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我认为的“国学”和“成功学”

1

本来想在我的“知识星球”里发表我的奇谈怪论的,但是今天“知识星球”维护了,不让zhuangbility了,我就写在我的网站上吧。

什么是国学?这个没法定义。目前来看,只要是年龄大点,留着个胡子,最好是白的,再识字,不管你研究的是印度文学,还是欧洲历史,统一叫“国学大师”。

现在国学热,家长也热衷这个,学校也弘扬这个,书呢,都是这几本:《弟子规》《三字经》《女诫》…… 书印的倒是挺复古的。

我认为这只能算是古代的——其实弟子规也不算很古,大清的——书,思想也极为陈腐,如果这算国学,不学也罢。

2

我随便从《弟子规》上选一段话:父母教,须敬听,父母责,须顺承……谏不入,悦复谏,号泣随,挞无怨……

上面这句话的意思比较明显了:父母是天,如果骂你,你听着,如果打你,你挨着。(如果你上网惹父母不高兴了,还可以电一电,大家要活学活用,毕竟在大清,还没法上网。)

这种垃圾东西…….还挺有市场的。

像《弟子规》还算好的了,如果大家有兴趣,看看《女诫》,反正我刚开始是愤怒,后来都气的笑了,如果一个女人怕男人,怕婆家怕成那样,那活着干屁啊……但是历史的搞笑之处在于,现在又有女德班了,书就是班昭写的这本《女诫》……

3

姑且不论《论语》这些书和《弟子规》《女诫》是多么的南辕北辙,我就直接来说论语好了。不是中国有句话叫:“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通过央视,这句话应该是深入人心了。孔子老先生我是不敢说,说说什么时候孔老夫子开始成为中国正统思想的吧。

在先秦的时候,那时候还是百花齐放,到了汉武帝的时候,才开始“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那汉武帝相信孔子的这一套么?

虽然我不是汉武帝,我认为他是不信的。

武帝上位以后,和其它所有皇帝一样,要先清理一下不是“自己的人”,给自己找个统治的理由,虽然汉朝的统治理由是“杀人多,干掉了秦和项羽”,但是,这个理由不太好听吧,于是武帝想找个更好听的理由,就征召贤良,来写文章论证一下吧。

这时候出了个董仲舒,他写了一篇文章叫《天人三策》,这篇文章破天荒的引入了“君权天授”的理论,就是你当皇帝是老天爷给你的,如果你不爱百姓,老天爷会换人。

武帝看了以后,喜忧参半,喜的是他喜欢有人说他当皇帝是老天爷给的,忧的是,他不喜欢如果他不爱百姓,老天爷就换人,如果不管他爱不爱百姓,都不换人就好了…

后来武帝找了个理由把董仲舒扔监狱里了,但是有选择的采纳了一些董仲舒这个大儒的建议,主要采纳的是“老刘家获得江山,是民心所向,是老天爷给的,都是有祥瑞的!”

祥瑞这个东西,出个彩虹,哪里发现了个胖鸟,这都是祥瑞。谁发现了就告诉皇帝,肯定是祥瑞。但是,也有山体滑坡什么的不祥瑞。有些知识分子(也是大儒)管不住自己的嘴,就说这事,是皇帝无道,所以山体滑坡了,这种人怎么办呢,当然是杀了,于是董仲舒的学生,就被砍了,后来还有一些因为乌鸦嘴被砍的。

听话的大儒能升官,乌鸦嘴的大儒掉脑袋。我相信没多少人想掉脑袋,直到出现了一个超大的有本事有手段的大儒王莽,汉朝就挂了。

王莽就是靠儒家粉丝形象上台,上台以后当然推行儒家思想了,直到民不聊生,自己也被推翻了。

4

想成功,还是得靠嘴里说儒家的思想,心里用法家的手段。

像成功学大师曾国藩一样,要一手写锦绣文章做内圣外王的人,另一手草菅人命做心狠手辣的人。书店里的成功学第一人。

只学一样,要么名声不好,要么下场不好。不要傻呵呵的学《弟子规》《曾国藩家书》了,让人家洗脑还特别开心。

我不想把节目做成访谈

1

我的电台《软件那些事儿》是我自己的“单口相声”节目,就是我从书上找来一些故事,一些传闻,然后我转换成自己的话,说一遍,我已经这样做了快200期了。

但是最近,有人建议我做成“访谈”节目,而且好像是组团来的,也许有20多个人这么建议我了,于是,昨天我就发了这样一句话,表明一下,我不打算做“访谈”。

昨天我的公众号里发的一句话

有些(感觉已经大于20个了,今天又有1个)听众建议我能不能做一些访谈,就是找国内哪些IT的名人来采访一下,做一些类似的节目。我想说的是,除了我本人性格不合适以外,我对这些IT界的名人都是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的状态。根本说不上话,所以,感谢大家提意见,非不为也,实不能也。

