这非常不现实!

我最近倒是真的录了一些视频,我打算从0开始,做一个twitter网站出来,现在已经录了20期了,每期10来分钟。现在就已经有个问,20期了,竟然还没做出来,一个网站竟然这么难,竟然还要用数据库!很无语!我已经上传到YouTube和Bilibili网站上了,名字叫“网站从入门到放弃”,我现在觉得100期可能也录不完,如果每期只有10分钟的话。不要着急!

再接着说Ev,他的这个观点,我也是非常同意的。互联网只是让人更没有耐心了,什么东西都是要,而且是马上就要。只要能满足这个需求,就能赚到钱,他以他的blog为例子,他把以前人类发文章的需求,简化成了写完后,直接点发布。在很久以前,还得要去出版社,印刷什么的,现在简化成了发布。如果按照这个思路,Twitter更是简化版的Blog,比如你写一篇Blog的话,起码你得至少写个800字吧,否则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发,但是Twitter没这个问题,想说啥就说啥。这也是我不太喜欢weibo的原因,感觉没什么思考的深度,在weibo刚开始的时候,我还经常上去战斗,现在已经很少上了,经常给我发广告。再多说一句,现在Ev又搞了一个网站叫medium,现在推广比较厉害,“干货”越来越多了,比如职场上的10条经验,从XX的事情里我学到的10条经验,改变你命运的7个习惯,还有很多情感的文章,在以前是没有这么多的。可能鸡汤这事,尤其是情感鸡汤,是刚需。这个事,DHH这些人已经喷过了,但是,并没有什么用,毕竟Medimu也是要赚钱啊,鸡汤的流量肯定非常的巨大。

Ev在这篇文章里还说了,什么样的创业项目会失败?简单来说,就是试图违背人性的项目会失败。比如说,让人学习的项目,就不容易成功。关于学习的项目,如果你按照学习的规律,几乎100%失败。有可能收到钱的项目得是这种的,两个月两万,让你从零基础成为高手,这种是唯一可能收到钱的,虽然这肯定不可能,但是,万一可能呢?所以,只要是这个开班授课的人是高晓松这种级别的,全中国可能有一百万去交,每人两万。但是,如果按照学习的规律,我认为学习是不可能速成的,比如我办一个班,1000块钱,学3年。这种,肯定是一个人都不会来。为啥呢?因为高老师的班两个月就能从菜鸟成为高手,虽然贵了一点。但是,你这个1000块学3年,肯定是个骗子,不但骗了1000块钱,还骗了3年的时间!其实,编程也好,画画也好,都是自己学会的,只要时间够。所以,这种违背人性的创业项目,闭着眼睛想也知道100%失败。这不符合只要干货,马上有钱的群众要求,有毛病的才肯花时间去学3年技术 🙂

还有一些创业项目是让人变圣人的项目,比如让你用了某个软件,你变的更有效率了,用了以后,变的更加心平气和了,这种App,几乎可以肯定,不可能取得太大的成功。有一部电影叫《七宗罪》,这是教会里的一种说法,他们认为人的罪恶有七种来源,分别是:暴食、色欲、贪婪、暴怒、怠惰、伤悲、自负或傲慢。不管是不是真的,如果你做的事情,是让人改掉这几种来源,那么这个App,几乎可以肯定,不会太受欢迎。比如引诱人暴食的App和网站,多的是,但是让你不暴食的软件,没几个。引诱你色欲的软件更是不胜枚举,比如你常用的10个软件,至少有8个可以约炮。而且现在变态也是越来越多了,前几天我在地铁上,就有一个穿丝袜的,打扮的非常的开放,竟然是男的,我摸了好几站才知道他竟然是男的,这种变态,他也不反抗一下!还有自负的,炫耀的,这种App都有的是,因为我觉得,只有充分的让人变成一个更坏的人,才有可能成功。不信的话,你看看朋友圈,那些做微商的,还有那些标题党,哪有一个是让人学好的。还有那些修图软件,自动磨皮的,还都是给人表演一下自己幸福的生活,这就是虚荣。暴怒就更不用说了,只要有留言的地方,就有暴怒的人,比如说,我的公众号后台,就非常的酸爽。贪婪什么的,我们应该知道,谁家没见过几个买一堆没用的东西放家里,这种购物网站,基本上就是通过别人的贪婪来满足自己的贪婪。

当然,人家Ev是名人,没有明说你得做让人堕落的东西。但是,我觉得现在的Facebook也好,Netflix也好,已经越来越没有底线了,Facebook滥用自己的市场地位,Netflix的CEO则出来说Netflix没有竞争对手,他们的竞争对手是人类的睡眠,这句话我个人觉得还是非常的无耻的,因为人类就是有多种多样的缺点,然后你聪明,抓住了这个缺点,就开始开始折腾人,不让人睡觉,这其实是现在几乎所有的IT公司做的事。所以,IT的从业人员,会在几年之内把自己的名声给败光,大概会差到什么程度呢?我觉得最差可能比政客强一点,最好也就是和华尔街那些人差不多,更大的概率是比华尔街的人名声要差。

为什么我会这么说呢?因为我最近看了几本书,里面讲了什么互联网的出现,让权力重新回到了人民的手里,这叫“后集权时代”,然后巴拉巴拉的讲了什么“消费主义”,一会儿引用哈维尔,一会儿引用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结果竟然搞出了一本400页的书,当然,我没看完,我看了个开头,就觉得这个作者脑袋不清楚,虽然这个人的名气可能有点大,但是我觉得名不符实。最后我来讲讲我对互联网和电脑的认识。

