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 如果有假球,你认为会轮得到博彩公司控制么?

最近因为世界杯的原因,电台也没时间更新,现在小组赛第三轮了,为了防止最后小组出线的时候,有的小组放弃比赛,所以有点时间了,两场比赛一起踢,我就抽空更新一期关于足球的吧。

这届世界杯呢,小组赛的时候冷门很多,让不少人,也包括我,输了钱,我比较穷,每次就买个10块20块的,所以,就是输了点零花钱,两个月不吃午饭也就可以了,还能减肥。我先说说我的情况,再说我对赌球的看法。

就算不世界杯的时候,我也会买一两注,因为工作以后,有了家庭,我的同学和朋友都慢慢不看球了,也找不到人一起看球,自己买个一两注,可以让自己看球的时候有个动力。我要说明的是,买彩票这件事很蠢,我以前在节目里也说过,永远不要靠这个发财,这是一个有史以来成功概率最小的发财方式,我一般都对别人说我不买彩票,实际上,我还是会买个足彩,我也说了,我的动机是为了能看球的时候有个动力。

我要讨论的问题是,大家都说博彩公司操纵了比赛,真的是这样么?这个观点是主流,因为伟大的音乐家高晓松老师说了足球都是假球,我当然肯定没能力改变这个说法,而且我一个钢管舞演员,也没像高老师一样去过现场,我只看过中国中超的几场比赛,里面全是骂人的,不好意思再去了。高老师粉丝众多,我的观点和他又不一样,所以,希望他的粉丝不要喷我见识短,如果我说的不对,正好能证明高晓松更伟大。

我的观点是,像世界杯这种举世瞩目的比赛,被博彩公司控制的可能性无限接近于零。不要说世界杯,就是英超,意甲这种顶级联赛,被博彩公司控制的可能性也是接近于零。我来谈谈我的主观观点,和高老师有些不同,大家可以看看我的观点错在哪里。

第一,从来没有曝出在顶级联赛里有博彩公司参与

这个观点不太好证明什么,难道没有爆出就是没有么?没有爆出更能说明博彩公司强大啊,可以控制记者,可以掌控一切,说得像某些组织一样。大家都应该知道意大利曾经爆出过电话门,尤文图斯的老大莫吉,在比赛之前指派谁担任裁判,这个电话录音曝光以后,几天时间,意大利毕竟是体面国家,比较要脸,也没找什么临时工什么的,足协主席就直接辞职了,虽然他找了个理由说是什么身体原因,但是大家都知道,就是因为电话门。然后一大批人,都相继辞职,莫吉和他的儿子以及最直接的高官,直接去法院了。

大家可能觉得,这不就是假球的证据么,是的,这只是假球的证据。但是,不是博彩公司操纵的证据,实际上,在后面推动这个爆料的正是博彩公司,博彩公司也痛恨在顶级联赛里踢假球。

第二,博彩公司根本不用通过控制比赛就可以赚钱

在这里,我先重新定义一下博彩公司,我只说大中型的博彩公司,比如威廉希尔,立博,或者bwin这样的能在球队做广告的公司。这种公司有个特点,不做低级别联赛的博彩,比如什么印尼青年联赛这种,他们是不做的。我觉得那些特别低级别的联赛,出假球是很有可能的。咱这里不讨论那种的小博彩公司,只说威廉希尔,bwin这种的。

这样的公司,至少有几十家,就和咱们做IT的一样,有微软,有Google,有苹果,有IBM,有Facebook。你觉得这几家公司会统一起来坑客户么?我觉得你稍微想一样,苹果早就想干死Google了,Google还想干死Facebook,统一个屁。在博彩行业,也是竞争非常激烈的!比如,以前有个博彩公司叫Coral,就被立博收购了。就和Yahoo不行了,就被Verizon收购了,这都是一样的,不可能这些博彩公司统一思想,一起骗彩民。

我知道有人会说,那不一起骗彩民,为什么这些公司开的赔率都差不多呢,甚至有的是一样的呢?一定是有幕后黑手控制着,骗咱们这20-30块钱。

就和手机一样,最后iOS和Android必然要差不多。这个赔率,更要是差不多,这和他们的赚钱模式有关。他们赚的是抽水费。

大家买球大部分是买的固定赔率的博彩。就是你下注以后,无论这个球队再怎么变化,比如梅西伤了,可能阿根廷的赔率就变化了,但是你当时买的赔率不受影响。与之相对的是彩池博彩,这个咱不讲了,只讲固定赔率的。

