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网易云课堂上的收费课程购买链接

我在网易云课堂的课程终于上线了,价格是100元人民币,网易提供了平台,会分成30%,国家还会收20%的意外所得税。如果通过我的推广链接购买的话,我能多拿一些钱。

如果你是通过我的电台,公众号或者网站知道的话,希望你能通过这个网易推广链接去购买。

网易推广链接:https://study.163.com/course/courseMain.htm?courseId=1005687008&share=2&shareId=1019590015

购买以后,可以加答疑QQ群,群号是838202226。我的个人微信是 liuyandong00 。

项目一边做,一边录视频,一边布署,项目的布署地址为 lmzdx.net


如果你也部署项目,上国际互联网,想购买vultr.com主机来,可以用这个推广链接,这样你我可能都能节省25美元。

最近动态(我要再买一个没有备案的主机来部署网站了)

前天(7月29日)我更新了一期电台,电台里提到了clinkle公司,这个公司发了一个宣传视频我觉得很不错,发公众号文章的时候,我就想要发这个视频,公众号的文章里只能显示腾讯公司的视频。当我想要把这个视频上传到腾讯视频的时候,发现要先上传身份证,我觉得有点小题大作了,就上传到了我自己的网站上。

然后,他们打电话告诉我,已经备案过的个人网站是不能上传视频的。我修改了几次,最后实在没办法了。个人网站有太多事情不能做,以前我不知道的,这次学会了。
Continue reading “最近动态(我要再买一个没有备案的主机来部署网站了)”

162. 「尸检报告」3000万美元吹个肥皂泡

这一期继续讲尸检系列,都是讲已经死去的公司,这一期讲的是一个3000万美元吹的一个大泡泡。这个公司的名字叫Clinkle。这个公司是做移动支付的,起码宣传自己做移动支付的。YouTube上有它们的宣传,理念非常的先进,如果能做出来,说不定真能成为下一个paypal。从视频上来看,这个软件无论从UI,还是从交互上,真的有很多可以借鉴的地方。所以,如果想拉到风投的话,PPT和演示一定要花点精力才行。非常推荐大家去看看我下载的这个演示视频,非常不错。如果不用心的话,想忽悠人也是很难的。

由于现在腾讯上传视频要先上传身份证,我不得不由衷的说,这里真TMD垃圾,所以,我就上传到我自己的网站上了,大家可以复制粘贴一下,放到浏览器里看一下。如果大家思考一下的话,应该知道一个道理,把PPT,演示视频,自己的履历搞的棒棒的,对拿到投资有巨大的好处。外国有的,中国肯定也有,我比较喜欢看英超,所以,我就上当了。我在网上看到了一个乐视电视,当时乐视还是如日中天,怎么看也不像要骗我几千块钱的样子,他当时宣传的是买足球比赛,送电视。也就是说,他的方案打动了我这个沾小便宜的心,然后,我就买了。买了以后,文案是文案,现实是现实,我买了以后,确实能看英超,但是,只能看一些免费的英超和一些不重要的比赛,如果要看强队的比赛,还得再买乐视超级会员。然后,我又买了乐视超级会员,然后,乐视就倒闭了。

我这个受骗经历,其实和本文要讲的这个公司,Clinkle公司有异曲同工之妙。我们经常说贾老师两张PPT,就融资10亿,说实在的,这也是一种本事。这个叫Clinkle的公司,一个宣传视频,融资了3000万美元。其中有著名的企业家理查德·布兰森,就是英国著名的维珍集团的创始人,这个人投资了500万美元。有个传闻说,投资人出钱,主要看你是个什么样的人,而不是看你做的项目,当然,这个我只是听说。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个Clinkle的创始人真的算是万里挑一的成功人士。我稍微的介绍一下本文的主角,Lucas Duplan,标准的高富帅,他的父母超级有钱,他自己长的也特别帅,人高马大的,而且学历也非常好,是斯坦福大学的。

我以前做过一期电台,讲斯坦福大学的,在那一期里,把我对斯坦福的仰慕表达的非常直接。大家也能理解,毕竟我作为一个初中生,看到这么历害的大学,仰慕是不可避免的,学历越低的人,越希望拥有一个好学历。有统计表明,斯坦福大学是毕业生最富有的大学之一,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好像亿万富翁的人数仅次于哈佛大学。现在我们耳熟能详的公司,比如谷歌,HP,Yahoo,SUN,罗技,Cisco都是斯坦福大学搞出来的,nike也是斯坦福大学的。后来我还发现了一个现象,这个学校真的是出人才,不但出了大量的优秀CEO,亿万富翁,也出了大量的骗子。上一次讲的那个血液公司,还有这次讲的这个公司的CEO,都是斯坦福大学的。

以后还会有几期把公司做垮了的,都是这个学校毕业或者退学的。我觉得这可能是这个学校的牌子够好,所以,只要是这个学校毕业的,总是能拿到不少投资有一定的关系,或者说成功人士和骗子本来就是一线之隔。我并没有任何对这个学校不敬的意思,毕竟我这辈子都考不上这个学校。其它的学校,像哈佛,也是出亿万富翁非常多的学校,但是,出的骗子数量就没有斯坦福大学多,像微软,Facebook都是哈佛毕业的,当然也出过骗子,比如2008年的时候,有个女的,叫Haena Park的,就在华尔街做传销,总共骗了2000多万吧。可能是我关注的科技行业比较多,哈佛大学在出亿万富翁上和斯坦福大学不相上下,甚至更历害一些,但是在出大忽悠方面,斯坦福还是要远远领先哈佛大学的。这只是我的一个印象,没有做过统计,反正这两个学校我都考不上,随便说说而已。

本文的主角是斯坦福的,超级自信,目中无人,在大学的时候,就有了3000万美元的投资。然后,他招了一群人开发app,这个app开发了3年,期间发生了无数的狗血故事,最后,3000万花光以后,公司就倒闭了。这些故事都是businessinsider和quora上讲的,我只是把英文翻译成中文,基本上不添油加醋。这个故事本来就很狗血,不用添油加醋就已经很精彩了。

