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我个人公众号《软件那些事儿》的运营情况

1

我看到不少做公众号的人,比如说“回形针PaperClip”在总结2018年如何赚钱的。我觉得我也应该模仿一下。

当然了,人家的成绩比较NB,他们有3个作者,3个动效师,2个分镜师还有1个程序员,4个实习生,所以赚钱的单位万元,我不同,单位是元。

我只有一个人,业余时间搞一搞,总结一下。

2

2018年我录了50期电台,每期平均30分钟左右。这些电台都是讲别人的故事。其中有3期电台是我写的一个小说《刘栋梁的故事》,我本意是模仿钱钟书,结果水平太差,就像是唱歌一开口就高了8度,后面的根本唱不下去了,我打算再构思一下,继续写完。

在2018年我的广告收入是3567.74元,打赏收入是1787.28元。

喜马拉雅和网易云音乐上我没做统计,我认为喜马拉雅上的收不会超过50元,网易云音乐上不会超过150元。

3

来年的打算,我大概还是会每周做一期电台吹吹牛。

在“回形针PaperClip”这个团队的公众号上,他们探讨了商业模式的问题,他们认为打赏是不可持继和不健康的模式,我觉得还行吧。我收入了小2000块呢 🙂

可能他们会做内容付费,会发软文赚钱,当然了,我是不可能对电台收费的,至于原因么,因为我以前总是拉周围的人来听我讲软件的故事,他们都和我绝交了。我和同事的对话都是这样的:

小潘:“这些代码怎么编译不过去呢?”

我:“因为编译器不支持啊?”

小潘:“这些编译器还有区别?”

我:“当然有区别啊,C语言也经历了好几次变化,最初是1971年到1978年形成的K&R C语言,后来到了1983年,ANSI开始对C进行标准化,干了6年,1989才搞定,这才有了ANSI C标准,这个标准叫C89,紧接着1990年,ISO采纳了该标准,名字叫C90,所以,C80和C90是一样的,被合称为ANSI/ISO C。C语言继续发展,到了1999年,又重新搞了个标准叫C99,在2011年的时候又有了一个C11,有一个方法可以很快的区别出这几个标准,我告诉你,你只需要写几个简单的测试,就能知道这个编译器支持哪个标准,比如说,我给你演示几个代码试试….”

此时,不出意外的情况下,小潘已经走了……

所以,我是不会对电台收费的,发软文,我觉得更不健康,起码比打赏要不健康一点 🙂

4

2018年就这样了,电台和公众号都没有什么起色,2019年12月31日的时候,希望还能写一篇,当然了,不要抱太大希望,我相信来年还是能再做50期电台,赚个5000块钱的……

如蛤给小米6X刷国际版

1

我几个月前意外的买了一个小米手机。手机型号是小米6X。

起因是我去商场玩,也不知道哪根筋出了问题,我看到小米手机的商店,就想进去看看,我去的时候太早了,商场刚开门,一个人都没有。

店里穿红衣服的四五个店员看着我,迈进去的腿不好意思再出来,我就进去了。

继续阅读“如蛤给小米6X刷国际版”

第三章

大家都走进了会议室,今天是周一,周一的会比往常要久一点,所有的人都要汇报一下这周的工作安排和上一周工作完成的情况,即使那些不用一日三汇报的人也要来参加这次会议。刘栋梁选了一个位置和小潘坐在一起,大家自觉的把手机调成静音,照例让团队的老大海石先讲。

海石的原名叫孔磊,是公司的老员工,公司有个规矩,对外可以有自己的名字,但是对内都是叫化名,孔磊的化名叫海石,这是一颗天上的星星,大概在南极附近,现在城市的灯光污染这么严重,别说星星看不见了,就是月亮也经常看不见。在公司里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能用了,这是公司长久以来就有的传统,成了公司文化,外人看来,还挺时髦的,很多公司还想学呢。

继续阅读“第三章”

UNIX历史(7): 开源运动所要的技术和理念保证

从技术上来说,开源需要的技术手段并不简单,要汇集起这么多分散在各地的程序员,将这些五花八门的代码组织成一份可运行的代码,需要的不仅仅是兴趣。比较代码之间的差异,并提出改进这件事情并不是那么有趣,尤其是参与项目的程序员越多,需要的改进也就越难以理解,幸好,Perl语言的创始人Larry Wall发明了一个软件,这个软件叫patch。

patch和diff这两个软件结合起来,可以将不同的人提交的代码做一个比较,不必传输整个代码,只需要将有变动的地方传输过去,这在网络不发达的当时,无异大大提高了程序员之间互相合作的效率。无论对原有代码有多么大的改进,都可以生成一个简单的patch文件传输过去,运用这个工具,在互联网上进行协作开发变的可能,这为以后Linux的发展提供了技术上的保证。