博彩公司先会预测两支球队,比如说巴西和瑞士的比赛,他们会预测出大概的下注比例,肯定下巴西胜的多。比如下平的是10%,下巴西胜的是80%,下瑞士胜的也是10%。假设他们会收到1000万,那么,他们要计算一个结果,保证任何时候,自己都要赚到50万。他们就用950万去除以下巴西的钱,就得到一个巴西的赔率,只是简单的除法就可以了。

他们的风险是什么呢?就是预测错了下注的比例,比如不是按照1:8:1来下注的,他们是有可能赔钱的。比如说,有个大钱去买瑞士胜巴西。这种叫异常流量,出现了这种情况,他们会怎么做呢?如果大家经常观注欧洲比赛的话,出现这种情况,他们就不卖了!不但不卖了,还会把这个情况向上反映,让你不但赚不到钱,还要进去住两年。威廉希尔这些大公司,都做过类似的事情,出现和他们不想符合的预测,就不卖了!而且事后总能证明,他们是对的,有人想操纵比赛,毕竟人家是吃这碗饭的,预测你个大概的比例还是问题不大的。

我以前在电台里讲贝尔电话的时候,没有展开讲的一个事就是博彩业打击操纵比赛,因为他们是用数学来赚钱,最害怕你操纵比赛从他们那里赚钱了,他们收个抽水就可以混的不错了,何必冒着公司会被竞争对手弄死的风险来操纵比赛呢,再说了,我下一个观点,他们哪有能力操纵比赛啊。

第三,在这种顶级比赛中,博彩公司根本没能力来操纵比赛

像咱们买个足彩,可能是为了赚个小钱,能在朋友圈里晒一下,玩玩,也许有人是真想赚大钱,这个也肯定有这种想法的人。但是,我100%肯定的是,有一个组织肯定不想通过世界杯这种比赛为了钱而丢了面子,这个组织就是我们都知道的,他的名字叫:国家!

国家最喜欢的是什么,为了面子,可以损失钱!我看到的最不可思议的帖子是,说博彩公司为了赚钱,把美国队做了出去!这个想法太大胆了!博彩业的老大,William Hill公司,市值有多少呢?上上下下的,30亿美元左右的水平,大概相当于苹果公司市值的1/300。如果这样的几个公司,就算他们联合起来,想让谁赢就让谁赢,如果他们能连美国都能做掉,我相信,我们伟大的祖国,是可以拿出中国烟草一天的收入,买个冠军当一当的。

我觉得只要牵扯到了国家荣誉,这种公司还不识抬举的话,可能不会有生存的空间。如果大家不止看世界杯的话,应该知道,你得个冠军或者亚军,球员坐飞机回国的话,很多国家都会派出战斗机来护航的,如果一个小博彩公司都能让国家队出局的话,这战斗机就不护航了,直接去把William Hill的总部给炸了。而且William Hill还是英国的公司,英国的大赛成绩也太酸爽了吧!

按照高晓松老师的话来说,博彩公司最喜欢的球队是非洲和南美的球队,也就是说,这些国家可能比较穷,像德国,法国不差钱,我就再来说说南美的球队和非洲的球队吧。

第四,南美和非洲的球队穷么?

确且的说,相比于美国,欧洲,南美和非洲是相对比较穷的。但是,南美和非洲穷,不代表南美和非洲的球员穷啊。仅仅是能当职业球员的人,包括在中国当替补的球员,赚到的钱对我们来说,就是天文数字,能踢世界杯的球员,南美也好,非洲的也好,很多都是在欧洲赛场踢球的,只是他们出生在南美和非洲,像巴西的内马尔,阿根廷的梅西,一年的收入1亿多,已经超过一家中型的博彩公司了。非洲的塞内加尔,我没去过,可能是个穷地方,当家球星是马内,这次世界杯结束,身价1亿问题不大。他们根本没有任何必要冒着风险踢假球啊。这些人的经济人,个个都是人精,没有一个是善人,像门德斯,拉伊奥拉这些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像拉伊奥拉是个从俱乐部喷到足协,再喷到政府税收和劳工政策的人,我认为不太可能唯独怕你博彩业。现在拉伊奥拉手里的球员在踢世界杯的就有博格巴,卢卡库。这些球员基本上任何事情都会让经纪人出面处理,首先我不认为他们穷,其实,我不认为这些博彩公司的钱能比这些经济人多,这些王牌经纪人手下的球员,比一个中型的博彩公司可值钱多了。

我说了这些,是不是我的意思是顶级赛事中,就不会有假球呢?我不是这个意思,有假球是100%有的,但是,这些假球不是博彩公司能控制的,我认为,能控制假球的,力量要远比博彩公司的力量要大。只有国家力量才有可能操纵比赛。