这个公司招了一个CTO,名字叫Chi-Chao Chang,这个人是在Yahoo工作的,毕业于Cornell大学,又是一个名校。这个CTO在Yahoo公司工作了多年,是接替杨致远的Yahoo女CEO Carol Bartz推荐的。多说一句,这个Carol Bartz也是个了不起的女性,Yahoo公司本来是靠搜索起家,这个Carol Bartz去Yahoo当CEO期间,把Yahoo的搜索引擎给关闭了,使用微软的Bing引擎。终于把Yahoo彻底干废了。当时Google的市场份额是第一,Yahoo是第二,Bing是第三。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老二联合老三把老大干掉的事情发生。不止公司这样,国家也是如此,像三国演义一样,死撑着,自己还有点希望,要是不三足鼎立,早就死了。Carol Bartz把Yahoo自己的引擎卖掉以后,Google原来还要防着其它两家,这下好了,集中精力干Bing,Bing也就被干的半死不活了。以前我做过Yahoo的节目,我个人是非常喜欢Yahoo的,可能与我刚上网的时候,就用Yahoo有关系。这里只是因为看到Yahoo的CEO Caro Bartz,这个曾经世界第一年薪的CEO,推荐了Chi-Chao Chang到这个Clinkle公司当CTO,就多说几句。

然后,第一件搞笑的事情来了,Chi-Chao Chang来到公司,参加了欢迎仪式,然后呢?然后他第二天就不来上班了。是的,他就上了一天班,就认定这个公司不值得他来工作,也算是眼光独到吧。这件事不是发生在电视里,电视里估计都不敢写,但是在现实中真发生了。

第二天,Lucas Duplan不得不再宣布这个消息,昨天还站在这里跟大家说非常兴奋加入Clinkle的CTO,今天不辞而别了。是不是有一种今天才结婚,结果明天发现,新娘子跑了,生活就是这么刺激。Lucas不得不解释说,Clinkle的工作,可能对Chi-Chao Chang来说太难了,他无法完成这么有挑战的工作,员工一片沉默,可能都无法面对这个现实吧。接受采访的一位前员工说,当时他非常的沮丧。

这只是众多让人沮丧的事情之一,类似的事情在这个公司太多了。这个公司的宣传视频是这样的,只要用这个软件就可以完成转账,完全不用电话,短信,也不用扫描二维码就可以完成,当然了,这个宣传视频是做出来的,软件完全不能用。其它的功能也有,比如你邀请你的朋友使用这个app,就能有一杯免费的咖啡什么的。

由于主角光环实在是太强大了,Clinkle很快就拿到了3000万美元的投资,然后公司有钱以后,开始了一场为期9个月的开发,这9个月,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记者说联系了前员工,但是这些前员工都不肯站出来回答,他们不想和这个公司再产生什么联系。

故事的开始也有些传奇,说是这个Lucas Duplan刚刚19岁,大学一年级,然后去欧洲玩,刚下飞机,在伦敦肚子饿了,就想买个饭吃,结果发现,要把美元兑换成英磅,他发现这有点难,他用了Square和Venmo,觉得这两个软件太复杂了,他要做个新的软件来改变世界,这一年,他才19岁。

回来以后,找了两个斯坦福大学的同学,一个叫Frank Li,一个叫Jason Riggs,在2012年的时候,Riggs和Duplan还提交了一个专利,但是,这两个合伙人最终都离开了公司,只有Lucas一直在公司。Frank Li是第一个懂技术的人,他可以写软件,他组建了一个由8个人组成的团队,最终软件做的啥样也没法考证了,但是,这也不重要了,肯定没做出来。Lucas的父母非常有钱,是第一个天使投资人,条件是自己的儿子能拿到学位,而不是退学。这个孩子肯定很聪明,三年就念完了斯坦福。

这个人也是Steve Jobs的崇拜者,但是应该没有上次做血液测试的那个崇拜者那么狂热,因为这个人没说一定要穿Jobs的套头衫。为了能回快自己的步伐,他参加了不少美国比较流行的孵化器,与一般人不同,因为参加了孵化器么,如果是我,那肯定是有一分能耐,直接吹成十分本事,都参加选秀了,还不放开了吹啊。但是,这个公司又显得非常的低调,基本上是一问三不知的状态,以至于媒体在报道的时候抱怨说:如果你想保持秘密,那为什么要来参加这个选秀呢?

和苹果一样,保密也是Clinkle的文化,不同的是,苹果真的有秘密,这个公司的秘密是没有秘密。不管怎么说了,从大一到大三,这三年,Lucas有的是钱,他一边上课,一边从上课的老师这里融资,比如VMware公司的合伙人的妻子在斯坦福当老师,然后,Lucas就被介绍给了VMware公司的合伙人,名字叫Diane Green,然后通过Diane Green这条线,Lucas拿到了2500万美元。当时Clinkle啥也没有,没软件,没演示,但是一个小时以后,曾经投资过Netscape的传奇投资人Marc Andreessen和投过Facebook,Twitter这些公司的Ben Horowitz,就被Lucas征服了,就这样被你征服,切断了所有退路。

所有看过他演示视频的人都说好,我觉得也非常好。如果真能做出来,我觉得搞定paypal应该问题不大。然后,有了钱以后,公司开始快速的扩张,很快就有了100人左右,然后租了一个可以容纳150人的办公室,大部分的员工来自斯坦福大学,少部分员工来自芝加哥大学和UC Berkeley大学。公司的文化也非常的先进,应该算是一种年轻的文化,员工可以像化妆舞会一样来上班都没问题,而且周五下午可以喝香槟,我到现在也没喝过香槟,香槟是不是红酒啊?我酒量不行,一瓶啤酒就完蛋了,对任何酒都不感兴趣,我怕喝酒以后失身了,毕竟我外号莱芜吴彦祖。基本上,Google能做的事情,在这个公司也能做。还可以在公司楼顶晒太阳。

很快,Lucas就成了创业明星。除了这个软件就是没法发布,因为做不出来。即使没法发布,但是,促销仍然在进行,公司里有Growth team(增长黑客团队),就到校园里拉人头,找到潜在客户,然后,真的找到了10万名潜在客户,这个团队里有个人说,我从来没看到这个软件,就是靠做的演示视频来推销。其实我觉得这个推销好像也不是特别困难,就是找到学校里的一个兴趣团队,比如说我大学时候参加过的航模小组,然后找到组长说,如果这个软件开放下载的那天,你能找到20个人下载,那么我们就提供500美元,给你们办一个聚会。这个和现在微信朋友圈里关注转发多少个人,拿几本破书一个套路,非常有笑!我在朋友圈里几乎从来不做这事,除了帮别人转发以外。

在完成这个10万人以后,发生了一个更NB的事情,Lucas请他们去参加了一个大型的party,来庆祝这10万人的里程碑,在这种聚会上,肯定有人喝醉了,然后新闻上写,Clinkle付了booze bus的钱,可能是一个类似“酒后送人回家的服务”,这个我不知道是什么,然后,这些上过booze bus的人,第二天被告知,被公司解雇了。