首先,电脑也好,互联网也好,他们的属性是个工具,和自行车电视机没有区别。现在有人说这个人工智能早晚会有自己的意识,这是以后的事情,现在并没有什么证据来证明“天网”已经觉醒了。现在可见的,有意识的还只有人类这一个大玩家,当然,有些小猫小狗的,还是没法对人类社会做出巨大的影响。这最终又回到了我说的那三个社会支柱,权力,性,金钱。这三个支柱不会因为电脑的加入,成了四个支柱。电脑和网络还不会对这三个支柱产生任何冲击,只能作为一个工具存在。

只要网络是个工具,那么谁最有能力用到它呢?当然是权力的核心了!当发明了火药的时候,老百姓可以放个爆竹放个烟花来让节日多彩一些,但是权力的中心可以用来做成枪支大炮来巩固自己的权力。当发明了纸我印刷术以后,老百姓可以认几个字,甚至还能写一些告状的文字,但是当权者可以用文字来让老百姓参加考试来当官,顺便给这些人的大脑里放入一些思想。当发明了电以后,普通人可以照个明,看个电视,但是权力的中心可以借此通过电视快速的传达思想。没有理由认为,互联网和电脑就不同了,当然,普通人可以用电脑手机互联网来看个电影,摇一摇,运气好能有个炮火连天的周末,但是,我的运气从来都不好,别人的手机都是屏幕坏了,电池不行了,按键坏了,我的手机从来第一个坏的部件是里里面的陀螺仪,都是我摇坏的!但是,也从来没有成功过。但是,像美国政府那样的当权者,可以借助电脑和网络,审查所有的信息,家里的手机电脑信息都让政府先过目一遍,出去上街,就没有一个没有摄像头的地方,到处都能人脸识别,你打电话可能连声音都被识别了。最不济,美国政府看到有点乱了,网络一断电,马上变朝鲜,如果美国人想来上个QQ,新浪weibo啊都没机会。所以,我真是不清楚他们有什么理由认为,有了个电脑和网络以后,他们竟然说什么“后极权时代”,这明明是“极权新高度”!而程序员在这其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所以,名声越来越差是肯定的了!

Ev在这篇文章里没有说最赚钱的是什么,我觉得也许成为所有规则的制定者,说不好能赚到一点钱呢?

131. 为什么初创公司选取什么技术并不是特别重要?

Twitter公司在早期的时候,技术水平是非常的差的,如果有人在2010年前上过twitter的话,可能知道一个非常搞笑的事情,这个网站非常非常容易就挂了,在所有比较有影响力的网站中,可能没有比Twitter容易挂的。现在当然好多了,挂的情况非常少了。

我在技术行业工作了很多年了,越来越发现一个问题,在大部分的企业中,技术是非常不重要的因素之一,这种情况在初创企业中更是如此。这个观点可能让很多热爱技术的人听着不爽,作为一个技术工人,整天在工地搬砖的电台主播,竟然说技术不重要,哪个网站,哪个产品不是技术人员做的呢?这么说是有点小道理。大家都知道,北京城这么大,楼房这么高,道路这么宽,哪条路,哪个楼不是农民工一砖一瓦的修起来的呢?但是,你真的认为,是农民工修的,这个城市就是农民工的么?这个道理在IT企业也是如此,起码我认为是如此。

那技术是不是不重要呢?我当然也没这么说,我只是说没有那么重要,起码没有大部分程序员认为的那么重要。而且,对绝在部分的公司,技术肯定不是决定成败的主要因素。

有一些听众听了我的一些言论以后,经常会觉得没有干货,他们会认为评价某种编程语言,或者测评不同编程语言之间的性能是干货,哪个语言最快,用内存最少,希望我能做一个像测评手机一样的电台,把不同的语言,不同的框架列出来,最后给出综合评价,像大米测评那样的,干货满满。(我个人一直追着看的唯一的手机测评就是大米测评,因为我买不起手机,到现在主力手机还是一台红米,抽奖时候抽到的,所以,看测评给我很大的乐趣,就像我真的玩过那些手机一样。)

这种干货满满的测评,用在技术上,我认为是非常搞笑的,起码在99%的情况下是非常搞笑的。有个问我PHP是不是不好,我只能说Facebook就是用PHP,有人说Ruby on Rails是不是太慢了,我只能说要分情况,如果栋哥做一个网站,是不慢的,因为总共就几个人,用一台小霸王学习机当服务器也很不错,更不要说慢了。有那么多网站用Ruby on Rails,也没见人家说太慢了。

编程的电台,编程的视频多如牛毛,在这个年代,你可以轻松的下载到几乎任何顶级大学的课程,比如国外的有哈佛,斯坦福大学的计算机课程,国内的有清华的,浙大的,各种课程都有,我当年考研的时候,就看的严蔚敏老师的数据结构。绝对保证你一辈子都看不完。有纯干货的东西太多了,只是你想不想学的问题,而不是你找不找的到的问题。如果你想学物理,都能找到费曼这种人的讲课视频,数学的话,有史济怀的数学分析视频,这个在国内绝对是顶级干货。所以,我实在是想不太懂,找我来要干货,难道这些人真的想通过一个电台学到编程知识么?

