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 惠普公司(2): 早期的辉煌

上一次讲到HP的两个创始人,制造了音频振荡器,卖给了迪斯尼公司。再多说一句,HP公司和迪斯尼公司是苹果的BOSS乔布斯曾经最敬重的公司,他说过他最希望他的Apple公司也要成为我HP公司以及迪斯尼公司一样伟大的公司,不管怎么说,我觉得Apple公司应该是做到了。

HP公司卖给迪斯尼公司了几台音频振荡器以后,公司做了一笔几百美金的生意,不是什么大单子,这几台设备是为了能在迪斯尼的电影里产生大黄蜂的声音效果。但是,第一次收到单子,还是和大企业的单子,还是让普克很高兴。他说,那次以后,他知道了一个道理,只要产品有价值,就能卖出好的价格。因为每一次HP的价格实际上是失误了,每台只有70来美元,以后,HP的产品价格会高很多,所以,HP还有一个名字叫(Highest Price)。

这个和苹果公司的策略一样,价格就是要贵一些,但是,质量可能是要比山寨货好一点。我真的觉得Apple的手机比我的红米手机要好一些,我玩过别人的苹果手机,但是,我的口袋决定还是买个红米比较好。HP的可能也是这样,不过,现在这个阶段,HP的产品并不再适用这个原则了,我曾经有过一台HP的笔记本电脑,别提了!这台电脑,让我从一个电脑菜鸟,成为了一个修电脑高手,什么驱动装不上,喇叭不响了,我都用螺丝刀打开,用上电焊了。我说的HP的这款笔记本是envy15,5000-6000块钱,中端机,买电脑送维修技术,非常推荐菜鸟购买。以前我还听说用Apple电脑的人,智商没有用PC的人高,我以前是不相信的,自从买了这款HP envy15以后,我是彻底的相信了,太锻炼智商了,软件的硬件的,什么喇叭不响了,转轴断了,都很锻炼智商。我就在网上搜索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有个答案说这个机器设计的有个bug,我查了一下字典,bug的意思是虫子,我以为是虫子把这个转轴咬断了,我用螺丝刀拆开机器看了一下,因为过保了,我觉得网上说的有错误,这个机器里面并没有bug,一只虫子也没有。后来我想了想,这个机器,看个youku都能达到70度,啥虫子能活下来啊!如果有人想买这个机器的话,可以搜索envy15断轴,有惊喜!听说现在联想和HP是世界上电脑销量前两名的厂商,这两家公司,一定让很多人从菜鸟变成了高手。

不过我这里说的是以前的HP,一个伟大的公司。人和公司都是一样,无可避免的走向堕落。以前的HP,他们卖出了公司的每一个订单,8台声音震荡器。然后,被一个人注意到了,这个人是一位洛杉矶的电子业前辈,他还是一家无线电设备以及录音设备制造商的销售代表,他想做的事情是让科技能够融入娱乐业,显然,HP这个单子就是科技融入娱乐业的案例之一。他马上意识到,这是一个新的机会。他找到了HP的联系地址,给HP的创始人之一惠列写了一封信,想请惠列能在百忙之中抽一点时间,到洛杉矶的无线电工程师俱乐部里,介绍一下HP的这个产品。

然后,惠列就去了。在那个俱乐部的会议上,这个人向惠列介绍了自己,以及他的朋友们,这个人的名字叫诺姆•尼利。惠列看出了诺姆•尼利的野心,他就是HP要找的推销员,而且是那种最优秀的推销员。随后,惠列又向诺姆•尼利发出邀请,请他来HP看看。这一段就比较有意思了,尼利驾车来到了HP公司,当时还是一个车库,这个人的心就拔凉拔凉的了,但是,他还是克制了自己,没有表现出来,毕竟,哪家公司都有弱小的时候。但是,随着谈话的深入,尼利对HP的看法发生了改变,他觉得他眼前的这两个年轻人就是人中龙凤,在离开的时候,他们就口头达成了协议,他是HP的首席销售代表。

然后,尼利就给HP制定了一个策略,在刚开始的时候,HP的这两个人都是做外包业务,就是别人有什么需求了,就来加工个产品,比如刚开始的时候,给一个做口琴的商人校准口琴的音质。这个尼利说这样做是没有前途的,因为一个伟大的公司不可能没有自己独特的产品,只给别人打工,只能是迫于生计的权宜之计,不能做为公司长期的发展策略。如果HP一直给别人加工产品,也许二战的时候能有前途,但是,战争一结束,比如说德国又开始出口口琴了,那么HP就没有饭吃了。这样的公司有很多,昙花一现,比如联邦电报公司就这样,很多国家也是昙花一现,用中国古代的话来说就是:“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HP就没有像联邦电报公司那样,以极快的速度崛起,又以极快的速度消失,就好像没有存在过一样。

作为对比,我就跑题对比一下HP和联邦电报公司的历史吧,我相信很多人根本不知道联邦电报公司是个什么样的公司,这家公司真的是有极度辉煌的历史。我简单的介绍一下,不过多的展开。如果这家公司不那么快的消失,人们根本就不可能以为HP是硅谷的发源地。联邦电报公司更应该是硅谷的发源地,只可惜,他死的有点早。