如果有年龄比较大的人,可能看过2002年的世界杯,当时我看了,2002年世界杯是在日本和韩国举行的,时间非常合适,我几乎每场比赛都看过了。韩国队友进入了四强,其中韩国队赢了两个强大的对手,一个是意大利,一个是西班牙。

在2015年的时候,FIFA被人曝出操纵比赛,多名高官进了监狱,很多的文件被曝光了,其中就有文件证明了韩国进四强这两场比赛是假球。打意大利的时候,我记得当时韩国一个队员跑过来把托蒂就放倒了,然后主裁判判罚托蒂假摔,还被罚出了场。当时还没有视频裁判。再后来,意大利的球员又进了一个球,又被判为越位,就这样,韩国进了八强。

四分之一决赛的时候也是黑的不行,韩国和西班牙打的比赛,好像总共四次进球被吹无效,其中三次是西班牙进球了,反正都以不正常的规则判无效,还有一次是韩国进了个乌龙,也被判无效,实际上成了西班牙进了四个球,结果还是0:0。而且裁判还对西班牙球员百般刁难,不管谁犯规,都是西班牙犯规。

后来也有阴谋论说,韩国做的这么过份,为什么西班牙和意大利的足协不反对呢?有人说,这后面也许有什么交易,后来的两届世界杯冠军,一次是意大利,一次是西班牙。这个当然首先是这两个国家水平有,但是,如果国际足联再给你两三个像韩国一样的裁判,他们也拿不了冠军。

这几次顶级赛事中爆出假球,从来没有一次是博彩公司参与的,其中调查FIFA的时候,法院让各个国家的足协来自动通报有没有行贿的问题,因为当时已经查出几个中东的石油国家行贿了,就让大家来自首,咱也没经过官场,不知道这是不是钓鱼,显然中国没上钩就是了。好像行贿比较严重的时期是谢天谢地谢亚龙先生当足协主席的时候,中国派出了一个代表团,去反映情况。

去的代表先是表扬了亚足联一贯高风亮节,别说真行贿了,我们中国踢的都是友谊,玩的都是公平,行贿是丢不起那个人啦,说我们中国会行贿,别说我们不会相信,如果你们公正的话,也是不会相信的!这一番话下来,让国际足联调查团羞的红了脸,觉得错怪中国了!

结果轮到日本了,日本不愧是世界第一耿直boy,他们说他们行贿了,然后代表就开始列出行贿了什么东西,总共300万日元,折合人民币18万左右。包括向布拉特,普拉蒂尼这些大佬送过一个手工艺品,好像是冲绳还是哪个地方的木头,类似于我们山东的煎饼卷大葱吧(如果大家去我们山东,我可以请大家吃煎饼卷大葱,煎饼卷大葱我平生只吃过一次,煎饼很硬,大葱的味道很冲,一口就能让人怀疑人生),一人送了一块木头。还有,国际足联的人大概有20多人来日本考察时期,请他们吃了饭,平均每人花了3000多块,还有几个sony的相机,不是单反,是卡片机,我反正觉得日本人是真抠门。代表团来日本考察球场的时候,有些带了家属,我们违规给这几位妻子每人送了一身日本和服,还有每人一个日本传统的手提包。然后一五一十的把这些列了个清单。

人家一个代表团,你就花了18万人民币,连住房费用都不付,后来国际足联也看不下去了,说,这是正常的赠予行为,都是些家乡土特产,不算行贿。但是,你们这样也是错误,还是要向中国学习,人家中国什么都没有送,土特产都没有送,还表扬了中国,希望日本向中国学习!

这些国家费了这么大劲才搞到一个世界杯的举办权,要是让博彩公司控制了打了国家的脸,我不知道他们什么脾气啊,要是我,我是非得要把这几个博彩公司弄死为止!

所以,我认为博彩公司不太可能控制比赛,要控制,也得国家先控制,还轮得到你?!

157. github和git当年被忘却的争吵

你知道微软收购的github和git曾经有一段不合谐的关系么?

