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 亚马逊早期发明的系统对我们有什么影响?

在所有的公司中,我对亚马逊公司是比较喜欢的,所以,对亚马逊的关注比较多一些,就积累了不少关于这家公司的故事。当然我的性别是男的,同性相斥,不太可能是一些成功男人的粉丝,包括本文的主角贝佐斯,也包括上一期讲的锤子公司的罗永浩老师,不能因为我讲他们,就把我当成粉丝。

当然,我的个人喜好如此,肯定能在音频节目里透露出来,我也没法做到有些人要求的要客观一些,其实,无论是人和组织,都无法做到客观公正,我当然也不能,所以,如果有人觉得我这是在吹亚马逊我也认了,在所有的科技公司里,亚马逊确实在我心中排名前三。

先来讲一个我认为是无底线的贝吹的故事,来吹贝佐斯是多么英名的,我先把英文的链接放这里,有兴趣的大家可以看看。http://www.shmula.com/jeff-bezos-5-why-exercise-root-cause-analysis-cause-and-effect-ishikawa-lean-thinking-six-sigma/这篇文章讲的是贝佐斯的分析方法,有点亚马逊航行靠舵手的味道在里面,很鸡汤,很干货,读完以后,我这个贝佐斯的支持者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这文章的名字翻译成中文可以叫《贝佐斯分析问题的元方法》或者叫《贝佐斯分析问题的五个为什么》,这种题目非常适合放在公众号里,感觉非常的干货。这篇文章先是这样开头的,说了作者是多么的敬佩老贝,他多么的有魅力,我们小时候学的语文课本上,或者我们小时候写作文都是这么开头的,然后,再写一件无关紧要的P事,以小见大,一口吐沫也能折射太阳的光辉,这件小事他是这么写的:

在2004年的时候,他在亚马逊工作,这篇文章是2009年写的,我们可以推测出,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五年了,但是,对这文章的作者来说,这五年,是终身难忘的五年;这五年,是时刻想起的五年。非常的肉麻。说实在的,不是我绝情,栋哥暗恋了五年的姑娘,现在她的两个孩子都喊我叔叔了,我都没有时刻想起,这个作者说五年前和贝佐斯的一件小事,一直激励着他,搞得贝佐斯跟长效兴奋剂一样。

这件小事是什么呢?真的是个小的不能再小的事,一个员工弄伤了手指,当时贝佐斯开会的时候,知道了这事,经过了一系列情绪的变化,先生大气,后生小气,最后重点放到了这个员工身上,关心这个员工的生活,这手指受伤了,家人肯定很心痛什么的,就差提着一袋大米去慰问了。实际上,老贝开除自己的员工,眼睛都不眨的。然后,贝佐斯就开始分析了,为什么这个员工的手指会受伤呢?这时候,开始引入贝佐斯的五问为什么了,有人看了觉得是干货,我看了鸡皮疙瘩都出来了。

第一,这个员工为什么手指受伤了?因为他的手指被传送机弄受伤了。第二个问题,司马光砸破砂锅问到底,为什么传送带会弄伤他的手指?因为他的包放在了传送带上。第三个问题,为什么他的包在传送带上?因为他放在传送带上的。第四个问题,为什么他会放在传送带上?因为没有桌子。第五个问题,怎么能改进呢?放一个桌子就好了。然后,贝佐斯就找到了问题的根源,原来这个员工的手指受伤的真正原因是没有桌子。我对这篇文章印象极其深刻,当时坐在那里楞了足足1秒钟,我认为,这个贝佐斯分析的不对,问题的根源应该是:第六个问题,为什么没有放桌子?因为万恶的资本主义只追求利润,根本不把员工的死活放在心上。第七个问题,如何改进?用共产主义消灭资本主义就可以了。

其实很多故事,都是如此,故事是相同的故事,完全看写文章的人想要往哪个沟里带。大家以后多长个心眼,不要有事没事的就感动的热泪盈眶。这也是我希望大家对我做的音频的一个态度,如果你觉得我的观点和你不一样,并不是不客观,而是每个人都能从相同的故事里看到不同的事情。什么夹带私货的,这根本不算什么,又不是CCTV,谁还不能带点私货啊!

我对亚马逊最喜欢的是他的评价和推荐系统。这是据我所知,互联网公司最早做的。他们在做这套系统的时候是1995年,那个时候,中国还没有什么太像样的网站,那时候中国的网站还能直联美国互联网,最早期的门户网站sohu,sina和163还没有成立,所以,不存在亚马逊抄袭中国的问题。