在硅谷,只有一块石碑还有联邦电报公司的记录,什么工厂啊,建筑啊,都没有了,只有一块大石头,上面还记录着曾经的辉煌。这块石头听说在帕洛•阿托的闹市区,在艾默生大街和钱宁街路口的交界处,我没有去过硅谷,如果有人去过的话,可以去看看有没有这块石头,书上说有。这块石头上写着:“电子实验室,联邦电报公司实验室及工厂最初奠基处。1909年由赛瑞尔·爱辉尔创立。来自美国东岸的发明家李·佛瑞斯特及两位助理,在此研发出历史上第一台真空管放大器及真空管振动器。”除此以外,就没有其它的介绍了,当然,这个公司远比这几句简单的介绍辉煌的多。而且,对世界的影响也要大的多。我觉得如果没有真空管,非常有可能就没有硅谷,因为在晶体管之前,真空管被使用了半个世纪。

就像那块石头上所说的,这个公司是由爱辉尔创立的,他是斯坦福的学生,投资人是斯坦福的校长。这个模式和HP也几乎一样。起初,这个公司用了500美元创立了一个叫爱辉尔无线电话电报公司的公司,两年后就成了美国最大的无线电报公司之一,从此改名为联邦电报公司。这家公司和HP也几乎一样,HP碰上的是二战,这个公司碰上的是一战。这个公司在一战中为美国的海军制造了大量的通讯设备,HP则是在二战中为美国的空军和海军还有陆军制造设备。但是,联邦电报公司随着战争的结束,自己的业务没法快速的从服务战争转为服务群众,就从一个极其庞大的公司,一下子不行了。但是,这个公司是世界上第一个做出商用真空管放大器的公司,也是世界是第一个做真空三极管的公司,虽然公司不行了,但是,近代的无线电,长途电话,收音机,电视这些东西,都是在真空三极管的成果下才能实现的。所以,这个公司没能当成硅谷的发源地,实在是有些遗憾,包括现在,我们用的扬声器,也是这个公司的员工发明的,发明扬声器的公司叫梅格福斯,是联邦电报公司出走的员工建立的。现在不是有很多人对声音非常挑剔么,什么耳机比较好,什么耳机用什么交流电比较好,是用火力发的电听音乐比较好,还是用风力发的电比较好,还有用什么声音煲耳机比较好,这都已经是淘宝网上的一个业务了。这个追根溯源,都是联邦电报公司做的,没有他们,就没有扬声器这种东西。

联邦电报公司就说这些,太古老了,不跑题了,我只是觉得他和HP真的很像,只是HP运气比较好,可能也是能力比较好,成了硅谷的发源地,其实在同一块土地上,有一家叫联邦电报公司的公司,也做了伟大的工作,但是,历史选择抛弃了他,也就被人们遗忘在了历史的长河中,现在只剩下一块石头,告诉人们这里曾经有一家公司曾经辉煌过。其实人也是一样的,我们大部分人在这个世界上走一圈,不要说是一块石头了,100%是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能留下名字的,屈指可数。其实这样子挺好的,历史上的伟人那么多,如果他们死后,就带走自己所拥有的东西,那么我们这个地球,早就被挖没了。什么秦始皇死的时候带走一大片土地,什么汉高祖死的时候带走一大片土地,什么乔布斯去世的时候带走了苹果手机,什么卖假药卖假货的死的时候带走了假药和假货(这还挺好的),但是,实际上,他们没有带走任何东西,他们死后又参与了整个地球的循环,现在我们身边的花草树木,或者包括我们自己,身上就有牛顿,爱因斯坦,或者希特勒用过的原子。

HP公司在听从了尼利的建议以后,就着手研发自己的产品,不再倚重做外包来生存。HP早期的收入主要是尼利去把HP的产品卖给好莱坞还有一些航空公司,后来这个人建立了HP强大的销售团队,他其实不是HP的员工,他只是一个销售代表,HP长期采用的区域销售代表的模式其实和他有很大的关系,他可以算是HP的销售总监吧。

公司有了一定的钱以后,活会比较多了。只有两个人实在是不够用了,他们就聘用了第三们员工,前面我说了,尼利其实不算是正式员工,但是,他对公司有巨大的影响力。这个第三位员工叫哈维•扎博尔,在HP公司,只有这三个人,HP的两个创始人外加这个哈维是真正在车库工作过的。

随后的几年,HP就一直发展,但是,很不幸的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了,HP的两个创始人之一的惠烈,也穿上了军装,和日本作战,当然,他本人并没有真的上过战场,但是,他的工作也非常重要,他的任务是在日本摧毁技术证据以前,研究清楚日本的科技水平到底如何。