最近微软宣布以一个我反正觉得很大的数字收购了github网站,我快点趁着热度还没消失,蹭个热点,讲讲github和git软件的故事。那git和github是什么关系呢?基本上,github把git软件商业化了,在商业化的过程中,github社区和git社区的关系一点都不好,多次互喷对方,当然,主要是git社区喷github,github出来解释一下,然后又闷声大发财了。

先来讲一下这个git软件,git软件和Linux是一个人开发的,都是Linus。至于为什么会起这个名字,Linus也解释过,因为他是个自大狂,写的软件都要用自己的名字来命名,一个是Linux,一个是git,这个git在英语中是饭桶的意思。其实这是Linus开的玩笑,之所以叫Linux是因为他要将操作系统上传的时候,服务器的管理员给他起的这个名字。不管怎么说了,一个人一下子搞两个这么NB的软件出来,还是非常了不得的。

至于github,是三个人做出来的一个商业公司,这个公司在赚钱方面有一套,但是相对于开源的git来说,理想主义的色彩少了很多,比如github用的git软件是开源的,但是github网站本身是不开源的。其实我觉得要成为一个这么有影响力的网站,没点手段是不行的。比如说,很多人听到github被收购了以后,尤其是被微软收购了以后,就打算找一个github的替代品,实际上很难。github公司早就想到了,你可以很简单的把代码迁出去,但是,一个软件放在github上,重要的东西可不止git repo本身,还有很多附加的功能,比如Issue tracking,wiki这些东西又不在你的repo里面,很难迁出来的。

我这么说,只是想说明一个商业公司,能做到世界第一,没有点手段是做不到的,只能小打小闹的玩。github的一生,也是战斗的一生,这个公司我经常看他的新闻,做了不少拿出来不太长脸的事情。我只是随便举几个例子,不代表这个公司不是好公司。就像我吸烟,纹身,喝酒,烫头,泡夜店,说脏话,但是我是好男人,坏男人才在装清纯害羞。我还是github的收费用户,因为公司必须要用,所以给所有程序员都买了收费的,好像公司统一买会便宜一点,我不清楚多少钱一个月。

首先是,这个公司开除员工和所有伟大的公司一样,一点情面也不留的。网上有个文章,是github第9号员工写的。因为我经常拿个电子字典去一个叫hacker news的网站上学英语,这篇文章的名字和链接我放在公众号里:

How can we fix the firing process if we’re not even talking about it first?

https://zachholman.com/talk/firing-people

是不是听了我读的英文,就觉得我的中文还不是那么差劲啊?外语这个东西,是要下苦功夫练的,我给大家讲个故事,希望我的经验能帮助大家。这是个真实的事情,我在地铁上碰到了两个外国的美女,金发碧眼,在地铁上讲话,我为了能练习听力,就过去听她俩讲话。我听了以后非常的感动,她们两个每个词语我都听懂了,一边听,我脑袋里还在回想语法什么的,感觉没有任何错误,就觉得真是天道酬勤啊。我就问她们:“你们两个的中文讲的这么好,学了多久啊?”其中一个姑娘回答说:“无他,天道酬勤,唯手熟耳!。”另一个姑娘说:“是故聪与敏,可恃而不可恃也;自恃其聪与敏而不学者,自败者也。昏与庸,可限而不可限也;不自限其昏与庸,而力学不倦者,自力者也。”所以,希望大家在学习外语的时候,能向这两位姑娘学习。

这个人在Github工作了5年,然后CEO让他休假了2个月,休假回来第一天发现,自己被解雇了。这个非常的搞笑是么?这篇文章非常长,我还是建议大家读一下,这篇文章的阅读量可能要超过10万+了,这个国外可真算是一篇爆文。其实我觉得大家应该有点心得,如果有一天,你也不幸被公司解雇了,应该做的事情是扭头就走,其实再多的言语,都没什么用。他这篇文章的讲了很多,我只说一点,当你被解雇以后,说再多的理由也没什么用了,不如体面一点走,否则,只会让自己更难堪!我觉得这个不仅仅可以用在被人解雇的时候,分手的时候也是如此。当年我前前前女友要和我分手,为了能留住这份感情,我当场就跪下了,结果跪下以后,被她飞起一脚正踢中脸!所以,读完这篇文章以后,大家一定要记住,男儿膝下有黄金,千万不能跪,否则被解雇了,还被踹脸!