贝佐斯觉得,非常有必要让购买了书的用户评价买的书怎么样。这件事情遭到了书商,作者在内的所有人的反对,都觉得这事不靠谱,你一个卖货的,如果有人写了差评,你还不允许删评论,那岂不就是自找苦吃?如果让我自己来想的话,我也是这样认为的,比如我开了一个小店,卖东西越多我就越赚钱,但是,我允许别人评价我的商品,当然了,是东西肯定都有人满意有人不满意,你想让所有人都满意也不太可能。结果,有个人买了一盒饼干,吃了可能拉了肚子,就在网上留言评价说,吃了以后,上吐下泄整整一周,体重减轻了10斤。这种留言放在网上,可能会让喜欢吃饼干的人不买了,但是,可能会让减肥的人多买几盒,结果没拉肚子,吃了十盒,又胖了三斤。不管怎么说,一旦可以留言评价,这个事情就变的复杂且不可控了,你不知道会一飞冲天还是会坠入深渊。这种不确定性面前,像我这样的一般人肯定是怂了,但是人家贝佐斯肯定是力排众议,毕竟燕雀安知鸿鹄之志,他基于麻省理工的一个媒体实验室做的一个叫Firefly的软件,自己改进了一下,把这个项目命名为Bookmatch,让买过书的客户,先来评论评论,然后再根据你的评论,我推荐给你一些相关的书。刚开始的时候,这个系统又慢又不准,经常是推荐错误,用户讨厌,书商也讨厌,但是,经过了不停的改进,这个系统加入了另外一些信息,主要是根据你曾经购买过的书,然后再看看别人买过的书,如果你们两个买的书都差不多,说明你俩臭味相投。这其实也相对比较好理解,人以类聚,物以群分。

大家应该都去过美食街,就是吃饭的地方,有肉有素,吃起来挺过瘾的,能让你评论么?以前是不能的,现在当然可以在网上评论了,我觉得这就很好,哪家是黑店,哪家的师傅做的东西好吃,可以有个参考,这就很好。当然,只能在网上评论,在现场评论,是有风险的,万一打不过,还是小心为好。我觉得这个主意和亚马逊最初让评价书的主意不谋而合。还有现在各种各样的推荐算法,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来自亚马逊的Similarities这个系统,那是1996年的事,也是我最早知道的推荐系统。

现在的推荐系统当然是百花齐放了,听歌的,推荐新闻的,各种各样的都有。比如我听歌是在网易云音乐上,毕竟我的电台也放这里了。我喜欢听一些民谣,比如外国的Boy Dylan,中国的李志这些人的,网易会根据我听的历史,来推荐我一些歌,有一些推荐还是很不错的。但是,有时候吧,这个人工智能推荐系统,并不是特别的聪明,有点像人工智障,有一天,我家小孩用的我手机听了半天儿歌,大概有一个多月时候,自动推荐彻底崩溃了,经常听着听着,就来一首儿歌,上一首歌是Boy Dylan的Workingman’s Blues,下一首歌是《两只老虎》,再下一首是李志的在热河路上谈恋爱,听完就是一首我们的祖国像花园,再下一首是Forever Young,然后紧跟着一曲《数鸭子》,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快来快来数一数,24678。

因为我现在年龄大了,年老色衰,没法全职在夜总会跳钢管舞了,所以,为了吃口饭,就开出租车,在开出租车的时候,咱也是讲职业道德的,开车的时候不玩手机,不安全,结果这个网易云音乐就这样一首民谣,一首儿歌的给我换着听,搞的坐我车的乘客都会说:“师傅,你这心态挺年青啊,兴趣挺广泛啊!从2岁听的儿歌一直到80岁的Bob Dylan,来者不拒啊!”

这样也会有一些问题,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考虑过,因为人工智能推荐算法的原因,他样,不止我们听的歌,我们接触到的信息都是给你定制过的,不符合你审美的东西,都过滤掉了,给你看的,基本上都是你喜欢看的。这样,在某种程度上,我们都是皇帝的新装里面的那个皇帝,这会产生一种错觉,好像世界上所有人的想法和品味都和你一样,尤其是我用了各种购物App以后,还有新闻推荐的APP以后,更是如此。

我只要打开购物的App,就给我推荐一大堆女士内衣来,其实我根本不买女士内衣,我只看购买过的客户带图片的评论,比费劲去网站找图片好看多了,很多女性客户为了好评返现20块,带图返现30块,真是热情啊!

还有新闻的App,那就更有意思了,全是你喜欢看的,现在反正自媒体多,总能生产出你想要的干货,你想要什么干货就有什么干货。所以,我们真的就成了皇帝新装里面的皇帝。那怎么才能让自己不穿衣服的时候还能知道呢?我觉得从技术上来说,禁用cookie什么的只是治标不治本,还是得多看看提供不同观点的网站,能多提供一个渠道和别人交流。比如说,去twitter上看看什么的,但是不要试图去说服别人,也绝对说不服别人,就别尝试了。

听说现在有2300多万个公众号了,在喜马拉雅上有10万个电台,所以,想在这上面赚到钱基本上是不太可能的,但是,多你一个也不多啊,大家可能知道有本书叫1984,这本书的作者叫乔治奥威尔,他说过一句话,在一个欺骗的年代,说真话是一种革命行为,这句话真的是他说的,不是我乱编的,英语在这里:In a time of universal deceit telling the truth is a revolutionary act.

有人会问我,做一个电台要什么设备。像我这样业余的,录音设备只有一个手机,背景音乐是用一个免费的软件叫Audacity加上去的,我觉得大家都有手机。做电台之前最好不要去知乎去问,因为下面的答案太吓人了,都是推荐专业的设备,买下来得1万多。如果是男的,不是做直播的,也没人给你刷火箭什么的,用不着太破费了。只要一个手机,一台电脑,一个免费的软件就可以了。

好了,这一期就到这里,最后,我的公众号是:软件那些事儿。

154. 你知道锤子科技门票捐给的OpenBSD是一家什么公司么?