期间公司里奇葩的事情多了去了,我再说几个,比如,招一大堆运营人员,基本上都是女的,然后让这些女的负责打扫卫生,给汽车加油的工作,并且还不分给股票。公司里不同的人互相看不上,可能程序员看不上运营,运营看不上管理,但是,Lucas看不上任何人。一个离职的员工这么说,他根本不在乎你,只是想控制你。

最后产品还是发布了,但是,太烂了。没能达到改变世界的目标,钱也花光了,公司就这样关门了。

这个公司为什么失败了呢,我想大家可能都有自己的想法,我也说一下我自己的想法,我觉得这个公司唯一失败的原因是产品没做好。至于创始人听不进别人的话,不诚信,这些,是所有成功企业家都有的特点,比如Jobs也不诚信,Oracle的老大休止不诚信,Uber的老大不止是骂人了,能动手的绝不动嘴,还有一段很著名的视频,Dropbox的员工,一群小孩子在足球场玩球,这群Dropbox的员工,把这群小孩赶走了。其中有个小孩试图交涉一下,就说,大家都是邻居,这时候,有个Dropbox的NB人,直接喊,谁TMD的在乎邻居!后来把小孩赶走了,这事闹大以后,这个Dropbox的员工在twitter上说对不起了。但是,一点也不影响Dropbox的成功。

做个好人也不错,如果你能首先保护好你自己的话。

2017年7月22日,这哥宣布进军区块链了!我们还有机会用他的产品!

161. 王婆卖视频,自卖自夸一下

如果有关注我比较长时间的听众可能知道,我录过不少免费的编程视频,其实现在我已经很难解释我当初为什么要录那些Linux,iOS编程的视频,包括这个电台,我也已经很难去解释我最初的动机是什么了。我不喜欢“不忘初心,方得始终”这句话。我觉得我坚持做这件事情,已经混杂了我自己的虚荣,做事的决心还有对现实的不满。说实在的,我分不清楚这其中哪个因素会多一些。

我其实没法做到公开,客观,中立。这一点在电台和公众号的留言里我已经知道了,很多人会来骂我忘记了初心,我一般都会回复一句“我的初心喂了狗”。有一点我得承认,我日子过的不如意,所以,我没法在电台里讲正能量,我知道现在流行的是于丹这种的,不管什么孔子孟子还是庄子,从她那吐莲花的嘴里说出来,的确都是一些真理,比如什么要安贫乐道,要对生活微笑啊,要发现自己的内心什么的,可能有些人觉得这是真理,我觉得这就是一些废话,和过马路左右看,养成高效的学习习惯,高考上北大清华,一样的废话,道理我也懂,就是做不到啊!

我做的视频也是这个样子,比如我做过一个系列叫《iOS从入门到放弃》的视频,这个视频是教大家如何做可以运行在iOS的软件。不管是书也好,还是培训班也好,都有有意无意的用于丹的那一套宣传,比如只要学3个月或者半年就能月薪几万块,或者不少书的名字就叫《iOS实战编程》。这些书或者培训班,最后的成果是做出来了一个计算器,而且还是很丑的那种计算器,只能做加减乘除,界面是用默认的界面,几个按钮摆那里。我觉得这种东西,根本不能上架,要想靠这种东西搞个月薪几万,不是说不行,如果你是男生,那你肯定得长的特别帅,如果你是女生,那你肯定要特别漂亮。因为我也知道,在公开场合说话,并不是说所有的话都是假话,我们在公开场合说的话是场面话,不管是谁,一旦想到自己的话可能会被外人听到,就会换一种说法,开始说场面话。这可能是一种本能。

考虑到这个情况,我也是会说场面话的人,因此我在做编程视频的时候,就不过多的讲情怀,而是直接做一个真正的软件。我的选择是直接对着Google公司出的一个软件,YouTube在iOS上的客户端来做。Google做成什么样子,我就做成什么样子。我觉得这才是实战。这就相当于练书法时候的临摹,啥也别说了,直接对着王羲之的字练就是了。所以,那个视频我就是对着Google公司出的软件来做,它有什么功能,我就做出什么功能,他的状态栏是红色的,我也做红色的,他能左右切换视图,我也用UICollectionVew做一个一模一样的可以左右切换的视图。虽然我不确定Google是用什么技术做出来的那种效果,可能是UITableView或者其它什么自定义的组件,但是,我用UICollectionView能做出可以以假乱真大差不差的效果。大家玩手机软件的时候,会发现一个现象,只要是稍微出点名的软件,一定有自己独特的地方,100%用了自己独特的组件,这些组件可能是状态栏,可能是一个button,肯定不会是一个默认的button,但是那些所谓的实战的书里,还有一些教程里,就喜欢用默认的button。要知道,如果默认的button的难度系数是1的话,自定义的button难度系数最少是5。

我考虑过这个问题,我自己的解释是,程序员和建筑工人,歌手,画家,甚至是炒股的是一个工种,是个手艺活,只有动手去做,才能学到东西。就像一个建筑工人,他在盖楼的时候,如果他懂《建筑材料学》,可能对他盖楼有一定的帮助,如果他不懂,其实问题也不大。类似的,像justin bieber,唱歌非常好,粉丝众多,但是他不见得懂《和声学》。现在程序员这个工种,其实和歌手,画家一样,实践性非常强。大学里的课程,更多的是培养音乐家的,计算机科学家,美术家的,比如美术家可以写出一篇论文来解释为什么梵高的画特别好,但是他就是画不出梵高的画出来。音乐系教授也能解释为什么说唱会流行,但是,这些音乐系的教授唱歌肯定不如痞子阿姆唱歌好听,1000个音乐系教授加起来也不行。以前我特别崇拜这些高学历的教授,现在没以前那么崇拜了,因为我发现包括计算机硬件和软件在内的大部分东西,都是一群冒险者做出来的,大部分和教授关系并不大。