我倒是真的录了一些编程视频,我打算从头录一个如何做twitter的网站,记得当年,我特别想知道如何真的做东西,而不是做一些玩具一样的例子,当时书上都是一些例子,我觉得一点实用性都没有,所以,我觉得从0做一个实用一点的项目,也许能帮助一些像我一样,当年的我,看书吧,觉得书上的知识有点单薄,主要也是自己眼高手低了,学校里用的有点落后,不实用,结果一参加工作,马上觉得,我去,书上根本就不教一些比如单元测试,比如如何部署的东西,一到公司就觉得啥也不懂了,其实在公司里的东西,也不是特别难,我觉得是写书的人,或者在学校当老师的人,主要是远离了搬砖第一线,不太清楚如何搬砖了,我现在已经录了13期了,我打算录100期,做一个真正能用的网站,主要是模仿twitter,功能上实现个7788,用一下在公司使用的东西,比如TDD开发方法,用Git做版本管理等等。我一般是周末录3-4个小时,然后,上传到YouTube上,国内上传到B站上,只是审批时间不固定,也容易被拒绝。我本来也打算上传到网易云课堂上,结果我的视频上有我网站的链接,给拒绝了,说不能有链接,也不能有公众号,那意思是我沾网易的便宜,给自己打广告是不行的,所以,只好不传了。国内的环境,非常的不开放,我做的视频,竟然不能加上我自己的网站链接的水印。

接着说电台,都是湿货。说实在的,你认为的干货可能是湿货,你认为的湿货可能是干货,和你的阅历有很大的关系。在Twitter初期,技术水平是非常的差的,上一期说的这个Jack,他来到公司以后,编程水平非常的高,后来在他的努力下,他成功的排挤了公司的创始人之一,就是那个有点多动症的诺阿,这个故事我就不说了,反正,他的建议,让诺阿彻底从公司走人了,从此,推特公司再如何,诺阿都和这个公司没有什么联系了,失去了成为亿万富翁的机会。这一段就不说了,多说一句,这个诺阿没有自杀,人家仍然很快乐的活在这个世界上,所以,不要自杀。即使你被人阴了,被人误解了,被人放弃了,被人绿帽子了,都不要自杀,自杀是这个世界上最愚蠢的事情,没有之一。想想你才多大,他再NB,再一手遮天,能干几年,你总有一天能熬到红太阳下山的,然后再干死他,而不是干死自己。想想电影《教父》,回去把自己仇人的肚子一刀拉开。

在Jack把前CEO弄走以后,他当上了公司的CEO,是的,他就是这么厉害。前面我也说了,他的技术水平是公司最厉害的,但是,Twitter网站还是三天两头的挂掉,说明这个人的技术水平虽然很高,但是,仍然不够高。但是,这仍然不能阻止Twitter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用户量是突飞猛进,网站挂的频率是越来越快,挂的时间越来越长,直到有一天,员工发现,这个网站,连备份都没有,如果丢了数据,这个公司就只能从删库到跑路了。在这个重大失误之后,Jack的CEO也保不住了。在技术水平如此弱的情况下,Twitter还是一路狂奔。我这期的主题是,技术在初创公司,并不是特别的重要,我再多举几个例子。

大家应该都知道,这个星球上最大的程序员问答网站是:stackoverflow。这个星球上最大的程序员评论网站之一,可能是hacker news。很多的网站在刚做出产品来的时候,是要做一下宣传的,像栋哥也做过宣传,我去v2ex这个网站上发了10来个帖子,到发第7次还是第8次的时候,就被移动到水深火热这个没人看的区了,我就没有再宣传。外国也这样,他们一般去hacker news去给自己做广告,或者被人拉上去讨论。在stackoverflow,也曾经在很弱小的时候被hacker news的程序员们拉过去喷了个半身不遂。我把这个2009年帖子挖了出来,现在已经过了3000多天,我把链接放在公众号里,希望有兴趣的人去看看这个帖子的回复。https://news.ycombinator.com/item?id=678501 。这个帖子的主题思想是,stackoverflow这个网站,我一个周末就能做出来,技术太落后了。

当然,我也认为发贴的人,并不是吹牛,stackoverflow那个网站,在最初的时候,非常非常的简单,从技术上山寨,一点问题也没有。如果一个周末不能完全复制,用个一周是肯定没有问题的。在当年,这个帖子给了我深深的震憾,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真的是眼看着stackoverflow从一个被人嘲笑的小网站,一直成长为这个星球上最好的程序员网站。从程序员的角度上来说,stackoverflow的技术当时来看确实不怎么样,用的是windows当服务器。当时,stackoverflow的联合创始人Jeff Atwood可能也是被喷的太委屈了,还发了一篇文章来解释,这篇文章我也找到了,2009年的一篇文章,链接我也放在我的公众号里,https://blog.codinghorror.com/code-its-trivial 。结果这篇文章一写出来,又被拉出来,报以更大的嘲讽。当然,随着时间的推移,都已经快10年过去了,嘲讽的人,只留下了ID,被嘲讽的人,留下了一个伟大的网站。

我大概说一下Jeff Atwood的大概意思,他也认为,复制一个stackoverflow在技术上一点难度也没有,但是,技术真的不是stackoverflow这个网站的精华,除了写代码,还要做的事情有很多,也更重要。要回复大量的用户反馈,这个用不到编程;还要写文章解释这个网站怎么用,这个也用不到编程;还要自己去网站上回答问题,这个大部分时候也用不到编程;还要去删一些帖子,并且回答为什么这个问题不适合放在这个网站上,这个也不用编程;还要维持公司的运行,这个大部分时间也不用编程;还有保证饮水机里有水,这个也不用编程。所以,做一个stackoverflow,代码并不是特别的重要。这是他的观点,当然,在当时那个情况下,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喷过那些键盘侠的,当时的帖子特别多,我就不一一挖坟了,这两个最有代表性。

还有,Dropbox, Airbnb在hackernews也被喷的不行,但是,这两个公司成功了。我也在hackernews和挖了10年前Airbnb的帖子,https://news.ycombinator.com/item?id=426120,当时的评价也不好。还有Dropbox的帖子,也是10年前的,https://news.ycombinator.com/item?id=8863,这个评价也不是特别的正面。

如果你正在做事情,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是论证为什么别人不能成功的人,一种是真的做了一点事情的人,第一种人,是靠批评第二种人活着。至于为什么他们会成功,我几乎可以肯定,不仅仅是代码写的好,技术多么高超。在国外有一个叫PlanGrid的软件,是给建筑工地上的人存图纸的,就是个照片软件,当时iPad刚发布不久,工人都不会用iPad,更别说这个软件了。我看过这个软件的创始人的访谈,他说最难的是说服别人使用你的软件,所以,他在部分时间都拿着iPad,只要有工人的地方,他就过去和人家说话,教别人使用iPad,然后,再顺便问问要不要用个软件来管理他们的工地图纸。

当时我看到这个故事,感动到想哭,像我这种有社交恐惧症的人,真是不知道怎么办!