欢迎收听软件那些事儿第154期,今天是520,都这个点了,也没找到可以表白的人,我说一句我心里藏了很久的话:我爱你,祖国!这期蹭锤子科技公司罗永浩先生一个热点,好像也过去快一周了,热点其实有点凉了。锤子科技的支持者,把门票捐献给了两个组织,一个是OpenSSL,另一个是OpenBSD。这个是新闻上讲的,总共有接近500万人民币,几年前,OpenSSL曾经出现了一个很厉害的漏洞,叫心脏流血漏洞,可能那次事件以后,大家对OpenSSL有了很多的了解。

OpenSSL和OpenBSD有很多的渊源,这一期节目,我想讲一下OpenBSD的故事,目前来看,中文网上对这个项目和这个项目的创始人几乎没有介绍,因为我这个电台总是关注这种故纸堆里的事情,希望能蹭一点锤子科技一周后的余温,讲一下这个OpenBSD还有他的创始人。

OpenBSD的创始人名字叫西奧·德·若特,是一个非常有个性的人,一句词:特立独行。可以这么说吧,我们可能大部分人都没有用过OpenBSD,但是,作为程序员,或者仅仅作为互联网用户,我们可能直接用过OpenBSD的软件或者代码,比如说,只要大家在Linux上用过SSH登录,那么这个SSH软件就是OpenBSD操作系统的副产品之一。更广泛的是,在一些运营商的路由器上,也用到了OpenBSD写的IPSec协议栈,这个号称是最第一款最安全的协议栈,有点违反广告法了。

和现在火热的造特斯拉电动车的钢铁侠一样,这个西奧·德·若特(TheoDe Raadt)也是出生在南非,也是跟着父母移民到了加拿大。在加拿大的时候,他上了大学,上的大学和Java的创始人是一样的,叫卡尔加里大学,然后也和Java创始人一样,在学生时代软件就写的非常好,可以说是当时西半球写操作系统写的最好的人之一了。他在上大学期间,和三个哥们写了一个叫NetBSD的操作系统,我在上大学期间,不但不会写操作系统,我连装操作系统都不会,他成了影响世界的人,我成了夜总会的钢管舞演员。有些听众会问我,我为什么去夜总会跳舞,那是因为我小时候,喜欢看王子和公主的故事,在故事里,公主都住在城堡里,作为一个从小就吃小王子山楂片,还梦想当王子的人,当然想长大后能找到自己的公主,后来,我长大了,才发现公主不是住在城堡里,而是住在夜总会里,所以,我就在夜总会里找了个工作,为了能接近公主。童话里都是骗人的,并不是你吻她一下她会醒来感谢你,而是你给她几千块,她才会让你吻。

再说这个主人公,他的脾气非常大,当时NetBSD发布了1.0以后,他们团队发生了矛盾,其它人不合群,只有他自己比较合群,因此,他被踢出了核心的团队,我这里有这封信的图片,是1994年的邮件,我截了个图,有兴趣的可以看看。

然后被人踢出去怎么办呢?一气之下,他自己打算单干了,就从NetBSD1.0的基础之上,开发了OpenBSD。后来,有一个斯坦福大学的,觉得这么做不好,就写了一封Email道歉,说当时是我错了,希望能原谅我。我们设想一下,如果有个人误解了我,并且公开道歉,这封信我也截个图放这里。据我所知,这个世界上,只有两个人不肯接受这么诚恳的公开道歉,其中一个就是这个大哥,他公开写了一封更长的信怼了回去,把别人奚落了一番,一点面子都不给。这个世界上,另一个不肯接受这么诚恳公开道歉的人是我的前前女友,多大点事啊,不就是我犯了一个全天下下男人都会犯的小错误,甚至成龙大哥也会犯的错误,就公开羞辱了我,不接受我的公开道歉,还扇了我几个耳光,离我而去,一点淑女风度都没有。

OpenBSD这个操作系统非常注重的是安全,如果大家登录上这个操作系统的官方网站,可以看到有这样一行字,采用默认安装方式,很长时间只发现了两个漏洞。大家可能觉得,那是因为BSD用的人少。这也是事实,相比于Windows和Linux,BSD用的确实少,也相对来说不好用,但是BSD还是非常优秀的操作系统。Linux之所以能迅速的超越BSD发展起来,我觉得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Linux在写代码的时候,BSD在打官司。等到官司打完,Linux已经超车成功,就失去了领先的机会。

但是,我想说的是,Linux用户量虽然远远超过BSD,但是,BSD仍然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系统,Linux的协议对商业不是特别友好,如果你想用Linux的源码,你一定要公开,这个世界上存在很多不想公开的系统,比如说Sony的PlayStation系统,比如最近任天堂出的Switch这个游戏机的系统,还有很多路由器的操作系统,都是基于BSD开发的,因为BSD的协议非常宽松,就是你想公开代码也行,不想公开代码也行,Linux相对来说,你用了就得公开。前些年Cisco公司,开发了一款路由器的操作系统,就是用了Linux,结果他们又不想公开,给人挖出来,强迫Cisco把这个操作系统公开了,这也就是很多人用的OpenWRT这个系统的由来。所以,像任天堂也好,Sony也好,都不太可能用Linux来开发自己的系统。当然了,这里的任天堂和Sony的BSD说的是FreeBSD,并不是本文说的OpenBSD。BSD主要有三种,最多用的是FreeBSD,其次是OpenBSD,再次是NetBSD。后两种BSD都是由这次电台的主角西奧·德·若特开发的,非常的厉害。

