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是我的第一篇科谱文章吧,关于5G的

1

先说来由,昨天,我看到了一个视频,叫《华为美》,全身上下感觉到了燥热。说实在的,我不评论任何中国人或者中国厂商,昨天实在受不了了,忍不住了,就在朋友圈里转发并评论了一下,结果还引起了争论。因为我的朋友圈里有一些踢球的朋友,发现他们对5G是啥完全不清楚,我想,我应该解释一下。

毕竟现在漫天遍野的都在说5G,好像这东西是个特别高精尖的,能改变世界的又一个黑科技。

毕竟我也是干了几年通信,我来说说啥是5G,希望让和我踢球的朋友能知道这东西。肯定是不太精确,但是起码知道是个啥吧。

2

首先要明确,目前来说,5G只会影响手机用户,以后会不会影响其它方面,这个我也不好断言,在可见的几年内,对电脑用户不会有太大影响。为什么呢,听我解释,下面这张图叫光纤,你肯定见过,家里就有:

光纤有很多种,我们只要知道这东西速度很快就是了,现在在实验室里已经做到了xxTbps,这个xx请大家去搜索,我认为应该是10到99之间的数字,具体多少我也不清楚。反正很快就是了。

如果你能有本事在家里用上这个技术,同时看几十部4K高清的片,一点问题没有。但是现在有两个问题,一是如果家家户户都用了,运营商受不了;二是不方便,因为要接光纤,顶多给你接上几十米,像狗栓了根链子一样。

能不能从空中走无线呢?这个世界上有60多亿人都想到了这个方法。唯一的问题就是,相比于从光纤里传数据,要从空中传数据,非常的慢。

这里就是5G的重点,如何才能让从空中传数据快一些。不用像拴了个狗链子一样上网。

3

从空中传数据,也要遵守物理法则,这个物理法则就是我们初中还是高中学的:光速 = 波长 X 频率。

目前的技术来说,让光速发生改变,比较困难。那改变波长和频率就容易么?当然也不容易了。和人一样,改变一个人的波长,是很难的,可能要动手术,填硅胶。幸好,这个世界上有N多人,有的波长,有的波短,你总能找到一个波长正好的波。

于是人类找了很多波来做不同的事情,我举几个例子,有超长波,波长能达到1000km的,这个可能是潜艇用来通信的;有长波,波长是1-10km的,这种可以跨越太平洋通信。有中波,波长100米到1km,咱们听中波电台就是这种的。有短波,波长是10-100米的,也能听到短波电台。还有其它的,比如米波,分米波,厘米波,毫米波…..再细分肯定也有,但是那已经到了医院里去透视或者做化疗用了。

再来看看这个公式:光速 = 波长 X 频率。

在光速目前不可改变的情况下,不同的波对应不同的频率。波越长,频率越低。目前还没找到波又长,频率又高的波。

目前人类技术有限,不能利用所有的频率的波来通信,只能是用有限的频率。目前来说,中国开始用的3.3-3.6G, 4.8-5G这两个频率内的波,就是5G。

如果以后技术发达了,超高频的波也会用,这是肯定的,目前5G还没太搞定,就先别操心6G,7G,30G了….(不过,我看到新闻说,实验室里已经在研究40多G频段的波了,好好活,别熬夜,能用上!)


国际上用的是28G这个频段,这种东西是要买的,并不是说你想用哪个频段就用哪个频段,所以说,开政府是稳赚不亏的生意。比如,下面这条新闻。

The FCC recently released the particulars—including the minimum opening bid prices and the license locations—for its upcoming 28 GHz and 24 GHz spectrum auctions. And the details are somewhat surprising.

以上面这个新闻里,我们就以28G来算一下的话,大概波长是1厘米(如果我没算错的话)。

大家能体会1厘米是什么概念吧?

4

1厘米只有一点点,所以,随便一个什么东西,都能挡住这个波让他过不去。如果你想挡住一个超长波的话,你得挡住大半个中国才行,但是挡住一个5G的波,太容易了。

下面这就是波的物理特征了。

波长越小,越容易被挡住,传播的距离也短,但是数据传的多。

波长越大,越不易被挡住,传播的距离也长,但是数据传的少。

所以,大家都在抢大小合适的波,太大了不行,太小了也不行,正好的才行!所以各在运营商都抢破了头,黄金频段就那些,分给了你,就不能给我了。频段差一点,可能要多建数万数十万个基站,这都是钱啊…..