我和大部分中国人一样,对二战时期的日本非常有兴趣,说起二战,就想到日本,因为日本和中国打的比较凶。我们的电视上也是这样,从小受的教育也是这样,一方面我们会说日本人太蠢了,这个我们可以从影视节目上看到。还有一些人则是说日本人太强大了,这个可以从一些和日本真正打过仗的人口中获得,比如董其武的回忆录里说日本人是枪法几乎百发百中。我也不知道这两种自相矛盾的说法哪个更准确。

但是,在多年前,我在看书的时候,发现HP的创始人之一,在二战时候对日本的科技有描述,而且,HP公司在二战时候是直接和日本PK科技的公司之一,什么雷达和反雷达都在PK,我就觉得他的说法也许可以做一个参考。所以,下一期,就讲一下HP的创始人惠烈在当兵的时候,如何和日本人PK科技的,以及他认为日本的军事科技到底是个什么水平。

1915年一战期间, 一只猫走在炮管上。

145. 惠普公司(1):硅谷的起源地

这一期还是讲硅谷的事情,这个也没什么办法,我了解的软件啊,电脑啊,只有两个地方,一个是中国的软件,一个是美国硅谷的软件。中国的事情我也不太敢讲,也讲不好,所以,还是讲美国的事情,我也不怕美国的公司来报复我。安全第一,这一期呢,讲一下硅谷的诞生地。

在2000年的时候,有个公司当时是非常厉害的,这个公司叫HP,现在当然也比较厉害,只是没有2000左右那么厉害。在2002年的时候,我在上学,我记得那一年发生了两件大事,第一件是中国男子国家足球队第一次在世界杯亮相,至今我还清楚的记得每一个比赛细节。(可能有人不相信中国队曾经打过世界杯,不过,这是真的!)

这三场比赛中国都输了,还输了个等差数列,分别以0:2,0:3,0:4输给了哥斯达黎加,土耳其和巴西。还有一件事情是,当时的HP公司收购了当时的康柏公司,当时的感觉有点像今天Google公司把Facebook收购了一样震撼。当时HP公司的CEO是个女人,叫菲奥莉娜,非常有女王的气质。就是这家HP,在2000年的时候,据说花了170万美元,买下了当年HP创始人的车库,和一个铜牌,这个铜牌上写的就是“硅谷诞生地”。如果有人去美国,看看有没有这两个东西,毕竟我这都是从书上,从网上看来的,不一定准确。不识字的人,都是受人的骗;识字的人,都是受书本的骗,现在都用上手机了,都是受公众号的骗。现在搞的我,除了CCTV的新闻联播,都不敢相信其它媒体了。(每次看新闻联播,第一句话还是非常准确的,报出日期,然后,我就关了电视去看女主播了。)

HP公司是有两个人创立的,一个叫惠烈,一个叫普克,这两个人的首字母就是HP,听说这两个人用抛硬币来决定谁在前头的。我上一张这个车库的照片,在1939年,HP这两个人,就是在这个车库里,决定做一个公司,可能他们也没想到,多年以后,这个公司成了世界知名的公司,我相信,HP的认知度非常非常的高。

还是老规矩,先介绍他们小时候的事情。

先说比尔惠烈,他出生在1913年,出生在密歇根的安娜堡,这个惠烈的老爸,是个非常著名的医生,他父亲在斯坦福大学得到了一个职位,然后全家就去了斯坦福大学的医学院,当时,这个医学院在旧金山。那是1913年的事情,那个时候,旧金山刚刚在10几年前搞了一个大地震,房子要重新盖,反正,用中国的话来说就是,多难兴邦。因此,多难也兴了美国的旧金山,当时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吧。惠烈的老爸很厉害,他的老妈也不是等闲之辈,她来到旧金山,就经营了一个一流的私人图书馆。

按照基因的解释,虎父无犬子,这个家伙除了在最开始的几年不太喜欢学习以外,啥都很好。人家都是开私人车送私立学校上学的,有的是资源,他很喜欢和同学打架,也喜欢做试验,还把学校的实验室给炸了两次,自己也受了伤。不过人家父母给学校修个实验室这点小钱,还是很easy的。就这样,他老爸后来就当了斯坦福大学医学院的院长。虽然是名医,但是,自己得病也治不了,他得的病也是和最近才去世的台湾作家李敖一样,是脑瘤,他父亲去世的时候比较年轻,李敖是82岁去世的,他父亲是50岁就去世了,而且因为这个病,最后的时光,他父亲其实已经疯了,因为脑瘤的原因,精神失常了。疾病无情啊!