现在这个西奧·德·若特已经是50岁的人了,出生在1968年,现在还活跃在代码第一线,依然是经常搞点事出来,如果仅仅从经济上来看,他不是一个成功者,相对来说,他还是比较穷的,当然这个穷和我这种穷是不一样的,我是穷的吃土,他是穷的没有成为大富翁。从他的兴趣来看,不是我这种穷,他热爱爬山,养猫,探险。在50岁的年龄,还全世界到处爬山,找那种没有人进去过的地洞,岩洞里面探险,然后,还在写代码。然后,也经常喷喷这个喷喷那个。

这个OpenBSD开创了很多先进的东西,比如在NetBSD时候,虽然都叫开源,但是,那个时候的开源,你想拿到源码是比较困难的,这个哥就首创了在互联网上公开源码,任何人都可以下载,而不像以前一样,只有核心人员才能方便的查看。这个后来被所有的开源软件所采用。还有就是他对自由的理解非同常人,他认为自由就是完全自由,任何人都可以用他写的代码做任何事情,所以他不统计谁在用他的软件,到底有谁在用,用来做什么,一概不管。就这一套软件的哲学,也是得罪了不少公司和个人。

不像一些Linux,可以有二进制的代码,主要是一些硬件厂商不想公开自己的核心技术,就不想把源码公开,像Ubuntu这种Linux,是可以的,而且欢迎提供这种二进制的代码,但是这个哥就不行。所以移除了一些硬件驱动,像IBM这种公司,自己有一些商业上的硬件,就没法支持。这样的政策,导致OpenBSD对硬件支持不行。

OpenBSD的创始人还是个理想主义者,他觉得不爽的,都是直接怼,当然了,都是选最牛逼的怼。因为OpenBSD的安全性是得到验证的,因此,最大的用户之一是美国政府,美国政府一年大概要给100来万美元支持这个项目,因为这个操作系统是非常安全的操作系统,按理说,拿了美国政府的钱,就算不肉麻的天天说爱国,但是你不能谁给钱怼谁吧。但是,美国政府发动了战争,这个哥就忘记了谁是金主,对着美国政府猛喷,搞的美国政府不给他钱了,他也不在乎,没有停下喷人的脚步。如果连美国政府都敢喷了,可能就没有什么不敢喷的了,毕竟他没有中国国籍,对真正的力量一无所知。所以,他就像开了挂一样,走了喷人不归路。

没有钱他不在乎,他的理论是钱在软件上并不是特别重要,如果有钱就能买来安全,那微软就是世界上最安全的操作系统,显然不是。

他只选了80个人左右来开发内核,因为他觉得如果项目一大,代码变多,那么就自然会出现bug,因此,他一定要保持代码量非常小。最核心的团队只有15个人,用了几年时间一行一行的检查了OpenBSD所有代码,不像Linux内核里,有一些类似这样的注释:这行代码正确么?所以,他对Linux也是非常的不客气,他说Linux就是另一个微软,当记者不怀好意的让他评价Linux的作者Linus时,这个哥就像鱼咬钩一样,他说Linus这个人吧,也不清楚他整天在做什么,但是,肯定不是让Linux更安全。这句话肯定100%传到Linus的耳朵里,Linus这么回应:”OpenBSD社区就是一群自慰的猴子”。我当时想,猴子这么聪明,也会自慰么?

当OpenSSL那个心脏流血的事件发生以后,不用想,这个人肯定不会说一些好话,他猛烈的抨击了OpenSSL,然后马上接手了OpenSSL的工作,用了一周就把代码简化了9万行,改了个名字叫LibreSSL。现在已经可以用了。

如果把这个人的名字放在Google上,可以看到还是有不少他的事情的,有一些是采访,有一些是视频,其中有个采访问了这个一个问题,如果想学编程,应该看什么书,他的回答很有意思,他说只看书是学不会编程的,就和学骑自行车一样,主要的是你得上车去骑。这个观点我还是非常认同的,就和很多小处男,看书看视频不能说没用,但是,还是得实战才管用,否则床下视频十年功,床上实战一分钟。

其中一个记者问他,你觉得现在和以前编程环境有什么不同么?他的回答是,现在比以前更难了,现在的厂商,都是在口头上支持开源,但是,行动上并不支持开源,越来越多的硬件厂商选择不再开放自己硬件,他们只是口头上表达自己的支持,实际上并不支持。这让我想起了孙中山的一句话:“共和国是博爱之国,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可民国六年来我们看到的是什么?是只有人民对当权者恐惧的‘爱’,当权者对人民口头上的虚伪的‘爱’,那种真诚的真挚的博爱我们看不到。

这说的好像也是软件行业,硬件行业的事。希望有一天厂商也好,政府也好,能有真诚的爱,而不是虚假的爱。我非常尊重锤子的用户每年去捐款这事,毕竟,OpenBSD这个项目,在2004年的时候,都曾经穷的交不起电费了。好,这一期就到这里,下期再见。

153. 1995年亚马逊公司的网站

欢迎收听软件那些事儿,这是第153期,还是讲亚马逊早期的故事。我讲了很多故事,都是只讲一个公司初期的故事,一方面是我对大型的成功公司没什么兴趣,其次是因为公司一旦成功了,就会有公关团队出来营销,只有能说的故事才会说出来,反而是公司比较小的时候,因为创始人也好,公司员工也好,都不知道会不会成功,记者采访的时候也不会有太多的顾忌,这时候反而会更真实一些。