继续阅读“UNIX历史(7): 开源运动所要的技术和理念保证”

182. PHP语言的历史故事

PHP是最好的语言,这几乎是每个程序员都知道的真理。虽然绝大部分人都认为这是一句玩笑话,如果你了解一下PHP的历史的话,也许会觉得这句话并不是那么的开玩笑,起码会让你笑的和以前会有点不一样。

在Web领域,PHP是没任何争议的王者,有各种各样的市场份额报告出来,而且各家的倾向不同,但是还没有一家好意思把PHP的市场份额写到70%以下,基本上,都是在70%到85%之间。Java和Python这两个语言,看写报告的媒体喜欢的角度,基本上,Java是Python的两倍左右,Java可能在8%,Python在4%。像我喜欢用的Ruby on Rails大概在1.5%左右。

继续阅读“182. PHP语言的历史故事”

我能讲的事和不能讲的事

1

有些听众会来问我一些和电台无关的问题,我如果不回答吧,会显得我没有礼貌,我回答吧,我又不懂。

这些问题主要是这样的:

  • 你如何看HuaWei的事情?
  • 你如何看共享单车不退钱的事情?
  • 你如何看哪个国内手机厂商的事情?

这种事情我一般会回答,我没有关注,结果有些人觉得我不真诚,说实在的,是有点不真诚。我有自己的观点,但是这些观点都是喝两杯,在饭局上和朋友说的,不喝酒,没胆说,酒壮怂人胆么。

继续阅读“我能讲的事和不能讲的事”

181. VisiCalc(2):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再接着讲一讲VisiCalc电子表格的事情,上一期讲到Dan Bricklin从他的师兄或者师弟那里借来了一台Apple II电脑,于是他花了一个周末就写了个BASIC程序,原文就是一个周末,我们普通人一个周末可能就是发发呆,牛人一个周末就能写个Demo程序出来。相关的例子是以前我讲过的在微软开发Windows 2000内核的卡特勒,他用了一周时间就做出了一个可运行的windows 2000内核,我在这个电台的第55期的时候讲过一些这个人的故事,喜欢骂人,喜欢怼人,最经典的语录是:谁TMD不能在一周内开发出一个操作系统?所以,大家不要太怀疑本文的作者,他说一个周末,可能真的就用了一个周末,毕竟他已经在其它的平台上开发过这个软件了,这次应该是类似于移植。

继续阅读“181. VisiCalc(2):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电台的资料来源和交流群

1

我反复讲过,我的电台都是从书上或者哪里看的,然后我再写出来做一期电台,就有人问能不能在电台后面给出比较详细的引用,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我不可能在电台后面录几条参考文献,只有科学家才会这样要求。

其实我的来源巨简单,最大的来源是Amazon,订阅无限阅读,每个月小半次开房的钱(或者像某人每天送一束鲜花100多,送了半年没追上,这些钱可以订阅Amazon无限阅读15年时间),可以看成数百万册书,我觉得还是相对比较划算的。

继续阅读“电台的资料来源和交流群”

UNIX历史(6): UNIX内战

在1983年的时候,AT&T被拆分,起初,大家都认为被拆分是个好消息,毕竟有如此众多的公司都推出了自己的UNIX,也有很多的公司可以利用UNIX再加上便宜的68000芯片做新的电脑,这样可以打破计算机行业的老大,当时不可一世的IBM公司。

但是,事情总是会向着不同的方向发展,AT&T当然也想赚钱,如果能把所有的竞争者都清出这个市场,自己作为垄断者肯定能赚更多的钱,于是AT&T开始对UNIX的源码进行了保护,与其它高校和组织之间的交流变的少了起来,并且动用了律师这个武器对贩卖和使用UNIX的公司进行控告。在美国打官司是一件麻烦的事情,大多数人不想官司上身,于是“非法”交易的UNIX公司和使用者逐渐减少。先前对UNIX有很多贡献的高校也不再给UNIX提供代码。经过AT&T的这几下折腾,UNIX成功实现了供应商和用户的双降。 继续阅读“UNIX历史(6): UNIX内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