我当时的想法是,我说了,也许就没人再建议我做访谈了。但是我发现我搞错了,我把强调的点隐藏了,我不太想说“是我性格的原因”做不了,所以,我只稍微提了一句我的性格不合适,然后甩锅给“我不认识IT界的名人”。

结果有不少听众认为原来你不认识名人啊,我可以帮你联系……于是昨天后台留言里,有更多的人说如果可能采访xxx的话,他可以帮我牵线,因为他买过某个大牛的课,或者在一个QQ群,微信群里…

所以,我有必要出来感谢一下,并且再次声明一下,主要还是我性格的原因,我做不了访谈,别说我去访谈别人了,就是别人来访谈我,我也不情愿讲一些“心里话”。

2

我看过很多的传记,我早就发现了一个问题,这些传记的作者会“说谎”,这些“谎话”无一例外的都是美化了自己,甚至很多人会造一些不存在的事情出来。这些人包括但是不限于费曼,温伯格这样神级的科学家,就更不用说一些致力于改变世界,顺便赚钱的“企业家”了。

所以,我长期以来的观点是:任何人只要面对麦克风和摄像机,都是一个演员。

3

至于建议我投稿,抽奖,互推,转发送礼物的朋友,在此感谢,同样是性格原因,也做不了。

我仅举一个例子吧,比如投稿,先不说我写的好不好,先被人家网站/公众号的编辑一顿改,还有可能退稿,就算接受了吧,还得求着别人放在一个好一点的位置上,比如放在首页,或者第一条,或者做个推荐什么的,我想到这个就头大了。

所以,我有自己的网站,我想放哪里就放哪里。我的电台和公众号也算私人地盘,不用去求编辑放个好位置什么的。

我觉得这样就OK了,出名这事,靠经营。我不想太费神去经营,那就这样吧。

最后还是感谢各位的建议,如果想听访谈的话,有很多访谈了,以下是我“无责任”的推荐几个。

打开网易云音乐–>情感电台,这里面有大量的访谈,比如故事FM就是只做访谈。如果不想听情感类的,打开科技科学类的电台,至少有“代码时间”这个节目,就是找一些IT的名人来做访谈的。还有“黑水公园”“机核网”这些也是经常能请到各路嘉宾的。

实在想听访谈的话,大家可以去听听我上面推荐的这些电台。栋哥搞不了访谈,我能脑补一下这个画面,就算是大家帮我联系了一个名人并且人家还肯来,大概我也问不出什么问题,然后两个沉默了半小时,问了点姓名,你做过什么项目之类的话,连想一下,我都觉得压力山大。

195. Google真是抄袭的百度的专利么?

这几期节目我都是做的Google的东西,前两天有个听众发给我几篇文章,文章说的内容是,在某一次互联网大会的时候,谷歌的两个创始人也参加了,当时还没有回国创业的李百度是在会上发言的,发言的内容就是搜索引擎,然后李百度像天神一样,一下子启发了这两个家伙,在会后,两个Google的创始人还屁颠屁颠的来找李百度请教互联网搜索的问题,李百度给这两个崇拜者指点了一下,这两个人就回去做出了Google。这个也不是空口说白话,还发给我了两个专利文件,一个是李百度的,一个是Google的大学的。

继续阅读“195. Google真是抄袭的百度的专利么?”

人世间最难的两件事:一件事是如何把你的想法放进别人的脑子;另一件事是如何把别人的钱放进自己的口袋。

1

鲁迅写过一篇文章里有一句话我记忆深刻: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

这句话当时出现在初中的一次期末考试中,让我们分析其中的意思,说明了什么?我忘记了我当时如何回答的,但是我记住了标准答案。标准答案是:这说明了鲁迅对家乡的热爱,侧面表达了国民党政府对百姓的迫害,通过鲁迅记忆中的两棵枣树,一棵代表了对国民党反动派的痛恨,一棵代表了对新生活的美好向往。

当时还是90年代,我们还能偶尔收到台湾同胞用气球发过来的“三民主义统一中国”的宣传卡片。在当时那种氛围之下,我看到枣树,就更痛恨国民党了!

你说奇怪不奇怪,现在看到枣树我首先想到的就是国民党对老百姓的压榨。好牛逼的枣树是不是?