我上大学时候的计算机老师,是个教授,自己写书的那种,可能理论水平很高,写了《软件工程》的书,但是,只会用基本的电脑操作,比如说电脑中了毒,肯定是搞不定的,软件肯定是不会写的。我觉得在学校里,在学校里肯定没什么大的项目给他管理,但是,他就出了书,当了教授,然后教学生《软件工程》。然后大家死记硬背一些知识,什么瀑布开发模型的优点缺点,什么XP开发的优点,最后就是考个试就算了。自从研究生毕业以来,我已经工作了10多年了,现在回想起来,当年我的老师可能没有一个真正写代码的,都是博士。我当年的同学现在已经有一些教授,副教授了,他们并没有实际的软件开发经验,就是去读了个博士,然后找工作,在高校里当老师,然后又再教学生。最后就是没有编程经验的人教没有编程经验的学生学习编程,只能通过书本,这些学生毕业以后,有的去了公司,有了编程经验,但是没机会教别人编程,程序员是不可能当成老师的。当年毕业后没当程序员而是去读博士的人,最后就继续去当没有编程经验的教授,教学生编程。

最后大部分计算机系毕业的会有一个这种情况,学会了C语言,但是读不懂C语言写的代码,学了数据库设计的三大范式,但是不会操作数据库。当然,这并不是只有计算机这个专业才有的问题,我高中时候的同桌,热爱军事,报考的是空气动力学专业,造飞机发动机的,去了才知道,全中国没人会造飞机发动机,但是,大家也得对着书学习,后来他考了公务员,也算是走上了一条光宗耀祖之路。

在做《iOS从入门到放弃》那个视频的时候,我考虑不周全,我在做这个视频的时候,没想到要付出一部分钱。当我们在申请Google的API的时候,会按照申请的数量交一笔钱。这是一笔活雷锋的钱,我又不想当活雷锋,我没申请API,这个API根据读和写的价格是不同的。其实我经常录一些视频,在我做电台之前,那时候Amazon出了云服务,我录视频玩,结果我不小心泄露了自己的key,一两天就让那些所谓的黑客刷了几百美元,所以从那件事情以后,我对网络上的风险有深刻的认识。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就没再录下去,如果你不小心泄露了key,你根本不知道别人会拿这个key,用你的钱做什么事。因为这个视频是免费的,因此到今天还会有人隔三岔五的来问我为什么不更新了,我就说因为要付钱买API了,大家也就不问了。所以,这次我打算直接收费了,因为我打算布署一个真的项目,目前来看,要付出的钱有域名费和主机费,主机费一年1800来块,域名费每年100来块,我算了一下,一年大概2000多一点就可以了。只要我每份收100块,一年我只要卖出个30份,再扣除平台的分成,这个录视频的游戏应该能玩下去。

我前面讲过,我做电台,很多话是源于我对生活不满。在知乎上,一旦有人不满了,就会有人来引用很可能不是王小波说的,但是被强行安到王小波说的一句话:“人的一切痛苦,本质上都是对自己无能的愤怒。”我认为,这句话更可能是于丹说的,而不是王小波说的。只要你痛苦,就是你无能,比如说你上不起学,你别怨别人,谁让你没能耐?比如说你看不起病,谁让你没能耐,不是退休老干部?比如你高考上不了北大清华,就说你没能耐,谁让你不是外国人,会写名字就能来?我可能是属于一旦碰到问题,就先从别人那里找原因的人。我要做的这个软件的视频,可能也会有我的一些观点,我想在视频里说一下我认为的编程是什么样子的。可能和书上说的,或者培训班里说的不一样,书上经常会说的是编程是世界上最好玩的事情,或者Linux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发明之一,再或者学三个月就能赚到月薪1万块,我在视频里可能没这么正能量。

我会把现实中我对软件开发流程不满的地方,都在视频里按照我认为更好的方法去改进。从开发流程上,我想稍微的改变一下,第一步是先定下需求来,然后不是按照常规的流程,就开始编码,而是把写测试提到写代码前面来,因此第二步是写测试,第三步才是写代码,然后第四步是一边上线一边测试。这些流程我有没有在公司实验过呢?当然没有了,要不然我就不抱怨了,实话告诉大家,这个流程是我在书上看到的,并且这几年开发下来,我觉得可能这个流程更好,但是我在公司人微言轻,对开发流程没什么发言权。就好像我觉得美国一人一张选票选个总统出来可能会比较好,但是,我没什么发言权,只能抱怨一下。幸好,这个是软件开发,我自己做一些小项目的时候,我就按照我自己的流程来,觉得真的还不错。下面我就来解释一下为什么这个方法可能有缺点,但是比常规的方法要好。

第一步就不多说了,肯定要先定下需求来。第二步为什么要先写测试呢?我觉得写测试,是程序员搞清楚需求的方法,因为测试相对比较容易写,比如第一步里有用户注册的需求,在写测试的时候,就要考虑到什么情况下能注册成功,什么情况下不能注册成功,比如用户名,电子邮件是不是含有不合法字符的,长度是不是合法的,比如用户名不能是一个字符的,密码是不是包含不同的字符的,最小的长度是多少位的。把这些测试用例先写好,在写的过程中,其实就已经越来越明确要写的代码要完成什么需求,而不是先写代码,然后让别人测试,一下子给出10个改进意见,来来回回的返工。现在有一种技术叫自动化测试,自动化测试比人工测试好多了。写好了自动化测试,以后每次改进,就让它们跑一遍,心里还有底。然后才进入写代码的状态。

写完成了代码,就跑一遍测试,我觉得就可以上线了。在公司里,有一种bug叫“在我的电脑上能跑,为什么到你那里就不行了呢?”比这种bug好一点的情况是,公司做一个假的环境,一般叫什么stage,这个假的环境,是一个迷你版的真实应用场景,大量的测试是在这个环境下测试的,我个人认为没什么用处。我来讲一下为什么用处不大。

第一点,这个假环境的规模非常小,类似于一个沙盘吧。一般情况下,数据是假的,但是这个数据是真的假的,问题倒是不大,我们公司在做测试的时候,会从生产环境里拿一些数据来,然后有的字段就乱改一下用,这不是重点。重点在于负载,你写这个代码,可能在单机上,在假环境上是没问题的,但是,一上线就挂了。当时我提出这个方案的时候,大家都会说,这个太危险了,其实并不是,如果代码里真的隐藏了这种bug,在假环境上又测不出来,只能上线才能测出来,这种bug没办法,不如直接上线,反正都得来这么一刀,早死早超升。

第二点,有些网络延迟根本就没法重现,比如国内的南北互联问题,这种东西不如直接先上线再说。

如果使用生产环境来测试的话,当然也有一些缺点,但是我觉得这些缺点比起优点来,可以仔细考虑一下。反正我能想到的缺点,我觉得都可以用一些方法避免,比如最容易出问题的部分,在写代码的时候,因为先写的测试,已经都测过了。