130. Twitter公司的又一个“怪胎”创始人

在Twitter公司里,有两个人的影响力最大,一个是前两期提到的Ev,另一个就是这一期要讲的Jack Dorsey。这个Jack Dorsey现在已经也是个亿万富翁了,同时担任Twitter公司和Square公司的CEO。这个人现在也活跃在各大社交媒体上,还接受了不少媒体的采访,他也有一些课程,教大家如何创业,如何设计一个软件等等,如果大家有兴趣的话,YouTube上搜他的名字,什么CNBC,Techonomy这些媒体都有访谈,文字的有,音频的有,视频的也有,如果你想全部看完的话,可能得有几十个小时,因为太多了,比较好的一个是stanford大学的创业课上,他又去当老师了,有兴趣的人可以搜一下看看。

我以前在电台里说过一个观点,这些整天接受采访,整天上电视的人,都是非常聪明的人,他们懂得如何利用传媒来达到自己的目标。因此,这些采访,会有相互矛盾的地方,也有包装的成份。所以,耳听为虚,眼见也不为实。我只能讲出我认为的真实。当然,实际情况相差多少,我也是不知道的。

在好几个场合,Jack Dorsey说过自己是个穷人,这个穷人,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含义。以我的分析,他家里可能不是有钱人,甚至有可能算是不太富裕的美国普通人,但是,美国对穷人的定义和其它国家是不同的,这个Jack Dorsey,姑且算是穷人吧,但是,在1984年的时候,他7-8岁的年龄,家里就给他买了一台电脑,要知道,是1984年,他就有了自己的电脑,并且,他随后就有了至少两三台电脑,有IBM的电脑,也有苹果电脑。用他自己的话说,他在8岁的时候就开始学习编程了。所以,一直到28岁,他都一直在编程。我是在22岁第一次有自己的电脑,他8岁就有了。

他说,他一直有语言障碍,到30岁的时候都还不能清楚的说话,这个也不好考证,因为他接受的采访太多了,一点语言障碍的样子都没有,不能说是口若悬河吧,但是,绝对能看出来是那种能罩住全场的人。所以,他小时候是不是有点语言障碍,这个不好说,但是,大部分有关他的传记里都是说他小时候说话不清楚,所以他有大部分时间来玩电脑,在10几岁的时候,就已经能编程帮助他父亲的生意了。我个人认为,和其他大部分精通编程的大牛一样,比如Linus,卡马克这些人,都是在上小学的时候,家里的电脑就已经可以让他们玩了。这个在中国的话,肯定是非常非常富裕的人才能拥有这种环境。但是,这种环境,在Jack Dorsey的嘴里,竟然说自己是穷人家的孩子。这个反差,实在是有点大。

在这些开创了企业的人中,包括Ev,Jack Dorsey,还有Jobs这些人,在年轻的时候都有品味,比如大家耳熟能详的Jobs的父亲,要求做木工的时候,看不见的地方也要用很好的木板。这个Jack Dorsey没有说他的爸爸如何,但是,他说了他的妈妈,他的妈妈和普通的女人一样,喜欢钱包,而且喜欢限量款的钱包,因此,他在很小的时候,就和他的妈妈一起逛街,到处买限量版的钱包,他有意大利血统,他妈妈还会带他到时尚之都意大利的米兰去买包。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细节,他本来是想说他对产品也有非常好的品味,但是,我又想到了他说他是个穷人。如果是真的穷人,应该没有什么钱买限量版的钱包吧,而且还能去米兰买。我没有在美国生活的阅历,是不是美国的穷人就是生活的这么爽,我也不知道。但是,这个Jack Dorsey显然受他妈妈的影响非常的大,他也喜欢包,他用的是Filson的包,因为兴趣,我还查了一下,能放下电脑的,比较大的包,大概是700美元起,贵的2000多美元。比我的电脑还贵,反正,总是觉得这个孩子不是穷人。或者说不是我心目中的穷人,因为我的电脑包是个超市里3块钱一个的购物袋。

Jack Dorsey还是比较特立独行的,和大部分的硅谷大佬一样,他也是没从大学毕业就出来了,换了两个大学,每个大学里呆了一年,就出来当程序员了。他的特立独行表现在他的行为和穿着上,他有好几个纹身,当然,在他出名以后,这些纹身都被洗了。更传奇的是,他有一个鼻环,在年轻的时候,他一直带着这个鼻环,他的工作也非常的多,并且不仅仅在编程上,他有非常丰富的工作经历。他的工作经历给了我很大的启发。比如,他有个工作是给人按摩,但是,我刚刚提到,他是有不少纹身的,被一个浑身是纹身的的按摩,回头客肯定不多,所以,这个工作他没有长期的做下去。他还有一个工作是给人读睡前故事,他在ebay上拍卖自己的声音,只要给100美金,他就给人读睡前故事,他读的书是《Goodnight Moon》,这个睡前故事总共卖出去4份。这给我很大的启发,有人问我,要不要做个副业,毕竟做电台太没有前途了。我现在的副业已经开启了,一是做按摩,我没有纹身,可以提供上门服务,女士半价;另一个是我也可以提供睡前故事的服务,我总共有两个故事,第一个是小猫钓鱼,第二个是小马过河,在我的公众号下留下联系方式,价格好商量。