他父亲去世以后,他家里还是非常有钱的,但是,实话实说,这个惠烈的文化课并不出色,还有严重的偏科,英语和历史不行,但是数学物理非常强。他可以心算贝塞尔曲线函数。我再多说一下这个贝塞尔曲线函数是怎么回事,现在在画图的领域,应用非常广泛。贝塞尔曲线函数本身其实并不难,难的是可以心算,比如我只能心算1位数的加减法。在图像领域,有两种常见的方法,一种是Photoshop的方法,就是你这个图,是多少像素的,如果你把这个图放大,就会变模糊了。还有一种方法叫矢量图,就是Illustrator的方法,这个图是数学公式,因此,无论你把这个图形放到多么大,都是一样清晰。这个方法采用的就是贝塞尔曲线函数,因此,如果能心算这个东西,我觉得数学还是要非常非常好的才行。

我前面说了,这个惠烈,非常的偏科,因此如果依他的成绩,是不能够进入斯坦福大学的。但是,他妈妈直接去找校长了。校长也说,这个成绩实在是有点问题,就问他为什么一定要来斯坦福呢?为什么不去留学,比如中国的莱芜广播电视大学呢?他妈妈就说,因为他想去他爸爸工作过的地方。然后这个校长大惊失色,原来这是院长的儿子,这个好了,直接来吧!然后他就去了斯坦福大学。

在斯坦福大学,他参加橄榄球队选拔的时候,碰到了他一生的好朋友,就是以后一起建立HP的普克。这个普克,长相没得说,大家可以在网上找到他的照片,非常的英俊,面貌也比惠烈好看一些。这次足球的选拔,慧烈落选了,普克当选了。下面再来讲一下这个普克。

和惠烈有些相同,这个普克的家庭环境也是非常的好。他父亲是个律师,也是有钱上私立学校的人家。他出生在科罗拉多州的普韦布洛。虽然他老爸是个律师,但是他对法律没什么兴趣。他也喜欢做实验。他学习好,动手能力强,但是,也和慧烈一样,在一次实验的过程中,他没有把实验室炸了,但是,他的手被炸变形了。然后,他兴趣就开始转向到无线电了。他在中学里,就自己用电容,电阻和天线做了一个收音机,这个收音机能收到600英里外的电台,这让他非常的兴奋,对无线电更着迷了。然后,他在高中时候就做了一个电台,名字叫9DRV电台,也不知道他有多少个听众,然后他还参加各种电台爱好者的聚会,让他很长见识。

HP这两个组合中,普克长的要更好一些,接近2米的身高,一付运动员的举止,他在学校的橄榄球队也是明星人物。另外,普克还有个妹妹,网上有照片,也是非常的漂亮。反正,这两个人,都非常厉害,这个普克后来离开了HP一段时间,去从政了,还当了美国国防部的副部长。

其实这几个人的故事,我在讲斯坦福大学的时候,讲特曼的时候,还有讲肖克利的时候,都重复了。我前面也讲过,讲科技历史,讲着讲着就讲重复了。这里面还有他几个同学,比如说HP创始的前几个人都是他的同学,有波特,有奥利佛这些人,后来都是HP公司的支柱人物,每个人都给HP开创了一条非常厉害的产品线。这个以前我讲过,不想再炒冷饭了。

这两个人,就在爱迪生大街367号的一个地方,租了个房子,其中普克和他的老婆住了一层,还有他们的房东住了一层,当时的惠烈还是单身汉,住仓库里。在车库里有几张桌子,就开业了,当时的工具是普克结婚后,没什么东西可以拿来,只有一个西尔斯的二手电钻。(我也有个西尔斯的电钻,其实这个电钻,就和女人的化妆品一样,很多人买回家,就用个一两次,这玩意,你又不能天天钻洞,人家邻居也烦你,所以,这个电钻和我的游标卡尺一样,就用个一次两次,就放在那里了。)

HP的第一笔生意是和战争有关,当然了,不是武器,而是一种乐器。当时二战正在打,有个商人叫莫利斯发现,几乎所有的口琴都是德国生产的,但是战争一打,口琴就没法进口了。所以,这个商人就想让HP造一个调音器,然后只有音准了,才能生产口琴。HP就接了这个活,造出了这个调音器,赚了一些钱。但是,这些小打小闹的东西肯定没有赚到太多钱,只是增加了不少信心,通过很多的小活,他俩觉得就没有制造不出来的东西。就是用这个给口琴调音的音频震荡器,他们做了世界上第一个能显示声音频率的仪器,这个东西第一次是去给一些搞乐器的人去卖。但是,这玩意,搞乐器的肯定不买这种东西啊,人家都是靠灵感来寻找音乐的人。然后,他们就去找商业公司去试试。

这个故事就是两个版本了,一个是迪斯尼的版本,这个版本是如果迪斯尼不购买一批HP的声音震荡器,HP就倒闭了。还有一个HP的版本,他们说如果HP不卖给迪斯尼一批声音震荡器,迪斯尼就别想制作出划时代的动画片《幻想曲》了。不管如何,HP和迪斯尼做了一笔双赢的交易。这个量也不是特别多,每台71.5美元,总共8台。这批订单的价值是500多美元,这批设备只做一件事情,发出一种类似大黄蜂的嗡嗡声。要知道,HP公司刚注册的时候,就是用不到600美元注册的。

这个订单本身并不是特别的大,不是可以让公司一飞冲天的订单,但是,因此碰到了另外一个人。这个人是一位在无线电设备和录音设备领域有很高声望的人,他知道了HP这个设备以后,就写了一封信给HP公司,这可能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一封信,这封信不但让他今后的人生发生了巨变,也让HP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公司,开始有了长远的发展和方向,HP也开始一步步的走向了美国电子业的老大。这个人到底是谁,留到下一期再讲。