还有一点就是,我鼓吹的在线上测试,并不是说和最终用户一起用相同的系统。而是在发布之前,就直接上线测试,这个过程叫deploy,只有测试用户才能使用,但是,使用的数据是真实的线上数据。如果有人说,要是把数据库删了怎么办,其实要担心这个的话,在任何阶段都会有这种情况,做好备份就是了,就算是真正的到了生产阶段,有人想删数据库也是有办法的,这种担心我觉得是杞人忧天。就算是程序的功能上出了大问题,也没什么,这个基本上不会影响最终用户,因为最终用户又不用这个系统。再就是做好系统的回滚,能快速的回退到前一个状态,随时变卦。

这就是我做这个视频的流程,先写文档,再写测试,然后写代码,然后直接用真实环境测试,最后再发布。

我曾经在电台里多次说过,如果一个人特别历害的话,基本上是只做不说,比如朱元璋,比如Linus这些人,有什么不满的话直接做,我是最佩服这种人的。我做不了这种人,比如如果我有能力,直接就把软件开发流程给改了,而不是做个视频,做个音频出来抱怨一番。这个也确实如此,是一个鸡生蛋蛋生鸡的问题,没有实力的话,说再多也没什么用处。就像是历史上流传的杯酒释兵权一样,表面上看是赵匡胤举了举酒杯,大家就把兵权给他了,其实,这100%不可能的。连在公司里改个软件开发流程,都是靠实力的,你这一个国家谁当老大,当然也是靠实力说话。

如果大家看历史的话,要知道赵匡胤举起那杯酒来之前,已经搞定了符彦卿,石守信,他们肯放下兵权,只有一个原因,肯定不是因为赵匡胤长的帅,而是因为如果不放下兵权,脑袋就要掉了。当然,长的帅肯定也有好处,我上学的时候,米饭可以免费加,打饭的小姑娘就会看你长的帅不帅决定给你加多少,我们班有个大帅哥,是真的帅,他每次去加饭,人家都会问他要不要加点菜,然后给他加一大勺肉菜,没办法,脸长的帅就是可以为所欲为。我觉得在任何行业长的帅长的漂亮都是优势,但是更重要的还是实力,看起来朱元璋和Linus长的就特别一样,不太帅。

现在我的视频已经录了6期了,可惜现在还没有看到哪家平台肯收留我。就算做一点收费视频这种小事,也有无数让人感觉到麻烦的事情。首先,你要买主机,这个倒是不难,然后,要域名备案,备案有要求,各地都不同,比如我的手机号码是A地的,就只能在A地备案,但是还要有居住地址,如果你有A地的手机,但是在B地住着,这就是死循环了。这还不是最差的,比如我是个人备案,就只能写感想,不能留言,不能做这个,不能评论,只能写生活感想,比如你看到了一朵花,只能写今天生活真美好什么的。网站的名字也有严格的限制,我备案的网站名字叫:春风又绿江南岸。

因为我没法收钱,很多平台不喜欢上线我这种没名气的人,所以昨天我发了一个文章问大家推荐一个平台。有人建议我自己做一平台收钱,除了技术上,说实在的,在技术上,这可能是最简单的,最难的是资质,资质这个东西,就是你没赚到一分钱的时候,看到申请的条件,就觉得要去坐监狱了,而且还是无期的。现在我还没找到合适和平台,我上传到网易上了,但是已经审批了好久了,幸亏是能看的视频,如果是能吃的食品,早就长毛了。如果上线了以后,我会在公众号里告诉大家。

另外,我放了两期免费的视频在B站,网址在这里。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7078030/

万事开头难,其实不止开头难。

160. 「尸检报告」Theranos血液检测骗局落幕

这个节目以前都是讲一些出名的软件公司和软件故事,接下来我要讲一些不出名的公司,而且这些公司都已经死了,所以大部分大家都不知道,我就叫尸检报告系列,这一期讲的是这些死去的公司里最著名的之一,这个公司的名字叫Theranos公司。

这个公司的业务是检测血液,就像咱们去医院检测感冒一样,医生看看白细胞是不是很多,来判断一下是不是病毒感冒,如果是病毒感冒的话,其实没什么好办法,就是在家里休息一星期就差不多了。也别吃那些治疗感冒的中药啥的,吃不吃的都得一星期。但是,这家公司比中医还要历害,只要抽一点血,就能查出各种病,当然包括癌症了。和当年中国首善陈光标一样,好像后来他改名字了,叫陈光盘。是为了响应党中央的号召,吃饭的时候都吃光。

这个陈光标老师,第一桶金和Theranos是差不多的产品,比Theranos还要先进一些,就是有一个电极,夹在两个耳朵上,这个仪器叫“耳穴疾病探测仪”,一夹就能知道身体的哪个部位有病了,比如说,脑子有毛病了,脑子这里的灯就亮。这个仪器很受欢迎,陈老师就有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在1998年的时候,就赚了2000多万。

显然,陈老师的思路在若干年后被一个美国的漂亮女孩学了去,她就是Theranos的创始人,Apple公司CEO Steve Jobs的忠实粉丝,我们都知道,Steve Jobs有个经典的衣服是黑衬衫,牛仔裤,脚穿一双New Balance,有很多人模仿这个穿着。肯定,这个叫霍尔姆斯的姑娘并不是唯一的模仿者,但是,她肯定是年龄最小的模仿者,这个姑娘从8岁开始就只穿这身衣服,8岁啊,想想我8岁的时候可能还光屁股在河里到处玩呢,我说的是真的,栋哥是农村人,我们那时候真的到水库里去玩,水库的水深至少15米,年年淹死人,淹不死的就活下来了。我上大学的时候,有个游泳课,上第一节课的时候,老师说谁能在5米深的水池里呆20分钟,就满分,以后不用来上课了,我就得了我大学的三个满分之一,另一个满分是足球。

这个8岁就只穿黑套头衫的姑娘,去了斯坦福,然后退学,办了这么个大公司。这个公司和其它失败的公司不同,这个真是个皮包公司,别人的公司还有点技术,她是真没有。最近Amazon上有一新书叫《bad blood》,就是讲这个公司的。该CEO特立独行,比如穿套头衫是要有季节的,大夏天的,不舒服。但是,非常之人,自然有非常的举动,为了穿套头衫,她把公司的空调弄到非常非常冷,这样就可以了,从她穿衣服这件事上来说,还真是非同常人。