5

5G当然还有更多细节上的东西,我也不懂了,有天线上的技术,有波束上的技术,但是,肯定不是什么从天而降的黑科技。我看很多媒体上又是用什么降维打击,又是什么二向箔的,美国哪有那么弱?

5G可能是目前人类能用的最好的通信频段,但是也要符合物理规律,不算什么只有你会,别人不会的黑科技,更多的是1G,2G,3G,4G的技术延续,而不是革命性的技术。

说起革命性的技术,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如果来了一位不靠波来通信的,那才叫革命性的技术呢!

191. Google公司创始人小时候的故事 | 软件那些事儿

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一个网站叫Google,而且还是世界上流量第一大的网站,在2013年8月16日美国西部时间下午3点51分,Google的服务全线出现故障,不仅仅是Google的搜索,还有Gmail,YouTube,Google Drive等等所有服务,出现了5分钟的故障(其中搜索只关了1分钟,其它的服务陆续上线总共有5分钟),在这5分钟里,全球的互联网因为不能使用Google的服务,流量下降了40%。我之所以说这些,目的一是想证明Google确实存在,二是想证明他不但存在,而且影响力在互联网上是毫无争议的南波万。

继续阅读“191. Google公司创始人小时候的故事 | 软件那些事儿”

190. 你是不是虎扑JRs,决定了是否认同我上期做的情人节特刊

这是个问题,尤其是一些最新收听电台的人,会经常问的一个问题是,你讲的这些靠谱么?这个我得告诉大家,我又不是当事人,我肯定是没办法确认我讲的事情是完全靠谱的。因为新人相对比较多,我又有快100期节目没有讲一下我电台的定位了,所以,这一期再稍微重申一下我电台的定位问题。

尤其是上一期,情人节的那天,追热点,我做了一期节目,讲了一下硅谷大佬的爱情传闻。这期节目里我讲了几个人,主要是Bill Gates和Wikipedia的老大Jimmy Wales,在其中,我又提到了几句Amazon的老大Bezos,还有美国总统克林顿以及打篮球的科比。我做这一期节目纯粹是为了娱乐一下,对这些男人的事情并不是特别关心,但是,让我比较意外的事情是,这几个人好像除了克林顿以外,其它的几个人都有人来质疑事情的真实性,搞得我和八卦新闻一样,但是我又不想做成每天谈男女关系的八卦新闻,我就来谈一下我这个节目里的东西靠谱么?或者说我做这个节目的资料来源问题。

继续阅读“190. 你是不是虎扑JRs,决定了是否认同我上期做的情人节特刊”

UNIX历史(11): FreeBSD和Apple相遇

书接上文,上一次讲到回归Apple的Jobs,约了刚到美国的Linus,本来试图拉Linus一起干个大事,结果两个人鸡对鸭讲,讲不到一块去。Linus眼中的Apple是已经掉了毛的凤凰不如鸡,技术烂的不行,Jobs的眼中红的发紫的Linus不过是傻小子睡凉坑,全凭火力壮。两个人一拍两散,Linus那边暂时略去不表,先看看Apple这边又找了哪位领军人物。

说实在的,Jobs回归Apple以后,虽然当年的Apple早已不再风光无限,但是就如同一代枭雄袁世凯写的两句诗:商妇飘零,一曲琵琶知音少;英雄落魄,百年岁月感慨多。当时Jobs是落魄的英雄,确实知音难觅,不过,还是找到了一个虽说不如Linus这么星光璀璨的人物,但是放在开源界依旧可以呼风唤雨的英雄,这个人就是FreeBSD的领军人物Jordan Hubbard,此人在2001年加入Jobs的Apple,一直到2013年离开Apple,在Apple工作了12年时间,在这12年里,将FreeBSD的技术和Apple买来的Next技术融合为一体,是Apple的首席工程师,可以说是在他的帮助下,我们才能用到如今的iOS和Mac OS系统。也正是此君,让Apple继承了UNIX的基因。接下来我来讲讲FreeBSD的由来。

[passster password=”qnXuE1rRzGNU”]

FreeBSD要追溯到1993年,和Linux不同,Linux是从零开始在PC上实现了一遍UNIX,但是FreeBSD则是借助UNIX的代码,试图加一些技巧,让UNIX可以运行在PC机上。两者的最终目标都是要在PC上运行一种UNIX代码,只是选择了不同的道路。两个操作系统一前一后同时起步,现在的Linux已经在份额上远远超过了FreeBSD,但是FreeBSD仍然是非常有影响力的操作系统,在SONY的PlayStation上,任天堂的Switch上,还有众多像Netflix,Whatsapp这样的互联网公司仍然用着FreeBSD的操作系统。当然也包括Apple的操作系统,受FreeBSD的影响巨大。