还有一件事情,也算闹的比较凶,其实呢,Github这个公司,不算是Git社区的,这个公司和Git社区长期以来不合,Linus老大大概写了一天,这个Git软件就已经可以使用了,写了一周左右的时候,他就不怎么管了,代码是开放的,谁都可以维护,有个日本人叫滨野纯,他是Git软件最主要的维护者之一。Github公司刚开始的时候,有意避开Git社区,Git社区最主要的维护者根本没机会使用Github,而且Github还有意做和Git不兼容的Git版本。大家如果关注IT行业的话,很多伟大的公司都做过类似的事情,比如微软当年获得了Java的授权,但是微软就把Java改一下,增加一些只支持windows的特征。还有Ubuntu和Debian也是如此,Ubuntu虽然基于Debian来做的,但是,就是不理Debian的抗议。所以我觉得无论是做软件也好,做事情也好,自己这边一定要有一个有能力的杠精。这种杠精不能只是嘴硬的那种,还得有能力,因为撕逼起来,气势很重要,像Linus就很有气势。这里的Github自己基于Git软件做了一改动,这两个组织出的git软件的daemon程序你说完全不同吧,他又大部分相同,你说他是一个东西吧,两个daemon又不太一样。在2012年的时候,Github的用户Linus同学在linux这个repo上,发了一个request,我把链接发出来,大家可以点进去看看大神的风采。

https://github.com/torvalds/linux/pull/17

我大概讲一下这个事情的经过,有人在github上给linux提交代码,linus回答说,不要在这里提交,我不接受github上提交的代码。然后他就解释了为什么他不接受github上提交代码,用一句话来说就是:github做的太差了,我已经向github说明了这个情况,但是github的人不听,我已经放弃了,你们可以给他们提bug了。然后呢,github巨搞笑,他们给Linus发了一份说明书,教他如何使用git,人家git这个软件就是linus写的,你发个说明书告诉作者应该怎么用,这就相当于让鲁迅做他写的文章的阅读理解,最后鲁迅把中心思想选错了一样。

这个事情虽然看起来搞笑,但是,从侧面也可以说明git社区的git软件和github的git软件有太多不同。这件事就一直发酵,后来发展的实在是有点不像话了,Google公司出面,提供了场地,举行了一个GitTogether的活动,两边的成员都来了,谈了三天,后来两家的关系好像好了很多。至于是不是真好,我也不知道。我可以再分享一个视频,2007年的,我认为所有用版本管理系统的人都应该看看,这是Linus被google请去分享git的使用经验,当时另一个版本管理系统叫CVS的作者也在场,然后Linus又火力全开了,一上来就喷CVS。真是火力全开的那种喷,简直说的CVS没什么优点。再多说一句,我上班的时候,那时候基本上所有的公司都用CVS,我们也是,说实在的,CVS非常的简单,比起git来,简单的不是一星半点。只是后来越来越多的项目用git了,我们公司也就开始用git了,我也只好用git了,感觉git也还不错,反正打工,公司让用啥用啥,我们在github也有收费的账户,公司买的,我也就适应了。这个视频在YouTube上,请搜索Tech Talk- Linus Torvalds on git。干货是这个视频,希望大家能看看。

github公司还出过一个不大不小的事情,从语言上来说,github是ruby阵营的,github整个网站是使用的Ruby on Rails这个框架做的,我正在录Ruby on Rails的视频,现在还没有录好,录好以后我会通知大家。在Ruby语言界,有个人比较特殊,名气也比较大,是个变性人,他的名字叫Coraline Ada Ehmke,他在Github工作了一年,他写了一篇文章来说Github里的工作环境,感觉不是很开放的文化。说到变性人,我又想起了另一个变性人,是写Perl语言的,我刚工作的第一年,写了一年多Perl,台湾有个人叫唐宗汉,他是Perl 6的主要开发者之一,后来他了变性,改了名字,由唐宗汉改成了唐凤。他是我知道的最早尝试中文编程的人之一,他把Perl的指令改成了汉字,大家如果对文言精通的话,可以用文言文编程了。我个人觉得并无必要用中文编程。这个叫Coraline的程序员写的文章我也贴在这里,https://where.coraline.codes/blog/my-year-at-github有兴趣的人可以去看看。这个故事看起来很夸张,写代码还有这么多政治在里面,最后惊动了公司的副总。

我讲的这几个故事,只是说明一下Git和Github的曾经发生的一些事情,因为Github被微软收购以后,不管是媒体也好,还是公众号也好,发了非常多的文章。这些文章一部分的关注点是微软的战略,解释为什么微软要收购Github。其实这种文章几乎没什么价值,我认为微软公司的基因里做不好收购这些事,微软的收购几乎全是收购完成,被收购的公司就半死不活了。最近的案例是微软收购了Nokia,Nokia挂了。再远一点的例子是微软收购了Minecraft这个游戏,这个游戏一下子不怎么更新了。还有再早一点是微软收购了Skype,结果这个那么火的社交软件,已经风光不再了。