等到公司一旦做大了,就会成为社会的正能量,所以,即使一个公司唯一的业务是做假广告骗人卖假药,他们也会说自己是一家富有社会责任感的公司。所以,我只讲公司小时候,一旦公司做大了,自然会有各种文章铺天盖地,大量诸如《从XXX学到的10件事》就会出来了,这个XXX可以替换成任何成功的公司任何成功的人。反而是公司弱小的时候,有大量缺点的时候让我觉得这个人也好,公司也好,有点人味。现在一宣传成功人士,就觉得不是人,而是特殊材料制成的标本。中国的我不敢说,外国的比如说造电动车,造火箭回收的这位,已经成了钢铁侠了,几乎可以说是十全十美,所以,我的节目里不会专门去说他,其实前几年他还没有这么成功的时候,他和Paypal公司竞争的时候,大家可以找Paypal公司的传记来看看,此一时彼一时,现在paypal已经不是当红炸子鸡了,所以如果有一天,这个人也出了自传,我一定要买一本来,对比Paypal的传记来看看。人类其实挺有趣的,基本上按照谁强服谁的手法写历史。

在1995年,贝佐斯的父母向他投资了10万美元,他的老婆麦凯奇也不写小说了,转行当了公司的会计师兼包装工兼HR兼货车司机,这个老婆也是个猛人,其实创业的人都是猛人。大家也不要只看人吃肉不看人挨揍的时候,当年也是苦的不行。对绝大部分人来说,最好的策略是考个公务员。这真的不是栋哥骗你,是真的这样,不要听那些创业导师瞎扯,创业成功的没几个人,也不是刚毕业的学生能干的,美国能,中国不一定能。人生在世上,最难的事情是有一碗现成的饭,按中国有文字记载以来,当官,靠近权力是找到这碗现成饭最好的途径,没有之一。当然了,有人有特别大的抱负,想成就一番霸业,那最好也去当两年公务员试试,体验一下生活。比如刘邦,我的祖宗,我们老刘家也是有龙脉的,不要妄自菲薄,当年人家也是公务员,镇长级别的。还有大家都说明朝的朱元璋,他确实当过要饭的,但是有人不是考证过他也拿过元朝公务员编制么,在驿站的招待所里工作,也是铁饭碗。我历史不好,不知道真假,不过唐朝,宋朝,清朝起兵的,都是拿公务员编制的这个没问题,所以,想做大事,先当官没什么不好。我看到很多人,尤其是程序员,特别不支持人家考公务员,这不对,有大抱负的人,就应该先去当官。

美国有点不一样,美国是可以一直经商,或者一直做学问的,中国没有这个传统。中国的传统是仕而优则学,学而优则仕。有人说中国没有科学精神,这就大错特错了,中国是这个世界上最提倡科学的国家,你学问做的好了,不管你是搞文学也好,搞生物也好,还是搞量子也好,一旦有点名气,至少副校长,比如一个生物学家,以前是研究老鼠蚊子的,一旦有成果,马上成校长,开始把研究老鼠蚊子的学问用来管人。如果你当官当好了,又是仕而优则学,给你个博士学位。所以,咱们中国一定会是这样的,大学问家一定是大官,大官一定是博士。仕而优则学,学而优则仕,这不是只一心当程序员的人能理解的,如果你当程序员厉害了,比如你也写了一个像Linux一样的操作系统,不用想,你想不当科技部副部长都不行,到时候你要是说我就想写软件,是吧,你行,给脸不要脸是吧?给组织难堪是吧?你想骑驴看唱本是吧?

通过亚马逊早期,我们可以看到,这就是个家族企业,投资人是两口子加上父母,CEO是老公,HR是老婆,我觉得开会的时候应该比较好,一边吃饭一边交流,就把这个公司的事决定下来了。然后就雇了几个人,我有时候也会这样觉得,在一个家族企业里,早期员工也是外人,毕竟人家爹妈和老婆总比你亲吧,这也有可能是亚马逊早期的员工最后都被清理出去的原因之一吧,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和一母。

最早期的员工卡芬和戴维斯在那个车库里完成了亚马逊早期的网站后,就搬家了,并不是说人装不开了,而是货装不开了,这个新的办公地点有个仓库。在1995年的时候,网站上线了,这个网站非常的让人惊喜,现在任何一个会用键盘打字的人,都可以在15分钟之内做出这样一个网站,其中5分钟用来做网站,剩下10分钟用来改的丑一点,因为现在默认的样式比这个都漂亮。我这并不是笑Amazon,那是因为,这个网站上线的时候,所有能用的都是自己写的,从后台到前台,后台用C语言自己写,前台也没有现在用的CSS和JavaScript,HTML语言刚刚问世5年,当时所有的电脑上连浏览器也没有,如果你想上Amazon的网站,还得先装一个浏览器,当时的网景公司有了,但是他们的Navigator还不稳定,当时是0.9版本,还有一款叫Mosaic的浏览器,Netscape的浏览器就是模仿这个软件做的,名字叫MosaicNavigator。这个网站出现的时候,还要等好几个月微软才开始发布第一款浏览器。当时这么个情况下,Amazon已经能做出这种网站来,已经非常厉害了。