在1993年的时候,一群电脑爱好者试图将Berkeley UNIX移植到PC上运行,于是这些爱好者,写了不少Shell代码,试图让安装过程变的友好一些,这些Shell代码被整合起来,做成了一个Shell代码合集,名字叫386BSDPatchKit,负责整合这些代码的主要有三个人,分别是Nate Williams, Rod Grimes 和本文的主角Jordan Hubbard。

在FreeBSD的历史上,有很多人贡献了代码,当时的人们还没有版权的概念,有大量贡献代码的人最后都离开了FreeBSD这个社区,好吧,当时还没有FreeBSD社区,也没有正式的邮件列表,纯粹是一些爱好者小规模的发明。如果要安装当时的FreeBSD,需要精挑细选特定的硬件,否则肯定是安装不上的。当时有个管理员,爱好跳伞自由落体的阶段(Freefall),这个管理员打算给这个当时还叫386BSDPatchKit的系统搞个网站,比如可以提供FTP下载服务。按照严格的标准选择,他配置了两台机器,其中一台名字就起名为Freefall,这台机器选择的非常好,相对来说死机的几率小很多,另一台连续6小时都跑不够就死机了。

因此这台名为Freefall的机器承担了初期不少任务,当时还有用到任何版本管理系统,更不要谈什么CVS了,当时都是人工处理版本,最新的稳定版本他们都放在这台叫Freefall的机器上,如果大家称呼的话,就叫Freefall’s 386BSDPatchKit,这个名字很傻,于是他们把这个名字简化成了FreeBSD。

在这个FreeBSD已经能跑的时候,因为大部分人并没有很快的互联网,只能通过CD来传输这么大的系统,在这种需求下,本文的主角Jordan Hubbard就想发行一个CD,最起码可以让分发变的方便一点,于是FreeBSD 1.0发布,也有了正式的这个FreeBSD的名字。CD发行商为Walnut Creek。这个版本的FreeBSD是基于U.C. Berkeley的4.3BSD-Lite为母本,里面提供了不少适合安装在PC的Shell脚本。

这个版本和随后的版本都卖出了不少,但是正是因为使用了4.3BSD-Lite,我前面几篇文章讲过UNIX的版权斗争,这也影响了FreeBSD,在U.C. Berkeley的UNIX版权问题没搞清楚之前,FreeBSD的版权也就有了问题,因此,FreeBSD也因此受挫。在UNIX版本问题解决以后,FreeBSD才开始再次出发,按照自己的节奏,慢慢发展成了现在的样子。

在FreeBSD的领军人物Jordan Hubbard加入Apple以后,Apple与BSD的关系越来越近,反而和Linux的关系越来越远。BSD的协议并没有采用Linux的GPL协议,而是采用的自己的BSD协议。但是BSD和Linux又同属UNIX的后代,因此很多代码修改以后,还是容易通用的。仅仅因为BSD不想采用GPL,尤其是GPL v3协议,因些在一些关键的像C++库上,仍然采用的是GPL v2协议,这导致的结果是Linux的运行库要比FreeBSD的要新。

[/passster]

后来Apple也和GNU社区关系冷淡,强推自己的LLVM技术,如果说Apple是第一个采用自己技术的人,那么BSD社区就是第二个采用Apple技术的人,比如LLVM,CLang,Grand Central Dispatch都是BSD社区积极采用的。在FreeBSD 9.0的时候,CLang被加入到FreeBSD中。这时候,一个大胆的想法被提了出来,FreeBSD将会逐渐的把GNU的代码替换掉,David Chisnall这个Objective-C的著名开发者加入FreeBSD社区,随着BSD版本的更新,GNU代码会越来越少,如果你有兴趣,可以点一下这个链接,看看GNU代码在FreeBSD中的情况。

https://wiki.freebsd.org/GPLinBase

UNIX历史(10):Linus和Jobs的会面

我相信来到我这个《知识星球》的都应该是听过我电台的人,关于Linux的开发,我已经做了好几期电台,就不再在这里写了,再写一次就有些重复了,这里详细写写电台里没涉及的内容。接上期,讲的是Apple考虑使用BSD做为自己的操作系统,那么,Apple难道没有考虑过使用Linux作为自己的操作系统么?