还有一部分文章的着眼点是正能量,什么这个公司的三个创始人如何苦,如何度过了多少个不眠之夜,然后赚到了多少钱,最后总结出成功人士的几个优点,其实这种文章最受欢迎了,什么从github被收购我们学到了什么?其实我想说的是,这三个人,在创办github之前本来就很有钱的好不好?github的创始人之一在29岁的那一年,他所在的公司也被微软收购了,他分到了一笔钱,这笔钱具体有多少我们不知道,但是我能肯定的是,有了这笔钱,让30万美元看起来不是什么钱。在微软收购他原来的公司的时候,除了工资,额外给他30万美元。然后他没有接受这个条件,不去微软工作了。

然后他就写了一个叫Grit的小项目,在小酒吧里展示给陌生人看,结果那人家伙很兴奋,两个人就一起做这个项目。两个人就在晚上用Ruby on Rails写代码,写了大概3个多月,网站开始上线了。期间并不怎么痛苦,没有996加班,没有天天吃泡面,反而是经常吃点好的,什么日本料理,越南春卷,这个故事不是我编的,而是Github的创始人在完全没有出名的时候写的,当时还是2008年,那时候Github刚刚出来,神仙也不可能知道10年后会让微软收购。不过这一期的时间到了,下一次我给大家讲讲2008年的故事,当是Github刚出来,没有风投,也没有报道,更没有人想试用这个工具。

156. 做电台两周年学到的一些经验

这个电台/公众号快两周年了,如果从2016年6月11日算起的话,还差10来天就到了。一件事情做个两年,多少有点经验,因为我做的不好,不管是关注量还是收听量,是非常的少,所以不好意思说经验,就算分享一下我自己的教训吧,如果有人也想做电台或者做公众号什么的,也许有一点参考价值。


先提前声明一下,听我电台的人,还是要向更有影响力的人学习,比如说咪蒙,虽然受到诸多非议,但是她一篇文章收几十万广告费,还有最近有981个公众号,估值达到38亿的量子云,这个公司只有50个人写,平均每个人负责20个公众号,以流水线的方式写文章,这也叫新媒体。我之所以说这些,是怕有人说我赚不到这么多钱会比较酸,实际上,我就是比较酸能靠写文章赚到这么多钱的人,一群刚毕业的学生,在一个人的指导下,一天能写20篇文章,每篇阅读量超10万。这个大佬名字叫徐建军,大家可以看看他的采访,当然,他的非议也很多,不过这36亿的估值和1000来个公众号是真的。


他的新媒体学校,可以让一个刚刚毕业的学生,用他的方法,用三个月时间,就能写理财的内容,或者连女朋友都没谈过的人,写如何泡妞。他的981个号,覆盖各方面的内容,有理财的,有股票的,有励志的,有情感的,有时尚的,亲子的,每天这50多个编辑要写出1000多篇文章,总共有粉丝2.4亿人。


我做了两年,大概公众号有10,000个关注者,听电台两个地方加起来有3万个关注者。但是,我来说说但是了,只要出现了但是这个词,前面所说的话就不算数了。你是个好人,但是我觉得我们还是做朋友吧。


先来谈第一个问题:这几个平台怎么样?


我只谈三个平台,我也只用过这三个平台,一个是微信,另外两个是网易云音乐和喜马拉雅。


微信我的关注者只有10,000人左右,平均的阅读量是1000出头,也就是10%关注的人会点开看看,这也是我这个公众号的平均阅读率,就是10%左右,我看到网上有人说都是20%,50%的,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做的。


网易云音乐和喜马拉雅这两个平台做假可能非常严重,尤其是喜马拉雅,数据诡异的不像样,只要我上传音频,不用一分钟,收听量就上了600次,过了一夜,就是1000多次了,而且还给你画出哪些听众在什么时间跳出不听的。我就上传了一个音频,声音是刺耳的电钻声音,大概10分钟左右,然后,这个电钻声音也是不到一分钟600次收听,过一夜就1000多次了。而且给你画的图和其它正常节目大同小异。所以我觉得,这个平台的任何数据,都不值得相信。


网易云音乐可能会强一点,毕竟网易喜欢在表面上搞的自己非常清高,然后高到一定程度以后,就觉得任天堂什么的小公司,也很low,我感觉,网易云音乐上刷量的情况好像比喜马拉雅好很多,起码不会是1分钟就600次播放。


再谈第二个问题,关注者是如何增加的,真有指数增加么?


我没见过,网上有很多营销大师都会说什么裂变,引爆什么的。整的挺像那么回事,如果肯发钱,或者发礼物的话,应该有帮助,但是我这个,没有做这些营销,所以从开始的第一天,到今天,都是以每天10来个人的速度在增加。并没有出现增加的速度越来越快或者越来越慢,就是以线性方程的速度在增加,今天多几个,那明天就少几个。


第三个问题,为什么节目越做越好,或者越做越差?