后台的数据库用的是用的甲骨文,大量的其它代码都是C语言。我的公众号里有这个网站1995年刚上线的样子,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来看看。所有伟大的事情,都发源于一个微小的开始。这件小事,可能是一个网页,可能是十来个人去船上聚会吹吹牛。

亚马逊的早期非常的痛苦,采用的模式是如果有人在网上订货了,他们就去书的零售商那里订货。然后零售商发货给亚马逊,亚马逊再发货给用户。这样一折腾,经常要一个来月才能把货发给买家,不过,幸好,这些客户都非常有忠诚,因为这些书都相对比较难买,或者不太好意思去买。比如有个客户从网上下单定一本书,但是有些图书零售商说一本不行,最少10本起订。然后贝佐斯发现了一个漏洞,可以这样订,只订一本,然后订其它的9本是这个零售商也没有的书,这样就可以了,这个零售商还会写一封道谦信说不好意思,我们没有那本书了。就靠着这个书店里没有的小众书和不好意思去书店里买的书,我也不知道,为啥美国人会不好意思去买《花花公子》或者《阁楼》,这又不违法。

不管怎么说了,贝佐斯的远见还是踏准了网络的节奏。这个销量是节节攀升,在1994年的时候,贝佐斯就定下了伟大的目标,他认为在2000年的时候会赢利,但是,实际情况是2000年互联网泡沫开始炸了,那一年不但没有赢利,还净亏损了14亿美元。

最后,我讲一点花絮了,在亚马逊上,第一笔订单是一个叫温赖特的人,他的名字就被命名了一个大楼,听说叫温赖特大楼。还有一个大楼的名字叫Fiona,这是一条狗的名字,一条矮脚狗,这是公司员工养的狗,据说这个狗的爪子只要敲键盘,公司就有好运气。Kindle这款阅读器最初的名字就叫Fiona,后来才改名叫Kindle。听说还有一栋楼,名字叫奥比多斯,这个是汇入亚马逊河支流最多的一个城市,好像是在巴西。这个都是传闻,我也没去过亚马逊公司,因为能去亚马逊的人都是高学历的,我这种技校毕业的,还是不想了。

在公司的员工到了150人的时候,公司只能再去寻找新的办公室,新的办公地点是在西雅图南部的的道森大街,为了纪念这个地点,亚马逊还有一栋大楼叫道森大楼。这里,是一个景色优美的地点,给一个新西兰员工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个人加入亚马逊之前是一个记者,有不同于常人的观察能力,他发现,每当夜幕降临,在他这个办公室对面的那条街上,在那棵随风摇曳的柳树下面,有两个金黄色头发有容奶大的女郎站在门口招揽生意,满园春色关不住,笑问客从何处来,霓虹灯闪烁,他的心也在闪烁,自己,一个流落在美国的新西兰人,此刻正坐在古老的城市古老的街,在亚马逊古老的办公楼里,抬头注视这两个每天晚上都做生意的姑娘,低头看看自己的凹凸不平的白裤子,不禁有些伤感,于是,写了这样两句诗,翻译成中文是这样的:红酥手,黄滕酒,两只黄鹂鸣翠柳。长亭外,古道边,一行白鹭上青天。

这个新西兰人并没有说他有没有去和这两位姑娘交流过,我们只知道他是一位记者,现在是亚马逊一位普通的员工,他的名字叫丹加德。正是这千千万万的普通人,让这个世界充满了爱,也给了我活下去的勇气。如果这个世界每个人都是伟大光荣正确的样子,我还真就喜欢不起来呢。

公司的人多了以后,公司员工上下班就变的困难起来,因为自己开车来上班,就没法停车,停车的费用太高了,就有员工建议说公司提供上下班的补贴,让员工坐公共交通上下班。贝佐斯否决了这个提议,他说,员工一定要开自己的车来上班,这样就不用赶最后一班车了,可以一直上到很晚。

贝佐斯觉得要让用户评价购买的书,这样能给其它用户提供参考,他想实现这个系统,就把这个想法告诉员工,但是,用户会嫌麻烦而不去评价,于是,贝佐斯就打算做一个定制软件,做推荐系统,这个项目是由埃里克本森花时间做出来,记得前面说的有一个楼是以一条狗的名字Fiona来命名的么,这条狗就是埃里克本森的。

埃里克本森开发了这套推荐系统,这套系统上线以后,一向高傲的贝佐斯来到了埃里克本森和格雷格林登的办公室里,趴到地上说:我愿意向你俯首称臣。

下一期节目就讲一下亚马逊做留言和推荐系统的故事。

152. “不尽人情”的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

这一期还是继续讲一下Amazon的故事,在讲之前,我要先重复的回答一个问题,我讲的这些事情是客观的么?当然不是你认为的那种客观了!不管什么样的事情,从不同的角度来看,不同的人来看,肯定会有不同的看法,我只是从我的角度看这个事情。

比如说,我们每个人都知道太平天国的历史,如果你是听孙中山讲这个故事,那么洪秀全肯定是个非常厉害的人物,毕竟孙中山号称自己是“洪秀全第二”,而且孙中山认为洪秀全特别的平等,因为洪秀全试图建立一个有田同耕,有饭同食,有衣同穿,有钱同使,无处不均勻,无人不饱暖的社会。但是,如果洪秀全的故事让一个无良电台主播来讲,可能就是另一个故事了,比如洪秀全压根就没打算要建立一个平等的社会,他只是想自己爽一下,他特别奢华,老婆好几百个,他用的用具都要是黄金做的。如果,听到这两个故事的版本,你愿意认为哪个是客观的?所以,不要问我讲的故事是不是客观的,我只是讲我知道的故事。