144. 风险投资之王约翰多尔

听说在硅谷有一条很著名的路叫沙丘路,在这条路上的2750号是一家叫做KPCB的风险投资商。当然了,我又没有去过硅谷,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硅谷,只是书上这么写的,我就这么照本宣科的讲一下。这家公司的宣传口号是:我们的使命就是获得人类史上最大的合法收入。这个口号还是很振奋人心的,他们也确实获得了据说超过了1000亿美元的收入。

我个人认为,这个口号还是有点大,显然他们可能没有意识到,这1000亿美元,其实只相当于甘肃1年的GDP,他们还好意思说获得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合法收入。当然了,在科技界,还是非常不错的,所以,这一期我就来说一下这个赚了相当于甘肃省一年GDP的风险投资商,KPCB。

在说这个公司之前,我要重复的声明一下,虽然我说的都是美国的公司,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认为美国的公司比中国的公司NB,世界上市值最大的公司都是中国的公司,比如中国工商银行,中国铁路这些公司,是银河系中最NB的公司,不管是利润还是影响力,尤其是在中国的影响力,完全超过美国是一点问题也没有的,希望亲爱的听众不要再不厌其烦的提醒我这个事情了。虽然中国工商银行是全球最厉害最有钱的公司,但是,我对他们一点也不了解,也没有什么书出来讲中国工商是如何成为世界第一的。但是,有很多的书是讲KPCB这种小公司的,毕竟只有甘肃一年的GDP,所以,我们这个泱泱大国,没必要在乎我说的什么。这个投资商和国家主权基金比起来,他们一年投出去的钱,大要是国家主权基金三两天的投资吧。但是,同样没有书来介绍国家主权基金,所以,我还是只能讲KPCB这个公司。

KPCB这个公司,这四个字母取自四个最初的创始人的名字的首字母,这四个人分别是谁我也记不得,就像HP一样,反正是他们名字的首字母。我要说的这个人也不是最初的这四个人,而是其中一个最出名的员工,他的名字在风投界非常出名,他叫John Doerr。这个人有人说他是风投之王,当然了,风投之王有好几个,就像说球王的话,有人认为是贝利,有人认为是马拉多纳,有人认为是梅西,有人认为是C罗,我认为是武磊。这个就不争了,在这个节目里,我就说他是风投之王了。他确实非常的厉害,投了SUN,ALO,Google,Amazon,网景等一大批公司,非常的厉害,赚了我想象不到的一大笔钱,都是数百倍数千倍的钱。

这个John Doerr是出生在1951年的美国,是Kansan City的一个工程师和企业家的家庭,他老爸的公司是世界上最大的一种泵的供应商,这种泵是给化工厂用的,我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反正用这种泵能抽硫酸。他家里有5个孩子,这个John Doeer的学历也非常好,在哈佛读了MBA,又去Intel公司和安迪格鲁夫当了同事,最后当了销售总监,听说他一天只睡3-4个小时,其它的时间都是工作。所以人家能赚那么多钱还是可以的,我每天就去夜总会跳2个小时舞,其它的22个小时都是迷糊。有个传闻说,他在Intel当销售总监的时候,他要求所有人员的电话不能响第四声,如果你听到铃声3次不接,赶紧卷铺盖走人。非常的严厉。他在Intel干了5年以后,就想去KPCB工作,他是KPCB的每五位员工。如按照首字母的话,公司应该改名为KPCBJ才行啊。但是他去的有点晚了,人家公司名字就只要4个字,就像HP公司的每三个员工,也应该有相同的遗憾吧。这个没什么办法,不过John Doerr对此并不在意。

至于风险投资商如何工作,他们的工作流程是什么样的,我一个夜总会打工的,也不清楚,有点脑子的都不太可能投资我这样一个跳舞的演员,所以,我只能讲一下这个人的一些八卦和段子,那些投资的事情,大家可以问问你们身边的成功人士,我是不懂,我从小到大,除了拿过我父母的风险投资,其它的人一分钱也没拿过。我父母希望能投资出一个科学家或者什么公务员,结果,我用生命给他们上了一课,风险投资的风险太高了,他们的投资可以说是血本无归了。每次见到他们,我还有些隐约的不好意思 。

这个John Doerr呢,非常的狂热,用他同事的话来说,这家伙开会的时候始终在摇晃,两条腿不停的抽搐,就像一只饥饿的老虎,随时要抓猎物一样。而且他会在开会的时候突然站起来走动,我觉得这非常的搞笑,他们觉得这是有活力的表现。这个人么,只要取得巨大的成功,尤其是在金钱上取得巨大的成功,就可以改变绝大部分人的审美了。其实,有兴趣的人可以把这个人的名字输入到YouTube上,上面有大量的视频,其中还有一个2个半小时的访谈,在那些视频上,这个人还是非常的正常的,就是一个斌斌有礼的君子,或者像一个大学教授。根本就没有网上传闻的那些坐也坐不住,实际上,那2.5小时的访谈,我一直等着他突然站起来,根本没有,人家老实的很,风度翩翩,侃侃而谈。所以,有时候,我也不知道书上写的是有问题,还是视频上有问题,还是这些传闻都是后来胡编的。