另一个就是严格保密,这一点没什么问题,如果一个公司有技术的话,为了不让别人知道自己的机密,会加强保密,这没什么,也可以理解。但是如果一个公司没什么技术的话,就更需要保密了。因为有技术的话,如果泄露了,至少证明自己有技术,为了挽回损失,还可以打官司什么的,但是一个皮包公司,啥也没有,本来是不要保密的,但是,这样就让人知道你没什么料了,所以,高科技公司要保密,只有概念的高科技公司更要保密!这个公司可谓是一问三不知,谁也不知道谁在做什么,连自己的同事之间也不知道做什么。

这个公司还有个过人之处就是和政府关系极其紧密,我发现一个小规律,在美国的高科技公司,如果真有本事的公司,和政府的关系都是一般般,还经常怼一怼,比如Apple公司,Google公司,微软公司,经常和政府怼一怼,比如微软就和美国政府打官司好几年。但是这个公司特殊,和政府关系极好,从克林顿到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基辛格,都是这些人。而且这个姑娘脾气也大,挺像是个明日之星,除了没有拿出手的产品。

她还有众多的投资者,但是这些众多的投资者里没有Google,这一点我还是很服Google的,Google要投资的时候,毕竟自己花钱,得体验一下你的产品吧,然后这个去调查的人就去体验了,原先说好的抽一滴血就能检验的,结果去的这个哥们,被抽了好几管子,人差点抽休克,于是回去写报告说尼马不靠谱,差点给抽死,根本不是一滴血,是一盆血,而且检验的结果也不准。

很大程度上,这个公司是一家政治资本雄厚的公司。当我看这本书的时候,我脑子里想到的是我的老乡,我山东也是人才辈出的地方,他的名字叫梁作友,同志们,我讲的是民国时候的中国,新中国成立以后的故事不涉及。

当时我大山东还是韩复榘当政的时候,韩复榘这个人呢,是个文盲,他是河北人,算是河北人在山东吧。他在山东建了自己的小王国,谁的话也不听,名义上是蒋介石的部下。人这个动物比较奇怪,虽然他是个半文盲,但是他又特别喜欢显示自己文化水平比较高,在当时的山东,是全国少有的文化大省,特别重视教育。他的故事特别多,不展开了,我说的是另外一个人,和本文的主角霍尔姆斯有异曲同工之妙。

此人就是梁作友,一个山东老农民,家里一穷二白,啥也不会,就是胆子大。他写了一份企划书,要打日本,一个农民,要捐钱打日本,当时日本侵华,把中国打的节节败退,这时候,要看我山东老乡的了。他说,他有一个亿银元,这些钱他要拿出3000万,一部分办教育,一部分救灾民,一部分打日本,有整有零,一打三。他就找到了韩复榘这个半盲,这时候,文盲好大喜功的性格出来了,就和美国这个小姑娘一样,什么国务卿,前总统都拉来,先开个新闻发布会。

主要是我这个老乡梁作友太会演了,还有计划书,韩复榘就直接介绍给了国民党的财务部,一合计,梁作友一人比国民党还富有。谁见了财神也高兴啊,就有记者觉得,你这一亿银元,你做啥才能赚这么多啊?这时候,和这个验血的公司一样,一问三不知,全是保密。反正就是有钱,其它的别问。

有人给钱,这都到了财务部了,肯定要发挥村骗乡,乡骗县,一直骗到国务院的风格。梁老师说,你们级别太小,得见到部长宋子文才行,和你们这些小鬼打交道,不放心。这个时候,他已经是全国名人了,当时没有互联网,但是报纸头条都是他了,还陪着他去了南京的中山陵去见孙中山。大家应该知道孙中山在中国人心中的地位。如果放在今天,肯定是所有网站的头版头条,比陈光标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还没到高潮,但是,这个成就已经前无古人了,做血液检测的公司,骗的最高级别的,都是已经退下来的老同志,像奥巴马,特朗普都没有去捧场。陈光标也没有部长级别的去捧场吧?但是,我的这个老乡还没有达到他人生的羊癫疯,媒体疯狂的报道,可谓是烈火焚油,让最高统帅蒋委员长接见梁作友的呼声越来越高,然后,热衷当配角的蒋委员长顺应民意,在湖北汉口接见了梁作友,这可以说是他人生骗术的最高峰了,并且答应蒋委员长7天就会捐出1000万,要为国分担责任,当时我估计委员长都要哭了。

然后,7天已经过去了,1分钱没有。就和这个血液公司一样,时间到了,自己没技术,本来就是骗,这时候,死猪不怕开水烫了。这个梁作友去湖北汉口市的公安局自首了。你看吧,我山东人就是实在,不用你警察来,我自己去自守。这一点也比美国这个血液公司来的爽快,这个血液公司刚开始还百般抵赖,那个创始人又是哭又是闹的,真是给骗子们丢光了脸。

梁作友提出,你骗了全国人民,骗了蒋委员长,他有罪,他要坐监狱。但是湖北人民不欢迎我这个山东老乡,提出想在我湖北白吃白喝是别想了,你赶紧回山东。但是梁作友就是不走,非要做监狱,要打官司。无奈之下,湖北公安说,你骗是骗了,但是,你就是骗了点吃喝,没拿到什么钱,这个也没法给你定罪,你赶紧走。但是,梁作友开条件了,让我走没什么问题,我身无分文,你让我怎么回去?无奈之下,湖北同胞给他买了船票,还给了路上的差旅费20块大洋,这才把我老乡送回家。

当然了,并不是所有的骗子都会身败名裂,但是这个做血液监测的人现在确实是身败名裂了,以后会不会再东山再起也不好说。不过这一次,这个霍尔姆斯女士确实没有完成软着陆。

这个没什么技术好讲,因为骗子公司么,最核心的技术就是骗术,这个我也不会,但是,我们可以看看大部分能骗到这种程度的案例,一定是骗子和政府相结合才行。政府这个东西啊,是一个功率放大器,小骗子如果要想骗到更多的人,一定要通过政府才能达到更多的目标客户。

比如,我的老乡梁作友,就是通过政府,先是韩复榘,再到宋子文,最后到达蒋介石。这个美国的姑娘,也是这个手法,和政界紧密结合,很多政客都为这个公司背书。比如说梁作友找的第一个人是当时山东的土皇帝韩复榘,这个人是什么人呢,我觉得从某种程度上代表了那时候的军阀。