答案是,考虑过。

并且Apple的创始人Jobs和Linus的创始人Linus还举行了一次会面。这次会面在Linus的自传《Just for Fun: The Story of an Accidental Revolutionary》一书中有介绍。 在1997年,Linus从欧洲到了美国,加入了全美达公司。Linus这号人物到了硅谷,自然是一颗巨星降临,就像太阳系里加入了一颗新的行星,这个星系里的其它巨头都要见他一下。所以,包括Sun,IBM,Oracle这些公司的创始人级别的,都和Linus预约时间,一起喝个咖啡什么的。其中也包括Apple公司的Jobs。

[passster password=”qnXuE1rRzGNU”]

Jobs让他的秘书安排了这次会面,希望Linus能抽出1-2个小时的时间和Jobs见面,Jobs随时都可以,只要Linus有时间就行,Linus就答应了这次会面。

会面的过程是Jobs想让Linus与Apple合作,共同对付他们共同的敌人——微软。但是,Linus本人并不在乎微软,虽然Linus说总有一天,Linux会在桌面系统占有一席之地,但是他本人是不在乎微软公司的。用Linus本人的话来讲,他觉得Jobs和媒体上的Jobs没什么两样,Jobs对市场,对自我非常有兴趣,但是Linus对技术对自由非常感兴趣,两种截然相反的性格,导致了这次会谈没什么进展。

事后,Linux说他还是有点喜欢Jobs这个人的,比Sun公司的Bill Joy——vim编辑器和Sun公司的创始人——有趣多了。

我只站在我自己的角度上来看一下这次见面,看看两个人的处境。当时是1997年,Jobs刚刚回归Apple公司,公司生死未卜,Linus已经是开源界的老大,可以忽风唤雨。两个人又都是那种目中无人的人,不存在说谁是谁的粉丝,所以他们之间的谈话也不用寒暄,上来直接怼。最后谁也没说服谁,两个人在不同的道路上,都取得了成功,两个人采用的其实都是UNIX系统 

从技术来看这次争吵,好像无论什么技术,只要肯下功夫研究,都能取得不错的效果。Apple当时派出的技术代表是上两期讲的微内核Mach的专家Avie Tevanian,可以想象,Apple是铁了心的要维护微内核,Linus是铁了心的要维护Linux这种混合内核。在Linus的自传里,大量的写了他和Avie Tevanian关于技术的争论,也不知道坐在一旁的Jobs能不能听的懂。

他和Avie Tevanian可以说是棋逢对手。两个人的争吵从Mac OS的兼容性争吵到内存保护,最终谁也没有说服谁。但是如果以现在的眼光来看,无论是使用了BSD的Mac OS,iOS,还是现在无处不在的Linux(包括Android),两者加起来,已经完成了对手机市场100%的统治。当年Jobs许诺的如果想占领桌面,就要和Apple合作的预言,并没有实现,现实是现在占领不占领桌面,好像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毕竟Apple开启的手机市场,已经让桌面市场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passster]

这次谈话让Apple和Linux分道扬镳,从此,Apple放弃了使用Linux的决定,改用FreeBSD的技术,当时FreeBSD的领军人物是Jordan Hubbard,Linus没有加入Apple,但是Jordan Hubbard加入了Apple,并且担任了BSD,UNIX的技术总监,Apple的内核技术走向了另外一条路。我们下一期再讲讲Jordan Hubbard和Apple在一个新的战场上是如何推进UNIX的。

至于Linux,我在电台里已经讲了太多了,在此就不再赘述。

为什么说外国的软件全部都是垃圾?

前天我写的《为什么我说国产软件大部分都是垃圾》因为违反了公众平台的规则被删了。这次我怼的是外国软件,而且题目是《为什么我说外国软件全部都是垃圾》。(全部都是和大部分都是,还是有程度上的区别的。)

虽然文章违规被删了,但是留言还是有很多取之处,在几个网友的教导之下,我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继续阅读“为什么说外国的软件全部都是垃圾?”

为什么我说国产软件大部分是垃圾?

1

因为会卸载软件,栋哥成了我村的骄傲!

在已经被双规的前村支书的带领下,我村已经通了网,老家的人也用了上手机。春节我回家,做为村里的骄傲,很多人见面第一句就是问我过年好啊,第二句就是问我手机太卡了,能修修么?

继续阅读“为什么我说国产软件大部分是垃圾?”