在软件那些事儿这个电台讲UNIX和Java的时候,我讲过SUN公司的创始人马克利尼,他对John Doerr的评价是,我再也不和他出去跑步了,他根本不是跑步,他像袋鼠一样跳来跳去。如果有人听过我以前的节目,可能知道我以前说过这样一个观点,在短短的科技历史中,所有的好东西就是这些人做出来的,他们会做一个公司,然后在不同的公司之间来来回的做最有影响力的事情,比如这个John Doerr先在Intel做CPU,然后做投资,然后他做了投资以后,就会认识更多的人,比如他投资了Google以后,至少给Google公司搞去了75个人,其中包括Google公司的CEO施密特和Google公司两个创始人的导师比尔·坎贝尔。这个Bill Campbell不仅是Google公司两位创始人的导师,还是Apple公司著名的Jobs的导师,反正这个圈子就这么点,看来看去的就是这些人。有人问过我做这个电台难不难,其实一点也不难,尤其是做电脑科技史的电台,可以说是最容易的事情了,首先是因为这个科技史非常短,就是这50年的事情,所以,随便找一本书,看下去,就这样找来20-30本书,就会发现,这些人反复的出现在不同人的传记里。

就好像看史记一样,史记里有一个神出鬼没的人物,经常是写着写着,孔子出来了。而且在史记这本书里,孔子是莫名其妙的来,又莫名其妙的走,跟上下文没什么关系。可能是司马迁觉得孔子太NB了吧。如果看科技史,也会有一些孔子一样的人物,不管是DELL的传记,Jobs的传记,还是Sun公司的传记,还是Google的传记,这个John Doerr也是神出鬼没的出现,扔下一笔钱就没人了。然后,公司要上市或者什么重大的事件,这个John Doerr又出来,做个什么重大的决定,又不见人了。一种说法是,在硅谷,只有Jobs的影响力能超过John Doerr。

John Doerr这样的人,不管是成功还失败的投资,都是几亿,十几亿美元的成功和失败,虽然我看过他很多的故事,但是,总觉得这事情还是不适合我这种级别的人来说,我一个骑着膜拜单车上下班的人,说一个在北加州最著名的富人区伍德赛德有好几个豪宅,还有两三架私人飞机的人,总归觉得不合适,就此打住吧。如果大家不知道伍德赛德这个著名的密集区,只能说明你一不关心国外的情况,也不关心国内的情况。这个富人区里,可不仅仅是国外的富人能买的,国人去买,也是成片成片的买啊。

KPCB这个公司的名人可不止John Doerr,还有美国的前总统戈尔,美国前国务卿鲍威尔,还有SUN公司的创始人Bill Joy,这个个也是vi编辑器的作者。在几年前,iPhone手机刚出来不久的时候,KPCB公司为了支持大家开发iOS软件,出资了不少钱给软件开发者投资。当时我记得是2008年,Apple公司还被Nokia这些公司按在地上摩擦的年代,这个John Doerr高调的支持Apple公司,给Jobs站台,共同出资了一个叫iFund的基金。现在iFund基金已经完成了他的历史使命,Nokia公司也已经不再是可以嘲笑Apple的那个Nokia了。

按照我的观察,我非常不准确的观察,这几年,KPCB的业绩并不是特别的好,他们错过了好几个公司,比如Facebook, Linkedin肯Groupon这几个公司,KPCB都没有投,所以,这几年的风头有点被红杉资本超过了。因为KPCB这几年已经不太看好电脑科技了,他们频繁的投资绿色科技,比如说个人医疗,基因问题,消灭各种病,还有让人永生这个,他们都比较看好。这可能是SUN公司创始人,传说智商超过200的Bill Joy加入以后的一些改变,这个人,我比较不能理解他的很多逻辑。比如他相信,人可以永远的活下去,如果人能永远活下去,这个事还挺吓人的,因为最先能永远活下去的,肯定不是善良的穷人,一定是邪恶的富人。在20年内,就能够用科技的手段制造出生物。还有他大量的关注如何从玉米中抽取能源。

KPCB最近最让人瞩目的投资是Twitter,因为这个美国总统天天在twitter上发言,一点总统的威严也没有,那么多人留言骂他,他也不删帖,不关评论,最近Twitter股价大涨,我觉得KPCB应该很希望特朗普能永远的干下去,股价太喜人了!

143. 硅谷之狼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一部电影叫《华尔街之狼》,如果没有,并且你是已经年满18岁的成年人,最好去看看。讲的是华尔街的故事,电影的主演和导演都非常的好,主演是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导演是马丁·斯科塞斯,再顺便推荐几部这个导演的另外两部电影,都是老电影了,分别是《出租车司机》,《愤怒的公牛》。这都是70年代,80年代的电影,技术可能没有现在的好,场面也没有今天国产的电影《厉害了我的国》宏大,当然了,我现在还没有时间看这部电影。我在社交媒体上看到不少明星说是哭着看完的,所以,肯定是部好电影就是了!