这个我得说说,不是吹牛,要说有文化,当年还得数我们山东人,在韩复榘之前,主导山东的另一个大佬叫张宗昌,这两个人一前一后,别提了,简直把孔孟文化都发扬到极致了。我先念两首这两个人的诗,一个是韩复榘写的,他在济南,就写了一首诗:趵突泉,泉趵突,三个泉眼乱咕嘟。咕嘟嘟,咕嘟嘟,咕嘟咕嘟咕嘟嘟。趵突泉里常开锅,就是不能蒸馍馍。他的上一任叫张宗昌,现在的说法是张宗昌就是韩复榘和冯玉祥杀的。我也不是历史的,就不去考查这些人的生平了,只分享这个人写的几首诗,其中一首叫《大明湖》:大明湖,明湖大,大明湖里有荷花。荷花上面有蛤蟆,一戳一蹦达。还有一首《吟泰山》:远看泰山黑乎乎,上头细来下头粗,有朝一日倒过来,下头细来上头粗。反正先是张大帅,紧跟着韩主席,就把我们大山东的文化底蕴给显露出来了。

在这种人的统治之下,出现什么样的骗子都不要惊讶,不是骗子太高明,是这个功率放大器太历害了。这两个人,在山东时候,文化程度小学,但是,热衷于讲话,写诗。有时候我就想,难道他们写这种诗出来,不觉得自己丢人么?后来我就想通了,主要是他们意识不到自己写的差,周围一群马屁精,他们完全丧失了自我认知的能力。比如说,他们能狂到什么地步呢?比如老天爷不下雨,别人都是向龙王求雨,但是他就把炮拉过来,打天。所以,骗子只要能忽悠住他们,他们也乐于为骗子服务,因为自我感觉良好么!

美国之所以能出这个公司,通过一滴血就能检测任何疾病,表面上看觉得是骗子太聪明了,本质上看,我觉得还是政界,像克林顿这些人,愿意充当功率放大器。

我想讲几期美国的骗子公司,而且是已经倒闭了的,这些公司没什么名气,但是,可以看出,骗子公司主要集中在健康领域,基因领域,量子计算机领域这种不容易被大众了解,又能吸引眼球的地方。好了,这一期到这里,下一期再继续讲讲我这个「尸检报告」系列。

159. github.com早期创业的故事

欢迎收听软件那些事儿的第159期,这一期讲一下github.com早期的创业故事,也就是公司刚成立两年的故事。我觉得公司和人有点类似的地方,人小时候是童言无忌,几乎有什么就说什么,等到长大了,就有目的和想法了,因此说话做事,就有大人的样子了。

公司也是这样,在github还很弱小的时候,这三个创始人也拿不到投资,没什么人理他们,他们在网上说话没那么多心眼,基本上有什么说什么。在2015年的时候,github已经是个大公司了,一举一动都会有人看着,那时候因为github被曝出了性骚扰的事情,github就要出来灭火,那时候,github已经挺像个公司样了,说的话,做的事,非常的能改变世界。什么创业就是以人为本什么的,一定要让世界变的更美好,这些话都已经能和记者朋友谈笑风声了。

不知道别人怎么样,我碰到这些成功人士,张口闭口的谈自己创业只是为了改变世界,让世界变的更美好,什么钱不钱的,根本没什么兴趣,我就会退避三舍。因为我实在是没有这些人的觉悟,不好意思看下去。在2015年左右的时候,github已经大到财富杂志来采访他们了,然后其中的一个创始人还说了从性骚扰中学到了什么。

当我在看这篇访谈的时候,我总是在想大概2010年的时候,他们写的博客,接受的小网站的采访,当时他们三个创始人没太多钱,只能一个人全职做,另外两个人只能兼职,一是做出来的产品没什么人用,一个是没什么投资给他们。而且和git社区的关系还不好。可能美化自己是每个人和组织都有本能去做的事,反正github是这么做了,发生了性骚扰这样的事情,还是把这件事摆平了。

github这个网站和ruby on rails社区走的比较近,不但这个网站就是用ruby on rails做的,而且最初的用户都是从Ruby社区拉来的人。后来还有件事比较有趣,网站做出来以后,当时使用的是rails 2.3版本,然后代码能运行,就不去管它,后来ruby on rails这个框架不停的升级,结果github.com的代码没跟上革命的步伐,落后了。如果大家做过项目应该知道,这种东西,一步落后,步步落后,不止是一个框架,还会有相关的数据库,操作系统等等。一旦升级,几乎所有的都不能工作了。就像你写了个软件在windows xp上运行的挺好,但是让你在windows 10上跑一下,你根本不知道哪里会出问题,这就是github.com这个网站升级ruby on rails从2.3到3.0的痛苦,他们总共用了4个工程师,花了6个月时间,才弄好。我个人非常喜欢用Ruby on Rails这个框架,所以,经常观注这个社区内发生的事情, github这个网站算是目前使用该框架的大户人家之一了。

相比于现在,我个人觉得当年,也就是2010年左右那三个人更有血有肉的。我觉得媒体也好,还是大众也好,都喜欢造神,只要你成功了,就要站到神坛上让大众膜拜。比如说,有人上了个好大学,不像我,没上过大学,就要说哥们当年在英国读博士的时候如何如何,还有在一个世界知名的公司,就会说,当年Facebook泄露隐私的那些代码是我写的。如此等等……就像我打算录个收费的视频,结果平台让我写简历,我就写了一句我是做电台的栋哥,结果人家让我写以前我读的什么大学,在哪个公司就职,负责过什么项目等等。最好还要拍一张正装照片,穿西服的那种,说实在的,一看到穿西服的我就想到卖保险的和卖房产的,我从来没见过程序员会穿西服的。我也没提交,他们平台也没给上线,我打算再想个什么方法,我已经录了6期了。

在2010年的时候,创始人接受访谈,第一个问题是,你们这个公司是做什么的,然后当时的CEO,也是公司的3个创始人之一,名字叫Chris Wanstrath的,上来就介绍了github这个网站的功能,是做什么的,说了好长一段。但是,这个记者根本不懂他在说什么,首先,这个网站不出名,其次,没什么人知道git这个东西是什么。然后,这个记者只好又问了一篇这个问题,说你能不能给普通人介绍一下你这个网站是做什么的?普通人就是你的妈妈,或者你在鸡尾酒会上碰到的某人,你说的这些,听不懂啊。

他这个回答真是程序员思维,非常的专业,又是分布式,又是代码管理的,别人就是听到不懂!我见到过的程序员最喜欢做的三件事:给家人朋友整理电脑桌面,帮家人朋友删除国内的杀毒软件,第三件事是劝别人使用Linux。非常的搞笑,就像有些喜欢在风月场合混的成功男人喜欢做的两件事一样,可能是职业习惯,一件事是骗良家妇女上床,另一件事是劝失足妇女从良。以后大家不要劝普通人用Linux。