在1994年7月的时候,贝佐斯夫妻两人就在华盛顿注册了一个公司,注册的时候他们想到了一个古怪的名字叫cadabra,公司名字说重要也重要,说不重要好像也不太重要,显然cadabra这个名字不太好听,但是,这个公司名字以后才改成了Amazon公司,如果不改名的话,不见得大家会认为这个名字不好听,比如说google这个名字,实际上也是一个特别生僻的名字。

这对夫妇对公司叫什么还是比较上心的,他们注册了不少域名,其中有awake.com, browse.com, bookmall.com, aard.com这些名字他们都试过,但是都不满意。他们比较钟情的一个域名叫relentless.com。这个域名的英文单词是无情的,残酷的意思,他们夫妻两人觉得这个域名特别好,但是其它人觉得这个域名太吓人了,就只采用了一点,如果你现在在浏览器上输入这个网址,还是会跳转到amazon.com这个网站上。可能贝佐斯觉得他办的这个事情,就是特别残酷吧,尤其是对那些小店,或者是业务转型比较慢的公司来说,确实非常的残酷,因为Amazon的成功,实际上已经有很多大型的书店都关门了。所以说这个名字,还是有一些意义的,如果你是Amazon的竞争对手,每次做竞品调查的时候,就应该输入relentless.com,提醒自己太残酷了。

起什么名字还是很重要的,不止Amazon纠结过这个问题,我也纠结这个问题,我打算开个收费的视频,也在想用什么名字比较好,因为Linux有红帽子,我就起了个绿帽子大学。我觉得绿帽子大学(lmzdx.com)还是非常的好听的。

名字的事情搞定后,还有个重要的事情是公司在哪里运营。他选择的是西雅图,这种想法是为了少缴消费税,听说美国不同的州有不同的税,可能这个华盛顿的税比较少吧。公司就这样开业了,两口子,一个车子,还有一个房子。接下来就是招人了。贝佐斯在1994年在Usenet网站上发了一个招聘,其中的内容和大部分创业公司的招聘不想上下,截图如下,其中有一条是做一件事情只用别人的1/3来完成任务,这个还是比较厉害的。

然后,他就招到了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嬉皮士,名字叫谢尔卡芬,这个人是个黑客,他在高中时候就结识了图尔特布兰德(Stewart Brand),这个人非常出名,大家可能知道乔布斯说过一句话:stay hungry, stay foolish。其实这句话并不是乔布斯的首创,而是这个图尔特布兰德说的,hungry的意思是饥饿,stay hungry的意思我们不能翻译成保持饥饿,也不能把stay foolish译成保持愚蠢。翻译的最高境界是信达雅,我觉得最好的翻译应该是当个吃货,当个傻逼!

在卡芬来Amazon之前,他就获得了数学学士学位,并且在Apple,IBM两家公司出资成立的新公司工作过,这个新公司是做多媒体的,但是,最后什么也没做出来,让卡芬比较郁闷。他就加入了Amazon公司,是第三个员工,肯定是元老了,这个人和贝佐斯以及栋哥有两个共同点,首先都是男人,第二是都是秃子。这个人在Amazon立下了汗马功劳,和一切故事一样,这个哥在Amazon做了5年,就被贝佐斯弃用了,随后离职。要知道,卡芬来投奔贝佐斯的时候,Amazon连个车库都没有,更别提桌子了,他花了60块钱买了一个门,做了两张桌子,然后卡芬开始写软件,做网站。期间的合同是卡芬要购买5000美元的股票才能工作,这个人很仗义,花光了仅有的2万美元钱。

卡芬自认为是Amazon的合伙人,他说:当时一切都是未知数,什么也没有想,眼前只有一个家伙哈哈大笑。在他改装过的车库里,我们把门改装成桌子,大老远跑来接受一份低薪工作,想想还是挺冒险的。这个家伙为了Amazon绝对是耗费心血,但是,他的结局仍然不够好,在从沃尔玛挖来了一个人之后,贝佐斯就冷落了他,在接近5年的时候,他从Amazon离职了,贝佐斯并没有挽留他。

这就牵扯到一个问题了,一个老好人和一个做大事的人并不能统一起来。这也是我这些年来发现的一个问题,如果按照书上讲的,各方面都是个好人,严格按照书上做,法律说啥你就做啥,那么最后就是一个完美的打工者,不太可能是个企业家。咱就不说国内了,只说说国外的几个最出名的企业家。

如果大家了解乔布斯,还有贝佐斯,还有沃尔玛超市的创始者山姆沃尔顿的话,你就会发现一个共同点,这些人真的是非常的不nice,尤其对自己的员工,那可真是要多狠就有多狠。因为以前的时候讲过乔布斯了,这几期会讲贝佐斯,可能不会有机会单独讲山姆大叔,所以,这次我就讲一下我所知道的山姆大叔。

贝佐斯的Amazon有仓库,里面没有空调,夏天太热了,经常有员工热的晕倒了。这时候一般人可能会觉得装个空调就是了,但是,贝佐斯不一样,他从外面搞来了一辆救护车,然后就开始了,非常的好,一旦有人晕倒了,就拉车上救。这可比给这么大的仓库装空调省钱多了。这一招不是他独创的,伟大的沃尔玛创始人早就用过了,而且手段用的更多。

沃尔玛当初不但不给装空调,还要给上厕所规定了时间,超过一定的时间,就要罚款。在美国有一个组织叫工会,工会是美国一股强大的力量,是唯一可以和资本家竞争的力量,当然,现在对工会有很多的批评,这个咱就不说了。反正美国的工会说要发动罢工,为了涨工资,那是基本上能成功的,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美国工人的工资占了所有资本的60%多,央视曾经批评美国说,美国不行,工资竟然占了资本的60%,我们中国的工资只占到了不到10%,他们怎么会有竞争力?