想听干货的人会觉得,真是越来越差。想听湿货的人,会觉得在上下班路听听还可以。对这两种观点,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只说一点,如果想通过听广播就学会编程,也就是所谓的干货,可能没有比这个更虚假的梦了,我称之为编程梦。这就相当于通过看梅西踢球想学会踢球一样,不可能的,还是要自己动手为主。


第四个问题,如何应对谩骂?


这个确实有点难,当骂别人的时候,我也会建议别人,不要去理骂你的人。但是,当一个人加了我微信,追着我骂的时候,给别人的建议就用不到自己身上了。不过这两年来,我真的淡定了许多,我已经漠视了许多的谩骂。


第五个问题,我给你提了意见,你为什么不听我的?


当然,有一些关心我的听众,会给我一些意见,比如有人建议我应该花点钱搞转发抽奖什么的,还有人建议我学哪位大人物的写作方式,我都没有听。其实一个次要的原因是,我觉得有些东西是学不来的,虽然写文章写鸡汤什么的都有套路,我这个电台,是我在开车的时候听的比较多,总不能喂自己喝鸡汤吧。


还有一个主要的原因是,没有高人的点拨,或者自己没那方面天份,学别人也学不会。这个我是从踢踢球上得来的经验。我特别喜欢看足球,也喜欢自己踢踢球。很多球星的动作,不要说我们这些踢野球的,就是中国国家队的,也学不了。比如说齐达内的马赛回旋,其它人也能学,但是就是不行,像咱们国家队的李毅大帝,他的回旋只能叫蚌埠回旋,就是没有齐达内的管用。


巴西的那个罗纳尔多,是我年轻时候最喜欢的球星。他过人非常历害,经常连续过几个,再晃过门将把球打进去。有一次一个记者采访他,说你这晃人是怎么晃的,他回答说:“没有刻意去晃,就是看到那么多空间,把球带过去而已。”

建议我踢球的时候学罗纳尔多,和建议我做电台去转发抽奖,学习高晓松的风格一样,没用。我学不了。不过,还是感谢大家的建议。同样一句话,比如说有情怀,我说出来就是蹭热点。


第六个问题,栋哥你不能忘了做电台的初心啊!


这个也是指责我最多的之一,认为我变了,忘记了做电台的初心,现在流行一句话叫不忘初心,方得始终。这句话是政治正确,我个人认为是361度无死角的废话。大家知道曹操,他写过一篇文章叫《让县自明本志令》,因为我们了解的三国是《三国演义》上的三国,这是小说,七分虚,三分实,这个为了戏剧效果,丑化了除诸葛之外的所有人,其实刘备,曹操,孙权,鲁肃这些人都不比诸葛亮差。有兴趣的人可以去读一下《让县自明本志令》,我十分喜欢这篇文章。初心这个东西都是会变的,比如说,你的初恋,不也反脸了么?

再说了,我做这个电台,难道非要说代码才行么?


第七个问题,你的很多想法我不喜欢!


这个真的是太正常了,我不是你,你不是我,我怎么可能啥想法都让你喜欢呢?你不喜欢能有什么办法么?


孔子有个学生叫宰予,这个人,孔子最看不上。宰予经常给孔子出难题,孔子经常气的半死。我举个例子,来说明一下,我这种你不喜欢的思想,比起两千多年前的宰予,要差多了。


中国古代的人,尤其是皇帝,因为不好意思说自己的天下是杀人得来的,基本上都是说我这个天下是帮老天爷代理的,我是代理人,我以德治国。然后孔子孟子们就给皇帝的宝座的合法性来了一个双重授权,起码能解释了,不是杀人得来的。这些皇帝最喜欢的是说道德高尚的不行,上行下效,就对孝看的特别重。父母去世了,要守孝三年,其实这个三年不是满打满算的三年,是25个月。两处零一个月。如果是大官的话更少,像皇帝更少,皇帝是连自己父母都杀的人,但是,样子还是要做的。


这个宰予同学,就去和孔子说,老师,你说父亲去世了,要守孝三年,是不是太长了?这个问题一问出来,孔子当场就气死了,是什么样的畜生才会问这么没有中华传统美德的问题啊。就没好气的说:那你说守几年合适呢?这个宰予说,窝觉得,一个就可以了。孔子气得嘴都歪了,说:一年,你TMD良心上过得去么?你父亲才去世一年,你就吃细粮,穿丝绸,还要性生活,你说说,你良心上过得去么?人家宰予连想也没想,说:老师,我良心上大大的过得去!孔子说:你良心上过得去,你就这么干吧,妈的!不是个东西,是不是小时候没抱你三年啊,你守一年就算了,你小时候,把你抱了三年,你也要还他三年!宰予说:反正我良心上过得去。所以,听我电台的听众,一定要抱自己的小孩三年。要传承中国文化。

即使宰予提了那么尖锐的问题,人家孔子也只是在他走了以后才说: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后免于父母之怀。夫三年之丧,天下之通丧也。予也,有三年之爱于其父母乎?