Jack Dorsey在咖啡馆发呆的时候,他碰巧遇到了Ev,这时候的Ev已经是个名人了,因此Jack就想找个工作,他本来是想去卖鞋的,再多说一句,我觉得这个Jack受他妈妈影响非常大,在众多的硅谷CEO中,Jack是穿衣品味非常高的,而且,他想卖鞋,业余时间他还学如何设计衣服,打算进入时尚界,所以,这个人画裸体是非常不错的,自己也是一个不错的裁缝。这些都是他自己说的,反正我只是转述一下,包括他将来会竞选纽约市长,如果以后他真的参加竞选了,那说明这个人说到做到。我这里讲的是他给Ev发了电子邮件,Ev真的给了他一次面试机会。

因为他是程序员,面试的时候,当然是要面试一些技术了。我上一期说了,公司有个叫拉贝尔的,就是那个会Ruby on Rails的无政府主义者,因为他是个无政府主义者,因此,他又是第一个使用Ruby on Rails的人,这时候,他已经招了好几个他的朋友进来了。这种人,主要的是看你的政治立场。一般公司的话,大概会让你在白板上写个快速排序,或者看看你是不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像我这种高中毕业的,死活就是找不到工作。比较另类的公司,可能还会测试智商,情商什么的。我是不太相信智商的,因为我每次测量,在90分左右,我同学同事都是130以上,所以,我的自尊心不允许我相信IQ是真的。更不要提情商了,我总觉得那些没事就说自己IQ,EQ,QQ是多少的人,是上天派下来羞辱我的,你们好好在天上当大神多好,干嘛非要下来秀智商呢?

这样的面试好不好?不让你在白板上写算法,直接考察你的政治立场。当然了,这个拉贝尔是个无政府主义的自由主义者,一看Jack Dorsey,那就和见了亲人一样,纹身,鼻环,没有学历,非常激进,不能更合适了!然后,Jack Dorsey就加入了这个皮包公司。这件事情对我影响很大,因为他们这么搞,就和闹着玩一样啊,这样招人合适么?我用我90的智商,考虑了很久,我发现对一个没有任何产品,九死一生的公司,没有比这个策略更好的了。等到成了超级大的公司,就可以录用那些名牌大学毕业,高学历,高智商的人来打工了,小公司,一般情况下是招不到这种人的。

在网络上,我们经常会见到一群人指责另一群人是左派,或者右派,或者法西斯。那么这里面隐含着什么意思呢?如果我们说资本主义的话,可能知道有个哲学家叫亚当•斯密。如果我们说共产主义的话,可能知道有个哲学家叫马克思。我觉得,如果一个公司非常的小,招的程序员应该招认同亚当•斯密的人,如果足够大了,应该招一些信奉马克思的人。当然,这个比较困难,因为大部分的信奉马克思的人,是不会操心学习写软件的。至于法西斯,我们可以知道,希特勒这个人,但是,法西斯的哲学家是谁呢?

这个人叫秦提利,因为法西斯不得人心,这个20世纪上半叶最有影响力的哲学家就没人愿意提了,虽然他的名字不再出现,但是,他的思想却如春风化雨般,深深的影响了不少外国人,我个人认为,如果在美国创业的话,尤其要避免招信奉秦提利的人,否则,做出来的产品肯定有问题。

这个秦老哥认为,民主有两种形式,一种是美国的民主,这个太堕落了;还有一种是他认为的民主,他的老师叫马克思,他写了一本书叫《马克思主义哲学》,后来他老百姓被枪毙以前,是意大利的教育部长。他认为,教育的目的是为了社会服务,个人利益和国家利益是相同的,都要为政府服务,在而且不止是教育,而是在任何问题上,都要听政府的。一切都是政治的,政府要主导一切。这个观点觉得意大利面条总理摸索里尼的欢迎,真是教育部长的政策亚克西!在他的影响下,摸索里尼写了他著名的《法西斯的教条》,里面有一段是这样写的:一切都是政府的,政府以外没有人或价值。

像Jack Dorsey,拉贝尔这样的无政府主义者,他们信奉的是有个小政府,不止是软件,都是自己来搞定。而信奉秦提利这样的人,他们的想法是个人和资源要为政府服务。像Jack Dorsey这种人,个人主义者,能做出Twitter这样的软件,但是,信奉纳粹(国家社会主义者)的人,如果他们学软件,做出来的也是如何监控美国人民的软件,比如美国的棱镜。

我觉得,做出监控美国人民的软件,像棱镜这样的程序员,和做出比特币,区块链,Twitter的程序员,从根本上来说,不是用C语言,Java语言,Ruby语言这种区别,这根本不是区别,而是这些程序员在内心深处,是喜欢亚当•斯密多一些,还是喜欢秦提利多一些。

这一期就到这里。讲了一下Jack Dorsey是如何被招聘到公司的。另外,我在B站做了一些视频,讲如何使用Ruby on Rails来模仿一个早期的Twitter网站,如果有人喜欢的话,可以去看看。

129. 一个美国理想主义者的创业故事

这一期讲Ev,这个还没有成名的穷小子,他和他的女朋友吵了一架以后,老婆也跑了,他的老婆叫梅格胡里安(Meg Hourihan),这个女的也还不错,起码有自己的wikipedia条目,上面有她的照片,而且是个程序员。长的不能和维密那些模特来比,但是在普通人中,算是还不错的,尤其考虑到她是个程序员的情况下。

当Ev一个人在公司里干活的时候,就是这个日后被Google收购的Blogger,中国叫博客,Ev还是在上面交了一些朋友,中国的说法叫网友。当博客慢慢的流行开来,会有一个问题,话题是没法控制的。不止中国是这样,美国人也是这样,他们在博客上写宗教的,写政治的,甚至还会写纳粹的内容。如果人人都像大部分中国人这样,只在博客上发美食就好了,但是,美国人不太听话,慢慢的,各种声音都有了,有好的,有坏的。Ev是真的理想主义者,他的平台什么都能发,包括美国特别在乎的政治正确,他也不在乎,因此,他的平台上有很多类似黑鬼,白种人这样的词汇。因为,Ev觉得,人人都有发表自己看法的权力。