这被别人放进了我的脑子里!

2

我之所以讲这些,是因为前两天有人问我,你怎么不写运营日志了?我当年做这个公众号的时候,还处于新鲜的蜜月期,经常统计一下一周的运营情况,现在看起来很矫情。

后来我觉得每周统计一下这一周增加了几个关注,赚了几个打赏,对任何人都毫无意义,甚至连我自己都不能感动了,就不写了。

于是,我就截了这几个平台的后台图,直接发了几张图。我正经写文章的时候,没这么多人看,也没几个人留言,结果这次几张图搞了1600多次观看(1600次对我就很多了 :),然后有70多条留言(70条对我也是最多的之一了)。

其它的倒还好,主要是里面透露了一个信息,在喜马拉雅上,3个月赚的广告费不到15块钱,一个月5块。

首先我要声明一下,正如前面我说的,我做了这个公众号和电台超过了1000天,已经过了蜜月期。所以我的心态已经不是那么矫情了,也不会自我感动了。

那70条留言,我只放出来了30来条比较温和的。里面有的说我很有“情怀”的,有嘲笑我“弱鸡”的,有建议我“别做了,看着难受的”,有人建议我学习xxx的……这些我都没有放出来……这说明我已经度过了“蜜月期”,刚谈恋爱的时候情人容易一个语气不对这吵一架,结婚20年后,就不会因为这种事情打一架了。

3

我觉得我要解释一下,通过那些留言,我觉得很多人还是误解了我这个人。

有些人认为我是很有“情怀”的(姑且认为这个词还是褒义词)。这些读者误解了我,其实我做这个电台和公众号的初衷并不是为了让这个世界变的好一点,我也没那个能力。就好像我经常去踢球并不是为了让中国队更NB一样。

我做这个电台和公众号,已经夹杂着我也讲不清的目的,我想通过这个出名,想找点事做,如果有年轻漂亮的妹子我也想约个炮,如果我这个公众号做广告能给很多钱的话我也没底线的做广告,只是现在做一次广告只有150块,我觉得太少了,如果再多了人家就觉得太多了……双方只能达成做广告这事是“广告主浪费钱,我浪费精力,读者浪费时间”的三浪费。目前这个铁三角很稳定,所以不做广告。只要给我钱很拼多多了,我并不介意广告主浪费钱,也不介意读者浪费时间。

我说这些,是希望大家不要把我当成“有情怀”的人,如果大家想追随有情怀的人,我倒是可以推荐几个……还能推荐几部手机。

还有一部分是来“嘲笑”我的,大体内容是我是个“弱逼”,人家xxx比我强很多。本着不卑不亢的原则,我也要解释一下,我也不是这些人认为的这么不堪。

按照现在的话来说(20来年前我读的大学,还没现在这么分类,我们只分一批和二批),我读本科的学校是211,我读研究生的学校是top 2(感觉这个叫法很二…)虽然说当年的大学生不比现在的学生先进,但是你这上来就来对我谩骂也实在是有辱当年大学生的斯文。虽然我不能保证明天会如何,至少今天我还有老婆,有孩子,有车子也有房子……也没那么焦虑,谁能保证今天闭眼了,明天能睁开眼?

我也很难像其它的播客或者公众号主一样,办线下交流什么的。性格原因,我有些猫科动物一样的性格,独处会更好一点。我不太好意思说听过我电台的人就是朋友,看过我公众号的人就是粉丝。

我是一个传统的人,朋友只从以下四类人中找:一起踢过球,一起同过窗,一起嫖过娼,一起分过赃。

我希望你不要崇拜我让我当圣人,不要诋毁我让我当小人,只要尊重我就好了。

你肯定坐过出租车,你可以想象一下,我就是那个出租车司机,可能有点烦,但是你觉得烦可以下车。这个出租车司机可能比较嘴碎,给你吹了很多你不相信,其实他也不太相信的事情。旅途结束,这件事情也就结束了。这个司机并不期望他讲的东西你相信,你也不期望一个司机讲的段子能让你有什么收获,只不过,在那段旅途中,只是有个人在讲讲话,解解闷而已。

我希望我在你的心目中就是这样的一个萍水相逢的司机。

4

还有一些想做或者正在做电台,公众号的人看到了绝望,我觉得也大可不必。

还记得最开始我说的那棵枣树么?你是不是也记住了,枣树象征了国民党对中国百姓的压榨?