沃尔玛的工资严格执行最低工资,爱干就干,不干拉倒,而且这个超市在美国不允许有工会。这当然让美国沃尔玛的员工不爽,就开始闹,并且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有一个超市卖生猪肉的部门全员投票决定成立工会,山姆大叔决定把这个超市不卖猪肉了。还有一个沃尔玛超市决定成立工会涨工资,山姆大叔决定把这个超市直接关店了,而且这里的员工都上了黑名单,以后别来沃尔玛找工作。就这么狠!在中国还是有工会的,因为中国的工会是过年过节发一桶油的,和美国的工会只是名字相同。

对员工的态度其实并不影响公司是个伟大的公司,像沃尔玛,像Amazon都是伟大的公司,虽然这创始人相比较起来,可能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好人,但是,他们重新定义了好人。在Amazon的一次会议上,有个女员工向贝佐斯提意见说:我们工作节奏太快了,压力非常的大,能不能适当的降低工作强度,让我们这些员工能多一点时间陪家人。贝佐斯相当直接的回答说:我们招你来是做事的,这也是重中之重,如果你不能应付,就换个公司吧,这就是我们Amazon的标志。

这个回答非常的直接,也可以说是非常的残酷,记得刚开始的时候,我说的Amazon的另一个网址么?relentless.com这个单词的意思是残酷,非常的残酷!

现在的贝佐斯已经有了一些变化,已经给仓库装了空调,但是,他仍然不会变成一个从善如流的人。如果变成了那样的人,也就不会是贝佐斯了。贝佐斯从来都是一个自信心爆棚的人,他坚持己见,不听别人的劝告,在1994年10月,他在查阅字典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单词叫Amazon。Amazon是世界上最大的河流,一天早上,他就走到公司里,告诉同事,他决定改用新名字了,从面部表情上,可以看出,这一次他根本不想听到其它人的意见,他说这条是世界上最大的河流,也可以是世界上最大的商店,这条河比世界上其它的河要大很多倍,可以淹没其它任何一条河。在1994年11月1日,贝佐斯注册了自己的域名,就是现在一直使用的amazon.com。

和线下卖货的山姆大叔一样,线上卖货的贝佐斯也有无数的创举和无数的失败。沃尔玛是世界上第一个使用条形码的公司,也是第一个使用电脑跟踪库存的公司,虽然他们对员工非常的苛刻,但是对去购物的人,则是非常的友好。比如他们首创了三米微笑法则,就是客户在离你三米的时候,就要对他微笑,并且问其有什么需求。我个人的购物经历是不太喜欢这个法则,所以我很少去超市,首先是因为超市的货太多了,我不想选择。其次是就是因为这个三米法则,我不喜欢有人过去问我要什么东西,搞的我很尴尬。

沃尔玛还有一个特别重要的法则是:日落法则,就是今天的事情在日落以前就要完成,如果完不成,你就自己想办法,加班也行。所以,在Amazon也好,还是沃尔玛也好,工作的时间可能相对比较长。当然我没有去过这两个公司,反正NYT上是黑Amazon黑的不行,说工作时间是IT公司中最长的,但是还是没有达到996的程度,还是有双休的,这个比不了咱们。

有一句话来形容贝佐斯的还是比较搞笑的,贝佐斯这样对待员工:如果你表现不好,杰夫会吃了你的肉,再把骨头吐出来;如果你表现好,他会跳到你的背上,拿你当马骑。

不管怎么说了,他们都在事业上取得了成功,在取得成功以前,也都是经历了无数的挫折,很多挫折他们可以坚持下来。在国外有个网站叫hackernews,这个网站也是我这个电台常去抄袭的主力素材网站之一,这个网站上会有许多公司的黑材料。但是,我想说的是另一个事情,这些黑材料也许是真的,也许是假的,这都不是特别重要,我又不是调查记者。

重要的是,这么多不看好的人说着不看好的事,但是,还是无法阻挡amazon的强势崛起,这更说明了一个问题,贝佐斯肯定有不如这些键盘侠的地方,因为确实有许多Amazon的项目刚开始就被键盘侠给判了死刑,并且这个项目最后还是黄了。这不要紧,贝佐斯是那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这个项目不行了,我就再开下一个,总有一个项目会成功。就和踢足球射门一样,顶级的球星总能找到起脚射门的机会,所以,一次两次不成功不要紧,总会有你守不住的时候。

所以,下一次节目,我就想讲一下amazon公司做的各种项目,真的是成功的有,失败的也有,这都不要紧,要紧的是这个贝佐斯永不放弃的精神,希望大家能学到这种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