就是这样一个杂乱的,甚至有点像垃圾场一样的平台,迅速的发展起来,在2002年的时候,已经有了100万用户,这个时候,他雇佣了一个普林斯顿学天体物理的学生来给他打工,每小时20美元。这个人,日后将会和他纠缠不清,这是后话了。Ev起初的时候,不被人所理解,即使是美国硅谷,也不理解竟然有人在网上主动曝光自己的私生活,但是,Ev觉得,任何人只要有一台电脑,就能发布任何信息。现在快20年过去了,我们都接受了这个现状,在吃饭之前,如果不发个朋友圈,就觉得和没吃饭一样。如果不晒个娃,和没生娃有什么两样?所以,我经常晒娃,吃饭前发食物的照片。这一切,在20年前,Ev就预测到了。

随着Blogger的出名,Ev上采访的次数也越来越多,换女朋友的频率也越来越快,已经是个小名人了,反正不少人能认出他了。其中一个认出他的是他的邻居,一个叫诺阿的大汉。他正在看杂志,上面有Ev的照片,Ev的背后,是一个窗户,窗户的后面,是邻居家的厨房,此时,诺阿正在这个厨房里吃饭。诺阿迅速的打开厨房,打开窗户,对着邻居喊:你是Ev么?Ev此时正在写代码,被这一嗓子吓了一跳。“是我”,Ev回答。就这样,这两个邻居在各自的阳台上成了朋友。

诺阿这个人,也是Twitter的重要人物之一,只是比较另类的重要人物。我来介绍一下诺阿。

这个人,年轻时候喜欢留光头,身材很高大。他现在不留光头了,但是身材还是很高大,这一点和我正好相反。我身材很矮小,我年轻时候头发很长,现在脱发了,只好留光头。栋哥,现在日子过的,发型和沙僧一样,身材和八戒一样,身高和悟空一样,做个电台,唠叨的和唐僧一样,活生生的把自己的生活过成了西游记。不说了,说起来都是泪!这个阿诺,出生的当天,他爸爸说,他要出去找一些牛奶,因为刚出生的孩子,母亲是没有奶水的,结果,这一出门,就再也没回来,直接老婆孩子不要了,自己又去过单身生活了。和乔布斯他们一样,是个没爹的孩子,只好让自己的外公外婆养大。

这个诺阿是个性格开朗的人,甚至太开朗了。他有点多动症的症状。在年轻的时候,一次在大街上,警察认为这个家伙肯定High草了,因为表现的非常不正常,就把他关起来了。结果关了两天后发现,这家伙一直就是这么兴奋,不是High草了,就又把他放了。所以,这个人有点像控制不住自己的绿巨人,这个冲动的性格,也决定了他未来的命运。

此时的诺阿在做什么呢?他在做电台,当然不是像我这样很低级的在做网络电台,而是真正的个人电台。而且还是在政府不允许的频段做一个私人电台。我猜测,虽然做的类型和我不同,但是相同的应该是听众都是没几个。而且,他做的电台是无线电台,有距离的限制,他只能在硅谷附近做,太远了不行,这一点网络电台有点优势。他当时已经结婚了,但是他老婆还在念书,不能和他大老远的来硅谷,这样和单身就没什么区别了,他就成了Ev的好朋友,晚上一起去夜店爽爽,前面提到的那个普林斯顿的学生古德曼也经常加入他们的午夜寻欢之旅,这样,这3个人成了一起嫖过娼的好朋友。这可能是命运的安排吧,这3个人,还有后来的另一个人,在未来的几年,要互相的伤害,从无话不谈的朋友,成了反目的仇人。只是,现在,还可以一起去夜店。

当Google要收购Blogger的时候,Ev只把这个信息告诉了两个人,一个是古德曼,一个是诺阿。两个人都很兴奋,因为自己最要好的朋友要发财了。在2003年2月15日,Google宣布收购Blogger。一夜之间,Ev从几乎一无所有,账户里有了数千万美元。Ev有了这些钱以后,给自己买了一辆斯巴鲁,开着这辆新车,进了Google的总部,就是那个外界盛传的梦幻园区,那里有免费的食品,有免费的按摩。

此时的诺阿还是在经营他那个几乎没什么人听的无线电台,只是在碰到Ev以后,他决定不做无线电台了,而是做网络电台,他就开启了一个叫AudBiog的项目,这个项目最初是可以让人用电话来发语音,然后,这些语音可以放在网上做一个电台。但是,诺阿没有钱。他就问Ev,能不能投资一些钱给这个项目,Ev最初是拒绝的,因为他不想让金钱来破坏他和诺阿之间珍贵的一起嫖过娼的友谊!但是,诺阿认为没事,诺阿最终说服了Ev,和诺阿想的不同,这些钱最终还是葬送了他们的友谊。

当Ev投资给诺阿以后,诺阿成立了一个公司,开始招人来做技术。其中一个面试者叫拉贝尔,他会一种叫Ruby on Rails的技术。这个拉贝尔是个自由主义者,或者说是个反政府主义者,他的全职工作是在全世界参加抗议游行,他的抗议游行的足迹遍布美国,意大利,还有南美洲的许多国家。他真的很幸运,没来中国游行,否则,早死好几回了。Ev详细询问了他的编程能力,觉得拉贝尔的技术还不错,他就成了新公司Odeo的第一个程序员,这个公司最初的代码就是这个人写的,采用的技术是Ruby on Rails。为了向Twitter公司致敬,我最近也打算用Ruby on Rails写一个Twitter网站的最初版本,我把写的过程都录成了视频,放在Bilibili网站和YouTube上,现在已经录了7个视频了。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可以看看大概从0开始写个网站是什么样子。