另外,《出租车司机》和《愤怒的公牛》是可以从网上免费下载盗版看的,要格外注意,比如《出租车司机》至少有两个,一个是老马丁的,一个是韩国的,当然了,韩国那个也很好,但是,你不一定能找到,如果你能找到,说明你已经有犯罪的能力了。

我为什么要讲这个《华尔街之狼》呢?我在假期里看了一本书叫《Brotopia: Breaking Up the Boys’ Club of Silicon Valley》,作者的名字是Emily Chang,感觉像个华人。这本书讲了什么内容呢?和华尔街之狼那部电影差不多吧,只是把华尔街的事情放在了硅谷。比如说场面壮观的,肉欲横流的场面,还有不少夫妻一同参加,心非常的大!书里面讲了一个Google的女员工,参加这种聚会的时候,看到自己的一个上司,而且是个已婚的上司,在聚会上加班,一个女的正在给他做blow job。但是栋哥的英语水平实在是不行,我是初中英语水平,只懂job这个词语是工作的意思,blow我查了一下字典,是吹的意思,好像Bob Dylan有一首很出名的歌叫Blow in the wind,翻译成中文叫随风而逝,这里的blow是风吹的意思。但是,连起来,我就不知道blow job是什么意思了,可能是加班的意思吧!或者是Job随风而去,一阵空虚的意思?反正,我觉得这本书,大家可以找来看看。

还有不要和我要电子版,我没有,我订阅了Amazon的无限阅读服务,每个月出点钱,里面的书随便读,我大部分书都是这么看的。这本书现在在Amazon上比较火,好像排到了2018年1月和2月一个分类的第一名,否则我也看不到。

再加上我最近总是在讲硅谷以前的故事,让我觉得有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我看那些古老的书,讲硅谷的,是一种感觉,结果看这本讲硅谷的新书,又是另外一种感觉,让我不知道哪种感觉是真实的,或者都不是真实的,毕竟我从没有去过硅谷,没有体验过以前的情怀,也没有体验过现在的blow job,只能从书里自己幻想一下了。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现在的硅谷和以前的硅谷是不同的,这个不是我说的,很多人都意识到了这个情况。套用现在最流行的话来说,就是:硅谷,你变了!就像有一些非常聪明的听众会过来给我留言说,栋哥,你膨胀了!取消关注!我实在是搞不清楚,他们没见到过我的真人,是如何知道我的肚子真有膨胀了呢?这个春节,我真的膨胀了11斤半!

在那些名人中,说硅谷膨胀了的人都有哪些呢?第一个是乔帮主。他说:北加州曾经充满了神奇的事情,那里有最先进的科技和文化。当我只是高中生的时候,我曾亲身感觉到这种气氛,当时我和沃兹在斯坦福大学的线性加速实验室和人工智能实验室一呆就是一天,我们能感觉到空气中那种神秘的气息,那种能够改变人们生活方式的高科技气息。我们觉得我们正处在高科技革命的中心。我非常怀念那段日子,因为我们清楚的知道,我们的高科技会在这里实现。我们可以改变世界。当然了,乔帮主讲的话,就是让人热血沸腾(每次用五笔打热血沸腾的时候,我都要格外小心,万一选错了词语,就搞笑了!)。

还有一位也是非常出名的人,是硅谷最有传奇色彩的投资人之一,叫阿瑟·洛克,他对现在硅谷的金钱游戏有些厌倦,我猜可能是钱太多了,我就一点也不厌倦,见到钱就兴奋,就像饿了三天的人,见到了一个新奥尔良烤鸡腿堡,两眼放光。我们听听这个传奇的投资人是怎么说的吧。他说:今天,硅谷人的眼睛里都只有金钱,他们都想着如何把公司早点弄上市,尽早的把股票兑现,然后连续创业,再来一遍。每个来找我的人都说,要是我能投资他们的放,未来就能赚到多少。我的反应是,如果你们只想赚钱的话,就另请高明。然后,这些人就走了,在下一个路口,在硅谷,总是能轻而易举的找到投资他们的风险投资人。

当年,硅谷是有HP,仙童,诺伊斯,乔布斯,沃兹这些人来定义的。当时,如果公司没有产品,人们根本就不信任你,如果公司没有赚到钱,你上市的话,人们会指责你不道德。但是,现在这个规则早就没有了,现在自满,放纵和贪婪已经慢慢的占据了曾经的位置。硅谷的这些疯狂的举动,尤其是富人所拥有的巨大的财富,造成了巨大的问题。这种问题是藏不住的,因为有巨量的富人,一定会有巨量的穷人,这是任何国家都要面对的问题。中国对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法是,200来年搞一次大洗牌。外国也是这样。