189. 情人节学习科技界大佬的爱情

今天是情人节,作为一个严素的电台,我不仅要传播软件的故事,传播科技界大佬的爱情故事,也是非常重要的。为了能让大家明年情人节不是一个人过,我就做了这期节目,学习一下科技界大佬是如何泡妞的。科技界的大佬的另一半很多都是又漂亮又聪明,很值得我们学习。我总结了一下科技界大佬的共同特征,有的是靠脸,有的是靠自己有才华,还有很多是靠其它的,但是有一个共同的特征是最重要的,就是他们都很有钱,因为不论是包下整个岛屿来结婚,或者包下一个餐厅来吃饭,这种浪漫其实几乎每个人都能想到的,区别仅是,我们没有包下整个岛屿的钱。

继续阅读“189. 情人节学习科技界大佬的爱情”

猪年计划 :)

1

按照以往的经验,我的计划总是充满了反常和离奇。就像以前在初中时候,我总觉得以我的球技,就算再怎么差,将来也能加入个山东鲁能这样的俱乐部吧,为此,高中时候还练了一年多足球,绕杆,颠球的搞了不少,打算高考时候靠体育加分,结果现在成了程序员。

但是,我觉得还是要写一个计划,就算将来看看偏离了多远也可以。

2

鲁迅在他的文章《通信(并Y来信)》有这样一句话:“中国虽然有阶级,可是思想是相同的,都是升官发财。”所以,升官发财已经是我的默认梦想了,在这里就不说了,很难,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梦想。说点其它的小梦想,先挣他一个亿!

有种成就感叫职业成就感,好多年了,每年春节大部分都是这样的对话:

问: XX, 你做什么工作?(经过了这些年,XX已经从我的乳名变成了大叔大叔大伯)
答: 程序员。
问: 你能充QQ币么?
答:不能。
问:你会写杀毒软件么?
答:不会。
问:那你能做什么?
答: ^*)(&^^%#%%&*&(*
问:哦,这样啊,你看我电脑/手机很卡了,帮我修修......

这就相当没有成就感了,就像我天天周末去踢球,还得自己到处找场地一样。所以,从前年开始,我有个想法,我打算做一点有“痕迹”的事情。

做这个电台是其中之一,我把我所知道的东西,比如历史,计算机什么的都混在一起吹吹牛。我希望在来年还能每周更新一期。只做电台,并不能满足我的成就感,毕竟我不想只做一个只能做电台的程序员。所以,从去年开始,我打算做一系列视频,视频中有编程,最终我希望达到的目标是这样的:

我想从0做出一个网站,然后再根据这个网站提供的API,再从0分别做出一个iOS的客户端上架到App Store上,外加一个Android的客户端上架到Google Play上。

我一定要完成这件事情。从去年开始,我就买了服务器,开始搞了,虽然现在搞的很慢,我争取半年内把网站搞好(希望再录20期视频,能完成 :),网站是 http://lmzdx.com (绿帽子大学) (不要问我为什么起这么个名字,因为这个名字很环保 :)

我还想写一点小说,记录一下这个时代。

3

因为我没有把这个事情当成一个创业的项目,我觉得写公众号做电台不能叫创业。在这里赚到的钱并不能让我完成“升官发财”的梦,所以我对行业的趋势并不太在乎,比如诸如“现在做公众号是不是太晚了”之类的问题并没有确切的答案。

不过,目前来看,人一天就是24小时,现在手机上的App那么多,看了这个肯定看不到那个,比如每天看1小时的“学习强国”或者“抖音”“快手”,肯定会减少上微信看公众号的时间。公众号的阅读率是逐渐走低的。

就算我这个公众号只有1万3000人,从我的公众号上来看,也是逐渐走低的。好的时候,阅读的次数是10%,也就是1300次,坏的时候,连5%都不到,也就是500次吧。

现在国内的互联网环境就这么糟糕,能移民的人毕竟是少数。现在每家公司都是保持了互相不合作的姿态,微信上不能发抖音的视频,微博上不能发微信的链接,百度上不能搜淘宝的商品,淘宝上不能有微商的地址……各自为战,谁都有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都是用户的爹!像欧美还有政府出来管一下商业公司,不要这么明显的侵犯用户隐私,在这里,好像人人都习惯了,毕竟某人说过“中国人愿意用隐私换取便利……”

4

赞扬和批评是同时来的,前两年的时候,我心态不好,跟一些讽刺我的人对骂过,现在也谈不上道歉,毕竟骂完以后,不是他取关,就是我拉黑,我不应该浪费时间和精力在这里。

希望在猪年里,我尽量不和任何一个读者听众有言语上的冲突。

以上,就是我的猪年计划。

看看下面这个家伙,生活也没那么糟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