Ev把Blogger卖给Google以后,在他设法把钱都搞回来以后,就从Google离开了。Ev是个非常低调的人,他不是那种因为去过Google就整天吹牛的人,也不会在吃饭的时候炫耀自己的财富。现在,Ev因为有几个公司了,他的财富是数十亿美元,但是,他到现在为止也没有保镖,就自己一个人在旧金山的街头走路,如果大家关注Twitter的话,有很多路人会有跟他的合影。这一点和硅谷的其它不少大佬有本质的区别。那个Facebook的创始人,一年的安保费用就有几百万,现在Google公司的劈柴,一出门也是一堆人跟着他。我上学的时候,有一次一个卖药的人去我们学校演讲,我正好去食堂吃饭,路口全是保安,不让过,要让卖药的车队走了以后才能过。一个卖药的,那阵式,也许是怕卖假药太多,被人揍死吧。反正搞的挺吓人的。

Blogger卖给Google以后,Google公司现在的Blogger服务就是基于当时收购的项目做起来的。当然,在国内这个网站已经不能访问了,但是Blogger的影响力,在国外还是比较大的,只要有Gmail帐户,就可以开通。这个Blogger已经是上一个时代的产品了,比起他的后生,比如说轻博客汤不热,比起正在Ev做的Medium,甚至比起Wordpress来,可能感觉有点落后,我上面提到的这些平台,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是中国都不允许访问。被Google收购的Blogger,有一个比较好的优点,安全性做的非常好。像Wordpress,汤不热都曾经有过比较大的安全问题,尤其是wordpress,感觉总是有安全问题。

我觉得,如果你写的内容是非常注意隐私的,可以用Blogger,这个能保证你除了Google能方便的知道你的隐私,其它的人想知道相对比较困难。但是如果你用Wordpress,这个平台,整天有漏洞出来,相对来说非常的简单就可以攻破,当然了,我的技术不行。如果你想做个堂堂正正的人,什么也不藏着,不掖着,欢迎使用QQ空间,以及各大国内网站的博客,也可以使用微信公众号,像栋哥一样,什么实名认证,手机号,家庭住址都要先提交了。我觉得这些国内的平台这一点做的比国外的平台好,为什么这么说呢,比如说,如果我写的文章中奖了,在国外平台的话,为了给你邮寄奖品,得先问你家庭住址,但是国内不用,直接一个快递到家,就可以领快递了。

这就是微创新吧!

128. 美国总统玩的什么鸟?

这一期的题目本来是Twitter公司的历史,我都已经写完录好了,然后我发到喜马拉雅上的时候,被告知有敏感词。我才突然知道,twitter是不能说的一个网站,我只好又重新录了个开头,把名字改成了美国总统玩的什么鸟?因为现在的美国总统是个twitter控,他直接发twitter来传播他的理念,然后大家可以在下面骂他。说起来,他的twitter非常的搞笑,他也不删评论,他的每条twitter大概有2-3万留言,下面骂他的有(基本上,前10条中,至少有8条是骂他的,好多表情包),夸他的也有,但是比较少,还有不少是在他的下面打广告的,比如卖杯子,卖衣服的,我还看过一次在他下面卖充电电池的,我也不知道手机充电宝和他有什么关系。好了,下面我开始讲twitter这个公司了。

如果大家以前听过我讲的观点,我经常说,科技界的东西,都是相同的一群人建立的。只是他们建立了以后,就从公司离开,然后再去建立下一家公司。Twitter公司也是这样一个产物。Twitter公司的创始人之一,Ev Williams,至今为止,他创造了三家公司,分别是Blogger,Twitter,Medium,这三家公司都非常非常的成功,成功的标志之一是不仅仅有钱,而且这三家公司都获得了中国官方的荣誉证书,这三家在国外非常有影响力的网站,都被屏蔽了。这也是一种荣誉吧。

Twitter公司另外的一个创始人Jack Dorsey,也是好几个公司的创始人,他不仅是Twitter的创始人,还是square的创始人。如果大家有人做Android软件开发的话,几乎肯定会用到过square公司的几个开源库,比如okhttp,retrofit等等,只要打开github,搜一下java,排名靠前的几个,都有这家公司的。Twitter公司的开源也非常出名,比如bootstrap,这个曾经是排名第一的前端库,现在可能也是用的最多的前端库吧。我大部分时候都是写C语言,但是,有时候也要写网站后端,更少的时候,公司也要让我写一点前端,我第一选择就是bootstrap。比我自己写的至少漂亮100倍。这些公司,让我由衷的敬佩,按照square公司的说法是,公司基于开源建立,自然要回报给开源社区。希望我也有机会写点什么开源的东西出来,我倒是有想法,就是不知道会不会挖坑了。

这两个人是Twitter公司最出名的两个人了,一开始Jack Dorsey是Ev Williams的下属,只是个普通的员工,后来,两个人成了好朋友,再后来,两个人成了一个总裁,一个CEO,再后来,两个人关系极度恶化,到现在谁也不理谁了。如果不太关注Twitter公司的话,可能大家对这两个人都不太熟悉,在我讲的故事之中,还要牵扯到更多的人,但是,这些人还没有这两个人出名,所以,可能会让大家感觉比较晕,又是外国人的名字,可能就更晕了。不过我觉得这些故事比国人所知道的扎克博格,比尔盖茨这些人的传闻还要好一些,因为Twitter这个公司里,真的是穷人白手起家的。