所以,建议大家要有孔子的度量,现在国学热,别光学于丹这种的,于丹这种的,咱不好意思和她比论语,要是比钢管舞啊,编程啊,吊打她没一点问题。以后大家要是看到我讲了你不喜欢的观点,不要来反驳我。多学学孔子,要有雅量。


第八个问题,一些人生问题,比如应该去做什么工作,应该去学习什么编程语言,应该考什么专业等等。


这种太个人的问题,我一个都没有回答,因为我不了解你,给出的建议也没什么屁用,都是类似于过马路左右看这种的建议。


在我看到很多提问以后,我觉得年轻的时候我也是这样,总觉得当下这个问题特别重要,比如选择学什么编程语言这种事,其实过后会发现,一点都不重要的。反而人生最重要的事情,都是悄无声息的发生,比如说你可能只是去上了一堂吉它课,碰到了自己的妻子,或者你在某一天脑袋一短路,就去了一个公司面试,一直干到退休。这种事情反而看起来一点都不壮烈,人生就是这样,不管看谁说的多么正确,也是表面文章。


现在一些人生导师,自己也是混的不怎样,但是全靠包装。这些导师大部分都是鸡汤调制高手,包括披头士,乔布斯他们信仰的人生导师,也是收钱不要命,还热衷于在指导修行的时候和女学员睡觉。最后披头士发现以后,就离开了。


自己动个脑子,不要贸然来找我要什么指导,我没心思误导大家,毕竟我没成功经验。以我的见识,你多赚点钱肯定是没什么大错误的,因为国内有些人有意无意的误导,把钱多和很多美好的事情搞对立了。比如说,钱多了,就没有美好的爱情,你看看那么多苦情戏,都是说在最没有能力的时候,碰到了最想保护的女孩。这种话说实在的,只能安慰自己。我觉得还是应该赚到钱,不管是你家的,还是你的,当你碰到一份刻骨铭心的爱情,你能从容的说,正好有一套房子,还有辆宝马,我们来让爱情升华一下组成一个家吧!人家姑娘也不一定是喜欢你的钱,万一人家也有一套房子呢?


我之所以说这个,是因为有个听众抛给我一个很沉重的话题,他是个找石油的工人,反正全国到处跑,到了有网的地方,就缓存一大堆音频,当然也包括我这个电台。因为找石油么,条件肯定很苦,一年回家两次,一次两周,干了9年了,单身,因为去的地方上网都不方便,别说找女朋友了,网恋都不容易。就问我应该怎么办?我还是没法给什么意见,我只是觉得,你来到这个世界上,作为一个生物,我认为首先要不能太亏待自己。我当然知道你的工作很高尚,如果栋哥这种人,这种工作顶多干三个月就走了,管TMD的能源不能源,战略不战略,我就是打个工每个月这点饭钱,我还担负起与美国的对抗,我哪有这么高尚。但是,北岛同学不是有句话叫“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还有一句古代的对联“睡到三更时,凡功名皆成幻境;想到百年后,无少长俱是古人”。

我个人觉得,你已经帮助中国人民找了9年的石油,真的,别说你对得起谁,我觉得你对得起这个宇宙了!即使你这么努力,油价也没降下来。


我觉得我还是不够资格给你提出什么具体的建议。痛苦这个东西,不一定要自己尝试的,这个朋友说他最喜欢看乔布斯的Think Different那个广告,这个广告我也喜欢,我只是想说的是,这里面的人大部分没吃什么具体的苦,他们的苦是另外一种精神层面上的苦,别看甘地穿的像穷人,他富的要死,是贵族。卓别林是个大明星,他的一部戏的摩登时代可能让人认为他是个小工人,实际上他有的是钱,光离婚结婚就7-8次,他一生都在寻找16岁的姑娘谈恋爱,找到了不少。你想成功,可以借鉴别人的痛苦,不一定要自己去体验痛苦的。


最后一个问题,我的编程视频什么时候出?

我只能说尽快了,我已经录了三期,结果还不合格,让我重录,我重录以后再提交,看看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