我曾经看过一篇NewYorker上的文章,链接我放在这里: https://www.newyorker.com/magazine/2017/01/30/doomsday-prep-for-the-super-rich 如果有兴趣的人可以看看,这里讲的就是这些硅谷的大佬如何准备应对穷人爆动的。他们都很有风险意识,和华尔街差不多,这些钱,就算是干干净净的赚来的,但是,穷人爆动了,就管不了这么多了。我简单的说一下这些名人到底做了什么,家里的直升飞机要一直是加满油的,当然了,首先你得有个直升飞机。还有常备摩托车,枪支要NB,还要有足够的粮食,因为黄金钻石什么的,不能吃。这些东西要定期更换,别过期了,还要能随时打包带走。如果发生动乱了,你还像个女生准备逛街一样,收拾2个小时,那早就完蛋了。

还有就是你这身体要好,如果是近视眼,赶紧去做手术,比如Reddit的CEO Steve Huffman就去做了手术,比如暴动了,你近视眼镜丢了,800度近视,那还玩个P啊!像栋哥,750度,如果眼镜丢了,我就等死了,反正我只有几百块钱资产,哪也去不了。现在LinkedIn,就是卖给微软的这个公司,他的CEO估计至少50%的硅谷富豪都对穷人有所准备,比如都在新西兰什么地方,买一些小岛,比如国内前段时间不也说了谁谁谁,去买了什么小岛么。这些小岛的优点是,穷鬼爆动,你跑到太平洋上一个小岛,他们没法游泳过去,安全的很!

讲到这里了,可能有些不认识我的人,认为我是个共产主义者,要打富豪,均财产啥的,其实不是的。我曾经在某一期节目里讲过,人类社会的三个支柱是权力,金钱和性。我记得当时我说了以后,有个人留言说,人类社会的支柱是上帝的爱。这一下子让我的境界low的不行。不过,我还是狡辩一下吧,我还是认为人类社会的三个支柱是权力,金钱和性。我觉得金钱这个东西可能是最好的发明,尤其是对穷人而言。如果你不是特别特别有权力的人,最好的方法就是赚到不少钱,如果有人用梦想和你谈,你最好冷静一下,谈谈能不能赚到钱。如果你特别有权力,那就另说了。

权力这个东西是非常的封闭的,只有血缘关系才能进入其中,比如你是个漂亮女生,如果什么英国的小王子哈里向你求婚,你就应该一秒钟也不要犹豫,赶紧嫁给他,因为只有这样,你才能成为英国皇室中的一员。没有这方面的关系,没有任何机会的,如果是男的,非常非常困难了。再说一遍,权力是非常封闭的,只有通过性,才能有机会进入。否则,你上到天,一秒钟落地。比如说美国的亚当斯家族,罗斯福家庭,肯尼迪家庭,布什家族,没有根基的话,真不好打入权力内部。

金钱相比于权力和性,要开放的多,尤其对穷人而言。比如说,你在淘宝网上卖东西,栋哥的一块钱和特朗普的一块钱,对你是没什么区别的。反正我个人觉得,对没有血亲关系做保障的话,即使追求权力,也要变现成金钱,没有血亲关系的权力,并不是特别的保险。还是兑换成金钱,放在屋里比较安全,这也是不少官员的选择。我说这些,是希望大家不要误解我,认为我说硅谷变了,没有以前有情怀了,就认为金钱不如情怀重要。

人类历史上,长期以来,能合法赚钱的途径并不多,华尔街和硅谷算是两个相对合“法”的途径。在以前,想赚钱,就是在200-300年大洗牌的时候,自己抓住了时机,运气也比较好,没死的话,能确保自己和后代爽个200年,这个途径的本质上就是抢。比如朱元璋,自己一穷二白,抢了不少人,什么南京的富人,比如沈万三什么的,不但钱都抢了,命也抢了,如果有人在南京的话,南京的明城墙就是朱皇帝抢来的钱修的。这样朱皇帝就成了世界首富。还有一种途径是结婚,比如我的前女友,一个卖奶茶的MM,就离我而去,嫁给了一个做电商的,而且那个男的,有十几年结婚离婚的工作经验,但是,就是有钱,人也比我帅,一下子就富可敌国了。

经济学人上曾经有一篇文章,我再放一下链接: https://www.economist.com/news/briefing/21637338-todays-tech-billionaires-have-lot-common-previous-generation-capitalist 这篇文章比较了美国两代富人之间的区别,上一代是石油,铁路这些大亨,下一代就是我们所知道的微软Google这些大亨。我觉得还是很有趣的。

如果我们是穷人,几乎没什么机会进入权力的中心,还是要大力的宣传金钱的价值,不能视金钱为粪土。如果碰上个200–300年一次的大洗牌,那就要改变策略了。所以,即使商业有各种各样的缺点,我还是非常支持自由的市场经济的。下一期,我想讲一下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合法收益奠基人之一,如果没有他,我们所熟知的SUN公司,康柏电脑,赛门铁克,莲花软件,风景公司,Google这些公司应该是另外一种样子。他是硅谷最传奇的人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