这个故事里主要是讲人和人之间的关系,主要是几个朋友之间的决裂。国外还有一个影响力非常大的网站叫Reddit,这个网站也是好朋友之间的决裂,一个是Steven Huffman和Alexis Ohanian,这两个人年少时候一起玩魔兽,后来一起去听他们的偶像Paul Graham的演讲,然后一起创业,一起发财,后来两个人关系破裂,但是,两个人在回归Reddit以后,还是不讲话,后来在心理咨询师的帮助下,两个人才慢慢的又说话了。Twitter的故事和他们的故事有点区别是,至今我故事里的这两个人还是没法说话,已经完全的分道扬镳了。 

先一个一个来讲吧。先说Ev Williams。

Ev Williams出生在美国中部的一个州,在内布拉斯加州的一个农场,他那个地方只有300-400人,非常的荒凉,他的父母是农民,小时候,他的父亲教他如何使用来福枪,如何把打的鹿的内脏挖出来。但是,他对此不感兴趣,美国的农民和中国的农民显然还是不同的,他的父母看他对啥也不感兴趣,就开车去给他买了一台电脑。然后,他就爱上了电脑。美国的农民再穷,给小孩买台电脑,买辆宝马车还是没什么问题的。中国的农民是真穷,别提宝马了,吃饭都成问题。当Ev Williams长大以后,在家人的资助下,他有了一台亮黄色的宝马。Ev的生活圈子大了不少,因为有车了,也有了不少女朋友,这时候的Ev想到了一个赚钱计划,他打算录一些视频,教别人如何使用电脑,他录了一些磁带,开着他的宝马到处卖,结果,并没有卖出几个磁带。不过也不错了,起码在小小的年纪有了这个创业的想法。

和大部分美国的科技富人一样,他也是没上完大学,他在内布拉斯加大学呆了一年,就觉得这太浪费时间了,这些教授教的东西没什么意思。有一天,他看到了一个广告,决定退学算了。然后,他用家里的小货车,拉着他所有的家当,主要是他的电脑,开了3000多公里,找到了打广告的那个家伙,开始了他的新生活。很不幸的是,那个家伙是个骗子。结果,他又原路开回了家。

他这种人,一旦有了创业的想法,心中的希望是不会熄灭的。当然,这个世界上还有另外一种人,只有喝多了,才想创个业什么的,等酒醒了,这事儿就算过去了,我就是后一种人。如果仔细看这些年Ev所做的事情,他其实只干了一件事情,就是让人能自由的表达自己。不论是最开始的blogger,还是后来的twitter,还是现在的medium,都是让人写东西,表达自己的想法,而且,尽量的不去做内容的审察。所以,我很佩服Ev这种人,非常的专注。像我就非常的不专注,想干点什么事情,完全看当时喝了多少酒,喝的少了觉得得创业,喝大了就想革命,一点都不专注。

后来他在O’Reilly公司找了一个写广告的工作,在那里,他一边工作,一边自己学习编程,最后他终于在Intel找到了一份工作,人也搬家到了旧金山,租了一个公寓。就在这个公寓里,他第一个公司成立了。这个公司的名字叫Pyra。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已经不知道了,但是,可以知道的是,这个公司是他和一个程序员女朋友开的,他到是旧金山以后,找了一个女朋友,这个套路不大正常,但是,现实就是这样,他和这个漂亮的女朋友想开个公司,这样就可以不用去上班了,他们也没有想好要做点什么。

起初,他们想做个软件,帮助人们提高工作效率,但是,这个软件没做出来,倒是做出来了一个内部人使用的记录工作进度的软件。起初的时候,Ev的女朋友觉得这个东西,没什么意思,就没理。但是,在1999年的时候,Ev还是把这个副产品给发布了,Ev给这个副产品起了个名字叫Blogger。然后,就有了一些用户,但是,Ev的女朋友觉得他的能力可能比较差,不想让他负责公司。显然,Ev没有大部分中国男人的觉悟,一切听老婆的。他和女朋友吵了一架,分手了。本来公司就是他和他女朋友,还有几个她女朋友的朋友来兼职,这样一吵架,他女朋友带着那些朋友走了。这样,公司只剩下他自己一个人了。

没有了女朋友以后,他只能自己一个人干活了,每天工作16个小时,在他的网站上和虚拟的朋友聊天,然后听取这些用户的意见,为Blogger增加一些新的功能。每天都是在一堆比萨盒子和啤酒瓶子里睡觉,没有员工,没有钱,没有女朋友,也没有真实的朋友。只有一个穷小子,用透支的信用卡在维护一个网站。

这个网站发展的很快,在2002的的时候,已经有了100万用户,他也雇佣了几个人。就是这个日后卖给Google的公司,奠定了Ev到目前为止的产品理念。如果看Blogger,Twitter还有Medium这三家公司,最基本的理念是:向世界公开你的想法。这也是我理解的这三家公司的一个理念。

向世界公开你的想法是不是很危险的事情呢?这要分在什么国家。Ev在做Blogger这个网站的时候,有一些人写文章揭露煤矿的一些黑幕,然后,这些煤矿企业就威胁说,要起诉Blogger,但是Ev不为所动,最终,这些文章没有被删除。

我一直有个没有解答的疑问,Ev的这种想法是不是太幼稚了。在Blogger网站上,到现在为止,仍然有大量的政治不正确的文章,这算不算言论自由?在Twitter网站上,只要美国总统一发言,几乎无论他说什么,下面都是骂声一片,这算不算言论自由?这孬好也是个总统啊!那在我的电台下面留言骂我的人,我删了这些留言,算不算侵犯了他们的言论自由?

美国人可以没有任何心理压力的骂美国总统,中国人也可以没有任何压力的骂美国总统。这么看起来,中国人和美国人有相同的言论自由,都可以自由的骂美国总统。

好了,这一期就到这里了,下期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