把枣树放进人的脑子里是非常困难的,把别人的钱放进你的口袋里也是很难的。这两件事情是相辅相承的,做到了一件,就能做到另一件。

我做不到,并不意味着你做不到,不要让我的数据吓坏了想做电台的人。

有的人通过做胰岛素让人受益赚钱,有的人通过洗脑让人买一些假药赚钱。我希望,如果有一天你做公众号或者电台的时候,当你功成名就,能更靠近胰岛素一点,而不是把人误导成魏则西……

如果你也想做电台,需要准备什么东西?

1

简短回答:一部手机。

我大概一年前曾经回答过这个问题,这一年来又有一些人来问我,那篇文章我也没翻到,就再回答一下。

2

有人去知乎上搜了,人家的答案太专业,搞得崩溃了,做电台前还得买这么多东西。

继续阅读“如果你也想做电台,需要准备什么东西?”

194. 哪家公司的流亡工程师可以支撑起Google,Apple和Microsoft?

在硅谷,我们都知道一个这样的故事,Bill Gates和Jobs两人都看到了Xerox的Palo Alto实验室里的产品——图形用户界面的操作系统,然后两个人都分别偷出来,一个做了Windows,一个做了Mac。我再把这个故事在这里重新讲一下,Xerox是图形用户界面的鼻祖,他们在1981年开发了Xerox 8010 Star,价格昂贵,17000美元,卖出去了3-4万台。然后Xerox一看这不行啊,就不搞了,但是Bill Gates和Jobs知道这里的机会巨大。

后来,Jobs开发了Mac,在1983年1月——晚了Xerox的8010两年——推出了Apple Lisa,乔布斯有个私生女,名字就叫Lisa,因为大人物说话就没有一句实话,起码Jobs说过他起这个名字和他的女儿没有任何关系。最近,Jobs的这个大女儿出了一本回忆录——《small fry》——翻译成中文章可以叫“无足轻重的人”。这本书里就从一个不被父亲接受的女儿眼中,写了他父亲的一生。

继续阅读“194. 哪家公司的流亡工程师可以支撑起Google,Apple和Microsoft?”

介绍一下我用版本管理软件的经验

1

时代在进步,技术也在进步,所以以前我都是只讲一些故纸堆里故事。主要原因是我可能跟不上技术的发展趋势了,所以我都是在电台里吹牛为主。不过今天有人问我版本管理软件(主要是git)有没有什么技巧。

我工作时候git还没有诞生,当时我用过的版本管理系统是SVN和ClearCase。现在我也在用git了,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用git的风格”用git。

我的经验是10几年前的经验,希望大家批判的看一下,可能我这种方法是“SVN风格的git”或者“ClearCase风格的git”。

仅供参考。

继续阅读“介绍一下我用版本管理软件的经验”

89. 钻钻牛角尖:像素是如何绘制到屏幕上的?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个疑问,就是电脑上或者手机上的东西,如何显示在屏幕上。在显示的过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反正我一直有这个疑问,在初中时候就有了,现在都已经30多岁了,还是有这个疑问,我大学时候就试图搞清楚这个问题,做了很多事情,试图研究明白。现在我也只能说个大概的情况,因为现在技术太先进了,从以前的阴极射线管,到液晶,到后来的LED背光,再到现在的OLED技术,连背光都不使用了。

继续阅读“89. 钻钻牛角尖:像素是如何绘制到屏幕上的?”

193. Google英雄辈出的早期岁月 | 软件那些事儿

接着上一期讲Google的事情,这两个创始人研究了自己的算法,结果两个人试图卖掉这些技术,没有人买,谈的价格也不够好,最多的人出价到75万美元,结果最后买卖还是没有谈成。他们两个人是博士,就觉得谈不成算了,专心去写论文,到时候再找找工作。所以,我们可以在网上找到Google公司创始人当年写的简历。在1996年的时候,Sergey Brin写了一个简历。

http://infolab.stanford.edu/%7Esergey/resume.html

继续阅读“193. Google英雄辈出的早期岁月 | 软件那些事儿”

做电台1000天的感受

昨天是我做电台1000天的日子,我上传音频的平台提醒了我一下,对我自己来说还是挺重要的,我没想到已经这么长时间了。现在已经快200期节目了,平均5天做一期。

来说一下我的感想吧,我个人最喜欢的三个中国作家分别是钱钟书,鲁迅和胡适。钱老对人类,包括自己,一直都是讽刺,这个就不多说了。后面两个,鲁迅和胡适,在我的经验里,喜欢鲁迅的人基本上不喜欢胡适,喜欢胡适的人,基本上也不太喜欢鲁迅。我比较二,两个人的书我都非常喜欢看。

继续阅读“做电台1000天的感受”