在问完这个问题以后,他改变了自己的回答,他说github是程序员的维基百科,只不过是把百科全书的内容换成了代码。任何人都可以修改和编辑这些内容。其实这个比喻并不是很恰当,不过,比那个别人听不懂的要好很多了。

记者接下来又问他商业模式是什么,他就回答,如果你的代码是公开的,那就免费,如果你的代码是私有的,那就得付钱。好像这个商业模式在那个时候就确立了。

当时因为github还太小了,可以想象到有免费的,谁会用收费的,收费的一般都是商业公司才用,但是商业公司当时不会git这个软件。于是,有一个赚钱的方法是培训别人如何使用git这个软件。还有一个收入来源是捐款,我不知道国外是什么情况,我觉得要是国内的话,靠捐款能饿死了。当时github太弱小了,所以,可能是采访时候人家问了这个问题,当时只好说有一些人会捐款,可能真有人会捐款,但是数额我认为不会太大,就像我做电台一样,有人会你在网易电台上能收到打赏么?我就会回答,能。然后有人如果还追问的话,说你收了多少?我就会回答说:你猜。无论他猜多少,我都会说差不多吧。截止到我录节目为止,我在网易上总共收到了854.06的打赏,而且网易还要见面分一半。所以,按照我自己的情况,我认为github.com在当年那个情况,也不太可能收到太多的捐款,否则的话,他们不会还要兼职打工赚钱。

公司的另一个创始人叫Tom Preston-Werner,这个人也有过创业并把公司卖掉的经历,和上一期讲的一样,那个是卖给微软,这个是卖给wordpress,这个Tom的创业项目叫Gravatar,大家可能不太了解这个东西了,如果年龄比较大的人,可能知道wordpress这个网站,一个PHP写的博客软件,同时他们还有一个叫wordpress.com的网站。这个Gravatar是一个提供这样的服务,比如你要在一个网站上发表评论,一般情况下要注册一个账号吧。但是网站有这么多,每个网站都注册的话,会比较痛苦,不如直接注册一个,只要说服了这些网站支持我这个服务,就可以了。在Gravatar上只提供一个用户名和一个头像,还有个电子邮件。就这么个创业项目。

这个项目虽然说卖给了wordpress,但是,应该没赚到太多钱,日子还是穷穷的。他之所以创业搞这个Gravatar,是因为他被公司裁员了,找不到工作,只要搞了个这个,做了三年,他做这个也有记录,没赚到什么钱,就是靠谁使用的话,谁捐点钱,结果他还要每个月倒贴300美元,网站非常的不稳定,经常死机。用户经常去骂他,最长挂了好几周,网站没活过来,主要是因为穷,没钱买性能更好的主机。因为这个服务实在是不好,他的用户天天去骂他,他也很崩溃,他在形容当时的自己的情况:他穿着内衣,有一台windows电脑,他的左边是一箱子早餐谷子,右边是要喝一天的大瓶可口可乐。这个人的战斗力比较强,比我历害多了。

这两个人是在Ruby语言的一次聚会后认识的,在咖啡馆里,不是很熟,但是彼此谈了谈,觉得还行,就打算周末搞搞这个项目。因为Tom有经验,他说他以前搞过Gravatar,服务器会非常的费钱,要小心这个账单。

Tom Preston-Werner还有个创业项目,是白天和一个叫PJ Hyett的做的,至于做什么不知道,但是,Tom Preston-Werner和PJ Hyett会尽量使用Github的原型来工作,就是吃自己狗粮的意思,看看能不能用。后来,这个PJ Hyett越来越喜欢github,然后对此改进了不少,在2008年的时候,他是第三个加入的人,Tom Preston-Werner和他的白天的创业项目不做了,专心来做这个github。

然后,这三个人就推荐了自己认识的朋友来使用这个项目,用的人越来越多,这三个人认为应该有人会给钱,结果大家很开心的用,他们从最便宜也是服务最不好之一的slicehost租了服务器,用户越来越多,服务器的账单也越来越多,就是肯付钱的人并没有相应的越来越多。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三个不敢都全职创业,两个人兼职,一个人全职。

全职的人从肯付费的人那里拿全职的工资,兼职的先是拿一点,如果肯付费的人多一点,他们俩个就再多拿一点,最后花了一些时间,差不多肯付费的人已经够他们三个人的工资了,这两个人才全职做事。

我觉得这个公司成功的关键之一还有就是和业界大佬的关系还行,除了和Linus后来吵过架,大部分的程序界大佬都在这个网站注册了账号,其中一个重要的物是Ruby on Rails的作者DHH,我就是通过这个人知道这个网站的,然后Ruby on Rails这个开源项目就迁了过去。

所以,这几个人还是挺会做人的,我现在也觉得做事,尤其是做成功的事,一定要有人帮助你,我之所以知道这个网站,就是因为Ruby界的大佬,还有Linus这些人,都注册了这个网站,这会让我这种人有兴趣了解一下这个网站是做什么的,所以,我也就知道了。我觉得这是名人效应,就像吴艺凡给小米手机做广告一样,很多人就是因为看到吴艺凡在用这个手机,然后就会去买这个手机一样。听说吴艺凡给小米做了广告以后,小米手机的女性用户多了非常多。

现在再回想起来,我那时候在网上,尤其是我比较关注ruby行业的发展,Ruby里,几乎有些名气的,都在Github上有账号。当然是后知后觉了,他们当时是不是也是在做广告呢?我觉得如果那种方式推广的话,效果肯定比最近世界杯上做的广告要好的多,我不知道大家看不看世界杯,这几个广告真是把我烦死了,一到中场休息的时候,我是马上关机,等到下半场的时候,我才会再开机,一般情况下,我是不这么烦广告的,这几个互联网公司的广告,真是没什么底线!我反正这辈子不打算用他们的服务了,真是受不了。

这里的故事,很多都来自这几个创始人写的博客,做的视频,这三个创始人和Ruby社区的关系非常紧密,把他们的名字放在google里或者youtube里,就有相关的网页和视频,我把他们还没有出名的时候写的博客发出来,看看他们没钱没出名的时候,写的很多,后来写的越来越少了。网址在这里:

http://tom.preston-werner.com/

最后,再说一下,这三个创始人,有两个是退学的,还有一个虽然没有退学,但是不怎么去上课,在学校的时候,天天出去打工赚钱。大家有没有发现,美国这些创业成功的人,退学的特别多。与此对比,中国的,博士特别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